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Law 法律 來自 八月, 2007

肯亞:媒體法案受到公眾反對

上星期,肯亞多個媒體及人權組織抗議該國議會所通過的爭議性媒體法案,這法案正等著總統姆瓦伊.基巴基(Mwai Kibaki)簽署正式成為肯亞法律。肯亞部落客們對該法案做出分析,紀錄了抗議該法案的示威遊行,並張貼在首都奈洛比(Nairobi)遊行的照片。 其中一項引起激烈反對的條款,是要求新聞編輯在報導中揭露當事人的身份:「如果報導中包含匿名的當事人,而其言論引發法律爭議,則編輯有義務揭露該當事人身份以供法律追溯。」 Richard Mbuthia認為這媒體法案「十分黑暗」: 這媒體法案「十分黑暗」,其中有幾項條款侵犯了我們的基本自由。有一條強迫記者當報導引發司法訴訟時,必須洩漏他們線民的身份。 新聞的宗旨是為了提供人們必要訊息,以促進自由和自治。為了實踐這個理想,真實以及誠信是新聞的首要義務。 這意味著,其中沒有任何事物介入的餘地。那有害的法案聲稱,記者將被要求洩漏消息來源的真實身份,以作為呈堂證供;在我看來,這簡直要媒體自廢武功。無論 平面或電子媒體,線民都是記者的生命泉源,誰會希望他們讓線民的身份暴露在公眾面前,並因為報導的準確無誤而被告上法庭呢?這是否意味著,「深喉嚨」的時 代已不復返? Kenyan Pundit在「議員們持續著無法無天的戲碼」中寫道: 此具爭議性的媒體法案通過時,竟僅有27位議員出席,而肯亞的國會共有超過200位議員;這甚至少於法定所需的人數。我們很想知道這是哪門子的合法。 Assidous希望那27名議員的名字能昭告天下: 我們需要知道當天出席的27位議員名字,我們選民就可以告訴他們,誰才是真正擁有立法權的人! 肯亞法律學會(LSK)計畫,如果這法案通過,就要告上法庭: LSK在此發誓,如果總統贊成這媒體法案,就將訴諸公堂。我很好奇,他們是怎麼在遠低於法定人數的情況下,成功地通過該法案?而在法案通過後,議員們現在又卯起來批評它?肯亞政客 = 無能。 Mental Acrobatics與Rebecca Wanjiku參與群眾遊行,Mental Acrobatics紀錄了上週在奈洛比的示威: 星期三下午,我到國會外參加了場和平示威,為的是向議員們遞交陳情書,抗議由國會通過、目前正等待總統簽署的媒體法案,以及腐敗、失德、違法,收受「紅包」犒賞自己的肯亞立法者。 Rebecca...

馬拉威:在「六十五條」的政治紛爭中前行

19歲馬拉威博客William Kamkwamba 的不凡故事,仍然在吸引著全世界的目光。在2007年六月於坦尚尼亞舉行的TEDGlobal大會上,他介紹了自己是怎樣在馬拉威偏遠地區,以當地隨手可得的材料如燃油、木頭、煤油以及燭火來建造風力磨坊。在那以後,他就開始成為了報章頭條。 此前,他由於父母無力負擔學費而退學,當馬拉威一些博客描寫了他的故事,使他登上了當地報章,並進一步成為BoingBoing.net, Digg, Reddit, and Metafilter等網站的熱門頭條後,William現在已經成為了My Hero網站上的人物之一。 隨著TEDGlobal 2007大會的視頻在網路上發佈,William在大會上的演講已經可以通過大會網站,Youtube和他的博客觀看,或者下載。同時William寫道,他會把透過他博客募得的善款供於家用並準備重返校園: 隨著耕作季節的到來,我會把這些錢用於購買種子,化肥和尿素,以用於我們家種的玉米,花生和豆子。同時我還把錢存進了銀行戶頭以供醫藥,食物和一些不時之需。另外剩餘的錢我準備用於上高中,大學以及交寄宿費用。 除了William的故事,Clement Nyirenda的博客上還記載著很多科技領域的新聞。Clement邀請全世界博客寫手們聯合起來,在2007年9月27日一起寫下對罪惡的控訴,以對抗各種形式的暴力。Clement宣佈此次活動由Blogcatalog推動,並告訴讀者,通過Google的翻譯工具,他的博客已經被翻譯成了十種世界主要語言,包括阿拉伯文、義大利文、俄文、日文、西班牙文、法文和韓文。另外,Clement還提到了即將於2007年8月29日到來的MyLiveSearch的啟動,據他所說,這是一個科技迷屏息以待的盛事。 在Clement的博客中,對於非洲讀者和關心非洲的人來說,最激動人心的消息莫過於一種全新而廉價的太陽能驅動電腦問世: Inveneo公司指出,在發展中國家的農村和偏遠地區,有超過20億人口缺乏最基本的資訊技術服務——電話,電腦和互聯網。對應於這種需求,非營利性組織Inveneo發明並出售這種廉價可承受的資訊技術工具。這種工具是專門為那些給農村地區提供教育,醫療,經濟,救濟和資訊支援等方面援助的政府、非政府組織和私營企業設計的。真是無以倫比!你可以訪問他們的網頁並通過paypal予以捐助。他們確實在進行一項偉大的事業。 Clement進一步寫道,這種電腦已經可以在烏干達買到了,售價是941美元,據政府稱已予以免稅待遇。Clement對此歡欣鼓舞,但同時也評論道這個售價對於此電腦的主要用戶——農村地區的普通居民——仍然太高。Clement在他帖子的結尾處促請總部位於英國的Inveneo 公司前往馬拉威,並說他們將在那裡廣受歡迎。 談完了科技談談政治,過去兩個月以來馬拉威的政治氣氛充滿了火藥味。兩個詞語,「六十五條」和「預算」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瀰漫在當地的言談中。「六十五條」指的是馬拉威憲法中的一個條文,內容是禁止任何未通過補選的國會成員,脫離最初進入國會時所屬的黨派而加入其他派別。 總統莫泰加(Bingu wa Mutharika)向法院申請釋憲,希望做出有利於他和其他60名議員的判決,因為總統本身就脫離當初贏得選舉時所在的政黨並組建了新黨,那60名議員正是他新政黨的成員。 而自從7月15日法庭宣佈六十五條有效之際,馬拉威就天天瀰漫著緊張的氛圍。反對派要求遵從憲法,並威脅杯葛預算案,此舉已經限制了政府很多開支。 Peter Qeko...

