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Technology 科技 來自 一月, 2007

查維茲計劃撒回委內瑞拉一家電視台的廣播執照

  26 一月 2007

原文:Chavez Plans to Revoke Station’s Broadcast License in Venezuela作者:Luis Carlos Diaz翻譯:abstract校對:Portnoy Los Amigos Invisibles con Patricia [at RCTV], Alfredo Izaguirre F.攝影 查維茲在去年的12月份連任,獲得他的第二個六年執政期後不久,宣布不再更新一家有反政府傾向編輯政策的電視台執照。營運52年的RCTV電視台的播送受到限制,且不得在公共的頻譜上播送。這將對RCTV電視台造成實質上的危機。宣布「關閉頻道」和「不再更新執照」是不同的,從這裡可以思考政府作為的正當性。 在委內瑞拉的部落格圈,反映著當前的政治分歧,意見分為二派。在委瑞內拉,政治辯論的兩造圍繞在情緒性的感情之上,這也是為什麼兩造提出的論辯似乎都受到政治人物說法的影響。 一方面,政府不再更新電視執照,是基於該電視台參與了2002年的政變,以及在同年發生的石油業怠工活動。同時,RCTV也維持批評和宣傳反查維茲政府的編輯政策。總統宣稱RCTV違反了憲法以及媒體法案,將不再更新其執照,但到目前為此,並沒有這樣的判例。 那些在政治光譜中間對RCTV的辯護,變成了反查維茲的辯護者,基於對媒體言論自由,工人的工作權,以及民主必定存在政治多元的辯論上。 委內瑞拉部落客,像是Kira Kariakin [ES]和Héctor Torres [ES] 說查維茲的決定使得新時期的到來,政府體現它堅決實踐社會主義的政策。在一篇名為「我要勒索你,因為我可以」(“Te jodo porque puedo”; I’ll [screw] you because I can))的文章中,Kira未從撒銷RCTV電視執照的提案中看到好結果: 我確相這個社會主義的嘗試不會成功。這是因為,即使是經由投票而選出。整個政治系統將被植入集權且極權的統治,統治者運用他的權力,且顯露出意圖在權力金字塔之下,控制國民生活的各個層面的意圖,但這也將引發們民主政治參與的神經,儘管依舊由位於官方階級最高層的查維茲所監視著。 另一方面,NBV[ES]認為,即使該頻道產製劣質的新聞和娛樂,在它因總統的命令關閉前,這個案件還是應該交由法院處理: 當然,我同意如果電視台作為涉及不法,政府可以撤銷其執照。但首先在宣稱其犯罪的行為前,他們要訴諸法律的辯論以及法院的審判。政府不能只因涉及不法就撤銷其執照。並且,撤銷執照絶不能單方面的由行政當局決定,而不訴諸司法的審判。 這樣一來,收視此一頻道與否的決定權就在於觀眾。 “Huguito”採訪RCTV Martha Beatriz [ES]是一位在美國邁阿密的委內瑞拉人,她認為撤銷執照是要脅電視台所有者,像是長期以來對國家文化的貢獻。然而,以政治語彙來說,她認為廣電執照不應該成為政治人物手上推動自己政治信念的一種武器。她也說明了缺乏政治多元性的影響:「事實上,這些政治上的衡量不只讓受影響的電視台上了一課,其它的電視台也感到嚴重的恐慌。我想知道的是,這麼做形成了什麼樣的「革命精神」。」 RCTV的策略是訴求歷史的記憶以及委瑞內拉人民的文化根源,記者/部落客Jose Roberto...

