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思維 來自 十月, 2007

24 十月 2007

日本:對伊朗綁架事件的反應

上週有消息指出,一名日本男性在伊朗遭挾持,之後報導發現這名人質為一大學生,當時正在伊朗南部自助旅行,讓人回想起之前日本民眾數度在伊拉克遭綁架。這些事件引發諸多爭議,社會批評這些人沒有對自己負責,也抨擊他們浪費納稅人的錢,政府也向這些人質索討獲釋後搭機返國的費用。 此次也有許多部落客嚴詞炮轟這個年輕人的行為「不負責任」,認為一切都是他活該,aomanaei也覺得: 一名日本大學生在伊朗遭到綁架,為什麼他要去這麼危險的地方?人們實在很難理解,他行前肯定知道當地很危險,為什麼還要去?因為 很酷嗎?因為現在不去,以後就沒機會了嗎?他以為他是記者嗎?我覺得旅行很棒,但你不需要去個早知危險的地方,這種沒用頭腦的行為讓政府得採取行動,我希 望他牢牢記住,還有家人在為他擔心。 另一名部落客也有類似看法: 別人都勸他別去,為什麼他執意要去?因為他,首相必須召開記者會,並與伊朗政府協商,造成許多麻煩,我真搞不懂他在想什麼,如果可能,我們根本不想浪費稅金和時間在這種沒必要的事情。 masaru-iwai對這些批評的回應是: 縱然媒體說伊朗很危險,或是外務省發出撤離警告或建議,如果人們想去,他們還是會去,人們前去伊朗的動機各異,但我認為基本上都 是「想看看現實情況如何」,有什麼理由能阻擋這種欲望呢?因為對日本人造成麻煩嗎?因為浪費稅金嗎?這到底對日本人造成什麼麻煩?難道就沒有其他浪費稅金 的情況嗎?人們對其他浪費公帑的事有同樣憤怒嗎?我不太明白。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對:julys

22 十月 2007

埃及:我對部落格寫作的不同感想

你一直在部落格上談論你的生活以及個人細節。然後才發現原來你所有的親朋好友都在讀你的部落格。現在你發現你的私生活曝露在大家面前,你覺得你還會像從前想的一樣自由嗎? 埃及部落客Mohamed El Tohamy (又稱2-Hamy)在本篇討論這個議題,並寫下他對部落格寫作的新感想: 在寫部落格一陣子之後,我發覺要成為一個成功部落格最簡單的方式是寫作有關政治的主題。對部落格不熟悉的人一想到部落格就會聯想到政治。 但我還是偏好寫作我個人的生活和朋友。不過一直到我的部落格越來越熱門後,我才發現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讀我的部落格。這也讓我不能再像從前那樣地寫作。我 開始感到不自在,而希望我是個沒人注意的無名小卒。我開始覺得我說過的每件事都會被用來評斷或對付我。我更有個奇怪的感覺,覺得身邊可能出現我不認識但是 卻一直讀著我文章的人。不知道你能不能想像這種感覺:有個人知道你的每件事,但你對他/她卻一無所知。我無法克制地想繼續寫作部落格;但我卻再也無法像從 前那樣自由自在地寫作。 原文作者:Tarek Amr 校對:julys

17 十月 2007

日本:職業選手失言風波

人為什麼要運動?是為了個人喜好?消磨時間?還是把運動作為職業?21歲的日本職業高爾夫球選手上田桃子先前接受電視專訪時,回答上述問題,因而引發她的部落格留言區上的激烈辯論。在TBS電視台播出的訪問中,上田表示她無法理解為何年輕人從事排球或籃球等運動,因為在她眼中,這些運動「沒有未來」。 訪問部分內容如下: 上田:「嗯,我不知道,也許是我比較貪心,但我看到同學選擇打排球或籃球時,實在覺得很奇怪,我搞不懂他們為什麼從事那些沒有未來的運動。」 主持人:「沒有未來的運動?」 上田:「因為這些運動沒有職業聯盟啊,讓我忍不住懷疑,他們這麼努力是為了什麼?我只想從事能終生參與的運動,讓運動能成為我的工作,否則老實說我根本不想做。當我開始打高爾夫球後,我就告訴自己,我一定能從中賺到錢,如果我要做這行,我就要成為世界級職業選手。」 大批留言湧進她的部落格,批評她滿腦子只想到錢,之後上田有所回應[jp]: 我自己看了節目內容也很驚訝,我在當中也曾說過:「會打排球或籃球的人很厲害」,…只是我有不同的經驗。 我在小學三年級時決定成為高爾夫球選手,從四年級便開始接觸高爾夫球,先前我也對各種活動感興趣,包括足球、游泳、書法、鋼琴等等,我也在學校打排球和籃球。 我有朋友當時加入了排球隊和籃球隊,但當時我並不知道這兩項運動有職業聯盟,所以我不了解他們為什麼要選擇這兩項運動。 但有些人對這種解釋並不滿意,Wakkun表示[jp]: 上田桃子說:「這些是沒有未來的運動」,這不是失言,根本是她心中想法,她讓她真實的念頭脫口而出,當人獲得名利成功之後,很容易就會出現這種自以為是的大頭症。 其他部落客則較同情上田,一名部落客認為[jp]: 很多部落格都批評她說出「我搞不懂他們為什麼從事那些沒有未來的運動」的話,但我個人覺得這項發言相當客觀,我覺得她有專業精神很好。 最後,部落客Horikawa的看法[jp]則是: 上田的部落格裡正反意見紛陳,批評者認為:「妳只想到錢!其他人從事運動可不是為了錢!他們是因為喜愛運動,才成為職業運動員,好好跟他們學學!」,這種看法很普遍,但我認為這不太正確… 因為到最後,外界仍是用金錢來衡量職業選手,有些人覺得用錢做出發點有什麼不對?當然這並不是上田本人的意見。 有些人認為不該和錢扯上關係,但假如問一般的薪水階級,如果他很熱愛這份工作,願不願意把月薪壓至十萬日圓?這是我們討論的焦點嗎?我們似乎就是這麼看待問題。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對:swpave

5 十月 2007

語言之死:進化、天擇抑或文化滅種?

在這個地球有194個國家,但是人類所使用的語言卻有7,000至8,000種,和國家數相距甚大。 語言的多樣性正在快速地消失,根據估計,每兩週就有一種語言死亡。 數百年前,強大的歐洲國家統治整個洲的方法,是將獨立的或是鬆散的人民,以殖民語言組織為一個民族國家,近代的帝國也跟隨著這樣的腳步。 如今全球化的媒體和科技正加速了語言的同質性。但是這真會引起恐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