越南:網路審查制

當我考慮要從越南在全球之聲上頭發表文章時,我首先想到的是到底什麼是可以發表的?可以談什麼主題,以及該避免什麼? 媒體在共產越南由國家機器掌控,雖然網際網路不若中國那般受到嚴密監控,但也成立了專責機關以確定網路內容是否符合黨的意志。 在越南1992年所制定的憲法中 對於審查制度有其法源依據,但裡頭有著矛盾。憲法第69條:「國民得享有言論自由…依照法律的規定。」在第33條中對「法律的規定」的定義:「國家得 嚴格地禁止所有涉及損害國家利益、破壞越南國民人格、道德和善良風俗的文化和資訊領域活動。」這部份的法律執行權落在最近成立的資訊部身上(MoI),其 前身為資訊與文化部。 資訊部得到越南資訊安全中心(CIS)的幫助,該中心也製造防毒軟體。資訊安全中心位於河內科技大學,這間大學是越南的頂尖大學。在最近的訪問中,負責人Nguyen Tu Quang指出資訊安全中心已做好萬全準備來提供網路監控技術援助以幫助資訊部切斷「邪惡」網站的戰役。他更進一步指出(譯自越南文): 邪惡部落格和邪惡網頁有很大的相似處,但假使我們沒有持續監控部落格,它們可能會對社會有更大的影響…監控不符合健康原則網站的問題是一大難題..我想部落格和網站需要和科技及監控之間建立夥伴關係,如此一來我們可以審查和制止負面內容並捍衛我們的力量。 就其資安中心在網路監控中的角色,Quang這麼覺得: 現在很多人擔心很難找到和應付那些非法部落格的所有者。但我確定,我們可以透過技術來追蹤些邪惡部落格的住家地址…我們的目 的不是要抓到數以千計的非法部落格,而是要找到在它們生成之前就防止他們的方法。假如我們採取懲罰和警告部落客的方式,之後下次在他/她想要放照片或文章 前就會仔細地考慮。 胡志明市的部落客Nguyen Tien Trung 已經確切知道什麼是可以發和不可以發表的文了。他之前寫了封給教育部的公開信以譴責他們在越南的政治學教育。而如今在越南搜尋網站上搜尋他的名字時,就會導向某些封鎖了的頁面,但他的Yahoo! 360°部落格還上得去。 我可以理解為什麼網監會對Trung感到些許不安。因為在他8月10號的文章中就引用了胡志明的話來支持他革新的政治觀點(譯自越南文) 為什麼發動革命?胡叔說:「和平、獨立、統一、民主、和繁榮。」但鮮少有人理解其深遠的意含。首先他提及的三個目標是和平、獨立和統一,之後我們必須持續不拖延地進到民主和繁榮。胡叔很有智慧地把民主放在繁榮前。假如沒有民主,之後我們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繁榮和發展。 在一篇2007五月針對審查制的文章中,Trung這麼說: 胡志明大師說過:「民主的目的是要讓人民可以張開嘴巴表達。憲法第69條也說:「人民得享有言論自由。」但在現實中不是真的。 看起來就算那些受到資訊部關注的人可以繼續發表些具有爭議性的內容,但這是場危險的遊戲。Trung 已提及有名政府官員持續把車停在他家外頭。...

