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努力在針對性攻擊中求生存的葉門基督徒

圖為Galileo於葉門沙那,經本人授權使用。

葉門的基督徒少數群體不是媒體的關注所在,他們必須要努力求生存,避免越來越多的針對性攻擊。

這裡的宗教建築已經被破壞殆盡。根據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在2015年,葉門南部港口城市亞丁(Aden)就發生3起針對基督教機構的攻擊事件。

2016年,同樣也是在亞丁,於一起對仁愛傳教會(Missionaries of Charity)本營的攻擊中,一名印度籍教士被綁架刑求,同起攻擊另造成4名修女身亡。據推測與伊斯蘭國(ISIS)有關聯的槍手在牆上寫道:「上帝並不存在,但真神存在。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伊斯蘭國。真主對於基督徒及猶太人的詛咒。」

由於種種困難情況,許多葉門基督徒將宗教崇拜活動轉為地下化。

Galileo(化名)是個20多歲的年輕人。3年前,他揚棄原本宗教變成無神論者,幾個月後改信了基督教。他認為身為基督徒這件事讓他的生命每天都受到威脅。

他是葉門據估計4萬1千名基督徒中當中一人,而他本人認為葉門的基督徒人數應該更高些,約有7萬人。他描述了在葉門持續不斷的衝突當中,他所面臨到的宗教風險:

他們要殺掉我不用花到一塊錢。什麼時候都有可能發生。他們已經殺了我的許多朋友。你能想像就因為你禱告就要被殺害嗎?就因為你崇尚和平?你覺得這很令人害怕嗎?我的朋友並不害怕。我任何時候都可能會死,但是我並不害怕。上帝是我的磐石、我的高臺和我的救主。

葉門的基督徒因為他們的信仰而被迫害。脫離伊斯蘭教被許多人視為一種背叛行為,可能會被處以死亡這種懲罰。因此,葉門基督徒會隱藏自己的信仰。他們當中有人甚至不會告訴父母自己已經改信:

許多葉門人必須要逃亡,但有許多人改信也接受了浸禮。儘管我們要面臨的種種危險,葉門的基督教信仰仍在發展。他們在聖經當中看到了真理,他們感受到了某種精神上的淨化。而他們所面臨的暴力讓他們想要尋求平靜。他們在聖經中就找到了平靜。

那些找到基督教社群的人常會在空曠公寓裡禱告,並將他們在網路上的聊天紀錄刪除:

我們一直改變我們聚會的地點。我們並不希望他們注意到我們定期的地下聚會。葉門的基督徒都夢想能在教堂中禱告。基督教女性夢想能夠佩戴十字架項鍊。我想要在我的胸口刺一個十字架圖案的刺青。這是一種我靈魂所需的反抗行為。但我也知道這是一種自殺性的行為。我甚至無法在社交媒體上張貼與基督教有關的貼文。

他肯定,他並不怕死亡,但是害怕離開他的社群:

死亡嚇不倒我,但是離開那些需要我的基督徒讓我感到恐懼。他們需要我的支持,我在此處有使命。

Galileo相信,行動勝於雄辯,而他的行動卻讓他在他的根據地沙那被逮捕。2017年,他在耶誕節時裝扮成耶誕老人,發送玩具和食物給孩子們。胡塞武裝組織(Houthis)將他逮捕,並刑求他多天。

他們羞辱我。他們整整4天一直不停地毆打我。當我說服他們我不是基督徒,只是想要幫助孩子們之後,他們才放我走。

支持政府的勢力盤據於南部港口城市亞丁,而胡塞武裝組織控制了北部的關鍵中央省份,包括葉門首都沙那。蓋達組織以及ISIS也因為多重地區、地方以及國際勢力對抗而散布於葉門各地。

儘管受到折磨,Galileo毫無怨言。他認為基督徒在胡塞武裝組織反抗軍以及由沙烏地領導的聯軍所支持的葉門政府軍衝突之間變得加倍脆弱。

我們需要幫助,我不知道要怎樣幫助我們或誰能來幫助我們。我們面對的是軍事份子而非政府,這讓我們更難找到解決方案。我很開心你們幫我讓我的聲音被聽見;我已經厭倦躲在陰影裡了。媒體裡展現了葉門人處於饑荒當中,但是我們最需要的其實是言論自由以及宗教自由。食物餵養的是身體,但自由滋養我們的靈魂。

Galileo嘗試要前往黎巴嫩,最終在2018年11月成功,終於能夠實現他能在教堂中禱告而不需恐懼的夢想。

然而他並不想要在黎巴嫩待太久,因為他認為自己在葉門的弟兄姐妹需要他。

當他回到沙那後,掌控該地區的胡塞武裝組織找到了他。他試著逃跑,躲在母親所在的城市荷台達(Al Hudaydah)。但當他向母親坦白自己的新信仰之後,他母親無法接受。所以他被迫回到沙那,最終被逮捕。

在本文書寫期間,Galileo有一段時間失聯。後來我們得知他在監獄中住了大約20天,在2019年1月9日被釋放。他表示自己遭到精神與肉體上的刑求。

Galileo現在躲藏起來了,因為他認為胡塞武裝組織放了他是為了追蹤他的社群。他的名字已在胡塞武裝組織的監控名單上,所以逃離該地區十分困難。他表示自己需要公眾及外交支持以盡快逃離葉門,畢竟他的生命可能隨時都受到威脅。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