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七月, 2007

報導 關於 Development 發展議題 來自 七月, 2007

17 七月 2007

吉爾吉斯:民調與國會間諜

國際共和研究院(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今年五月進行一場全國調查,共訪問約1500名18歲以上吉爾吉斯民眾,當地部落圈有許多關於這份民調的討論。 根據民調結果,吉爾吉斯今日面臨的重大問題包括失業、經濟發展、貪污、政治危機等,民眾最關心的議題則包括戰爭威脅、社會動亂、經濟與政治動盪等。 對於民調內部分對國家處境的樂觀評價,網路論壇上則出現部分較悲觀的感想。 例如IoLa認為[RUS],雖然民調認為吉爾吉斯整體社經地位有所進步與發展,但他認為國家情況嚴重惡化;Zoltan[RUS]亦不認同部分民調數據: 我懷疑到底是誰認為現在生活比從前好,難道受訪民眾也包括國會議員嗎? 俄國網路報《Novyi Region》[RUS]另執行一項有趣的民調,詢問在眾多前蘇聯國家領袖中,究竟誰最性感。 候選的15國元首內,吉爾吉斯總統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名列第五,「自由世代(Svobodnoe Plkolenie)」[RUS]網站內有相當特別的群組討論,Mirshlzhan則在neweurasia[RUS]上公布民調初步結果。 老實說,我覺得我們敬愛的總統巴奇耶夫除了性感之外,沒什麼好驕傲的事,如果他都稱得上性感,那國會議員巴巴諾夫(Omurbek Babanov)該怎麼形容? 部落圈討論話題當然不僅限於民調結果,「和平基金」與《外交政策》雜誌每年都會公布「衰敗國家指數」(Failed States Index),同樣引起部落客興趣,Asel與Shannon分別在neweurasia和nonpon公布排名結果,其中吉爾吉斯滑落13個名次,跌到第41名,Shannon認為: 另一方面,吉爾吉斯重挫13名至第41名,幾乎每一項評比得分都下滑,所幸幅度很小,吉爾吉斯之所以領先土庫曼,主要原因大概是民眾能逃往國外吧。 吉爾吉斯部落圈時常關注政治時事,過去兩週亦不例外,好幾個部落格都不約而同提到,國會新聞室一名疑似女間諜遭羈押,據傳她將機密情報交給中國。 Baisalov認為[RUS],國會內絕對沒有任何國家或軍事機密,匿名部落客則回應[RUS],這可能是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蘇塔利諾夫(Sutalinov)的宣傳手段,因為過去也有類似案例;Naryn Aiyp則評論[RUS],前外交部長Djekshenkulov的聲明,主張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即將於八月在吉爾吉斯首都比斯凱克舉行,不該在此刻發布間諜案消息。 作者:Asel 校對:Justin

9 七月 2007

黎巴嫩: 幾乎無關政治

我們吃下肚的是什麼?為什麼我國銀行業這麼發達?誰在清除子母彈?巴西要怎麼協助黎巴嫩回收廢棄物?在戰火中失蹤的孩子在哪裡?黎巴嫩音樂水準如何?這些都是本週黎巴嫩部落圈在討論的部分話題。 首先Mazen Kerbaj在其藝術作品中,提出三項存在主義式的問題:「我們是誰?誰知道一切?誰能填補空格?」 再來,Rami Zurayk教授寫了篇文章名為「如果在黎巴嫩的各位了解眼前食物」,其中轉錄了黎巴嫩農民組織主席Antoine Howayyek寫的一封信,寄給內閣部會首長,並質疑他們: 為什麼國家沒有管控進口食品的標準?蔬果、牛奶、乳製品等都沒有,為什麼政府不善盡責任,於邊界進行或外包執行品質管控的工作? 這封信當中提及許多有關貿易、農業與本地產業的問題,其中一項是: 民眾在市場上根本無從得知產品來源,國內大多數產品均為進口,但是卻當作黎巴嫩本地生產產品販賣,每年黎巴嫩都進口5000噸的白起司,不過卻都以國內生產的食品銷售。事實上,黎巴嫩法律明文規定產品出售時不得改變原包裝。 探究信件內容後,Rami Zurayk教授的結論是: 標明原產地不僅能協助本國產品,也是建立食品品質標準的第一步,不過如果我們決定標示含基因改造的食品,那麼美國穀物、垃圾食物、大豆油、糕餅都會名列其中,我們目前大量進口此類食物為美方帶來了鈔票進帳,不過如果加上此標示將影響銷量,美國老大哥應該不會高興吧? 去年以色列與真主黨開戰期間留下許多未爆子母彈,嚴重損害黎巴嫩南部的農糧生產,自宣布停火以來,亦有239人因誤觸未爆彈而傷亡,部落客黎巴嫩人提到一部影片,其中記錄志工清除未爆彈的情況,企圖真實反映出數字背後的故事與臉面。 影片介紹名為Muhammed Nahle的民防組織志工,他在戰爭最後一天因子母彈爆炸而失去一條腿,但他仍維持樂觀態度,著實鼓舞人心,這些人都是戰火下的英雄,也是各種數據背後的真實人物。 黎巴嫩一家主要銀行的週報顯示,雖然政治動盪、社會危機不斷,客戶存款仍年年增加,2005年提高4%,2006年為6%,Remarkz的Bech便談到此一現象: 我認為那些押寶於黎巴嫩經濟者,尤其是那些大戶,必然已獲得政治保證,而且是來自於相關的事業。似乎也只有在銀行業,我們還看得 見穩固的體制,這個體制的參與者不多但卻有大量的金錢投入,完全不受整體經濟的影響。畢竟這些人在意的不是經濟本身,而是某種由公共金融體系所虛擬創造的 「信心經濟」,然而公共金融體系卻不斷淌血,因為本地銀行若非投資於獲利豐厚的TBill,就是投資國外市場。在這個情況下,這個體制的穩定與否已與戰火 無關。 巴西將協助黎巴嫩回收建築物廢土石等廢棄物,根據部落格黎巴嫩之淚報導,廢棄物將用於建屋與舖路。 部落客Golaniya張貼巴勒斯坦孩童的照片,這些孩子因為黎巴嫩軍隊與伊斯蘭征服者(Fatah al-Islam)武軍團體交戰,而被迫逃離Nahr al Bared難民營。她上週另外提及,部分伊拉克孩童在伊國一間孤兒院裡,不僅受到虐待,更幾乎要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