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奴隸貿易廢止200週年,賠償或道歉意見分歧

校對:Portnoy

200年前,英國通過廢除奴隸貿易法案,這個法案也中止了大英皇帝國的奴隸貿易。藝術展覽、演講、教堂禮拜和遊行等活動在世界各地展開以紀念這一天。

在英國,首相布萊爾對這段歷史表示深切的遺憾。倫敦市長李文斯頓則是做出了正式的道歉。在網際網路,坎特伯里樞機主教(The 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Rowan Williams和約克郡主教John Sentamu利用YouTube分享了他們對奴隸交易的看法

針對這個紀念週年,非洲的部落格圈則專注於討論主題圍繞在道歉、賠償、和非洲在奴隸交易這件事裡頭所扮演的角色。

Amir Ibrahim在肯亞想像(Kenya Imagine)上寫道關於非洲在奴隸貿易上的角色

某些學者指出,只有極少數的奴隸是遭到奴隸商人直接俘虜,大部份奴隸則是被主要的非洲國家,如阿善提王國(Ashanti kingdom,現在迦納共和國的一個地區)售予商人。這些學者也主張奴隸是早已存在非洲的社會建制,而歐洲的奴隸商人只是將這些人帶往新的市場而已。歷史記錄也證實這個說法,然而,這個說法可能是正確的,但嚴格來說,傳統非洲奴隸是契約勞工,他們的生活及社會地位要比在新世界來的高。歐洲蓄奴的現象及以在新世界受到奴役的恐怖經驗是史無前例的。

非洲的帝國從奴隸貿易上得到經濟回饋嗎?Amir繼續說道:

的確,達荷美共和國(Dahomey)、剛果和阿善提等非洲國家奴隸貿易中獲利,歷史記載指出當地的販賣奴隸的頭子因此變的富有,但這些收益卻用來向歐洲奴隸商人購買酒精和手槍,以刺激往後的貿易。最後經濟收益全都只有一個流向,流出非洲。

誰該為羅馬帝國道歉?

Refined One寫道:「兄弟販賣兄弟」

從非洲來的奴隸是遭到他們的手足(同樣是非洲人)所販賣。不論這多麼的讓人難以接受,這是真的!也使得非洲人和西印度人迄今有所區分...有些人對非洲人感到怨恨,只因他們的祖先曾遭受過慘痛的待遇。我們不應該讓這樣的分裂在我們的生活中發生,上帝的美好的願景正仍在被展示著...我們的夢想還是會實現。

另一篇文章中,Refined One曾經建議應為蓄奴行為而道歉。但她改變心意

為什麼我寫這篇文章是因為在這篇文章之前我說了有關道歉...我想我要收回它。

她認為應該以原諒取代道歉

身處不同大陸的兄弟,在不同的陰影下生活著,但我們仍然是兄弟,如果我之前所說的,原諒是唯一可以繼續向前進的道路。


維吉尼亞州對其在奴隸交易中所作的事道歉後,對蓄奴行為做出彌補性道歉的呼籲也因此而起。

Khanya發現到,呼籲道歉這個意見很煩人。為什麼這些人要為其他人的罪惡做出道歉呢

這對我來說似乎是道德價值的反轉。英國首相布萊爾不應該為奴隸貿易道歉,因為他無法對已過去的歷史負起責任。但他可以對在貝爾格勒(南斯拉夫首都)和巴斯拉(伊拉克巴斯拉省的首都)的轟炸負責,而且,他可以象徵性的清洗那些城市裡寡婦的雙腳和孤兒院,或是因為在他命令下的英軍轟炸而受傷人們的義肢,那麼,他算是做些有意義的事。要他對奴隸貿易道歉純粹是可笑的事。

他問道,誰該為羅馬帝國道歉?

我的太太(和小孩)的祖先是奴隸。我還沒發現我的祖先裡有人曾是奴隸。但就我所知,他們可能曾在羅馬帝國之下為奴。我該因此向義大利政府要求正式的道歉嗎?


Amir Ibrahim寫道他駁斥那些反對做出道歉的論點:

英國政府對於奴隸交易受害著的後代、對違反人權的重大罪行的輕蔑態度,不做出象徵性道歉是不可思議和不恰當的。反對道歉的論點真的徒有其表和令人作嘔。首先,他們宣稱這些事件在很久之前就已犯下,現在才道歉並不恰當。天主教會為了他們過去對伽利略所犯下的錯誤道歉否定了這種論點。再者,則是有人提出道歉會導致整個國家的自我憎惡的無聊概念;德國人、日本人和法國人過去也可以採取這個幼稚的途徑來面對戰爭的歷史,但這麼一來他們的歷史地位只會更難堪。兩種論點都無法解釋布萊爾為何向愛爾蘭道歉,或是宗教組織,如梵蒂岡和英格蘭教會能夠在道歉之後成功再起。

Roots, Kunta Kinte, and Snoop Dogg (註1)

在名為「像是碰觸傷口神經」的文章中,Chxta質疑呼籲道歉背後的邏輯

奴隸制在1865年就終止,我不認為任何現在在地球上的人曾經身處那個時代,所以,Chxta我不能理解為何要呼籲西方道歉或賠償,還有最近所謂的後奴隸創傷併發症(Post Traumatic Slave Syndrome)。

這愚蠢的道歉呼籲是什麼?以及,很久以前就了結的事件如何直接和現在我們這些活著的人有關聯?

