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月, 2007

報導 關於 Technology 科技 來自 三月, 2007

(短訊)拉丁美洲:造福孩童的電腦計畫

尼泊爾:對網路斷線的怒吼

校對:Justin 尼泊爾網路服務商協會最近決定,要在上下午各斷線一小時,對當地部落客顯然不是好消息,這些企業家以這項行動表達抗議,譴責毛派份子毆打旅館老闆事件,部落客一方面抨擊毛派份子,另一方面也因網路斷線而怒,雖然後來服務商在白天恢復連線,尼泊爾部落客還是有許多意見不得不發表。 My Sansar得知斷線原因後寫道: 今日下午四點起網路便已斷線,尼泊爾網路服務商協會表示,一小時斷線行動是企業家團結抗議的表現,這是國內首度由服務商主動斷線事件。 United We Blog!以尖銳文字批評斷線是愚蠢決定,要求業者應補償消費者,並應承諾未來絕不重演。 到底是誰認為斷線是「必要行動」?我們不需要另一位賈南德拉(Gyanendra Shah)來剝奪人民的網路權力,(賈南德拉為毛派領袖,去年二月發動政變接管政府時,曾斷絕尼泊爾全國網路一個星期),我們拒絕再因任何藉口讓資訊與通訊癱瘓,絕不。 Mero Guff提到,他因為斷線而無法進行重要工作,後來得知斷線是服務商人為造成,他簡直無法置信: 身為用戶,我都定期付費,為什麼他們的行動要把用戶拖下水?…這種抗爭行動真是可恥。 The Radiant Star同樣抗議網路斷線,強調任何一方都未從斷線中獲益: 難道他們這樣不算侵害消費者權力嗎?簽約時就已說過,除非出現人為無法抗拒因素,服務商都應提供24小時網路連線… 我們一起來譴責此次事件! 直到服務商決定結束抗議之前,每日兩小時斷線還是會無限期繼續下去。

(短訊)烏干達:最佳部落格公布!

伊朗:女權團體/總統赴聯合國報告

校對: Leonard 本月4日,女權人士在德黑蘭參與和平示威活動被捕,32名遭逮捕者中,Shadi Sadr(感謝Kosoof提供圖片)和Mahboobeh Abassgholizadeh迄今仍在牢中,其餘人士已予以飭回。 律師出身的Sadr成立了Rahi非政府組織,協助女性解決法律糾紛,根據Women's Field網站指出,相關單位已在3月15日(週四)查封該組織,此外,該網站並指出,Abassgholizadeh經營的另一個非政府組織(協助民間激進人士之機構)也在當日遭當局查封。 獄中其中一名女性透露審訊人員與她的對話。 審訊人員與囚犯 Mahbobeh Hossein Zadeh在部落格Parndeh Kharzar [Fa]上,發表她在牢裡的情形及審訊人員和她之間的對話。 審訊人員:若能重獲自由,妳想寫哪些主題? 部落客:威嚇、審訊、精神折磨、羞辱、審訊人員不當對待以及監牢的惡劣環境。 審訊人員:妳我曾談及當局是如何蒐集妳的日常生活情報,當時妳目瞪口呆,你也會寫下這段嗎? 部落客:監聽電話沒什麼大不了的。 審訊人員:還好今天不是由情治單位人員來審問妳,妳應該感謝老天。 為獄中的母親落淚 Omid Memarian的身分是記者,她將一名入獄婦女的女兒與她之間的談話記錄在部落格上。她說Mahboubeh Abbasgholizadeh的女兒(Maryam Ommi)似乎很害怕,也很擔心母親被捕後,即將遭受一連串的審訊及後續行動。Omid的完整訪談內容收錄在Roozonline,Omid問: 『他們是否審問其他人有關妳母親的事情?」Ommi回答:「是,審訊人員試圖將另外兩名女囚犯與其他人隔離,他們要其他人不要再跟隨那兩名囚犯,並經常質問其他囚犯:妳跟那兩名囚犯有什麼關係?你替她們倆做什麼事?為何要去她們的辦公室?」他們還試圖使用心理戰術,告訴其他人那兩名囚犯已招供,但他們是好人。』...

