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七月, 2006

報導 關於 青年 來自 七月, 2006

23 七月 2006

印尼:一天不看電視

翻譯:Ahom Kuo 校對:Sweet;Portnoy我們可以一整天不看電視嗎?印尼的部落客們幾乎同時貼了一篇寫其為紀念7月23日的印尼兒童節而一天不看電視的文章。 其中有很多人對印尼電視節目的品質感到擔憂。尤其是從視覺品質的角度來看,他們認為那是對兒童創造力的一種威脅。 比如Banana Talk的Lita Mariana、 Priyadi、 Triaji、 Solyaris和Bocah Cili等許多印尼部落客就都呼籲人們停看電視以尊重兒童,並警告電視台他們的節目可能從多方面對孩子造成傷害。 這個「一天不看電視」行動是由一個叫Kidia的門戶媒體特別為兒童教育發起的。 Lita Mariana全力支持這種行動,作為幾個孩子的母親,Lita對許多電視節目對她孩子將來的行為方式可能造成的影響非常擔心。 既然大家都知道,,除非有相應的法律規定,否則這種行動只是紙上談兵,,那為什麼還要這麼做呢?這條評論告訴了我們答案– Rendy AK說道: 我們不是反對電視本身,只是因為印尼的電視節目上暴力和垃圾節目太多了。也不是想要用法令讓電視成為違禁品,只為了對國家兒童節致敬。我們都知道,印尼的電視節目距離「兒童適宜」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是印尼的兒童看電視的時間卻比用於其他活動更長。 Masindi寫了一篇有趣的《不看電視有何益處》: 從許多年前開始,不看電視的我們過著幸福的生活:讀這個:「慶祝沒有電視的家庭生活」 —我們讀更多的書。 —我們和更多客人度過歡樂時光(真的,我們有有意義的對話,還玩樂器)。 —我們花更多的時間做愛。 —我們試作了更多有趣的烹飪。 —現在,我們有的是時間用來照顧Noe。

12 七月 2006

庫德斯坦:土耳其和伊朗的庫德族

翻譯:FoolFitz 校對:Portnoy 這星期,庫德語部落格圈中掀起了一股勢不可擋的論潮,關於暴行、絕望,那些在庫德族人生命中永遠無法改變的事情。 這星期讓我們從庫德面向以及他所張貼的文章開始,敘述一名東庫德斯坦(西伊朗)的小孩,在偷麵包被逮到後所受到的殘酷刑罰。那些照片是那麼不可置信地令人難過,一名幼小的孩童被卡車輾過他的手臂,以此作為刑罰……看了之後,胸口就好像被連續重擊一般……。他的文章也間接提到一名庫德裔女子,Malak Ghorbany,她被判以亂石處死之刑。大眾對於Malak這個案例,以及伊朗地區庫德族人的宿命,反應十分強烈,尤其是來自Rastî的Mizgin: 那位死於亂石之下的的庫德女性,Malak Ghorbany,她的判決引發了一些緊張的情緒,而這則新聞在ADNKI率先被刊出。你知道,最深得我心的是,在這星球上,每個波斯人是那麼喜歡吹噓他們自己有多麼地文明。他們甚至批評土耳其野蠻、凱末爾主義的行為;可笑的是,那些波斯人卻做出完全相同的事情…特別是對庫德族人。 而這裡有一個偉大的、文明的波斯人國家,忙著執行一些跟石頭同樣古老的死刑,也就是這偉大文明的波斯人國家有著異樣狂熱的事情。國際特赦組織的資料顯示,伊朗已經於2002年底廢除死刑;但這段拘束期對這個嗜殺的國家卻是太長太久,就在2003年9月,他們又從新開始了。 Rasti 也給了我們另一個主題,這星期可以在庫德語部落圈討論,那就是北庫德斯坦(東南土耳其)。在她張貼的”從玻璃屋觀望“的迴響中, Mizgin大力抨擊土耳其政府以鎮壓策略對抗東南地區的庫德族,聲明政府越是壓迫,人民的反應就越容易被得知。而對於庫德地區56位地方首長為拯救Ro jTV電視台而發起請願書,Mizgin做出了以下評論: 那文章接著分析有多少控訴來自不同法院轄區,多少獲判無罪、多少正持續進行…等,而文章 3結束在最近幾則針對?斯曼(Osman Baydemir,註1)的控訴。持續在進行的訴狀,其中一部分便是抗議奧斯曼和其他55位DTP黨的市長,寫信給丹麥首相拉斯穆森( Anders Fogh Rasmussen)支持Roj TV,並從阿瑪度市(Amed)派遣救護車運送 gerila的屍體回到他的家中。其中最可笑的控訴。 或許就是指控奧斯曼「對不同種族和地域的人予以敬重而構成公然汙辱」。這項指控來自於一本雜誌的專訪。世界上還有哪個地方會因尊重不同種族與地域的人民而遭指控為恐怖份子?你能想像在美國因為說一句「歐斯蘭先生」( Mr. Abdullah Ocalan,註2 )就被當成恐怖份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