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Iran 伊朗 來自 十月, 2007

伊朗:對俄羅斯的不平之鳴

好幾名伊朗部落客共同關注著俄羅斯,認為它只想分給伊朗裏海資源的一小部份。在蘇聯垮台之前,伊朗曾經能夠開採裏海資源達50%。 五個裏海沿海國家領導人-亞塞拜然、哈薩克、伊朗、俄羅斯與土庫曼-在10月16日星期二於德黑蘭召開裏海高峰會。五個國家對如何分配海中資源沒能達成貢識,包含能夠產製魚子醬的鱘魚漁產、天然氣及最重要的石油。 插圖來自Badban Blog Mohammad Moeeni發表[Fa]了一張插圖比較普亭與前蘇維埃聯邦的獨裁領導人史達林(Joseph Stalin)。這名部落客以「普亭閃開」做為該篇文章的標題。他談到伊朗與前蘇聯及俄羅斯帝國的衝突。部落客表示伊朗因為這些衝突在過去二百年來已經失去了部份的領土。 對於當前局勢,他寫道: 俄羅斯找到了不同的藉口以延遲普謝爾(Bushehr)核電廠的建造或從中獲取新的利益。俄羅斯不聲明是否參與其中。談到裏海的法律定位,俄羅斯的立場與伊朗利益相衝突。做為一個伊朗人,即使人微言輕,我仍有權利說,普亭閃開。 Yek Yaghyi(意為反判者)表示179年前俄羅斯利用Turkmencay協定欺騙伊朗,使伊朗失去了部份領土與裏海的航行權。該名部落客質疑是否又有一個Turkmencay協定在等著我們?他表示僅管普亭(Vladimir Putin)在攝影機前對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微笑,但他並不相信伊朗,也不支持伊朗政府。誰能說明狼與羊的友誼是怎麼回事? Kaghz Pareh(意為一張紙)表示[Fa]為了獲得俄羅斯在核能議題上的支持,伊朗政府已經出賣了伊朗。該名部落客宣稱下一代將承受今日所發生之事的苦果。 Razeno說[Fa],俄羅斯只想讓伊朗擁有11%的裏海資源。他認為伊朗政府給了俄羅斯太多好處,以獲得該國對伊朗核能政策那「微弱」的支持。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譯者:Atlantis 校對:FoolFitz

(短訊)伊朗:給Yahoo的信

Kroush Ziabari 寫了一封信給Yahoo:「Yahoo信箱最近將『伊朗』從註冊頁的世界國家列表中移除了!我們要求Yahoo,盡速將伊朗重新加入上述選單。」 Hamid Tehrani

日本:對伊朗綁架事件的反應

上週有消息指出,一名日本男性在伊朗遭挾持,之後報導發現這名人質為一大學生,當時正在伊朗南部自助旅行,讓人回想起之前日本民眾數度在伊拉克遭綁架。這些事件引發諸多爭議,社會批評這些人沒有對自己負責,也抨擊他們浪費納稅人的錢,政府也向這些人質索討獲釋後搭機返國的費用。 此次也有許多部落客嚴詞炮轟這個年輕人的行為「不負責任」,認為一切都是他活該,aomanaei也覺得: 一名日本大學生在伊朗遭到綁架,為什麼他要去這麼危險的地方?人們實在很難理解,他行前肯定知道當地很危險,為什麼還要去?因為 很酷嗎?因為現在不去,以後就沒機會了嗎?他以為他是記者嗎?我覺得旅行很棒,但你不需要去個早知危險的地方,這種沒用頭腦的行為讓政府得採取行動,我希 望他牢牢記住,還有家人在為他擔心。 另一名部落客也有類似看法: 別人都勸他別去,為什麼他執意要去?因為他,首相必須召開記者會,並與伊朗政府協商,造成許多麻煩,我真搞不懂他在想什麼,如果可能,我們根本不想浪費稅金和時間在這種沒必要的事情。 masaru-iwai對這些批評的回應是: 縱然媒體說伊朗很危險,或是外務省發出撤離警告或建議,如果人們想去,他們還是會去,人們前去伊朗的動機各異,但我認為基本上都 是「想看看現實情況如何」,有什麼理由能阻擋這種欲望呢?因為對日本人造成麻煩嗎?因為浪費稅金嗎?這到底對日本人造成什麼麻煩?難道就沒有其他浪費稅金 的情況嗎?人們對其他浪費公帑的事有同樣憤怒嗎?我不太明白。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對:julys