(短訊)布吉納法索:無木式建築

揀選阿拉伯的部落格

校稿:Portnoy / Leonard 以阿拉伯文書寫的部落格文章每日數以千計,每星期兩次從中挑選少部分譯至全球之聲,各位可知道有多麼困難嗎? 摩洛哥部落格作者Mohammed Saeed Hjiouij也有相同困擾。從云云阿拉伯部落格中分辨出較優質的部落格教他茫然若失。 「兩年前我剛開始寫部落格的時候,以阿拉伯文撰寫的部落格很有限。質量高的部落格顯而易見,你很容易就能找到優秀的部落格,並且只要很少時間就能讀完。可現在,以阿拉伯文撰寫的部落格數字躍升了,已不可能全部一篇篇看過。此外,要分辨何者為好文章、何者為孩童自娛、猶如肥皂泡沫一般的文字,更是極其困難。」他說道。 然而Hjiouij與我不同,他有一個極具創意的想法,希望敲破這鬱悶的部落格藍調。 「為了找出傑出優秀的阿拉伯部落格放入『我的最愛』〔書籤〕,我生出這個想法。這想法很簡單,不會花部落客太多時間,卻保證能讓人們注意到出色的部落格,在阿拉伯部落格圈中起關鍵作用。這想法就是,獻出3月25日至3月31日一個星期只談論阿拉伯文部落格。每個作者可以按自己的準則選出七個不同的部落格,並在自己的部落格中每天討論一個,他可以談談自己如何發現這個部落格、當中哪些文章讓他有所得益、介紹其中對他產生過影響的文章、跟那部落格的作者做訪問、評價其中文章的質量等等。每個作者都有權以他喜歡的方式去談論他挑選的部落格。」他解釋道。 Hjiouij又建議用technorati來追蹤所有文章,以確保可以編製出一份最佳阿拉伯語部落格的清單。 好吧,我猜我等到3月31日就知道結果了。

言論檢查的三月-法國、土耳其和中國對言論自由進行限制

原文: March of the censors: France, Turkey and China clamp down on freedom of speech 作者:Sami Ben Gharbia 譯者:abstract 校對: Portnoy 二週前,法國的部落格,同時也是歐洲主要的公民媒體部落格之一的AgoraVox警告且反對它所稱之為逐漸貝盧斯科尼化(Berlusconisation)的法國媒體,這樣的威脅來自法國內政部長兼保守黨揆薩科奇(中文/英文)對言論自由的提案(西爾維奧·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義大利前總理,透過媒體的併購及經營成功,向其集團觸角伸至金融及足球隊,後來轉往政界發展,於2001-2006任義大利總理) 昨天,法國憲法法院通過了薩科奇法案(防止犯罪的法律),該法案是將記者以為的人士拍攝及散布暴力的行為視為違法。在國會的辯論中,政府代表認為此法的用意在打擊「巴巴樂」(happy slapping)的行為,根據維基百科的定義,是一種流行的歪風,藉由攻擊無辜的被害人,並將攻擊的過程以手機拍下,於網路上流傳之行為...

柬埔寨:部落格推廣活動

校對: Leonard 一項名為「個人資訊科技活動營」的部落格訓練計畫,自去年醞釀至今,已成功將IT基礎技術推廣至10所大學,人數超過2千人。 經數月籌備,活動營終於登場,首場在8月21日於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IU)舉行,共計有50人報名參加,第二場在Pannasastra University of Cambodia (PUC),參加人數逾400人。 部落格倡議人士Mean Lux創造了Clog及Clogger兩個新字,意思分別為柬埔寨部落格及柬埔寨部落客,去年八月,他策劃了一場個人資訊科技活動營,課程包含:使用電子郵件和上網,另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項:製作及維護部落格。迄今全國約有2千多名大學生參加。 金邊(Phnom Penh)是柬埔寨最大、最活躍的城市,許多市民皆諳英語且擁有電腦,網咖也提供上網服務。活動營的籌劃人及贊助商表示,他們自信能吸引高學歷人士參與。網路供應商CityLink負責活動營所需之技術協助,除了供應教材費用,每一場練習課程均可上網。 部落格推廣人Mean Lux及另外四位同事 (Kalyan, Virak, Chantra 及 younger Kalyan)所籌辦的活動營廣受各大學認同及好評,校方同意提供可容納百人的會議廳及供上網用的桌上型電腦。在暹粒市(Siem Reap)Build Bright大學舉辦的活動營共吸引200名學生前往參加。 Clogger這個字創於2004年,意為「柬埔寨部落客」,如今此字已廣為國內2370名大學生所知。部落格在國內蔚為風潮之前,一名柬埔寨部落客已在某些省份著手一連串訓練,將個人出版工具的使用方法介紹給有心鑽研IT者,教導他們發表意見及想法。...

烏干達: 最佳部落格之特別報導

原文鏈接:Uganda: Special Report on Best of Blogs 作者:Joshua Goldstein 翻譯:Joyce 校稿:PipperL 上週烏干達的部落客們為舉行第二屆烏干達部落客快樂時光活動拜訪一家位於坎帕拉的馬提歐酒吧,除了為會會朋友及討論面對來自國家的主要挑戰外,這群人並提名了第一屆烏干達最佳部落格獎名單;某種程度上來說,2006年是烏干達部落圈覺醒的一年,在寫作品質及陳述公共議題上有巨大的增長。Jackfruity所發想的最佳部落格獎是個表揚那些既促進公益且獨特的部落格及其內容的好方法。 給那些未曾貼近烏干達部落圈的全球之聲讀者,接下來你會看到八位烏干達年度部落格提名者的簡介,你可把這當作是類似那些在大型頒獎典禮上順暢的蒙太奇影片。這則快速的評論企圖展現烏干達部落圈在書寫形式、主題與個人特質上難以置信的多樣性。 部落格Building the Nation自2005年六月就開始叛逆地書寫部落格,他寫關於他的惡夢、在烏干達的公車旅行以及他的祖母如何能聽他調咖啡的聲音區分是否有加牛奶(譯註:原文有誤,可見作者部落格),他是我所謂麥克羅羅學院那掛的,那是一群就學於麥克羅羅大學的在校生及畢業生,他們經常書寫關於在烏干達的每日冒險。 最近更名為‘Once Upon Ish,’的部落格Dear Mr. McCourt,作者是在印度新德里念書的烏干達學生Inktus,她以書信體的方式書寫對於生活的省思給她最愛的作家-法蘭克.麥考特-安琪拉的灰燼的作者,Inktus也寫當她參加印度古魯步行與在印度的墨西哥人間的對話,她召集陌生人並提議向他們購買咖啡。 Between a Rock and...

