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Law 法律 來自 十一月, 2007

30 十一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科索沃預言

A Fistful of Euros 預測科索沃未來的局勢:「科索沃將會獲得某種形式的獨立,而貝爾格勒和莫斯科會氣得跳腳,到時必然將是一團烏煙瘴氣…然後,就這樣。國界依然開放,太陽一樣從東邊出來。這種過渡狀態將造成某種『巴爾幹版的台灣』,擁有主權而不被外界承認。」 譯按:BBC中文網上,有篇頗為相似的評論。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28 十一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科索沃選舉,過去與未來

Balkan Baby 在科索沃議會選舉之後談到:「這議會選舉,是否會將此地區內所有成員,不止科索沃人、也將阿爾巴尼亞人、波士尼亞人、喬治亞人、土耳其人、埃及人和羅姆人包括在內,實現真正的代議政治?也許不會吧,由於俄羅斯那基於純粹害怕科索沃變成第二個車臣和韃靼斯坦、而非同為泛斯拉夫民族兄弟之情的杯葛,科索沃將只有一個選擇:憋氣、跳入水中,等著歐盟看不下去而丟出救生圈。」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21 十一月 2007

孟加拉:獨立之戰的爭論

1971年孟加拉爭取解放之際,大多數國民都支持脫離巴基斯坦獨立,但有一小撮人另有主張。「Jamaat-e-Islami」是巴基斯坦最老牌的宗教政黨,它的孟加拉支部當時便和巴國軍方合作,但最終仍無法阻止孟加拉獨立建國。當年Jamaat 除了提供巴國軍方獨立派人士的情報消息,還組織許多武裝行動,像 Razakar, Al badr, Al shams,以捕殺孟加拉的自由鬥士。許多孟加拉自由派知識分子因而被害喪命。Jamaat雖然一度被孟國政府禁止,但1978當時國內積極的政黨環境讓他們又重新成立,允許他們從政空間,最後還變成為聯盟伙伴。 最近Jamaat的領導人Ali Ahsan Muhammad Mujahid 的一席話卻惱怒了孟國人民,他說:「Jamaat當年並無反對獨立戰爭,所以根本沒有戰犯處置問題。」而另一位領導人Shah abdul Hannan也認為,孟加拉獨立戰爭只是內戰。部落格Drishtipat收錄了此事件一連串否認、回應、事實證據等種種反應,其留言區在部落圈內激起熱烈討論。 E-Bangladesh覺得Jamaat這麼說是想要竄改歷史,他評論道: 這根本和 Jamaat 在獨立戰爭中宣誓支持巴基斯坦、凌殺孟加拉人的事實不符。當年屠殺孟加拉人是史上最恐怖的種族滅絕行動之一。 Shadakalo 毫不掩飾其憤怒: 我要看到這些蛇鼠小人在有生之年,因其戰爭罪孽受到審判。 Tacit 質疑Jamaat此話的企圖: 他們的公開言論,正預示著Jamaat 想要重回孟國主流政壇的焦點。...