伊朗:總統在國內遭學生抗議

10月8日,數百名伊朗學生抗議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前往德黑蘭大學,根據半島電視台報導,他在發表開學演說時,學生高呼「獨裁者下台!」的口號,好幾名部落客張貼了照片與評論。 自由之聲 Jomhour提醒我們,去年Amir Kabir大學學生也曾抗議總統前去,並焚毀他的相片;他也指出,此次在德黑蘭大學抗爭的學生不僅大喊爭取自由的口號,並要求釋放數名遭囚禁的學生,他並寫了一段話給總統: 無論是在Amir Kabir大學發生的事,或是在德黑蘭大學的場面,都是你聽不見或不願聽見的自由之聲…經過兩年執政,你證明你自己對大學毫無所知。 Jomhour亦刊出此事相關照片: 「請出示邀請函!」 部落客「大學之聲」表示[Fa],阿曼尼內賈德在安全人員重重護衛下來到德黑蘭大學,數百名學生高喊「獨裁者下台!」的口號,並高舉三名遭囚禁的學運人士照片,他也說,只有手持邀請函的學生能進入演說會場,還有許多親伊斯蘭主義的學生團體Basiji成員從其他學校前來聲援總統。 Ghomar Asheghaneh認為[Fa],若阿曼尼內賈德自認是伊朗全民總統,竟只接受擁有邀請函的學生聽講,實在很奇怪: 對於學生在公開信中質疑石油出口的財富用途何在?大學內為何出現性別歧視?入獄學生將如何處置?阿曼尼內賈德在演說中並未回應。 前副總統兼部落客Mohmmad Ali Abtahi覺得很諷刺[Fa],對比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校長可公開在世上面前羞辱阿曼尼內賈德,身在德黑蘭的伊朗學生卻無權向他提問。 「絕對自由」 Tribune Azad張貼數幅學生抗議的照片,並質疑[Fa]阿曼尼內賈德既然聲稱伊朗擁有絕對自由,卻得下令安全人員鎮壓學生,他也說,縱然在德黑蘭市中心,總統也得在重兵戒護下才能行動。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FoolFitz

(短訊)伊朗:蔗糖廠罷工運動終獲成功!

感謝Salam Democrat 告知[Fa],Haft Tapeh甘蔗廠工人們發起於9月27日的罷工行動,如今終於受到承認,並得到他們積欠的工資!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伊朗:飢餓勞工罷工抗爭

伊朗胡齊斯坦省(Khuzestan)境內的Shoush地區中,數千名隸屬於Haft Tapeh甘蔗廠的勞工因拿不到薪資,這兩週開始罷工,政府派遣軍警人員前往鎮壓,但罷工仍未中斷,多名部落客關注此一事件,並提及其他工運份子所面臨的艱困情況。 署名「苦勞」的部落客表示[Fa],數千名Haft Tapeh甘蔗廠的勞工自10月27日起發動罷工,其中一項口號為「Haft Tapeh勞工很飢餓」,參與人數大約3000,雖然曾一度想在政府大樓前抗議,但遭到警察攔阻。 他也提及,該工廠員工過去便曾有罷工記錄,政府也每次給予承諾,但從未實現。 Kaargar亦表示[Fa]: 罷工抗爭進入第四天,Dezfoul甘蔗廠的部分失業勞工也前來聲援,他們高喊「工作賺錢是我們的絕對權力」!因為伊朗政府先前曾說過「核能發電是我們的絕對權力」。 Workers-1may提及,Haft Tapeh全體5000名勞工於9月12日發出公開信,開始罷工;過去幾個月來,勞工代表雖曾與伊朗官員談判,但每次都只得到空頭支票,此次勞工也投書至國際勞工組織。 軍警鎮壓 Kaargar另指出[Fa],軍警人員攻擊示威群眾,造成十人受傷,而工運人士Ferydoun Nikofard則在家中遭逮捕。 部落客「獄囚回聲」表示[Fa],經過兩天罷工後,伊朗情報單位開始施加壓力,揚言要讓工人們吃苦頭,他也認為,當勞工受威脅又領不到薪資時,國際勞工組織就該介入處理。 勞工遭扣押 另一位署名「工仔人」的部落客提醒[Fa],除了Haft Tapeh的勞工,還有其他勞工亦面臨困境,他也拿出庫德斯坦省入獄工運人士Mahmoud Salehi的影片,影片中,他人在醫院,卻仍被銬上手銬!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FoolFitz