突尼西亞:寫政治部落格不被政府盯上的方法

校對: Justin 「突尼西亞網路局」為一政府單位,專責監督網路世界言論,若網站或部落格出現批評政府或官員的論述,就會動手封鎖或關閉,讓其他人不得其門而入,不過突尼西亞部落客還是能找到其他方式,繼續談論政治動態。 網路局去年12月行動時,針對的是對國內現局稍有批評的多個部落格,後來便未有任何消息,似乎限制變得較為寬鬆一些,Zizou from Djerba認為這是個好現象,不過他也同時指出,這段時間批評政府的文章數變少,顯示前次警方與武裝戰鬥組織發生槍戰,還是影響了人民的態度。 突尼西亞部落客確實減少談論敏感議題,連游走政府容忍邊緣的文章都很少人寫,人們不能否認這與上次Soliman地區的事件有關… 唯一還受監督的部落客是Mouwaten Tounsi,他從去年起已換了五次網址,Mouwaten也選擇在文章裡直言不諱,尤其他最近寫了封公開信給總統,呼籲給予媒體更多自由。 最近真的很少有批評政府的文章,Tarek Cheniti的文章討論社會經濟議題,例如教育民營化議題[fr],或是像Isis的文章裡,論及突西尼亞獨立51年來的成就,部落客在揭露問題的同時,都刻意省略根本原因,藉以避開網路局的監視。 部落客OuNormal則發揮創意,用其他方法談論政治以逃避查禁,他的部落格NormalLand是個虛擬國度,由他自己擔任虛擬統治者,指派不同的部落客擔任各部會首長,不過諷刺的是,這些部會名稱大多是超顯微結構部、黑市部、鬥毆與衝突部、貪污部等,他還設立了名為「壞男孩議會」的國會組織。這個虛擬國度也有一面國旗,就源自於真正的突尼西亞國旗,另外還有首非常好笑的國歌。   許多部落客都參與這場假造活動,尤其在Chanfara[Ar]策劃下,OuNormal遭密謀政變推翻[Ar],不得不舉行一場總統選舉[fr]包括 Mouwaten[fr]與Temeraire[fr]等部落客都宣布參選。 在我眼裡,這就是典型的突尼西亞人,他們總是努力在社會各種限制中過生活。

加納:獨立五十年的幾個觀點

原文鏈接: Ghana: Perspectives of Ghana at 50 作者:Emmanuel.K. Bensah 翻譯:子謙 校稿:mountaineer 像大多數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一樣,加納人使用英語,不僅是作為通用語言,而是作為官方語言,英文比其他地方語言以及方言都還要強勢,全國各處都是講英文。因此,有些加納的(年青)人可能在說起本土話的時候不大流利,也是意料之內。 Ghanablogs.com的Maximus從自己身上就體現到英語在自己的文化中是何等根深蒂固: 我愧對我加納人的身份。為什麼?因為我的英語比我的母語(特維語 Twi)好,我的英語讀寫能力都比我的母語強。很悲哀是罷。你還要知道另一個丟臉的秘密的嗎?我出生併成長於大阿克拉地區(Greater Accra Region),但我卻不會格語(Ga)是的,你沒有看錯。不要擔心,我的家人和朋友們都為此而取笑我。我可以歸咎於教育系統和其他人,可是第一個應該責備的該是我自己:我應該在上語文課時更專注些。 另一個溝通的挑戰來自那可惡的、很差勁的、領導全國的移動通信服務供應商Areeba。對此,GhanaConscious 的Abocco寫道: 有趣的是,Areeba繼續佔據了大部分的市場,幾年前的宣傳和營銷投資已經取得回報:Areeba就是最酷最時尚的電訊 服務。 加上網內通話比網外通話便宜,Areeba的芯片就成為所有人的必然之選,因你的朋友都用它。他們擁有最差的網絡卻無意改善,反而專注於為了令服務更顯 「吸引」而贊助娛樂活動和加入更多的宣傳。 他認為,儘管Areeba有他們的問題,另一家服務供應商Kasapa的市場份額卻少得可憐。雖然擁有最好的技術(CDMA),因為手機外形「醜陋」,他們遲遲不能趕上Areeba的市場佔有率! 同時,隨著愈來愈接近三月六日的50週年紀念(譯註:加納於1957建國,今年是建國50週年),可以期待會有許多慶祝活動,加納的部落客紛紛發表意見。Emmanu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