20 十一月 2007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從強暴案伸張正義

阿拉伯國家習慣將性侵害或強暴案件隱匿不報,甚至逃過了國內外媒體的窺探,不過最近有件消息登上國際媒體頭條,也讓相關討論重現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部落格圈。 這起事件的受害人是名15歲法國男孩Alexandre Robert,在杜拜遭到綁架與輪暴,更令人關心的是,三名嫌犯之中,其中一人在2003年便檢驗出HIV陽性反應。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社群部落格提供報導連結與節錄,報導內容引來讀者陣陣抨擊。 署名「杜拜罪犯」的讀者表示:「杜拜真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在該國司法體系跟上時代腳步之前,西方人還是別去比較好,這名可憐男孩不僅遭到暴行,連醫師行為也像個野蠻人,多數人都不知道,在那些停留在中世紀黑暗時代的穆斯林心中,異教徒和女性都是可以隨意糟蹋的對象。」 另一位掛名「匿名者」的讀者則認為,這起案件根本不會獲得正義: 如果有所謂的正義,最先遭處決者應是酗酒者與毒販,因為他們在街上與夜店惹出的麻煩更多,司法該先解決印度人/亞洲人,然後是東歐人/非洲人,之後再處理白人與本地人等其他垃圾。 本案就和其他事件一樣,最終都會不了了之,既然大家都知道不可能有結果,又何必費時寫這篇報導呢。 另一位未署名的讀者則要杜拜醒醒: 杜拜快醒醒!如果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希望事事奪冠,就該從最基本的教育、衛生、司法等做起,然後才花時間蓋全球最高大樓和最大購物商場。 不過來自巴林的部落客Ammaro認為,不該拿此案來醜化杜拜的名聲: 雖然此事確實駭人聽聞,但不該以偏概全,將此事當做對杜拜的刻板印象,因為當地文化仍相當溫和有禮,們對這件事非常憤怒,絕對該懲處罪犯,別忘了阿拉伯聯合國大公國在全球治安排名仍名列前茅。 SevenSummits亦持相同看法: 此事發生令人遺憾,但請別因三名性變態而誤會杜拜或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這裡仍是非常安全的地方,無論人們對當地人權有何批評,安 全依然是最重要的價值,當然這個國家並不完美,但肯定比許多地方更好,不過全民平等、透明與正義也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我個人認為至今沒有國家真正體現這 些價值。 我祈禱這名15歲男孩沒有罹患HIV,請為他一同祈禱,並讓司法行使其應有職責。 受害男孩的母親Veronique Robert也藉助網路力量,成立英文與法文網站關注本案。 她在網站簡介中寫道: 謹將本網站獻給世界上傷痕無人發現的孩子、無法對外發聲的孩子、苦痛無處可訴的孩子。 謹以本網站獻給世界上所有母親,也包括侵犯我兒兇手的母親。 獻給所有遭杜拜驅離出境的巴基斯坦、印度與菲律賓母親,她們帶著幼子,無論身心靈都受到傷害。 這個網站歡迎世界上所有一同奮戰的母親。 淚水無關身分或宗教,我們必須團結,等到眼淚流下時,我們才不會孤單,在全世界的注目下,我們攜手一同抹去眼淚。...

