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History 歷史 來自 八月, 2007

29 八月 2007

蘇丹會永遠是非洲最大的國家嗎?

隨著蘇丹部落圈持續地成長,我們觀察到愈來愈多的活動、並且聽到更多不同的聲音。請允許我帶領你進入最近的對話。 Ayman Elkhidir,一位住在杜拜的蘇丹部落客,正在蘇丹度過他的假期。他寫了一篇文章 表達他對於此地人們開車習慣的鄙視: 在蘇丹的人們開車就像他們百年前騎著駱駝和驢子一樣。完全沒有什麼交通規則。十字路口的優先順序由人們的膽識所決定。就算有看到紅綠燈,也是設計不良,如果你照著號誌行進,那麼你一定會撞車。說得更清楚一點,想像兩個對向的燈號,一個是給直行的,一個是給左轉的,兩個同時都是綠燈。所以如果你要左轉或是迴轉,你就要留意對向來的車子。因為對他們而言,也是綠燈可以通行的。 一位新的蘇丹部落客,叫作 SudanEase,談到最近蘇丹所發生的洪災: 今年蘇丹的八月雨季對於蘇丹人民和政府而言,是一場災難。政府在一些不顯著的議題上耗盡了他們的資源,例如新貨幣的設置(譯註:蘇丹政府自今年七月一日之後改用 SDG 作為唯一的官方貨幣,之前是使用SDP,詳情可見這裡的相關說明)。由於只有少少的資源,並且孤獨地面臨著此一困境,這個國家沒辦法抵抗大自然的力量。無助、且遭受到嚴重批評的政府只能被迫視而不見。直至目前為止,有67,731棟房子毀於大雨,其中31,540棟損壞無法修復。 Kizzie 對於分割蘇丹有個隨想: 大概四年之後,蘇丹將不會是非洲最大的國家。 Daana 覺得這讓人感到哀傷: 我剛剛讀到 Kizzie 的隨想,讓我感到哀傷。那真的是我們朝向的未來嗎? 真的完全沒有希望嗎? 連一點點也沒有嗎? 我想我們從未給這個國家一個生存的機會。從大不列顛殖民地的分割為二政策施行開始,從彼此合作轉為互相對抗。為什麼沒有任何人想要給這個國家一個機會? 在慶祝他的部落格一週年慶之後,Black Kush 告訴我們一個消息,關於Sami El-Hajj...

18 八月 2007

日本:為網路管制發起辯論,卻無人跟進

雖然說沒人在看,日本總務省下轄的研究團體草擬了一份暫時性報告,制定出日本網路使用的規範條例,根據某位部落客所述,這份規定將會擴及到個人網站和部落格。在這份報告中,一橋大學榮譽教授堀部雅夫帶領「傳播與廣播法律制度研究團隊」,討論將網路納入現有廣播法[Ja]管轄範圍的可能性。這份報告中,也建議為這個議題尋求公眾意見[Ja],總務省為此建立了一個網頁[Ja],民眾可以在6月20日到7月20日之間,到上面留言給些意見。 儘管這個草案十分重要,媒體和多數部落客卻都沒意識到這件事的存在。曾任記者、現為律師的部落客Tokyodo-2005向 來關心媒體議題,提供這項議題的細節,他也已經寫了七篇關於此議題的作品。在這些文章中,他警告這條法規不僅適用在一般網站上,甚至是部落格或是個人首 頁。他引述報告內文指出,報告建議如發現網頁內容中有違法的活動,將不受日本憲法中的表意自由保護。因此,該報告聲稱草案不會引發任何憲政爭議。 在此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中[Ja],他寫道: 看看日本戰前的法西斯運動,可以明顯發現政府進行訊息管制的危險。 他在第三篇文章[Ja]中指出一項「驚人事實」,亦即12場會議內竟有三場為閉門會議,以確保「自由及踴躍討論」: 為確保自由及踴躍討論,就得舉行閉門會議嗎?如果是與受害人訪談,為保障當事人私隱,當然必須閉門進行。但這個團隊卻是要 討論有 關表意自由的法條,卻認為自由及踴躍討論無法對外公開,這不是自相矛盾嗎?要關起門來討論,這些不能曝光的言論究竟是什麼?還是其中有什麼暗盤協議嗎? 在他第四篇作品中,他拿九一八事變來跟當前的情勢做比較,他指稱,日本媒體在當時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這不正好是讓我們仔細思考二戰所發生的事,並從中學習的時候嗎? 我希望媒體公司能夠瞭解,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正如九一八事件時,我們被強迫做出的決定。 媒體應當扮演監督權威的角色,而非將自身在網路市場上的利益擺中間,對那言論自由的箝制卻睜隻眼閉隻眼。 我希望他們可以盡其所能,那麼十年後我們才不需要懺悔道:「如果我們當初反對了那份臨時報告,通訊/廣播檢查系統就不會產生了…」我希望,我們可以自豪地面對我們的子子孫孫。 此外,身為網路使用者的我們,不應只發出社論一般的聲明,更應向電視、廣播業者和報社質疑,為甚麼他們不反對網路管制? 請將這則訊息散佈給更多人知道,距離提出公眾意見的最後期限,我們只剩下不到十天。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譯者:peggyyoshi 校對:Leonard