南亞:在中東為奴

在沙烏地阿拉伯與波斯灣地區發展中,來自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尼泊爾等國的南亞移工貢獻良多,但虐待及剝削這些勞工仍是項嚴重且可怕的問題,移工是經濟推手,但卻遭到剝削、虐待及歧視,也鮮少獲得政府保護。 有關人權侵害的案件為數眾多,以下為幾個案例: 數千名勞工變賣家產,只為前往波灣國家尋求夢想中的工作,Drishtipat提及他們遭虐待的情況,最終心碎返國。 數百名尼泊爾勞工在卡達要求雇主給付合理薪資,卻遭到遣送出境,United We Blog張貼一名尼泊爾學生自美國返鄉的第一手經歷,令人震驚,他表示因為在巴林國際機場抗議海灣航空人員虐待遭遣返民眾,結果受到不人道對待。 科威特人口300萬,其中六成為移工,Expositions of Arabia與一名在科威特的印度勞工對話,該名勞工認為雇主故意壓低薪資。 《國際前鋒論壇報》 報導,阿拉伯聯合大公國85%的人口為外來勞工,他們每日在攝氏43度高溫下工作,每週工作六天,時薪只有一美元,合約猶如奴隸賣身契,對比富人入住旅館 房間一晚要價1000美元,移工每日太陽升起前便開始工作,工作地點監控嚴格如軍營,每個月單在一家醫院便有數千起勞工中暑病例,政府在壓力之下,不得不 改善工作情況,並查緝不按規定給薪的雇主。 「人權觀察」組織亦有關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勞工受虐的報告:《打造高樓,欺騙勞工》。 沙烏地阿拉伯的勞工之中,35%來自外國,來自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及孟加拉的總人數估計約200萬,「人權觀察」組織發表一份長達135頁的報告名為《惡夢:沙烏地阿拉伯移工遭虐與剝削報告》,其中記錄無數移工遭虐待,生活如奴。 報告中部分令人震驚的記錄如下: 無論在工作場所或監獄,女性移工常遭男性雇主或獄卒性騷擾或強暴。 孟加拉、印度與菲律賓移工被迫每日工作10至18小時,有時徹夜工作卻無加班費。 薪資待遇極差,如每日工時16小時,月薪133美元。 吉達(Jeddah)地區有數百名亞洲女性擔任醫院清潔工,薪資極低,每日工作12小時,沒有伙食或休息時間,下班後必須待在上鎖的宿舍內。 移工在司法體系中蒙受極不公平待遇。 Abdol Moghset Bani Kamal在Countercurrents網站裡指出,移工是21世紀的奴隸,特別點出巴基斯坦勞工在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國家的悲慘境遇。...

(短訊)茅利塔尼亞判定蓄奴有罪

茅利塔尼亞 (Mauritania) 雖然已立法規定實行奴隸制為犯罪行為,但法語萬歲 擔心,僅靠法律條文無法真正廢止奴隸制 (Fr)。「奴隸制是一種和人性一樣古老的精神意識……問題是,奴隸制幾乎是植根於心裡的。」法語 寫道,「茅利塔尼亞應和世界上的其他國家一樣,通過肯定人的精神價值,從心理層面入手,抵制奴隸制。」 原文作者:Jennifer Brea 譯者:whydoor

