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南亞 來自 五月, 2007

28 五月 2007

馬爾地夫:警察遭控侵害媒體自由

作者:Nihan Zafar 校對:Justin 「無國界記者組織」最近指稱,馬爾地夫警方的菁英「星辰部隊」戕害媒體自由,幾週以前,一具浮屍沖上首都馬列海邊,讓警察成為眾矢之的,該國警員的虐囚技倆幾乎已成暴政範本,死者Hussain Salah雖已入土,但先前屍體解剖與否也曾引發許多爭議,相關抗議事件中,警員也曾逮捕記者,更突顯警察漠視媒體自由。 然而馬爾地夫政府卻大肆宣傳2007年世界媒體自由日,相較於政府素行不良顯得格外諷刺,當天政府舉辦研討會,但結果卻尷尬收場,例如總統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發表演說時,支持在野陣營的記者退席以示抗議,場外亦有一小群女性運動人士抗爭遭警方制止,不僅奪走民眾的標語看板,並揚言逮捕以威脅群眾離去。 多次抗議期間,記者不斷遭警方騷擾與逮捕,除此之外,司法體系亦迫害媒體自由,當地最受歡迎的在野媒體日報中,便有編輯面臨起訴,可能遭判刑入獄;另一名記者Fahala Saeed則因持有毒品罪名,遭判處無期徒刑,目前已在獄中,當時Saeed為另一起案件前往警局時,警員趁他不在場搜查衣物,據說找到毒品在其中,但顯然是遭構陷。 漫畫家Ahmed Abbas先前在《小卡車日報》(Minivan Daily,或譯《獨立日報》)上陳述自己的看法,政府指控其言論煽動暴力,遭判刑六個月,最近才服刑期滿出獄。 多個團體於本月訪問馬爾地夫,包括「第19條」(ARTICLE 19)、國際記者協會、無國界記者組織、南亞媒體委員會、國際媒體支持團體等,他們聯名於今年世界媒體自由日發表公開信,關切馬爾地夫媒體自由現況。

