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茅利塔尼亞、阿爾及利亞:突襲行動餘波盪漾

7月25日,法國與茅利塔尼亞聯手,突擊馬利境內恐怖組織AQIM的巢穴,但未能營救法國籍援助人員Michel Germaneau,他已遭歹徒殺害,此舉行動造成外交關係緊繃,因為法國藉此重申反恐及打擊AQIM的決心。薩赫勒(Sahel)地區部落客對局勢相當憂心,認為近期事件反映出當地青年趨於激進,且各國外交關係複雜。

Azawagh地區照片來自Wikimedia,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青年日益激進的態度,從突襲中身亡的AQIM成員Abdelkader Ould Ahmednah背景即可明白,Nasser Weddady是社運人士兼部落客,與他同樣來自茅利塔尼亞,說明為何得注意這位年輕人從何開始參與AQIM

Abdelkader Ould Ahmednah和許多年輕部落民眾相同,原本篤定能成為富商,但他走上另一條道路,他和兄弟皆屬於國內菁英階級,不是因為貧困而成為暴力烈士,而是受意 識型態吸引,因為茅國不良教育體制下,他們相信伊斯蘭教是社會核心,而他們是「茅利塔尼亞伊斯蘭共和國」的一員,但他們無法接受理想與眼前社會現實不符, 宗教給予他們的另一個簡單選項,亦即若社會正在失控,就必須回歸核心價值。

Weddady提到:

我覺得只要茅利塔尼亞國家論述仍強調,要以模糊的伊斯蘭形象做為國家認同核心,國內就會出現更多像Abdelkader Ould Ahmednah的人,他們只要像穆斯林兄弟黨一樣,披著伊斯蘭教的外衣,掩飾任何意識型態語言,招募這群漫無目標、尋找方向的世代。

KalThe Moor Next Door部落格強調,AQIM的意識型態與富裕的茅利塔尼亞年輕人相呼應,他還提到

在「去部落化」的背景下,都市人口增加,國際阿拉伯文報紙、衛星媒體、網際網路,都取代過往有限的部落及家族忠誠,換成更抽象的 國際概念,如民族主義、阿拉伯主義、伊斯蘭主義等,這種現象自一九七零年代末期,在茅利塔尼亞進展快速,這並非意指現代的年輕族群脫離部落主義,只是他們 進入新型政治意識,讓他們與更廣泛的社會不滿相通,例如AQIM懂得利用家族/部落脈絡招募成員,不過目前只能滲透至隔絕於國際化之外的地方部落。

Kal另指出,阿爾及利亞政府認為,聯軍發動突襲之前,應向阿國徵詢更多資訊:

突擊未獲阿爾及利亞政府支持便進行,也未經過今年初區域反恐會議後成立的Tamanrasset司令部,這場突襲忽視為打擊 AQIM而建立的區域安全架構,法國據報導提供後勤及技術支援,而茅利塔尼亞則出勞力,一項阿爾及利亞的消息來源向我表示,法國涉入此次行動,只會讓輿論 覺得「法國攻擊非洲陣營、殺害穆斯林,讓自己樹敵更多,法國若過去公開與這些行動牽連,將危及非洲國家努力,讓非洲國家猶如配角,好像法國在打擊恐怖份 子,但其實都是非洲國家在動手」。[…]其他阿爾及利亞消息來源指出,阿國參與突擊,就像法國一樣,都可能削弱反AQIM行動的正當性(主要是因為心 態與馬利對阿爾及利亞的觀感);其他人認為阿國若介入,將造成更多不必要的平民傷亡。馬利及茅利塔尼亞消息來源提到,過去六個月內,馬利的阿拉伯偷渡客在 阿爾及利亞邊境附近,曾遭到阿國直升機開火。

Kal於Twitter網站上提到,當週發生第二次阿爾及利亞突襲,另指出,「阿爾及利亞否認參與,因為希望以法國做為掩護」。

AQIM分布地區圖片,來自Wikimedia的Orthuberra,依據創用CC Attribution-Share Alike 3.0授權使用

Jeune Afrique提到,相較於AQIM的說法,法國政府否認在突擊前曾與該組織談判:

法國總統府自一開始便表明,挾持Michel Germaneau為人質的人士於7月25日將他殺害,期間一直拒絕談判,至8月2日為止,法國仍秉持如此立場。

Jeune Afrique亦提到,對於這場解救行動,阿爾及利亞政府可能事先知情

通常阿爾及利亞總會快速出面否認涉案,但此次卻選擇保持沉默,事實上,法國外交部門早於阿國政府發表聲明之前先聲奪人,強調在行動前確實已告知阿爾及利亞。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