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馬拉威:兩性平等的數位浪潮

近來在馬拉威部落格圈掀起了一陣女性新聞記者投入部落格寫作風潮。不久前,blogger.com 上面幾乎難以找到馬拉威女性部落客,但現在情況已有變化。這篇文章裏,我們將跟隨著四名馬拉威女性新聞工作者的部落格,看看她們不只留下個人記錄,更寫下 對馬拉威的報導。 她們分別是:Eunice Chipangula,馬拉威國家廣播公司職位最高的女性;為國際新聞通訊社撰寫特稿的 Pilirani Semu-Banda;Penelope Paliani-Kamanga,每日時報的專欄作家;Stella,只透露單名的部落客,她目前在某家電台工作。

Eunice Chipangula 與二項馬拉威第一

Eunice Chipangula從今年二月起開始Standing Upon God's Promises 部落格,開格第一篇章就是本人自介。她是第一位贏得英國Chevening 獎學金的馬拉威廣播人,讓她有機會在卡爾地夫的威爾斯大學進修新聞學碩士。回到馬拉威後,她被擢昇為馬拉威國家廣播公司的副總經理,這是馬拉威國家廣播公司史上第一位女性出任這個職位。在文章,她只有簡單提及,從一月份起她轉任國際合作部、稍後又到勞工部擔任副祕書長。

令人驚訝的是,馬拉威人並不太認識Chipangula,套用她自己的話,她想成為一名上天派來看顧馬拉威的使者。

Chipangula在部落格上發表了九篇文章,大部份都是關於馬拉威的性別不平等與性騷擾議題。另有二篇文章是談別的,一則是放寬合法墮胎條款,另一篇是關於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Southern African Development Community, SADC) 在勞工政策的和諧,合力對抗非法移工。她有些文章則是評論馬拉威法律委員會在今年4月份召開憲政會議上提出的建議。

在移工議題上, Chipangula認為:

如果這個地區和全球要有效地管理和取得移民和國家雙方互利,在全國性的調合政策、國內及國際間的立法就須更加努力,促進成功整合。勞工的跨境遷徙是最顯而 易見的移民方式,區域內的國家對此須更加用心。區域內的架構、機制須要透過區域協力計畫、或是雙邊、多邊協定,來管理規範會員國之間的移工問題。

Chipangula認為,SADC成員國家把勞工與移民政策法規分開,沒有一個國家對移工問題採取平和的手段。她的結論是建議SADC和全世界非常需要更好的移民政策,而不是越來越多的管制與措施。

Semu-Banda與馬拉威的邊緣社團

Pilirani Semu-Banda

馬拉威部落格圈裏另一位女性新聞工作是Pilirani Semu-Banda,她從2005年起就用本名出現在部落格,但在過去二年間只有貼出自己的模樣和照片。2007年3月起,Semu-Banda 在部落格上貼出為國際新聞通訊社所撰寫的非洲報導。

不同於先前提及的部落客 Chipangula,Semu-Banda並未作自我介紹。她可能是外界最熟知的馬拉威作家,Semu-Banda的寫作多半是關於當地的貧窮、弱勢者日常的生活掙扎。今年3月份的文章,她用二位馬拉威人的衰落故事,反襯了國際貨幣基金、Jeffrey Sache等高知名度經濟學者的謟媚讚揚中,馬拉威國內日益交迫的貧窮現實。

Semu-Banda 以Grace Kafere、Jackson Malire二個人為她報導貧窮的主軸。前者是一位被裁員的行政公務員,失業後從生活寬裕變成了一天只能吃一餐。後者是位夜間巡邏員,被迫拍賣自己的單 車,現在只能靠徒步去工作。Semu-Banda寫道:

這兩人淒涼的景況不只是發生在他們生活週遭,大部份的馬拉威人都處於相似的惡化貧窮裏苦苦掙扎。聯合國發展計畫(United Nation Development Program, UNDP)最近所發佈的Human 人類發展報告都證實了這種情況。

Semu-Banda 繼續指出,UNDP2006年「人類發展指數」,在全球177個國家中,馬拉威的貧窮情況從2005年的第10位滑落到第11位。十年前,馬拉威排名稍好,位第161名,顯示了過去十年間下滑五位名次。

Semu-Banda 也寫了一個性別邊緣化的案例。Chanju Mwale 是馬拉威國防部第一位女律師的上尉官軍。2004年,Mwale上尉遭到一位比她低階的男性中尉嚴重毆打,只因她拒絕了該名中尉年終宴會後求歡。Mwale並不滿意國防部 處理攻擊事件的作法,只判給她72美元的補償慰問,便把此事告上法庭。但到2007年3月為止,案件仍未解決。Semu-Banda 引述 Mwale 上尉的話來解釋攻擊事件中的性別問題。