5 五月 2007

北印度:阿薩姆省恐怖主義與孟加拉非法移民

過去兩週以來北印度部落圈有不少活動,隨政治或其他選舉季節到來,我們很難忽視這些選舉和接下來的活動,所以Rachna創作出一首關於選舉的詩作,描述一個小村子的環境將會如何改變,Eswami也不遺餘力地在Hillary and Presidentship表達他的想法。選舉並非總是一片政治景像,它也有它醜陋的一面,例如來自比哈爾(Bihar)的恐怖份子涉殺阿薩姆省的勞工,就只因為這些勞工不是當地人,根據這些恐怖份子的說法,阿薩姆省只屬於阿薩姆本地人,任何外來者不許進入。那些恐怖份子的論點在於,阿薩姆省是印度壓制下的獨立地區,就像已有長久爭議的喀什米爾地區一樣。喀什米爾地區的恐怖份子長期受印度西方意圖侵占此地的國家資助,進而殺害所有不認同他們狂熱信仰的人。 阿薩姆省還有另一個浮上檯面的問題,Jitu寫道,這些問題或許起源於行政區的劃分(譯註1),因為這些地區的居民認為自己、和居住地的利益優於國家,這樣的思考被阿薩姆統一解放陣線(ULFA)(譯註2)的恐怖份子廣為散播與推波助瀾,阿薩姆統一解放陣線的領導者目前正在安全的孟加拉天堂,而他的軍隊正在阿薩姆省施行高壓統治。印度政治領袖們對此也無能為力,因為阿薩姆統一解放陣線與他們的票倉共存,這些選票的來源包括非法穿越邊境的孟加拉移民,這些孟加拉移民隨後定居於阿薩姆省或週邊邦區,當地政客(為了自己的利益)再灌輸這些非法移民錯誤的認同與文件,據此宣稱這些非法移民也是印度公民,再利用他們的選票來組構政府。 就像Himanshu所說,印度政府直到現在都在對付伊斯蘭恐怖份子,不過從現在開始,印度還得對付基督教恐怖份子,因為這些恐怖份子開始在印度東方各邦擴張地盤,Srijan Shilpi同時也在思索阿薩姆議題的解決方案,不過所有答案都是資助恐怖主義,不管是由敵國、還是由當地政客資助。至於Bangluroo地區(過去的班加洛)的商店與汽車被焚毀(譯註3)這件事會被如何稱呼,這是一起伊斯蘭追隨者所發起的行動,而這些追隨者應該是反對處決海珊。 任何有點概念的人應該都能看出,這些行動者只不過是藉由這些焚毀市民財產等反社會手段,企圖創造出難以挽回的無政府狀態;不過Srijan Shilpi從印度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India)的幾條判決中帶來好消息,司法部通過一項法案,未來如果沒有通過司法部審核,邦議會所做的任何決定都將無效。過去若一部法案在議會中通過,憲法賦予邦議會能夠直接實施該法案的權利,但議會卻通過許多不公平、也令人不悅的法律,人們只能接受,沒人能挑戰議員們。 讓我們將目光移離政治,印度另一個吸引人的地方在於投資,不論是公司股票、不動產或其他有利可圖的途徑,所以記住,Jitu很慷慨地告訴所有人兩個能投資不動產、保證回收的地方,包括羅馬尼亞的德古拉古堡(譯註4),和一個名為西蘭公國(Sealand)(譯註5)的島國,如果你想要的話 ;)。 另一件我確信很多印度人(尤其是說北印度語的人)所憤慨的事情就是,當他們互相交談時,即使對方熟知北印度語,他們卻還是得說英文,這種事常見於高消費的餐廳與旅館等地。但我很高興能於上週在康諾特廣場的一間咖啡廳中,看到「我們很樂意和你用北印度語交談」這個標語。Eswami介紹了一個能將音樂從老舊錄音帶轉換為MP3格式的新玩意,讓大家方便在電腦或MP3隨身聽上收聽;Unmukt也不落人後地引介了一個讓許多部落客感到驚訝的想法-比起使用其他作業系統的人,Linux使用者比較性感與感性,我相信很多Windows和麥金塔使用者會以「這個說法顯然毫無根據」來加以駁斥 ;)。 2006北印度部落客大獎才剛落幕,如今Tarakash團隊將開始籌劃今年的活動,這回他們打算加入「最佳北印度語部落格」的獎項,他們將每兩個月選出以北印度語寫作的最佳部落格,這群人現在確實很氣派地推廣這個活動,這個小誘因無疑能鼓勵更多人參與部落格寫作,並讓現有的北印度部落客創作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我在此向Tarakash團隊致敬。 就在阿周那(Arjun)從天堂取得神聖武器下凡後,GK Awadhiya講述的《摩訶婆羅多傳說》依舊持續著,故事正進行到般度家族長子堅戰(Pandav Yudhishtra)拯救了他堂哥(同時也是敵人)難敵(Duryodhana)的生命(譯註6)。 譯註1:歷經英國殖民等時期,加上境內種族、宗教多元,印度行政區規劃有其歷史因素,詳細介紹請見這裡,各邦情形可見這裡。 譯註2:阿薩姆統一解放陣線(United Liberation Front of Asom)創立於1979年,為阿薩姆省的分離武裝份子,介紹可見這裡。...

