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歐洲:經濟危機點燃了反移民政治的怒火

雖然法國總統大選已經落幕,對於即將卸任的薩科奇總統(Nicola Sakorzy)以移民作為競選活動的核心議題,這個現象仍然在網路上鬧得沸沸揚揚。許多網民好奇,他選擇迎合極右派選民的偏好究竟是幫助他稍微扳回一點失敗的顏面呢?抑或是他的選民最終選擇捨棄他的原因之一?

歐洲的選民很顯然地對於多元文化失去了胃口。這塊大陸上的極右派政黨將矛頭指向移民,責怪他們是全球經濟危機的根本肇因,這種作法已經證實成果豐碩。

African refugees by Vito Manzari on Flickr (CC BY 2.0)

非洲的難民。圖片來源:Vito Manzari 的 Flickr (CC BY 2.0)

 

如果這種說辭聽起來很熟悉,那是因為它一直以來都影響著這塊歷史悠久的大陸;在過去幾十年裡,每每遭遇危機就會週期性地出現一次。瓦列希(Valérie)在她的部落格Crêpe Georgette詳述了法國的移民觀點年表,時間跨度為十九世紀上半葉至今。

如果只有一個觀點正在流行,那就是認為,相較於近代來自馬格布利(Maghreb)1和非洲的移民,早先的移民人口(義大利人、波蘭人、西班牙人、比利時人……)更能完整地融入當地社會。
我們經常聽說:以前的移民潮都是來工作的,沒有造成任何問題,法國人也完全地接受他們;那麼我們注意一下,最近有關這些移民者們的評論不過就是在覆述老舊的刻板印象,而且所有的移民社群都曾遭遇過(不論他們是來自較鄉下一點的地方或是來自國外)。

瓦列希把今日人們對於東歐和非洲移民的反對聲浪,與過去人們說「義大利和西班牙移民沒有融入也不可能融入當地」的陳述畫上等號。

所有的移民人口(普遍來說也是窮人階級)在幾個世紀以來都被視為骯髒、化外之民,沉溺在強烈的欲望和古怪的習俗中。 就如你可能也注意到的,今日我們對於「伊斯蘭化」社區的評語–例如「淪陷」在滿街都是披著全身罩袍的女人和她們的十來個小孩–其實都是在覆述著先前所有移民潮也蒙受的批評。義大利移民的廚藝也很爛、也生了太多小孩、也穿著邋遢;波蘭移民則因為他們特有的天主教派信仰,以及他們在彌撒過程中習慣全程站著,但一個得體的法國人絕對是坐著,所以備受嘲笑。

經濟衰退不是唯一的原因

儘管如此,經濟衰退尚不足以解釋反移民聲浪大興的吸引力。有一篇文章談論法國多元文化的未來,作者茱莉.歐渥農(Julie Owono)強調

人們對於歐洲未來的擔憂加深,原因不只是這次金融危機而已。在法國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結束的當天晚上,許多政客立刻對結果作出了解讀,然而與他們的說詞矛盾的是,看起來那些投給極端派的人們並沒有受到多少移民禍端所造成的傷害。法國的分析師發現:雖然民族陣線(National Front, FN)2有62%的選民主要關切的就是移民問題,但該黨在全國獲得較多選票的區域並沒有呈現特別高的移民遷入率。

一個歐洲現象

Foreigners in Europe by Digital Dreams on FlickR License-CC-BY

外國人在歐洲的分布圖by Digital Dreams on FlickR License-CC-BY

 

政客反移民的老舊論調並不只限於法國。在希臘,名為金色黎明(Golden Dawn)的新納粹黨利用國內的經濟困境大力躂伐,進而在最近一次的全國大選中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在英國,一個以詹姆斯(James)為名的評論家針對卡麥隆(Cameron)、梅克爾(Merkel)和薩科奇聲稱的歐洲多元文化之失敗作出反應:

她(梅克爾)要求較富裕國家的人民接納並訓練較貧困地區的人們!這個想法並沒有成功;我們為之耗費了數十億元,而且還一年比一年花錢 !難道你會寧可在英國雇用一個聲稱自己很窮的羅馬尼亞工人,然後讓他把所有賺來的錢匯回家鄉蓋豪宅?這就是現在正上演的戲碼!

瓦列希說,她已經對反覆出現的反移民論調習以為常了。她在自己的部落格中推薦了一些文章,讓人們讀過之後可以展開一些討論

要討論人們對於馬格利布和非洲移民的焦慮感,我們可以閱讀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初的一些文本,以便了解這種害怕的原由,以及相同的論點是如何在幾個世紀中被反覆提出來。推薦讀物有:

-Melle S.推薦之A. Sayad, ”Immigration or the Paradoxes of Alterity ”[fr] (1. The illusion of the ephemery 和 2. The illegitimate children)
-Gérard Noiriel, ”The French Melting-Pot”
-Laurent Dornel, ”Hostile France. A History of Xenophobia in France in the 19th Century”[fr]

譯註:
1十一世纪摩洛哥皇室在北非的領地,範圍包括現在的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和利比亞等國。
2這是法國的極右派民族主義政黨,在這次法國總統大選表現優異。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