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Iran 伊朗 來自 十二月, 2007

中東觀點看和平會談

來自中東的政治領袖大老遠的來到美國馬里蘭洲的安那波里斯市,忙著代理以色列和它的阿拉伯鄰國的和平方案協議,但是區域內的部落客對此事仍抱持著失落、懷疑和悲觀的情緒。 這裡是來自中東地區部落客的看法: 巴勒斯坦:多餘的承諾 巴勒斯坦人Lelia Haddad不隱藏她悲觀的情緒,承認在加薩的人們並不對此次和談抱持太多期待。她解釋說: 這次的和談只是讓以色列領導作出新的、多餘且糾結複雜的承諾,但同時又閃躲許多責任。他們盡可能地玩弄讓人迷惑的法律文字遊戲:我們不建立新的屯墾區,我 們只是徵收更多的土地,以自然成長的方式使其擴張,直到這些地方像個城鎮,而不是殖民地。這是美國當局認可保住面子的方式,我們可以保證剷平檢查哨。 Al Haddad 進一步補充: 所以,加薩地區的人們能期待此次和談有什麼成果嗎? 總而言之,沒有太多的期待。歴史的教訓是,不要提及任何有關他們(巴勒斯坦)命運的事,像1991年馬德里和談、1993年奧斯陸協議,或是2003和平路線。當參與和談的西方國家試圖控制和談的方向和結論,歴歷的經驗告訴他們—永遠不要再試著圖勞無功地這樣做。 敘利亞:巴勒斯坦被排除在和平之外 敘利亞部落客Omar同意他所截取某新聞網站畫面所顯示的訊息。在當地,這次和談和巴勒斯坦多麼的沒有關連。他的部落格張貼了半島新聞台(Al Jazeera)的網站畫面截圖,並解釋說: 照片為Omar所有 這張圖片顯示Aljazeera.net目前所提供的RSS訂閱主題 第一條翻譯如下: 安那波里斯會議正在進行中,布希認為此次會議是協議溝通的理想時刻 第二條是: 以色列突擊加薩,六人犧牲 我猜想,生活在加薩的巴勒斯坦人被排除在此次正在進行的協議之外。 以色列:持續懷疑 同時,來自以色列的Bert說他對此次和談能否成功抱持懷疑。他也注意到在以色列增加了安全警戒。他補充說: 如同大部份生活在以色列的人們,我一直懷疑安那波里斯和談成功的機會,我也懷疑這整個會議有什麼意義。仍然、也許、只是也許,以...

伊朗: 左派學生遭逮捕

伊朗政府上週於德黑蘭及馬贊德蘭(Mazandaran)逮捕多名左派學生。此舉也許是一項先發制人手段,意在阻止左派學生團體「自由平等學生 會」,藉由其部落格通報世界關於名為「學生日」(16 Azar)的抗議活動,並使其無法於伊朗多所遭受威脅的大學裡,組織爭取和平、平等及自由的集會。 來自azady-barabary-01.blogspot.com 的照片 至少有三項關於此左派學生運動的有趣事實。首先第一點,自1980年代上千名左翼激進份子遭大規模處決後,馬克思/社會主義理想仍能於伊朗發生影響力;第二點,對社會主義派學生的鎮壓,竟是發生在一個與查維茲(Hugo Chavez)及奧爾特加(Daniel Ortega)等拉丁美洲社會主義領導者有密切關係的國家;第三點,此運動須倚賴部落格作為聯繫及組織之媒介。 和平、平等及自由 隸屬左派學生團體的Barabary Azadi(意為「平等自由」)部落格寫到:當局於學生們準備在十二月二日進行抗議活動前,開始逮捕在德黑蘭的活動成員: 激進的左翼份子在星期二於德黑蘭大學的工程學院前發動抗議活動,學生們以高唱革命歌曲的方式進行;學生舉著寫有其訴求及目的的海 報及標語。包含「學校不是軍營」、「女性自由是社會的自由」、「拒絕戰爭」、「將髒手從伊朗人民的身上挪開」、「釋放政治犯」、「還有其他選擇方式」、 「釋放我們的同儕」、「學生運動和工人及女權運動聯盟」、「我們要求獨立公會」等。 他們並在部落格裡公佈已遭逮捕的學生名單,並誓言無論多少人遭逮捕,此運動將如期進行。 據學生委員會的人權報導部落格,Schhr,報導[Fa],受監禁學生的親友正擔心學生們的待遇,他們大多數被留置於惡名昭彰之艾文監獄裡的隔離室內,情報單位告知學生家人,他們能夠拘留學生九十天而無須提供關於學生的任何資訊。 退步至八零年代? 屬於伊朗北部馬贊德蘭之左派學生團體的Mbulletin 部落格說,五名學生遭到逮捕,讓他們回想起上千名左派激進份子於伊朗被逮捕並處決的八零年代[Fa]: 一旦伊斯蘭共和國情報單位更多的錯誤計算,加之「自由平等學生會」於全國不同大學內組織學生日抗議活動、示威者會聲援遭拘禁學 生。德黑蘭、設拉子、Ahwaz、Mashad、Isfahan、Sanandaj 以及 Mazandaran等地大學生們,呼籲政府釋放他們的同儕。 銬上鎖鏈的眾星 Salam...

伊朗與委內瑞拉的親密關係

上個月,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再度訪問伊朗,這是他在兩年內第四度舊地重遊,兩國也簽署更多經濟協議,他與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均表示「景仰」對方,前者給予伊朗政府種種支持,後者則稱伊朗是查維茲的第二故鄉。 「社會主義」總統查維茲竟然與伊朗維持良好關係,去年多數伊朗左派學生與部落格對此提出批評,因為過去伊朗曾處決數千名社會主義武裝份子。 伊朗知名部落客Jomhour與澳洲作家兼部落客Anthony Loewenstein都寫到兩國總統的友誼,知名漫畫家兼部落客Nikahang則畫出以上圖畫。 什麼和平?哪來安全? Jomhour表示[Fa],阿曼尼內賈德與查維茲會晤後宣示:「我們已擁有為所有國家拓展和平與安全的計畫。」 他寫道: 如此說來,我們可真要重新定義和平與安全這兩個詞了!當他們為自己國家的國民帶來問題與危險時,如何能讓其他國家獲得和平與安全?…在這兩國內,詞語的意義都與舊時不同,當阿曼尼內賈德大聲宣告伊朗擁有絕對自由,其他國家將享受和平與安全,聽來真是個大笑話。 Jomhour認為,查維茲為委內瑞拉製造民主與自由問題,伊朗政府也侵犯基本人權,並不時壓迫社運人士。 「丟臉」 Anthony Loewenstein表示: 我今年六月造訪伊朗時,注意到拉美左派與伊朗政府出現變態的關係,國際間左派人士卻大多沉默,不願批評查維茲與伊朗相擁取暖。 我的記者朋友Rodrigo Acuna對此的看法是:「委內瑞拉身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成員,與另一會員國伊朗建立政治與貿易關係或許很自然,但查維茲去年九月竟頒贈『解放者勳章』給阿曼尼內賈德,這是委內瑞拉對來訪貴賓的最高榮譽,此事不僅令人尷尬,更令人感覺可恥。」 他也認為,「在國際左派勢力的忠誠支持者眼中,查維茲不可能犯錯,他們的字典裡根本沒有『矛盾』與『不一致』等詞語」。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Portn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