日本:為網路管制發起辯論,卻無人跟進

雖然說沒人在看,日本總務省下轄的研究團體草擬了一份暫時性報告,制定出日本網路使用的規範條例,根據某位部落客所述,這份規定將會擴及到個人網站和部落格。在這份報告中,一橋大學榮譽教授堀部雅夫帶領「傳播與廣播法律制度研究團隊」,討論將網路納入現有廣播法[Ja]管轄範圍的可能性。這份報告中,也建議為這個議題尋求公眾意見[Ja],總務省為此建立了一個網頁[Ja],民眾可以在6月20日到7月20日之間,到上面留言給些意見。 儘管這個草案十分重要,媒體和多數部落客卻都沒意識到這件事的存在。曾任記者、現為律師的部落客Tokyodo-2005向 來關心媒體議題,提供這項議題的細節,他也已經寫了七篇關於此議題的作品。在這些文章中,他警告這條法規不僅適用在一般網站上,甚至是部落格或是個人首 頁。他引述報告內文指出,報告建議如發現網頁內容中有違法的活動,將不受日本憲法中的表意自由保護。因此,該報告聲稱草案不會引發任何憲政爭議。 在此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中[Ja],他寫道: 看看日本戰前的法西斯運動,可以明顯發現政府進行訊息管制的危險。 他在第三篇文章[Ja]中指出一項「驚人事實」,亦即12場會議內竟有三場為閉門會議,以確保「自由及踴躍討論」: 為確保自由及踴躍討論,就得舉行閉門會議嗎?如果是與受害人訪談,為保障當事人私隱,當然必須閉門進行。但這個團隊卻是要 討論有 關表意自由的法條,卻認為自由及踴躍討論無法對外公開,這不是自相矛盾嗎?要關起門來討論,這些不能曝光的言論究竟是什麼?還是其中有什麼暗盤協議嗎? 在他第四篇作品中,他拿九一八事變來跟當前的情勢做比較,他指稱,日本媒體在當時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這不正好是讓我們仔細思考二戰所發生的事,並從中學習的時候嗎? 我希望媒體公司能夠瞭解,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正如九一八事件時,我們被強迫做出的決定。 媒體應當扮演監督權威的角色,而非將自身在網路市場上的利益擺中間,對那言論自由的箝制卻睜隻眼閉隻眼。 我希望他們可以盡其所能,那麼十年後我們才不需要懺悔道:「如果我們當初反對了那份臨時報告,通訊/廣播檢查系統就不會產生了…」我希望,我們可以自豪地面對我們的子子孫孫。 此外,身為網路使用者的我們,不應只發出社論一般的聲明,更應向電視、廣播業者和報社質疑,為甚麼他們不反對網路管制? 請將這則訊息散佈給更多人知道,距離提出公眾意見的最後期限,我們只剩下不到十天。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譯者:peggyyoshi 校對:Leonard

馬爾地夫:戀童癖者的秘密天堂

面對馬爾地夫國內兒童性侵犯案件如此頻繁,政府卻缺乏處理此項議題的實際行動,讓當地部落客感到非常憤怒。 近來新聞報導指出,四名強暴犯在法院獲得輕判,因為法官認定被害人遭強暴當時並未高聲尖叫,等於同意加害人侵犯,這幾個人更能自由前往其他島嶼繼續其惡行。另一起案件中,一名高中女孩指控數學老師在個別教學時對她性騷擾,然而校方卻刻意淡化處理此事,政府更允許該名外籍教師於調查開始前出 境。 還有一起事件裡,離島Goidhoo有數名女孩指控當地的伊瑪目(Imam,伊斯蘭教長),指稱他在教授可蘭經教義時猥褻她們,然後經過短暫調查後,該名伊瑪目卻又能重回原社區。 部落格「馬爾地夫衛生」在此有些討論: 一樣的事情又來了,他們從前姑息此事,所以一再重演,這次法官竟認為,這名12歲小女孩「同意」與天殺的強暴犯發生性關係,她沒有喊叫不等於同意,這真是他╳的荒謬,我很火大,12歲小女孩一定是嚇得無法出聲。 他認為馬爾地夫政府選擇沉默,以罔顧生命的方式處理孩童性侵害議題。 Jaa的部落格裡抨擊法官竟認為受害女孩同意犯行。 我瀏覽過馬爾地夫最近的新聞,其中最讓我憤怒者,莫過於4名持斧男子輪暴一名12歲女孩的官司判決。 部落格「馬爾地夫今日」有篇文章題為「戀童癖者天堂」,其中回顧當地兒童性侵害歷史,並認為政府向來未彰顯正義,總是縱容戀童癖者。 他也批評馬爾地夫獨裁總統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處理相關問題態度軟弱。 馬爾地夫身為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締約國,但國內兒童人權記錄奇差,總統加堯姆不僅公開支持加害人,他在任30年間,也未曾制定任何保護孩童免於性侵害的法律,造成國內戀童癖者犯案事件屢見不鮮。 今年所公布的調查結果,便突顯出兒童性侵害在馬爾地夫有多麼嚴重,根據報告指出,現年15歲至49歲的女性中,每三人便有一人曾遭受肢體或性侵害;每六人便有一人在15歲前曾遭性侵害,由於調查對象僅限女性,社工人員認為實際數字可能更高,若將兩性都列入統計,馬爾地夫可能會在南 亞或甚全球兒童性侵害比率居冠。 然而面對調查結果,馬爾地夫負責保護兒童人權的部長迪迪(Aishath Mohamed Didi)卻刻意淡化處理,而且迪迪在加入內閣之前,還曾任職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他向《小卡車新聞報》表示,從其他國家標準看來,馬爾地夫兒童性侵害數據便會下降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