世界,見見非洲!報導這塊大陸的新方式

原文: World, meet Africa! A new way of reporting the continent 作者: Rachel Rawlins 譯者: Leonard 校對: Portnoy 閱讀主流媒體對非洲的報導時,許多人常感到沮喪,其中有兩項原因,一是媒體認為值得報導之事通常令人沮喪;二是非洲其實極為複雜活潑多元,主流媒體卻極少涉獵,只用最簡化的刻板印象切入報導。 因此今日路透社啟用「非洲路透社」新網站,著實令人興奮,更讓人驚喜的是,網站內每個國家頁面裡都加入了部落格報導。 例如以下這張截自烏干達的網頁畫面中,在地圖右邊即有標誌著「部落格」的區域,其中列出最近全球之聲內關於烏干達的報導,非洲其他五十餘國內在這個網站裡均有相同版塊設計。 路透社為全球之聲主要資助者,故十分高興見到路透社如此運用其中報導,這也反映出新聞媒體愈來愈重視在地真實聲音,以提供報導內容的觀點、背景與脈絡,路透社聲明中指出: 啟用這個新網站,路透社希望能以更詳細、更全面的角度報導非洲事務,在議題與脈絡提供更寬廣的視野,也深入挖掘各國內部文化,「非洲路透社」網站不僅服務非洲居民,也服務全球關注非洲發展、投資與新聞的讀者… 路透社持續將各界觀點與評論加入新聞內容,故本站也將透過全球之聲的國際部落客網絡,加入各國部落格內容於網站之中。 這是很重要的一步,但之後還有漫漫長路,例如奈及利亞和肯亞等國的部落格社群較廣大、較活躍,有些地區的報導則比較稀少,而衣索比亞和辛巴威等國政府則仍嚴格限縮網路表意空間。 我們希望讓部落客參與這些計畫後,不僅能讓許多被遺忘的人們擁有發聲平台,更可鼓勵他人參加對話,並代替無法自由發聲者向當局施壓。

巴西部落客談查維茲(委瑞內拉總統),盧拉(巴西總統)及以南方共同市場宣言

  19 一月 2007

原文: Brazillian Blogs on Chávez, Lula and the Mercosur Summit作者: Jose Murilo Junior譯者: abstract校對: Leonard 大部份南美洲國家的總統聚集巴西里約熱內盧,參加南方共同市場領袖會議,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再次引人注目。自從他宣佈取消 RCTV的電視執照以及將電信與能源公司國有化後,當地的部落客早已大量撰文討論。在里約舉行的這項會議是絕佳舞台,讓拉丁美洲領袖面對面會談時討論這些 議題,而部落客可以經由媒體的報導追蹤後續。查維茲和巴西總統盧拉的謎樣關係也是一項眾說紛紜的話題。 那巴西呢?面對查維茲違反經濟自由主義、政治自由及合約精神,盧拉政府將如何回應?該插手還是收手?從政治觀點來看,這與意識形 態有關。盧拉一方面發展責任政治,盧拉和他的人民另一方面也希望查維茲的社會主義進展能夠進步,從而擴至玻利維亞、厄瓜多爾、甚至是阿根廷,阿根廷總統布 基納向來是委內瑞拉的盟友,但前提是…無損巴西的利益,也不會損害巴西在南美洲的領導權。從經濟觀點來看,查維茲是一個很好的伙伴。巴西出口到委內瑞拉超 過十億美元,法國和英國身為兩個巴西主要商務伙伴從2006年1月到11月的出口總值是33億美元,所以,對委瑞內拉的出口值不算少。委內瑞拉在查維茲領 導下,己成為巴西商品、勞務以及承包商天堂。ENQUANTO ISSO… – Comentando a Noticia 有些人認為,盧拉似乎對玻利維亞總統厚顏無禮的態度感到困擾,悲觀者確定盧拉因玻國態度轉變而不勝其擾(譯註:拉丁美洲在 2006年的大選中,共選出玻利維亞、委內瑞拉、尼加拉瓜及厄瓜多四個左派政權)。雖然相對於態度強硬猛烈的查維茲,美國在仍相信盧拉還算善良,但美國政 府也對於盧拉的轉向感到矛盾。全都是胡說。查維茲只是盧拉的外交方程式中的一個元素。儘管瘋狂、滔滔不絕、不負責任如查維茲,可能為盧拉帶來麻煩,但查維 茲對盧拉仍具工具性價值,兩人並非一正一反。理由很簡單,即經濟相對規模大小不同,縱然查維茲為拉美左派領袖,委內瑞拉也永遠不可能成為拉丁美洲的領導 者。As patacoadas do Mercosul – ou “Lula é chefe de Chávez, não o contrário”- Reinaldo Azevedo (Veja) 無論是盧拉或巴西外長Amorim,從政府內部到外交系統都不承認巴西和委內瑞拉的競爭關係,亦不承認盧拉和查維茲爭做南美洲領導人,但證據顯示競爭確實存在,爭議包括油元、查維茲的個人作風、以及他所稱言推動的理念,過去盧拉和其所屬的工人黨(譯注:Partido...