4 五月 2007

尼泊爾:部落客成立協會

校對:Justin 4月21日星期六,24名尼泊爾部落客群聚首都加德滿都,討論成立尼泊爾部落客協會(BLOGAN),希望推廣與保護當地部落格,在這個喜馬拉雅小國內,部落格還未大為風行。 尼泊爾長期經營的部落格不到300個,不過無論從2004年10月至2006年4月,國王賈南德拉(Gyanendra)嚴控媒體,或是去年4月人民運動重建民主法治,部落格都扮演重要角色,讓人們更有熱情拓展部落圈。 相片由Jiten World提供 部落客發表的文章也反映出這種熱情,認為這是歷史性的聚會,Mero Sansar以「尼泊爾部落客歷史性會議」為題,張貼相片與影片;Deepak’s Diary則讚揚會議海納百川: 今天舉行尼泊爾部落客第四次會議,由各方面看來皆為歷史性聚會,不僅出席人數創記錄(共24人,其中女性6名,噢,我沒有性別偏見的意思!),而且成員廣泛,包括18歲的Deelip Khanal、尼泊爾普查部前秘書長Buddhi Narayan Shrestha、代表賤民階級(Dalit)的Rajendra Biswakarma、穆斯林Mohammad Tajim、積極關注特萊地區的Salik Shah等,部落客的共同特質讓我們共聚於此,重大時刻正在發生,你看見了嗎? 會議中亦成立工作委員會,許多與會者都毛遂自薦,最終決定主席為Ujjwal Acharya,成員包括KP Dhungana、Ghanshyam Ojha、Deepak Adhikari、Ram Prasad Dahal、Bishnu Dhakal、Rajendra Biswokarma、Avinashi Paudel、Mohd...

1 五月 2007

孟加拉:兩大黨黨魁遭政治流放

校對: Leonard 孟加拉兩名重要女性政治人物遭當局政治流放,引起孟加拉部落格圈熱烈注意。 過去數十年來,Sheikh Hasina Wazed 及 Begum Khaleda Zia一直是孟加拉政壇的核心人物。兩位政治女強人在國內激起兩種不同的政治意識形態,國內因此出現嫌隙,造成國家分裂。孟加拉國民黨(Bangladesh Nationalist Party)與人民聯盟(Awami League)為國內兩大政黨,近來相互惡鬥及對立,使孟加拉陷入混亂。今年元月11日,孟加拉由軍隊支持成立看守政府並宣布戒嚴。看守政府上台後,局勢已獲控制,貪腐政客紛紛琅璫入獄,政治活動也全部喊停。 臨時軍政府目前為穩定政局,似乎有意按照孟加拉古王朝傳統,將Hasina與Khaleda流放海外。 The 3rd world view與Rumi有更多關於Sheikh Hasina不得入境及Khaleda Zia被驅逐出境的詳情。 在The Bangladesh poet of Impropriety部落格上,可以見到孟加拉最新政治情勢發展,Voice...

馬爾地夫:警方遭質疑虐殺民眾

校對:Portnoy 馬爾地夫警方虐待遭拘留者最近又再度成為焦點,4月15日早上,民眾於首都馬列(Male)海邊發現一具身上多處傷痕的屍體,經調查證明死者是名為Hussain Solah的年輕男性,死前幾天曾遭警方拘留,雖然警方宣稱於4月13日便已釋放他,但其間都沒有人再見到他,他在那幾天也未曾與親友聯絡。 數千人因此走上街頭抗議,他們認為這是警察犯下的另一起謀殺案,但抗議群眾後來也遭到警方菁英部隊毆打,英國前警方監察員則強烈譴責此事。 馬爾地夫民主黨主席Mohamed Nasheed亦遭警察痛毆並逮捕,他獲釋後便前往海外就醫。 死者家屬希望能解剖屍體,以驗明真正死亡原因,但警方原本卻企圖盡速掩埋屍體,後來警察建議由斯里蘭卡專家在馬爾地夫進行驗屍,但由於國內缺乏相關設備,家屬也拒絕接受警方的安排,最後政府才同意家屬要求,將遺體送往他國解剖。 警察先前表示,屍體外表上看不出明顯傷痕,但目擊的數百人都否認此種說法,一名關心此案的醫師在MaldivesHealth部落格上發文指出,最初檢查遺體的醫師拒絕簽署下葬同意書,堅持應送往醫院進一步檢查。 事實是,最先檢視遺體的醫師拒絕簽署報告,堅持應送往IGMH做進一步檢查,才能確定死者生前受傷情況,面對龐大壓力,這位醫師的態度相當值得讚揚,這也是正確的決定。 我國醫師一方面因未獲許可,故並未驗屍,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人員缺乏相關技術,就像是各位也不會讓牙醫割盲腸對吧? Maldives Today感嘆對此謀殺案,大眾反應卻相當冷淡,並對比2003年9月曾有名囚犯遭安全人員在獄中殺害後,社會曾因抗議而引發暴動事件,今昔確實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