14 十一月 2007

阿布哈茲:追憶蘇呼米

cyxymu,將其部落格奉獻給「追憶蘇呼米,其戰火與傷痛」的部落客,花了整個九月下半整理蘇呼米(Sukhumi)之役的史料,這是在阿布哈茲(Abkhazia)與喬治亞(Georgia)的戰爭中,給予喬治亞軍隊決定性打擊的一役。他以自己獨特的理論寫了一篇鉅細靡遺的文章,探討這場衝突何以發生:他認為戰爭背後的動機在於,蘇聯希望令喬治亞加入獨立國家國協。 也有多位讀者提供他們在蘇呼米最後幾天的經歷,我翻譯了其中兩段,但最好的幾篇因為篇幅太長,只好割愛… 這場追憶在9月27日達到高潮,cyxymu提出了自己對這些史料的想法: 今天,距離我最後一次立足故土,已經是第十四年了;自從1993年9月27日離開家鄉後,我就不曾回去過。那是蘇呼米仍存在之時的最後一天。如阿布哈茲人 所言,「他們射殺了那城市的靈魂。」如果要尋找我們喬治亞人與其他阿布哈茲朋友之間的共通點,那就是,這天在我們之間劃出了一道永遠無法跨越的裂痕。對喬 治亞人來說,那天是場夢靨,數以千計的百姓被闖入的阿布哈茲軍隊殺害;成千上萬的喬治亞人攜家帶眷要逃離這場噩夢,卻造成無數骨肉分離的悲劇。但對阿布哈 茲一方來說,這卻是佔領蘇呼米的勝利之日。我們之間永遠不會有公約數。 我並不絕望,我相信我們將重回蘇呼米,而阿布哈茲人和喬治亞人也能夠和平共處;但前提是,必須揪出雙手沾滿人民鮮血的戰犯加以嚴懲。 筆者在此似乎該將譯文中的主觀情緒稍做沈澱,這場衝突之所以會升級到「戰爭罪」的規模,我相信交戰的雙方都有責任(或可參見人權觀察報告)。我認為這麼做的價值在於,這已是過往之事,當事人的心態變得太根深蒂固,導致難以被法庭或衝突後的判決所影響;另一方面,或許能以不那麼嚴厲、「真實而一致」的無害方式,重建彼此那座在1993年燒毀的橋樑。這是我所能想到最好的方法了。 cyxymu 也在九月底寫了關於一支阿布哈茲的特別部隊,在與喬治亞軍的前哨戰之後掠奪百姓,以及他們是如何被一名在加入阿布哈茲軍之前,服務於俄羅斯維和部隊的軍官所領導。其文的標題為「вот такие у нас миротWARцы」,是一句無法翻譯的雙關語,意指「那是我們的維和部隊」,但俄語的「維和部隊」又與句中的「戰爭」的發音相似。而幾天之前,他寫了一場在南奧塞梯(South Ossetia)使緊張情勢升高的交火。 10月1日,cyxymu 以一系列圖片紀念Gagra之役的第15週年,這是一場喬治亞-阿布哈茲爭戰中較早的衝突。他在文中介紹這些圖片: 這些圖片攝於發生在蘇呼米的最後一場衝突裡,在在顯示了,戰爭不是讓你逞英雄、出鋒頭的事情,它只會帶來血流成河;被戰爭殺死的不只是將士,那些手無寸鐵的百姓也受到波及。他們只是居住在城裡而已。 我希望透過這些照片,能夠讓悲劇不再重演。 不久之前,cyxymu 寫了他對蘇呼米的計程車的回憶。(此文以一略帶悽涼的註解做結--「在1992年8月14~15日之間,蘇呼米計程車停車場變得空空如也,因為大部分的車子都被阿布哈茲偷走了,而剩下的則被喬治亞軍隊取走。」)他也簡略地提到那位引發群情激憤的前喬治亞國防部長Irakli Okruashvili--cyxymu 猜想,大家已經買好爆米花準備看這場『好戲』了。 不少見多識廣(有時可說是十分激情)的讀者留下了各式各樣不同觀點的迴響,有些人甚至是這場戰爭的目擊者,對其所知甚深。

7 十一月 2007

巴基斯坦:進入緊急狀態

今天巴基斯坦總統穆夏拉夫(Musharaff)宣布國家的緊急狀態,部落客們忙著試圖掌握最新的政治發展。據報導前往杜拜探視親人的布托(Benazir Bhutto)已啟程返回巴基斯坦。總統穆夏拉夫預期會在今日稍晚對人民發表說明。(這篇文章發布的時間是11月3號星期六晚間11點44分) 有見地的國際事務評論Informed Comment, Global Affairs 的 Manan Ahmed寫道: 這個舉動一點也不令人驚訝,考慮到巴基斯坦目前所捲入的混亂,從政治上:最高法院審議著「大選」的命運;到軍事上:部族/軍事衝突擴散到斯瓦特(Swat )和白夏瓦(Peshawar);以及意識型態上:俾路支省(Baluchistan)的分離主義;還有國際上:美國國務卿萊斯(Condoleezza Rice)已決定她要的民主。 根據臨時憲法命令宣布國家緊急狀態,採取這樣的舉動是因為近來的恐怖攻擊、以及司法部釋放可疑恐怖份子、司法部疏失的缺漏以及國家軍隊及警察士氣低落。全文請參考這裡。 自由巴基斯坦部落格(Free Pakistan blogspot)上有段影像是關於該國最近的情勢,這裡的連結是關於軍隊入侵最高法院。 Metroblogging Karachi說明在巴斯斯坦,如何及何種時機宣告國家緊急狀態。 在binary-zero立即地報導全國的私人電視台報導遭到停止播送後,其中一些猜測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的傳言,如今已獲得證實。 甚至是國家媒體,包括巴基斯坦電視網(PTV)確認此項消息,宣布穆夏拉夫將軍將在今晚對人民做出說明。 媒體和司法院已成為緊急命令的首要目標,幾乎所有主要的私人電視頻道仍遭到禁播,根據一家電視頻道的報導,軍隊己進入最高法院大樓。 原文作者:Kamla Bhatt 校對:FoolFitz