部落格圈談實境節目老大哥(Big Brother),印度寶萊塢女星希爾帕.謝蒂(Shilpa Shetty), 恃強欺弱以及種族歧視

  18 一月 2007

原文:The Blogospheres on Big Brother, Shilpa Shetty, Bullying and Racism作者:Neha Viswanathan翻譯:abstract校對:Portnoy 圍繞在英國實境節目老大哥(Big Brother)被指控種族歧視的話題,最近顯然占據部落格圈的討論。老大哥是英國公共廣播系統之下的電視台第四頻道的節目。不論老大哥之屋裡頭的言論是否真的涉及種族歧視,個事件已經引起印度和英國的部落格圈在各自的脈絡之下,談論種族歧視的議題,以及他們自己身為印度人或是英國人的經驗。印度寶萊塢女星希爾帕.謝蒂(Shilpa Shetty)似乎是個受害者。在Sepia Mutiny上熱烈討論著 “心胸狹窄的大哥”。在Pickled Politics有著非常活躍的討論,其中一個迴響寫道: 事實是,電視上的確有種族歧視。亞裔社群(僅此一次)團結致提出讉責。 讓我有一天變得歇斯底里超過漠不關心 部落客討論這算是種族歧視或只是純粹的恃強欺弱。也有些部落客半嚴肅地回到原點問道,為什麼這位印度女星會出現在這個節目。而現在更多討論是關注第四頻道如何回應這個議題,以及老大哥之屋裡的室友如何對待希爾帕.謝蒂(Shilpa Shetty)。 談到種族歧視的指控。他們(指室友)的行為絶對是愚蠢無知又卑鄙的,然而事實上,接受這一切的一方是棕色人種,使得種族問題內醞在這整件事裡頭。好比說今天新聞上有人這麼說: “如果他們取笑的是一個法國女孩的腔調,這些人不會被稱為種族歧視,不是嗎?” Bollywood Press談到希爾帕.謝蒂(Shilpa Shetty)每天得到越來越多的報導量。Classically Liberal則評論印度政府顯然是沒別的議題可以關心。Broadcastallense對老大哥這節目有些看法,卻引起一些從未看過這節目的人的反對。 在這天結束之後,第四頻道除了對這件事發表老套的聲明之外不會有任何動作。因為他們得到了他們想要的。 Bock the Robber認為這次的事件可能是老大哥之屋裡發生了階級衝突。其他人的說法則帶著警告意味,甚至有點嘲諷。 作為一個種族歧視的受害者,對寶萊塢女星希爾帕.謝蒂(Shilpa Shetty)是一個雙贏的局面。只要有曝光就好。有誰想過英國的名人老大哥節目裡的一個事件,會霸佔新聞頭條,甚至在國際媒體上的頭條。 Guy Fawkes的部落格談現正在印度訪問的英國財相,Gordon Brown,對此事的回應。Theadagetimes的評論則說Gordon Brown此次印度行籠罩在節目的爭議之下,以及第四頻道如何從這次事件中受益而增加收視率。 在大部份的媒體,Gordon Brown對此爭議發表評論,受到的注意明顯的超過他在星期三於邦加羅爾市(印度卡納塔克邦的首府,主要發展資訊科技工業),以全球化與經濟為議題所發表的演說。 Diretribe提醒我們對實境節目別期待太高。Paperghost.com則評論怎麼可以有人將無知和愚蠢當作種族歧視的藉口。 有些人試圖以表現出的愚蠢無知和沒有教養為節目招致的評論脫罪,而不是將這些行為視為真正的種族歧視。既然這樣,那好啊,那我們就當作發表種族歧視言論的人都是笨蛋好了,而不是有智慧的種族歧視! 然而第四頻道的觀眾顯然增加了。有些部落客則是力促其他人關掉電視機,不要助長這個節目。 我不會再看名人老大哥這個節目,或是第四頻道的節目或相關頻道(譯注,第四頻道家族頻道還有E4, More 4, Film 4)。我請大家不要繼續收看這個節目,也不要投票給節目的參賽者(譯注,此節目以觀眾電話,手機簡訊 或數位電視按鈕等投票方式淘汰參賽者)。如果你繼續收視或投票,代表著你支持容忍笨蛋的節目政策、恃強欺弱、和或許是不經意的種族歧視。 L’Amour et...

