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 2007

報導 關於 Iran 伊朗 來自 九月, 2007

阿富汗:不滿伊朗劇集角色

阿富汗駐伊朗大使館最近抱怨,伊朗第三頻道劇集Char Khoone中,將阿富汗人描述為壞蛋,數名阿富汗與伊朗部落客都對此有所評論。 阿富汗部落客Dialogue 3表示: 自進入夏天開始,伊朗電視台每晚播出名為Char Khonneh的劇集,導演Sehat Sroush過去毫無製片經驗,故一開始收視並不佳,但後來出現幾個以逗趣為主的角色,有些角色設定為阿富汗人,名字分別叫做Shanbeh(星期六)和 Charshanbeh(星期三)。 Dialogue 3認為這齣戲劇以諷刺手法污辱阿富汗人民,以星期三與星期六稱呼孩子的編排,只會造成伊斯蘭國家之間的仇恨,無助團結,偏偏伊朗政府還將今年命名為「穆斯林團結年」。 Heratblog表示[Fa] 對自己能率先抗議這齣戲劇感到很驕傲,這起爭議也成為伊朗與阿富汗的熱門話題,Heratblog感謝伊朗民眾同聲譴責這部劇集,劇中的阿富汗角色 Shanbeh常拐騙他人,但這位演員所模仿的口音在阿富汗根本不存在,他並主張若要反制,應該號召阿富汗全國13個頻道,共同播映內容污辱伊朗人的電影《300壯士》。 部落格「阿富汗記者」指出[Fa],伊朗媒體污辱阿富汗人已非初犯,且自從伊朗政府驅逐阿富汗難民,情況更日益惡化,這也顯示伊朗電視台心態扭曲,真正擁有創意的人無法表現,而讓質素平庸者製作節目嘲弄其他民族。 伊朗部落格「自由檔案」表示[Fa]:「我不知道為何劇中角色Shanbeh要以阿富汗口音演出,我覺得讓他說流利的波斯文比較適合,因為他的投機性格很像伊朗人,而非阿富汗人!」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julys

伊朗:受難者家屬的記憶

1988年,數千名伊朗政治犯遭處決棄置於Khavaran的亂葬崗,至2007年8月31日已屆滿19週年,受害者親友重返亂葬崗,弔念如無名氏般遭棄葬的親人。 儘管「人權觀察」等團體不斷施壓,伊朗政府從未正式承認上述事件存在,這些人犯當初都是因為從事政治活動,遭到政府逮捕送往革命法庭違法審判,但他們當時並非死刑犯。 蒙塔瑟里(Montazeri)原訂為伊朗建國者何梅尼(Khomeini)的接班人,但後因他曾批評屠殺事件,最後遭政府打入冷宮。 Azadi-B提供30張有關紀念活動的相片: This album is powered by BubbleShare – Add to my blog Kooshtar 67表示[Fa],1988夏天的殘殺事件至今已過19年,我們仍盼望有天真相調查委員會能公布資訊,讓人民所支持的法庭能譴責罪魁禍首。 Azarmehr描述處決前在獄中的情況: 政治犯被送進由三名伊斯蘭教長組成的私設法庭,並回答以下兩個問題:「你相信阿拉嗎?」、「你是否準備脫離現有組織?」,但囚犯完全不知道回答的後果,只要回答「不」,便會立刻遭到處決。許多犯人其實已服刑期滿,可是尚未獲釋,甚至有些人已經出獄後又被抓了回來。 Royeh Madareh Zendgi張貼一張圖片,還寫[Fa]首詩紀念1988年事件的受難者與家屬,其中提及: 我知諸位不會遺忘我等兄弟之命運多年飛逝人們猶記風雨夜血腥之暑 以上圖片為流亡政治犯協會製作的受難者紀念海報 原文作者:Hamid...

伊朗:部落客抗議環境災害

多名環保人士與部落客參加8月27日的抗議活動,抨擊政府漠視危機與違憲,造成伊朗Bakhtegan湖逾2000隻紅鶴死亡,伊朗關注環保議題的部落客記錄這場生態災難,並提供有關抗爭行動的細節。 給我個理由 記者兼部落客Mojgan Jamshidi主持[Fa]「環境監督者」部落格,她邀請所有關心伊朗環境的朋友一同加入抗議,拒絕讓政府以修築道路或水壩為名毀壞天然資源,她拿出伊朗憲法內有關保護環境的條文並指出: 我們要質問政府,究竟是誰該負責落實憲法第45條及第50條?當不符合永續發展的建設阻斷Bakhtegan湖與Urmieh湖水源,造成2000隻紅鶴在短時間內斃命,政府有沒有善盡責任?我們要質問國會議員,過去30年他們可曾為自然資源毀壞進行任何一次調查? Mojgan Jamshidi亦批評司法體系怠惰,未懲處任何摧毀自然公園與資源的兇手。 「綠色部落格」表示[Fa],部落客與環保人士於8月27日為超過2000隻紅鶴死亡而哀悼,「綠色部落格」也製作數張貼紙供部落客使用以表達支持遊行之意,所有貼紙上都有紅鶴圖片與遊行的時間地點。 「山林觀察」則張貼遊行現場照片,他說[Fa]自己曾與政府環境部副部長納賈費(Dlavar Najafi)談過,納賈費強調總統與最高領導人都重視環境,但他不懂,為何政府高層都口口聲聲說自己關心環境,卻還容許破壞自然環境情況發生。 有些居住於外國的伊朗部落客也認為此事重要,並撰寫相關部落格文章,「人性精神」聯結至數張照片並認為: 民間環保團體成員在伊朗環境部前抗議,不滿現任政府的環境政策,多數人為國家山林與自然資源未受妥善照顧,卻遭任意摧毀而忿忿不平。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nairobi