「軍隊向來是男性主宰的機構,他們對於高階的女性並不尊重。馬拉威國防部到1996年才開放女性加入,他們根本不能接受一個女人有能力像男人一樣地表現出色。」

Mwale 決心要抗爭到底:

「人們認為我在受了嚴重傷害的攻擊,應儘快離開軍隊,我幾乎得不到上級的支持。但我還是選擇留下來,我要努力地改變人們的認知,它是一場艱困的戰鬥,但我不會放棄。」

Semu-Banda透過部落格繼續探索馬拉威社會令人好奇的各類問題,像馬拉威湖日漸減少的漁獲量把人類廢棄物轉化為肥料,前後任總統之間引人注目的口角衝突結果。從她的文章,我們了解馬拉威當地人的飲食營養問題。全國一千二百萬人口,有一百六十萬馬拉威國民仰賴漁業,而魚產品提供給馬拉威人超過60% 的動物性蛋白質營養,佔全國人民40%的蛋白質營養供應比例。

Semu-Banda 的其它文章描述了農民的新做法,據她的觀察:「排泄物和木灰、土壤混合後,可以做成化肥替代品。所以付不起一般化學肥料的農民,便可以利用其它的方法來提高生產量。」

當她提及馬國的政情與政界人士時,也把他們當成一般老百姓。在2005年六月,當前總統 Muluzi-Bingu的政敵在國會內煽起暴動,導致議長 Rodwell Mnyenyembe 病倒了,不久就辭世。國會預算在這些無休的爭論中變成了政治綁票的贖金。司法體系操弄政治案件而法律案件卻被擱置,政治大象間彼此爭來鬥去。

初到美國:Paliani-Kamanga與她的美國夢

Penelope Paliani-Kamanga

我所要介紹的下一位Penelope Paliani-Kamanga,是另一位在網路世界立足的馬拉威女性新聞工作者。她的部落格,很有創意地取名為 PP COOL JAY cooler as the swimming pooler,2007年8月1日創格,正是她赴美參加國際新聞學中心交換計畫的一個月後。

現在她有機會自己確認,美國是否如她長期以來所以為的迷人、夢幻形象。在實際遇到美國的另一面之前,這些想像只有個人的意義。Paliani-Kamanga敘述美國給她的第一印象

在經歷了一整天馬拉松式地簡介各種美國此地生活的面向後,我必須要重新檢視對美國的認知。它不只是一片充滿機會的土地,也是自由勇士之地。

她認為美國新聞受到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保障,相當自由,根本沒有人可以自設規範,要求新聞隨著運作。雖不免有幾分刻版印象,和馬拉威新聞業作比較,她認為:「如果馬拉威的新聞也享有這樣的高度自由,恐怕將是一場混亂。即使享有絕對自由,美國新聞仍堅定專業倫理,也讓我非常吃驚。」

過了不久,現實浮現,她開始觀察美國夢隱藏的另一面。她的認知出現許多問號:「我初到美國,無法想像有些美國人是無家可歸或是得靠政府資助過日」,她了解美國人不管在個人或是社會層次,都仍活在種族的緊張關係,有些被視為非洲人。她也學到了美國城市的犯罪問題。「有人告訴我,美國大城市的犯罪猖厥不輸非洲。毒品買賣、幫派是造成大多數非裔美國人社區不安的主要因素。」

Paliani 的部落格也有其它文章,例如一篇提到其它國家的男士已在性別平權中獲益,還宣稱自己是受害人;有一篇文章介紹子宫頸癌的新疫苗,也討論起兩性關係與性別議題

保持微笑,節目仍在進行

最後一位的部落客自稱為微笑的史黛拉,部落格名為”Nambewe”,在2007年10月6日的一篇長文中,她領著讀者看到了在現場廣播節目中因為電腦出錯而受挫的一日

天天學習,的確,我們每天都在學習新東西,尤其是被某些東西困住時。稍早前,我正在進行廣播節目,一個電腦程式當機,因為我不熟悉這個軟體,當下不知道要如何處置。所以在現場節目中,我無法看到聽眾的文字留言。這會讓期待我會在節目中播出聽眾留言的人失望。我實在很抱歉。我目前還沒完全弄懂這個軟體,希望下週前可以學會使用。教訓、課程、更多課程,真糟糕的一天。

除了新聞工作者,還有幾位馬拉威女士也在網路世界裏駐紮,往後我會再作她們的報導。現在女性新聞工作者開始在網路上表現傑出,而馬拉威的男性記者還未跟上。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