部落客談伊朗政府致力於強制部落格及網站註冊

  10 一月 2007

原文:Bloggers on the Iran government’s efforts to enforce registration of blogs and web sites作者:Hamid Tehrani翻譯:abstract校對:Portnoy 伊朗的文化及伊斯蘭指導部正試圖跟隨中國政府的腳步管制部落格和網站。部落格和網站的所有者被要求在二個月內註冊他們的部落格和網站。在註冊的同時,個人資訊,包括了姓名,身份證號及電話號碼也必需登記。部落客強烈反對,並且大肆嘲笑該法案,伊朗政府不久後也發現,要求數以萬計的部落格進行註冊是不可能的事。伊朗政府宣布,要求網站(包括部落格)註冊的規定不適用於次網域。這表示大多數的部落格不需要註冊,但某些擁有自己網域的部落格仍適用新的法律。 讓我們來看看一些部落客如何回應這個法律: Nikabang是一位出名的漫畫家,部落客和記者,他以一幅漫畫總結了許多人對此新法的感受。圖中的波斯語的意思是:「你的許可或執照呢?」 Cyrusonline提供了過去一年網路過濾和審核如何漸趨嚴厲化的歷程表。這位部落客表示政府要求我們在這個網站上註冊自己的身份和隱私資訊,但看起來這個網站的主機位在美國。這個部落客接著說,所有伊朗人的個人資訊將被外國掌握(Fa)。 Jomhour提到一點,相對於民主國家,獨裁政權以法律控制公民(Fa),且這些法律保障的是國家利益,而不是公民的權利;他也表示: 我們應該看看部落客們的反應。也許有一小部份傾向政府的部落客會歡迎這項新法律,但大部份獨立部落客會持續中立或提出異議反對它。 Shirazi報導說, 文化及伊斯蘭指導部的網站遭到駭客入侵。這個部落客說,這個政府部門不但不能保護自己的網站,而且它的主機設在美國及中國。然後這個部落客又說,「我們不知道我們的資訊有無保障」(Fa)。 Khorshid Khanoum 說,有些人問她為何沒有對新的法律做出回應。她用了一個很普遍的波斯人的表達方式說,對笨蛋(指設立這個法律的人)最好的回答就是沉默。她問道:「如果他們想要繼續過濾我們,如同他們已經做的,和即將要做的,為什麼我們還要那麼麻煩地去註冊我們的部落格呢?」 改革派的政治人物Mohammad Abthai相信,由於網際網路的特性,這個法律難以實行(Fa)。他補充,即使他們設法執行, 這也只將針對國境之內的部落客。根據Mohammad Abthai的說法,部落格是個人的日記,縱使它可以被分類成媒體的一部份,要控制它,政府需要法律。