根據Chxta的說法,非洲的奴隸是被非洲人所俘虜。所以,非洲人是需要道歉的人:

...如果你看了Roots這部電影,主角Kunta Kinte不是遭到白人的綁架,他是被黑人綁架的...

如果說有任何人需要道歉,那會是我們現在從非洲來的的這些人。我們應該向那些無法追溯自己的根源以及沒有真正認同感的人道歉,畢竟,是我們把他們賣了。

Chxta反對賠償奴隸貿易看法,他主張今天非洲國家的人民和奴隸身份沒有直接的關係:

不管如何,寫這篇文章是要說出Chxta我的意見,主要的目的是怒斥那種把奴隸貿易賠償及道歉的呼籲,以及試圖把今日非洲國家(以及非裔美國人)的失敗和奴隸制直接聯繫的論點,以及一些比殖民心態更遭的作為,奴隸心態。

Chxta尚未完全理解Kunta Kinte是如何被迫接受Toby作為他的名字,以及這樣的諷刺能說明為何饒舌歌手Snoop Dogg當過流氓。Gangsta (註2)。Chxta不明白他們好幾代前的祖母是那什維爾(美國田納西州首府)農園主人所擁有的女僕的事實,如何說明我們所看見現在的非裔美國人(以及他們加勒比海遠親的後代子孫)道德渙散有何關係。Chxta不了解過去的奴隸制如何剝奪了今天非裔美國青年上學的權利,取而代之只能以唱饒舌歌和玩運動來「表現真實」。Chxta不了解這些賠償的支付如何能夠幫助非洲的經濟起步,尤其當房間角落裡有一個陰謀集團等著把這筆賠償金放進口袋,然後告訴男孩們說,『他們什麼都沒給我們啊!』

奴隸交易和英國教會

在對奴隸賠償?」一文中,Black Look所張貼一篇BBC文章的連結,談的是有關英國教會考慮賠償奴隸貿易。英國教會在過去在西印度群島擁有非洲奴隸。

Riviersonderend要坎特伯里樞機主教(The 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Rowan Williams將他關於給予奴隸正義的論述加以延伸至男女同性戀和跨性人

昨天,來向各地的世人們在倫敦遊行以紀念奴隸貿易廢止。我們共同的道德意識-教會也在那裡。坎特伯里樞機主教Rowan Williams祝福在行列中的人們。我認為,這有一點諷刺。

當坎特伯里樞機主教Rowan Williams為正義而遊行,他正準備著否認世界上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人的正義,然後贊許他們在奈及利亞所做的迫害。為什麼呢?因為聖經是這樣說的。

當我們紀念著歷史上這重大的一天,讓我們別忘了聖經在奴隸制中的地位。讓我們別忘了教會在奴隸貿易中所扮演的角色-英國教會在加勒比海的殖民地農場蓄奴。讓我們別忘了南方浸禮聯會(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在美國南北戰爭所形成的力量致力於不同意北方浸禮會的反蓄奴立場與活動。讓我們別忘了聖經並沒有反對蓄奴的活動。

的確,1856年,受尊敬的浸禮會主教Thomas Stringfellow寫下了奴隸的聖經觀點,在其中,他認為:...「耶穌基督認知到這個制度作為人們之間的一個合法制度,以及規範相關的義務...我主張,首先,沒有人否認耶穌基督並未發佈禁止命令來廢除奴隸制,第二,我確定,他沒有提出新的道德信條來破除奴隸制度」。


 

譯註: 1.Kunta Kinte 是Roots:一個美國家庭的家世小說(Roots: The Saga of an American Family,後來也拍成電影)前半部的主角,他從非洲被賣到美國馬里蘭州的農園當奴隸。Snoop Dogg,美國饒舌歌手,他眾所週知的口頭禪“fo’ shizzle, ma nizzle”,意指,“當然,我的非裔美國人”( for sure, my nigga,但 ‘nigga’ 一字有帶有貶損和種族歧視之意,可參閱當代RAP教父Russell SimmonsRAP音樂中用字的看法

2. Gangsta作為RAP音樂的主要類型,有批評者認為此類音樂像是minstrel showsblackface表演裡的黑人和白人扮成刻板印象中的非裔美國人來取悅白人觀眾

3. BBC 以及BBC中文網對奴隸貿易的歷史及影響做了專題介紹;而英國國會也展出1807年廢止奴隸貿易法案的原始文件

1 則留言

  • Ting

    一個跟主題無關的意見
    你們的編排方式
    字距過大,行距過小
    看文章有點辛苦
    如果可以的話稍微調整一下
    會讓大家看得更方便 🙂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