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中東歐 來自 四月, 2007

13 四月 2007

烏克蘭:下注尤申科

校對:Portnoy 3月31日,數萬名民眾參加烏克蘭首都基輔兩場大型集會,總理亞努科維奇(Victor Yanukovych)與政治盟友帶著人民前往歐洲廣場,抗議總統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打算解散國會;尤申科的支持者則群聚在獨立廣場,大聲支持總統的強硬決定。 4月1日,基輔一切平靜無事。 4月2日,尤申科正式宣布解散國會,並指控亞努科維奇奪權,執政聯盟則決定違抗總統意志,國會隔天仍正常運作。 人們都在揣測,目前情況將會如何發展下去,而預計於5月27日舉行的國會大選又是否如期舉行。不過烏克蘭民眾似乎早已習慣這種未知,畢竟不到最後一刻,沒有人知道總統與總理會否達成協議,就算最終協議是成真還是破裂,人民也不會太意外。 烏克蘭記者Andrey Chernikov提及[RUS]有關下注在總統身上的風險: 政治算計 我有些政治預測能力,不過在下賭注時,我不會參加國會是否將解散的賭局,因為尤申科是個難以預言的人物,我無法分析影響他做決定的因素,如果下注只會輸。 有趣的是,國內確實有相關賭局[RUS],由Georgiy Gongadze成立的熱門新聞網站Ukrainska Pravda論壇中,三位成員因尤申科的頑強決定而贏得10美元,還有兩人獲得20美元,押注總統不會解散國會者賠了40美元。 類似賭注,但有點不太一樣,在Ukrainska Pravda論壇裡還進行了一場民調[UKR],詢問讀者是否支持總統,154名參加者中,132人回答是,13人回答否,9人表示根本不在乎。 VERBICKY:所以我們要支持他,讓他對我們失信,又在復活節前夕撤回決定? Kram:是的,但就連在昨天,我都沒想到我會這麼決定! Matroskin:否,難道這是他當總統兩年來,第一次堅定的決定嗎? unika便對國會重新選舉有些質疑,她指出,尤申科就在4月2日滿月出現後不久,正式宣布解散國會,她認為滿月只會讓心理疾病者更加嚴重,不過她也嚴肅地表示: 他們可以再舉辦十次選舉,但結果都會是雙方平分秋色,無論人們樂觀或悲觀都明白這種情況,所以為何還要花這些錢、麻煩人們離開工作崗位、讓政府癱瘓呢? 也有些人同意尤申科的作為,例如skylump寫道[RUS]: 萬歲,我好高興,尤申科終於跨出有尊嚴的一步,我依然樂見國會解散,因為我們要教教這些菁英什麼是民主,不管是歐洲過去的斷頭台或是烏克蘭過去的釘刑,都已不符合時代潮流,現在我們要讓他們重新洗牌,或者在多次選舉中讓菁英們破產,至少得讓他們懂得一些事情。

8 四月 2007

巴爾幹半島最年長的部落客

原文:The Oldest Blogger in the Balkans 作者:Ljubisa Bojic 譯者:Joyce 校對:Leonard Radmilo Ristic是位74歲的退休高中教授,喜歡在傍晚時參加戲劇表演、畫廊開幕式、讀書會、圓桌討論及其他在克拉古耶瓦茨(塞爾維亞中部城市)的類似場合,當Ristic返回家中時,等待他的是電腦,而不是傳統的紙筆。 巴爾幹半島最年長的部落客Ristic說:「我喜歡評論網路上塞爾維亞語及克羅埃西亞語的論文中疏漏之處,如此一來我可激發他人留下補充的意見並導引出重要的議題。」 這些日子一個事件驚動了本地社群,那就是發生於克拉古耶瓦茨大學法學院的考試利益交換,警察逮捕了數名據稱涉嫌販賣大學文憑的教授,Ristic說到(SRP): 真有意思,他們如何訂定一場考試值500歐元 […],難道他們使用某種經濟學法則嗎?或許有一種解釋是訂價者認為一場考試需要花兩個月的時間去用功,他們考量到平均月薪為250歐元,兩個月的薪資同 等於考試用功兩個月,這顯然合乎經濟學計算,而這算法甚至連僅座落於法學院幾米外的經濟系專家都無法想出來。 他關注一則關於塞爾維亞司法體系的文章,被強暴的受害人必須歷經多時與各種困難才能獲得正義,他覺得(SRP): 原文作者問到誰被處罰的較重?是被判刑的教授還是受害的學生。四個月刑期及五年審判,兩相比較便一清二楚。 自塞爾維亞大選後已經兩個月了,主要政黨還未籌組政府,Ristic回應一則論及發生於這段日子的政治交易的文章 (SRP): 確實選舉對政府有威脅,然而當局也不是那麼天真無邪,他們藉著選舉恐嚇我們。 他評論塞爾維亞反貪腐委員會主席Verica Barac的聲明,Verica Barac注意到除了梵蒂岡外,塞爾維亞是唯一無法控制預算支出的國家(S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