北印度語部落格圈: 失蹤兒童的遺骨與新年

  8 一月 2007

原文:The Hindi Blogosphere: Nithari and the New Year作者:Amit Gupta譯者:Fool Fitz校對:Portnoy 在NOIDA工業區的Nithari村裡,當地所有居民和新聞媒體,都因為失蹤兒童的議題及之後發現這些兒童的遺骨而陷入一片騷動,這時北印度語部落圈當然也不忘表示他們的意見。Tarun批評北方邦的首長Mulayam Singh甚至沒有到訪Nithari,慰問那些哀傷的父母,他們的孩子被綁架、性騷擾,而後被殘忍地殺害,他們的屍骸在失蹤後數月才被發現。Chandra Prakash也因此感到惆悵,並表示,Nithari象徵著腐敗的印度制度亟欲隱藏的一張臉,儘管藏也藏不住。他也說,當我們瞭解這些事實,我們才能找出這些弊病,並加以根除。 但新年也不全都是這些嚴肅的事情,有些人北印度語部落格圈的人,在寒冷的天氣裡跑到山上去迎接新年,並活著回來,訴說他們的故事;也有些人在跨年時忙碌得不得了,例如像Tarakash的團隊就策劃了公開票選,要選出「2006 北印度語部落客」,這活動幾天前才剛結束,而結果也已經出來了。Tarakash團隊的努力也受到部落格圈外的媒體注意,例如Gujarati的日報Divya Bhaskar就特別報導了這次票選,以此行動認可北印度語跟Gujarati部落客。而說到頒獎,Eswami將「2006 Eswami 漠不關心獎」頒給了印度警方,以「表揚」他們漠不關心的態度,並完美體現了這句俗話: Laaton ke bhooth, baaton se nahin maante.對某些人來說,棍子是比文字更容易理解的語言。 再回到北印度語部落圈,Ravi Ratlami得到了他的新年禮物,Abhivyakti,一本流行的北印度語線上雜誌;Anubhooti停止了他們特殊字型版本的網站,而在2007年1月1日起採用萬國碼。北印度語科技部落客,Unmukt,對於歐盟議會的即時串流媒體服務只能在Windows和Mac上觀看,而無法相容於Linux,感到有點驚訝。就如同歐盟的問答集上說,他們無法支援Linux,他們也無法在合法管道達成;Unmukt因此感到訝異,因為Linux不像Windows或Mac(一些版權所有的作業系統),它是開放源碼軟體,而且不被任何公司所擁有,所以支援Linux怎麼會有法律問題!!因此他開始請人們支持並連署抗議歐盟這項行為的陳情書,他本身也已經簽名連署了。 最後,GK Awadhiya講述的摩訶婆羅多傳說,在Arjun得到神聖武器後依舊持續著。