玻利維亞:伊朗總統來訪

編者註:本文收集來自玻利維亞與伊朗部落客的反應,其中伊朗部分資訊收集由全球之聲波斯文編輯Hamid Tehrani協助。 玻利維亞政府前幾天歡迎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短暫訪問,玻國總統莫拉列斯(Evo Morales)也與他簽署多項協定,由於兩國過去鮮有往來,許多玻利維亞民眾對此事大感意外。協定內容主要涉反能源業與農業投資,不過細節尚未決定,莫拉列斯強調協議與核子事務無關,或許是刻意撇清這方面的關係,也讓人想起莫拉列斯接受喜劇脫口秀Daily Show訪問時強調:「別把我算進邪惡軸心國」。 玻國民眾很想釐清兩國情況究竟如何,當伊朗總統抵達機場時,部落格Palabras Libres的Mario Duran前往拍攝現場情況,卻馬上受到安全人員的關切,還爆發口角[ES]: 我手持數位相機,站在連結機場與首都市中心的英雄大道7公里處,開始四處拍照,…我沿著縣界走,只看到一面玻利維亞國旗在風中飄揚,轉個彎接近機場出口處,我看見人們手持標語、伊朗國旗,以及象徵玻利維亞原住民的三色旗,以手工製作的標語寫著歡迎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我一開始拍照便聽見有人大叫:「那個拍照男子是誰?」,很快便有個人上前,一把抓住我的皮外套,另一雙手要搶我的相機,他質問我:「你在幹嘛?你以為你是誰?」,我似乎一定得出示身分才行。 Mario Duran表明為部落格「La Constituyente」寫稿後,安全人員便允許他繼續攝影,才有現在部落客上刊登的照片集,這次訪問前後似乎都非常敏感,部落客也開始分析簽署協定與伊朗總統來訪背後的真正原因,有些人希望一切不要只是為了激怒美國,Voz Boliviana認為此事背後還有另一國介入[ES],不過也想問:「為什麼選伊朗?」 其實這也不是秘密,玻利維亞之所以與會伊朗接觸,當然是因為政治上與外交上和委內瑞拉結盟,此事也證明外交政策能如何影響到一國政府,我國總統不過是跟隨外交走勢,並且加入了挑釁美國的行列。 其他人則更加懷疑玻利維亞即將捲進伊朗核子爭議與世界的衝突中,Willy Andres指出[ES]: 我希望與伊朗的協定對我們影響不會太大,我聽聞有些人認為協議「就是讓人相信這一切與核子事務有關,因為無論是核子反應爐所需的鈾或是『重水』,玻利維亞全都有」。 許多玻利維亞民眾對伊朗文化並不熟稔,也對伊朗代表團提出的要求感到意外,MABB的Miguel Buitrago寫道: 在野黨當然是持懷疑態度,他們質疑玻利維亞如此公開與伊朗建立外交關係,究竟獲得什麼利益?部分人士更特別指出,阿曼尼內賈德一方面讚揚兩國女性,另一方面卻禁止女性出席所有伊朗官員在場的活動或酒會,簡直是自相矛盾。 伊朗民眾對於兩國的新協定也有話要說。 Ayandeh MA提及,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結束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爭議演說後,前往玻利維亞,沒有人清楚此行目的為何[fa],而玻利維亞在野黨則警告政府不要邀請伊朗總統前來,因為一方面伊朗政局並不穩定,且阿曼尼內賈德訪問可能有損玻國利益。Ayandeh MA還指出,伊朗總統已承諾要提供十億美元給玻利維亞政府,連同之前給委內瑞拉和中國的優惠,金額已很龐大,伊朗希望藉此減少聯合國對伊朗核子計畫的制裁帶來的衝擊。...