部落格與全球民主

Antony Loewenstein是名來自雪梨的自由記者、作家與部落客,他正在撰寫的作品名為《民主與部落格》,近日也造訪古巴、埃及、伊朗、敘利亞、沙烏地阿拉伯及中國與部落客會面。 問:能否介紹您自己與您的新書? 我是個來自澳洲的記者兼作家,一直以來都對部落格挑戰主流媒體的議題有興趣,為什麼比起一般民眾,這些自稱為「專家」的人能獲得更多敬重?多年以來,我看到許多新聞從業人士認為自己只是在為掌權菁英宣傳,而非真正在挑戰現狀,但部落格便能達到此一目標。 我的上一本著作名為《叩問以色列》,內容與以色列及巴勒斯坦有關,也因此讓我對許多國家內的聲音深深著迷,尤其在有些國家,過去只有國營媒體一種聲音。其實撰寫以巴議題讓人身心俱疲,接到仇恨郵件與死亡威脅已是家常便飯,所以我很想提筆關注其他主題。 我的新書預計於2008年下半年出版,內容與高壓政權下的網路發展相關,也關注網路如何改變世界上各種論辯、西方跨國企業如何協助政府審查網路,以及人們如何挑戰西方世界對其他地區的刻板印象,我已前往古巴、埃及、伊朗、敘利亞、沙烏地阿拉伯及中國,與當地作家、部落客、政治人物、異議份子、網路麻煩製造者對話。 最受妖魔化的國家 問:您曾赴伊朗與部落客對談,有何新體認?有何驚喜? 伊朗大概是此刻世上最受妖魔化的國家,我到伊朗之前,以為當地人民會充滿恐懼,也以為人們不敢表達真實心意,雖然有些時候確實如此,但我也遇到許多部落客積極對抗政府及其錯亂的社會政策,這些人或許只是少數,但西方媒體多數時候只把伊朗人描述成宗教基本教義派份子。 我遇到許多部落客都很西化、充滿都會特質、心思縝密、無神論,他們常使用網路、飲酒、抽煙、喜歡嘻哈文化、擁抱自由派思想,當然也有許多伊朗人完全相反,我聽說有些伊斯蘭教長正積極與Qom地區的保守派部落客合作,宣傳他們的思想,伊朗社會複雜程度遠超乎我想像。 伊朗的網路審查每下愈況,我在英國《衛報》上的文章便討論相關議題,與我對話的多數部落客都認為是挑戰,但當「青少年」、「公雞」、「亞洲」、「女性」等字眼時常遭封鎖,便顯示網路正以前所未見的方式挑戰獨裁統治。 基本表意管道 問:您如何看待伊朗部落格圈對社會的影響? 很難說,網路社群在伊朗確實龐大,據估計目前共有百萬個伊朗部落格,但他們真能影響社會嗎?我相信如此,我見到部分主要報紙討論部落格文章,連最保守派的媒體都引用其中段落;伊斯蘭教長意識到部落格不只是一時風潮,將會長遠發展,我所遇到的部分伊朗女性表示,部落格是唯一能表達對政府迫害人民自由的管道,藉此抒發對服裝、行為等規範的不滿。 部落格無意揭竿革命,但已在當地燃成一片猛烈的火焰,當年輕人希望參與世界運作,而國營媒體總將任何問題歸咎於美國、以色列與猶太人,部落格將會繼續成為他們表意的基本管道。 問:您也曾前往沙烏地阿拉伯,對當地的部落格圈看法如何?與伊朗之間有何可供比較之處嗎? 就許多角度而言,伊朗都比沙烏地阿拉伯自由許多,沙國相當保守,女性不得開車、不得在商店工作,我身為西方人,根本不可能與當地女性談話,但在網路方面,沙國並未囚禁部落客,網路審查也比伊朗少,我在《衛報》上的文章也有相關討論。 我與Saudi Jeans等多名部落客會面,他說對於國內政治改革牛步感到失望,伊朗部落格發展超越沙烏地阿拉伯,也與社會較密切結合,不過伊朗政府部門的動作依然非常緩慢。 受威脅的民主 問:部落格是否有助民主? 無論在西方或非西方世界,全球民主確實遭受威脅,在英國、美國、澳洲等地,政府不顧輿論觀感出兵伊拉克,也忽視民意堅持繼續駐軍,未來幾年也可能背離民心向伊朗宣戰,這不是民主,而是以強硬外交政策包裝的獨裁主義。 部落格確實讓政局走向民主,並讓「一般」民眾有機會參與其中,在澳洲,各主要政黨為了即將而來的大選,都積極運用網路。 在伊朗、中國與埃及等地,網路正威脅非民主政府所實行的規則,許多部落客也為挑戰警方暴行付出極大代價,部落格本身無法帶來民主,但肯定能讓更多人參與民主進程,只有緊握權力不放的人才會認為部落格是件壞事。 問:對於全球之聲該如何更有效為不同社群搭起橋樑,請問您有什麼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