海珊死刑影片重新引燃全球死刑存廢爭議

  6 一月 2007

原文:Saddam execution video re-ignites death penalty debates worldwide作者:Sameer Padania翻譯:abstract校對:Portnoy 過去四個月,我們試圖介紹和脈絡化一些我們覺得有必要讓廣泛的閱聽人看見及辯論的影片。今天以特別介紹的是一個全新的人權影片。 你可能是跟百萬人一樣,在網路上找到這影片-或是你決定不看。某個人-你的朋友、同事、或親朋好友-也許轉寄這影片給你,或打電話給你提及這影片。你也可 能已在電視新聞看過這影片的片段。不管怎樣,你很可能對這影片有意見,因為它使得2007年的一開始就讓人難以忘記。如同政治漫畫家blackandblack’s畫的: 點這裡在新視窗進入blackandblack的blog。 如果有任何人還對「看管」(sousveillance)會在今年大受注目有什麼疑慮,海珊的影片應該能打消所有懷疑。海珊,這位前任伊拉克獨裁者,他被處決的過程被手機全程拍攝,而這影片除了可能是史上最多人看過的網路影片之外,特別之處也在於它重新燃起了人權議題上的一個長期的、全球的爭議:死刑。 伊拉克的部落客Raed Jarrar在他的部落格放了官方和非官方版本的行刑影片。我個人覺得,這是我所看過最使人心神不寧的影片之一,所以,要看影片的人請注意…. 從伊拉克政府對非官方版影片的憤怒,和許多主要媒體報導中的矛盾反應(詳見阿爾巴尼亞籍英國記者/攝影師Onnik Krikorian的說法)來判斷,他們是唯一對攝影手機能通過安全檢查夾帶進入死刑執行室真正感到驚訝的。如果拍攝影片的人在絞刑執行前交出攝影手機,世人絶對不可能看到官方版影片安靜、謹慎剪接、細緻淡出的背後。 真正從海珊的影片所浮現的故事,是政府對海珊死刑執行過程的說法,與實際上更為混亂的事實之間,存在巨大的差距。這激發了人們-以及許多部落客-去思考我們生長的這個年代的宿命,以及宿命的本質和適當性,至於海珊此生的功過,則較少受到討論。 聯合國和非政府組織對海珊死刑處決的批評… 不能忘記的是,國際社群仍舊對死刑持反對意見,聯合國國際人權宣言[各國語言版本的語音檔在此]中將生命權奉為上綱,儘管新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他上任的第一天需要重提此一宣言。的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Louise Arbou直接向伊拉克政府呼籲,延後二位共同被告-海珊同父異母的哥哥以及情報顧問Barzan Ibrahim al-Tikriti,和前革命法庭庭長Awad Hamed al-Bandar的死刑執行,並指出對審判公平性的質疑。 聯合國法外處決、即審即決、或任意處決特別報告的起草人Philip Alston認為,基於三個理由,海珊的死刑處決明顯的違反人權法律: 缺乏公平的審判、伊拉克政府駁回海珊的上訴、使受刑人蒙羞的死刑執行方式。換句話說,除了聯合國及人權法律基於生命的權利反對死刑之外,這次死刑的執行以及之前的準備階段也都違反了人權法律。而現在義大利總理Romano Prodi敦促聯合國進一步的批准全面性延遲死刑的法案。 在國際上發起反對死刑運動的人權組織,像是人權觀察和國際特赦組織等強烈地批評海珊的審判和處決。Malcolm Smart是國際特赦組織中東及北非部的主任,他說: 審判海珊的主要貢獻應該是確保正義,以及確認在他當權時所犯下的大規模反人權案件的真相和責任。但是,他的審判卻是充滿嚴重瑕疵。它只將被視為「勝利者的正義」。而且,對於阻止冷酷無情的政治屠殺一點幫助也沒有。 …所以伊拉克政府歸咎這些指責 海珊的審判和死刑處決方式讓伊拉克政府面臨國際譴責的風暴,伊拉克政府已著手調查那則未經官方認可的行刑影片。呼應著虐囚門事件(譯注: 2003年英美聯軍虐待伊拉克戰俘事件)的政治餘波,調查已指出,非官方的影片來自於兩名法警,雖然海珊受審時的檢察官,也是十四位目擊海珊行刑之一的Munkith al-Faroun宣稱,是兩位資深官員公開的在死刑執行室內以攝影手機拍攝行刑的過程。紐約時報曾指出,這二位官員中一位是曾任伊拉克國家安全顧問的Mowaffak al-Rubaie,但稍後更正,表示他們錯誤地引用了Mr Faroun的說法。 世界各地部落客對海珊死刑影片的回應 不論是誰拍下了這段行刑的手機影片,影片所揭露的產生了巨大衝擊。看看伊拉克部落格圈、黎巴嫩、伊朗和北非以及其它地方,已有不少區域政治上的討論談到了海珊的死刑處決。決定在伊斯蘭宰牲節(Eid al-Adha)的早上處決海珊的憤怒也已被充分闡述。Raed Jarrar覺得震驚,而Abu Aardvark質疑在此時間點行刑的動機,Leilouta則直接把處決形容成記憶中小時候獻祭的羊隻。但這手機拍攝下的影片亦引發另一番討論-而因為處決一個因種族屠殺而被判處死刑的人,卻讓關於死刑的辯論重新被激起,這般諷刺也沒有被討論者放過。 全球之聲的Salam Adil在海珊的幽靈一文說的的很中肯: 每個人…和…他們的…任一個親人,似乎都已匯集了伊拉克部落客對於海珊死刑的反應。 但是,現在更需要的是分析。所以我誠心試著理解伊拉克部落格圈發出的連串意見。 在全球之聲上,Jose Murilo...