12 八月 2007

加勒比海:解放日

八月一日是加勒比海地區的解放日(Emancipation Day),173年前的這一天,加勒比海地區終於脫離了奴隸制度,當地部落客對此發表了許多意見。 牙買加部落客Geoffrey Philp引述知名雷鬼樂手Bob Marley最知名的歌詞: 「讓我們擺脫奴隸的心理桎梏,唯有我們能解放自我心靈。」~以上歌詞來自Bob Marley的救贖曲,靈感則取自於Marcus Mosiah Garvey的演說。 聖文森的Abeni表示,「至少我們不再為了避免麻煩,不再為了怕中斷週間工作,而把這個紀念日移至八月第一個星期一,我們已回歸紀念原有的日期」,但她仍憂慮: 有時我覺得,其實我們可以直接取消這個節日,因為大家並沒有意識到這一天有多麼重要,在多數人眼中,這只是一個假日,不會個會特別認真反思或感恩的日子,但當人們距離可怕的奴隸制如此遙遠,也不再回顧歷史,如此反應也就再自然不過了。 巴貝多的部落客Cheese on Bread也同意: 我們該在此時鑑往知來,反省國家的過去,展望國家的未來,我覺得未來還有許多待解放之處。 來自千里達與托巴哥的部落客Thebookmann鼓勵人們前往國家博物館,參觀廢除奴隸制特展,Elspeth Duncan則在部落格Now is Wow表示: 我以前不知道,原來千里達與托巴哥是全球第一個設立奴隸制廢止紀念日的國家,不過奴隸制今日依然存在,在解放日這天,我會想想,在個人生命中,該放手讓什麼自由遠走。 Antilles則關注文學,指出8月1日恰好也是「西印度群島大學發行《加勒比海書評》16週年」,TriniGourmet.com則拿出解放日紀念餐菜單,讓人看了垂涎三尺。 Abeni的結論或許說得最好: 我想重點在於,我們在這天能做什麼有意義的事,集會或展覽當然都好,但不應僅止於此,我們得要讓孩童明瞭8月1日為何紀念,貝里斯的Garifuna民眾會至聖文森朝聖,或許也能以同樣方式與西非國家有所聯結,許多人不願提起奴隸制,但奴隸制確實曾經存在,而我們倖存,正因如此, 讓我們有歡慶的理由。 原文作者:Janine...

8 八月 2007

伊朗:伊朗社會中心的一瞥

Christian Alexander是一位美國的部落客,他以伊朗部落格為題,撰寫了他的學士論文。在這篇專訪中,他和我們分享了對伊朗部落格的意見。他同時也是Sounds Iranian部落格的撰稿人,在這個部落格中,一些研究者交流他們對伊朗部落格研究的想法。 問:請簡介你自己並告訴我們關於你對部落格的興趣以及你對伊朗部落格感興趣的地方? 我對部落格的興趣是有點意外。我一直對科技很感興趣,特別是網路。網路定義了我們這個時代的科技,它是一個革命性的發明,對人類文明有驚人的影響。 在大學時,我決定將畢業論文結合自身對科技的興趣、以及科技對社會之影響,主要的研究範圍為殖民以及後殖民的非西方歷史。我的指導老師,是一位對19世紀伊朗和中東歷史的專家,他建議我深入調查近來很活躍的伊朗部落格。 我花了一年的時間在研究伊朗的部落格以及其相關文獻。在這個過程中建立起我對伊朗社會和文化的興趣。我上了波斯語課程,也開始以自已的網摘部落格追蹤連結伊朗部落格圈。 從我繳交論文後的一年多,我繼續的透過新聞、部落格,以及在我研究期間累積的其它來源,追蹤伊朗的消息。我積極地期待將我的部落格研究擴大至包括其它國家和區域,以分享伊朗研究的議題(像是接近性、進步性等等),我維持著對伊朗部落格圈的熱忱。 從計程車文化到核子危機 問:你認為伊朗部落格可以提供我們不能在大眾媒體找到的伊朗印象嗎?能舉個例子嗎? 我肯定地認為,特別在伊朗,部落格提供了一個平易近人的另類觀點,而通常和在美國的傳統媒體所提供給我們的,有相當大的歧異。對我而言,這是伊朗部落格斯坦(Weblogestan)做出最重要的貢獻。 註:Weblogestan為一網路俚語,表示波斯語部落圈「國度」。以上解釋引自這裡。 在我的研究中,最有趣及令人興奮的發現之一是伊朗部落格圈的觀點。這觀點奇妙的混合他們世界的親密和陌生,提供了一個比傳統媒體更為複雜、微妙且有同理心的伊朗圖像。 事實是,我接觸到的這群人給我重要的活力感(empowerment)。從伊朗的「計程車言談」的觀點( View From Iran’s “Taxi Talk”)學習計程車文化的複雜或是從Mr. Behi學習到關於日常街頭生活,都給了我對伊朗社會中心的一瞥,那是傳統媒體所遺漏的故事。每天關於伊朗-美美的核子危機的報導以及伊朗人在伊拉克的牽連(伊朗和伊拉克二國毗鄰,從1980年代的兩伊戰爭,到近來的兩伊合作)建立了對伊朗的錯誤印象,而部落格的作用是要解構(deconstruct)這些印象。  但伊朗的部落格圈反映的是少部份的人口。如同在其它的「發展中」(developing)國家的內部,可否近用網路之間的數位落差(digital divide),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形構著伊朗的網際社會(cyber-society)的觀點和意見氛圍。 在2005伊朗總統大選前的幾週幾個月看伊朗的英文部落格,很難預測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中文/英文)會勝出。明顯地,這些部落客的觀點實質上和大部份的伊朗人是不一致的。這個被部落格所引出的驚訝/震撼/否定,說明了特別的群體在廣大的伊朗人口裡是如何的特別。 科技和現代化的意識型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