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摩洛哥:民主派運動受政府壓制

今年年初,摩洛哥有一小群活躍份子在臉書發起一項活動,邀請民眾於2011年二月廿日走上街頭,沒有人預料到這會成為一場全國性的改革運動。三個月下來,有許多場遊行、靜坐和集會,摩洛哥部落格圈詢問這場運動的走向,以及在警方壓制越來越嚴重之際該採取哪些新策略。

對許多人來說,這場運動做到了政黨幾十年都沒做到的事:為摩洛哥的政治制度帶來新氣象,迫使獨裁政權改革。這場運動誓言持續對政府施加壓力,全國各處每個星期都有和平示威運動,似乎讓當局壓制街頭抗議的決心漸增,同時發動宣傳破壞這場運動的聲譽。

卡薩布蘭卡的抗議活動,照片來自Flickr,依據創用CC BY 2.0授權使用

 

有些部落客建議這場「二二零」青年運動應該考慮改變策略。有些人提醒道,目前為止抗議活動一直很謹慎避免正面攻擊政府,但政府的壓制態度可能最終會使抗議變得激進。

部落客Mullionel認為警方暴力增加可能會使抗議群眾更加激進,使情況失控。他寫道

以現在的鎮壓政策,發生嚴重摩擦的危險一直在升高。大部分抗議者目前都還只是要求民主改革,而不是像利比亞或敘利亞那樣推翻政府,但若是一不小心擦槍走火就可能使群眾變得激進。

在上星期的報導中,有警官用棍子毆打抱著小孩的婦女,這種畫面展示了一項活動要失控是多麼容易,就像這些強烈的畫面能立即被傳到所有人眼前一樣,會使情況激進化,造成更大的分歧。

近來鄰國的事態發展顯示,加強壓制通常會導致更多的反抗,因為用恐懼築成的牆已經崩塌了。

Chana Nawfel擔心民主運動內部意見的兩極化,尤其上週日(五月廿九日)警方暴力鎮壓抗議活動之後。他寫道[法語]:

上週日的流血事件之後,我們越來越常聽到街頭群眾變得激進了。這並不假,但激進有兩個方向:有的抗議者準備要將訴求升級,開始責 難獨裁政府,而另一批同樣激進的民眾,他們基本上不反對改革,卻因為一些對「二二零」運動或某些成員的誤解而不願參與。這兩者又互相促進:不斷升高的訴求 惹惱了保守派,而保皇黨的執拗也激怒了改革派,大家都有各自的陣營。這只會破壞社會和諧,而社會和諧對權力平衡和真正的民主化過程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Ahmed T.B.提醒道,假如摩洛哥警方的壓制持續,更糟的可能還在後頭。他寫道

政府越是用暴力壓制示威,人民越會走上街頭表達不滿。不久後的一天,這些示威的年輕人將不再逃跑,而是反過來掐住穿著制服的畜生和帶著無線電的指揮官的喉嚨。和平過渡的機會渺茫,我怕更糟的事情還在後頭。

Nadir Bouhmouch是摩洛哥一名電影工作者和活躍份子。他擔心國家的壓制態度正讓「二二零」運動陷入單一簡化的僵局。他認為這場運動投射出的形象和所欲傳達的訊息一樣重要。他寫道

最近政府加強使用暴力來防堵民眾抗議,結果民眾開始採用各自分歧、有時充滿戰意的方法。這種態度的轉變明顯可見:藝術性的抗議方 式顯著減少,再也看不到詩作和快閃活動,不再有許多的婦女參與,甚至很少看到標語和旗幟!沒有以看得見的方式表明訊息,這種抗議是失敗的。藝術性的訴求是 吸引媒體的方式,例如埃及革命,讓全世界透過鏡頭看到多元的群眾組成、充滿創意的標語和無數旗幟,這就有了吸引力。

Nadir接著提出幾項建議,他認為可以為這場運動增添色彩:

1. 鼓勵女性參與。
2. 攜帶標語或旗幟。
3. 創造藝術作品;為這場運動歌唱、跳舞、寫作、拍攝影片或繪畫。
4. 舉辦獨立影展。
5. 舉辦藝術展。

Capdéma寫稿的Younes Benmoumen,分享他認為現在摩洛哥社會的危機所帶來的憂慮。他寫道:

我擔心我們的政府所打造的人民。太多服務員、家管和無業遊民,他們的經濟狀況可不怎麼樣。太多人辭職、太多人想造反,他們的政治 處境可不怎麼樣。這兩群人建立了我們國家令人擔憂的未來。我所看到的不是一個和平社會,而是分裂的群體。我們希望佔多數的那一群因為害怕情況變得更糟而安 於現狀,而另一群人則因為生活已經糟到底了而起來反叛。

Younes又說:

那些下令用警棍毆打抗議者的無良份子,你們正將人民對於改革的渴望轉變為對革命的渴望。有時人可以把羞辱往肚子裡吞,但總有爆發出來的一刻。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