新加坡: 2006年新加坡的新媒體政治

  2 一月 2007

原文: Singapore: The politics of Singapore’s new media in 2006作者: Preetam Rai譯者: dreamf Gerald Giam(透過theory.isthereason.com)觀察了新加坡2006年的新媒體與市民新聞發展的重點,他指出,「政府對網路管制的『輕輕碰觸』,可能是使許多新加坡民眾敢於在部落格、播客及影音播送等媒體中,討論、並推進政治邊界的原因之一。」 Gerald Giam指出,2006年是新加坡新媒體與市民新聞發展的標竿年,「政府對網路管制的『輕輕碰觸』,可能是使許多新加坡民眾敢於在部落格、播客(podcast)及影音播送(vodcast)等媒體中,討論、並推進政治邊界的原因之一。」 其實隨便一篇文章都能發現,新加坡過去有太多新媒體在發展,然而這篇文章將點出新加坡幾個較具代表性的事件,當然這些事件是由充斥新媒體發展的現象所驅動。 選舉播客與影音播送 在五月大選的那個禮拜,資訊、傳播與藝術部長(Senior Minister of State for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and the Arts)Balaji Sadasivan宣布禁止具明顯政治目的的播客與影音播送,這項改變很明顯是要回應新加坡民主黨(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 ,SDP)的計畫,新加坡民主黨企圖在其網站放置更多的聲音與影像檔,以觸及更多選民,突破主流媒體遭政府控制的困境。在資訊、傳播與藝術部(MICA)完成這項宣布後,新加坡民主黨除了服從別無選擇,他們很勉強地從網站移除播客,但他們也發動了抗議。 不過政府的這個舉動並不能阻止某些網路公民將許多政治遊行的影像上傳到他們的部落格上,這些民眾用手機錄下、發表到部落格上的影像,幾乎全都是反對黨的遊行,尤其是工人黨(Workers’ Party, WP)的遊行,這些部落客也在徵求人民行動黨(People's Action Party ,PAP,譯按:新加坡執政黨)的影片,但拍攝者不夠多,使得影片也不足。 有些人好奇為什麼政府沒有掃除這些網站,可能的理由就是,由於政府認為一般大眾缺乏這些網站的知識,因而毫無威脅性,他們也不會因此少掉太多票,讓政府相當安心,政策研究機構(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 ,IPS)的選後調查結果更加強了政府的這種安定感。政策研究機構的研究結果指出,只有33%的新加坡民眾-特別是年輕人-認為網路是型塑他們投票意願的重要因素。 mrbrown的崛起 在選舉期間,新加坡最有名的部落客mrbrown因為他放縱、有趣的「Tur kwa」 播客一炮而紅,這是一系列「非政治播客」(也就是政府所說的「具明顯政治意圖」)的其中一部分,內容為一名食物攤販老闆與顧客對修補秩序的爭論,暗諷人民行動黨對工人黨候選人James Gomez的妖魔化(demonising),人民行動黨宣稱James Gomez並未正確繳交他的競選文件,還將過錯推給選舉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