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九月, 2007

報導 關於 語言 來自 九月, 2007

24 九月 2007

以新混合語書寫部落格

早自全球網路對話出現以來,眾人便不斷論辯,究竟現代資訊科技對全球語言多樣性是好是壞:就益處而言,網路不斷演變以符合區域族群需求,讓人民擁有發展與保護固有語言的平台;就壞處來說,網路加速全球化吞噬世界的速度,讓少數幾種「通用語言」更加快速普及,也讓數千種人口較少的語言被巨大全球融爐所吞沒。 全球部落格圈也突顯語言多樣性的問題,當人們希望向區域以外的民眾散播訊息時,大都傾向於使用英文,但人們是否可能在不放棄母語的前提下, 跨越語言藩籬,與其他民眾溝通呢?有沒有一種語言,可以擺脫複雜的語音、不規則的文化、國際英語的文化意涵?我們能否創造一種語言,讓世界各地人民共用? 這些念頭讓居住於日本的部落客Jens Wilkenson設計新混合語,他也在自己的部落格裡固定教授這種混雜語言,另一名部落客Jack Parsons也參與語言設計。我訪問Jens Wilkenson,和他聊聊新混合語的源起、過去與未來。 最初讓你想要創造新混合語的動機為何?你覺得它與其他人造語言有何不同? 現今幾乎所有人造語言大都以歐洲語言為基礎,我希望創造一種真正揉合多樣文化的語言,我覺得既然希望大家共用一種語言,就該加入世界不同文化特質才公平。 以英語作為國際語言有什麼不好嗎? 全球英語人口確實眾多,但這個現象令人無法接受的原因有二:其一是說其他語言的人們相當不易學會英語,不僅母音太多,還有如「sixths」這種成串子音的單字,連我自己發音都有困難,而且英語的不規則變化與俚俗語也太多。 其二,若以英語為國際語言,以英語為母語的人士便佔盡優勢,就社會現象而言,也好似一種文化優於其他。 所以我們能做些什麼呢?我覺得當人們開始使用新混合語,縱然只是小眾,也能讓民眾意識到,我們不該以英語為母語的部分人士,決定跨語言傳播走向與未來。 新混合語的文法、字彙及形式如何而來? 我從各地的混雜語(pidgin)和克里奧爾語(creole)得到許多啟發,因為這都是不同母語人士試圖溝通而發展出的現象,這也正是國際語言的功能,例如當初阿拉伯貿易商試圖與說班圖語(Bantu)的人們往來,才逐漸發展出斯華西里語(Swahili),馬來語也是由不同語言的貿易商交流而來。我也嘗試將英文、中文等世界主要語言的元素添入新混合語,例如新加坡式英文(Singlish)也給我許多靈感,因為那就是混雜英文、中文與馬來文而形成的語法樣貌。 你目前以新混合語書寫部落格的感想如何? 我是為了練習使用新混合語,所以才以此書寫部落格,雖然新混合語已可使用,不過仍有許多部分有待修正,我希望和會說其他語言的人們合作。 你覺得新混合語的下一步是什麼? 此刻我正努力搜尋有興趣實驗的人,並希望聽取他們的改善建議,我真心希望與通曉非歐洲語言的人們合作,以避免產生偏見。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對:FoolFitz

19 九月 2007

馬達加斯加:馬拉加西語和翻譯計畫

serasera.org 網站上張貼一首馬拉加西語重要樂團Mahaleo的歌曲[mg]: “Aoka aho, Mba ho tompon-tsafidy, Mba tsy havela hihidy, Ty vavako miteny” rahafahafahana, Mahaleo. (Mg) 「讓我擁有選擇自由,別讓口中之語被迫靜默。」 --《自由》/ Mahaleo 如歌詞所言,馬拉加西語擁有悠久的口語表達傳統,在重要家族或社交場合內,總會以馬拉加西語發表演說,但由於經濟壓力的影響,讓英語及法語等強勢語 言愈來愈普及,讓馬拉加西語成為馬達加斯加認同便是重要關鍵,社會學家也很憂心,年輕人對馬拉加西語的興趣與學習愈來愈低,馬拉加西語作家Michèle Rakotoson指出[fr]: 我們與所謂的「第二世代」會不會出現斷層?他們更熱衷於網路、派對和運動,他們雖然尊敬馬拉加西語是種「祖先的語言」,但親子之間並不會以這種語言交談。 今日馬拉加西語人口為1700萬,就人口數在全球排名第55名,仍是全球前69大語言之一,保護與推廣弱勢語言的重點不在於人口數,而是在於其後所背負的歷史,對於種族多元的馬達加斯加而言,馬拉加西語是團結的主要象徵,亦展現人口與文化的多元特色,這項語言源於馬來-玻里尼西亞語系,也受到班圖語、斯華西里語、阿拉伯語、法語及英語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