6 十一月 2007

(短訊)中國:Yahoo!對師濤案的道歉

Andrew Lih針對Yahoo!對師濤案的道歉做了一些追蹤。 譯按:金融時報報導,Yahoo! 對於並未在2006年國會舉辦的聽證會中提供所有資訊,提出道歉,報導分析,這個道歉顯示Yahoo!的策略正轉向安撫,然而未來Yahoo!在人權保護 上仍相當脆弱,因為Yahoo!在中國的合作企業阿里巴巴,其創辦人馬雲毫不掩飾他與北京當局緊密合作的意願,包括願意協助北京當局調查其使用者。 背景:2004年時,Yahoo!配合中國政府調查,將多名異議份子資料提供給中國政府,而其中一名人權份子師濤更在Yahoo!提供資 料後遭逮捕,資料包括師濤的Email帳號、信件內容與IP位址,隨後師濤遭判刑10年,引發軒然大波,美國國會曾為此舉辦多次聽證會,儘管Yahoo!宣稱,當Yahoo!提供資料時,並不知道中國政府的用意何在,後來人權組織對話基金會披露北京公安局的一份文件,指出北京公安局曾致文Yahoo!中 國,告知師濤涉嫌提供國家機密給國外機構,證明了Yahoo!對美國國會提供不實資訊,對此Yahoo!執行長楊致遠必須在11月6日出席聽證會。 原文作者:Oiwan Lam

(短訊)捷克:「外國人味」

聞起來有「外國人味」--或許這間捷克公司是這麼想的。據每日捷克報導,這間位於的帕爾杜比採(Pardubice)的Foxconn科技公司,日前簽署了一份抗議旗下來自烏克蘭、保加利亞或白俄羅斯等東歐國家員工的請願書,他們認為這些外國人的生活及衛生習慣非常糟糕。該公司目前有6千500名員工,有超過2千名是外國人。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3 十一月 2007

日本:在富庶國土上餓死

最近有則關於一個人因無法獲得福利支助而餓死的新聞,多虧他在日記中紀錄下生命最後幾天而讓這則新聞受到注目,也激起許多日本部落客反省國內福利政策的廣義內涵。 部落客SkyTeam連結餓死事件與執政黨自民黨的政策: 這位病人生前有肝病與糖尿病。這就像拒絕給病人一張床一樣,是自民黨「美麗日本」政策與因而「抵抗勢力互鬥」的結果。 大部分人的想法都不覺得這跟福利計畫有關係,但是我聽說這個地區對提供公共支助的核可流程是非常嚴苛的。大眾媒體應該涵蓋這議題,但是…報紙中沒有任何有關的消息。 當然會有接受福利的人過著很自我的生活…但是拿走人們最終可獲得的賴以維生的東西,我想就太超過了。 同時,部落客Sen討論北九州政府對福利支助政策特別嚴苛: 福利系統難道不是最終憑藉的安全網嗎?在北九州市,被半強迫退出福利計畫的人根本沒有受到照顧,只有死了才會被發現。 對於日本國民與市民,福利是任何人都合格得以申請的。但是在北九州市,所謂的「北九州風格」是指試圖以配額來減少申請福利支助的數量,這讓我震驚。 部落客Masami分析一篇有關九週當地福利政策的報告,對幾段關鍵段落作摘要與評論: 很明顯地,最近每年市議會中關於福利行政的預算,會計相關的決策是來自且經過常任委員會討論。「福利支助之理想措施」已經由代表市民的議會通過。換言之,本政策是由市民支持的。 Masami觀察到: 如果你有看報告末尾所附的調查(第47頁之後),所謂「由市民支持」是很容易想像的。閱讀時,我感受到市民對於不誠實地接受福利支助的憤怒。 最後,部落客lastchristmas展望未來,詢問當前政策會將日本帶往何處: 但是,此後還會發生什麼? 我有種感覺,這類事件會越來越常發生。 每個人都會生病與失業,所以若沒有生活保障或親戚,那麼這種事就會發生。 顯然有人即使有錢也要接受福利支助,但是即便如此,他們也不該切斷真正需要保障者的福利收入。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對: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