伊朗:傳遞藝文消息

Pars Arts部落格的編輯,這個協同式公民媒體計畫主要報導伊朗文化藝術相關的消息,今天我們請到她為各位說明這項計畫的內容、目標與挑戰。 問:請簡單自我介紹,並介紹一下Pars Arts計畫內容。 Pars Arts是個共筆部落格,包括寫手、讀者與內容都是各地伊朗年輕人,我們希望藉此為海外伊朗青年提供有趣新鮮的各項內容,我是伊朗裔美國人,也是創站編輯,是個從小生長於美國洛杉磯的編輯/部落客/寫手,我從2006年下半開始這項計畫,因為自己想要透過網路撰寫及學習伊朗事物,我也期望與一群志同道合 的朋友共同努力,所以有了Pars Arts。 問:Pars Arts是許多人及部落客一同貢獻的成果,你認為它算是公民媒體計畫嗎? 我個人並不認為這是公民媒體計畫,不過如此形容Pars Arts似乎也沒錯,廣義來說,這個部落格也算是公民媒體,因為寫手目前都未因此謀利,似乎也沒有經過任何傳統或專業新聞訓練。現在所有寫手都居住於北美地區,沒有遭受任何外界審查,媒體也非國家掌控;Pars Arts主要聚焦文化藝術,並非公民媒體通常關注的政治運動。 問:Pars Arts的價值何在? 我們期望這個部落格能時時有新意,讓讀者能夠觀看、聆聽、閱讀、思索的新素材,也希望將偏見降至最低,讓文章有所用處,目前站內文章涵蓋的範圍還未達我預期中廣泛,我們仍需要更多寫手。 問:你心中有沒有發展藍圖?經費又從何而來? 我們期望在未來能獲得部分廣告收益,或與志氣相投的網站及非營利機構結盟,讓未來計畫能夠實踐,但目前首務為招募更多寫手、持續提供優質內容、擴大讀者群、拓展各項方案等,對外傳遞訊息仍是目前最大困難,我們有個小的Facebook團體,但多數時間仍專注於供稿與部落格內容,將來得花更多力量對外連繫。 Pars Arts財務獨立,未獲任何政府、政黨、智庫或宗教團體金援,主機費用由我負擔,Wordpress版型由本站技術顧問及寫手Javod Khalaj免費設計。 問:為什麼捨波斯文而以英文書寫? 我們的主要讀者是散居各國的伊朗裔年輕人,他們的波斯文能力參差不齊,而英文則幾乎是通用語言,以我個人為例,用波斯文閱讀速度很慢,寫作更是一團糟,所以我可能永遠都無法用波斯文完成一篇文章,就算寫完也會有一堆拼字錯誤;我在持續學習波斯文的同時,也希望繼續書寫關於伊朗人的題材,因此用英文下筆。有些寫手能以波斯文寫作也很好,不過這個部落格一開始是以英文為主,我也尚未習慣編輯波斯文,而且如果能讓其他種族多了解一些伊朗文化也好。 問:你提及這個部落格專注於其他網站忽視的藝術文化議題,你覺得他們忽略了什麼?為何忽略?就目前熱門波斯文網站或以英文書寫的伊朗網站而言,他們缺乏什麼? 我並不覺得其他網站忽視藝文議題,不過確實有許多非政治事件發生但未受關注,例如幾週前我們有篇文章提及伊朗印度豹計畫,我也很喜歡一篇有關線上購買伊朗食品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