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南亞 來自 六月, 2007

26 六月 2007

印度: Rajnikanth的電影狂熱,寶萊塢及網站分析

本週是一個電影狂熱週,狂熱的卻不是來自寶萊塢(的電影),而是泰米爾的電影工業kollywood。Rajnikanth(或稱 Rajni)主演的Sivaji:老闆,預定於明天首映(2007,6月15日,禮拜五)。隨著電影而來的狂熱已在他的影迷間造成發燒級的熱潮。Rajni是印度片酬最高的演員,且在日本亦有一群眾多的影迷。沒錯,他還是幾個月前印度總理和日本首相在東京進行會議時的談論話題,可見Rajni的巨星魅力。於Onion Dosa網站有著一篇包含許多日本Rajni狂熱現象照片的文章。 Sivaji:老闆是印度史上耗資最鉅的電影,在我們看看電影以及影迷的反應之前,有一些來自techowaves部落格,關於此電影的有趣資訊。 1. 為了 Rajnikant 的出場場景,導演Shankar採用了2500名年輕藝術家。 2. 為了拍攝薩哈娜這首歌,興建了一棟大型的玻璃屋。 3. 為了此部電影,印度首度使用了4K DI (數位微調矯色技術,Digital Intermediate) 數位攝影機。 本週稍早官方開始 Sivaji 上映的倒數計時,那時kirukkal(隨筆)寫道: 還有六天Sivaji即將發表,如果你住在美國,趕緊到IndiaGlitz買你的門票! 這裡還有Sivaji獨家劇照! 讓我們從這些獨家劇照切換到那些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電影的民眾。於電影發表數天前,影迷大排長龍,為的是那令人期待的首映。題外話,通常在印度你可以於影片正式發表前事先購買到電影票,對許多人來說,看這部電影的首映可是件大事。 Rising Tide 寫到:...

20 六月 2007

八大工業國高峰會(G8 summit)後,世界變的更好了嗎?

八大工業國高峰會(G8)(外加延伸五國)上週在德國北部的海濱渡假勝地海利根達姆舉行。世界最富裕的國家領袖群聚一堂準備對氣候變遷以及非洲國家貧窮問題達成協議,但這似乎不能滿足眾多對於全球資本主義的批評。 全球之聲在過去的幾週連結了來自印度、俄羅斯和非洲的評論。以及遠從秘魯和日本而來的示威者,參與反對這場會議的舉行。 譯者補充: 來自印度的評論: a reader's words 在八大工業國高峰會會場外的抗議活動之中。為什麼這些人要抗議呢? 答案很簡單,即使全球化讓第一世界之島一座座的開在上海和印度的班加羅爾,它同時在已開發國家也建立了一個下層社會的第三世界。 來自俄羅斯的評論: Edward Lucas 寫到在這次在德國召開八大工業國高峰會上俄羅斯的問題。大部份的會議所產生的結論都是雜亂無章的。但經由精心琢磨的陳腔濫調,在此之間,各國的差異會被盡其可能的以手段應付和模糊化。這似乎是無一例外。 來自非洲的評論: 一群與 Panos London 合作的非洲記者將從德國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現場,在部落格上書寫他們的觀察。從六月一號起,為期九天,來自伊索比亞、烏干達、莫三比克和南非的記者,將帶給讀者新聞,及從非洲的觀點談愛滋病的問題和醫療服務、國際援助、外債免除以及氣候變遷。 我們將從德國北部的海濱渡假勝地海利根達姆、同也是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現場報導,我們也會報導八大工業國另類高峰會,以找出八大工業國是否真的在傾聽非洲的聲音。 Jewels in the Jungle在德國持續的追蹤收集許多在網路上關於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好文章及部落格文章(特別是來自非洲),他說道: 我對此次高峰會會談的結論並不像某些人那麼的悲觀和失望,但同時你也必須感到疑惑,八大工業高峰會究竟和誰有關?他們對於解決世界上的問題有任何有用的幫助嗎? 會議就變成給政治人物的馬戲團表演,每個團體在太陽下為他們各種原因的憤怒發聲,而這和會議很少或一點關係也沒有,有人就問,何必這麼麻煩呢?...

19 六月 2007

孟加拉:天災與部落客之責

上週一大雨引發土石流,掩埋吉大港山邊數十間貧民房舍,造成至少134人死亡,這就像是我們每日所聽聞的不幸消息,身為部落客,各位有何反應? Arild Klokkerhaug是位企業家、部落客,也是孟加拉最大部落格平台Bandh Bhanger Awaaj的老闆,此次他再度身先士卒,希望展現部落圈面對此種悲劇能有何作為,他在自己的部落格裡表示: 有多少位部落客住在吉大港?各位當地人能否告知現場的狀況與訊息?吉大港的部落客能否團結發起活動?例如動員民眾提供糧食與衣物給災民?請試著讓各位的文章登上媒體、提出建議、親身協助,也將災情回報至網路上,我想大家都能這麼做。 他也呼籲大家採取行動: 這是部落圈的潛在力量,我們也該為此團結!部落客起來吧,讓我們一同組織活動、撰寫報導並伸出援手。 Arif Jebtik回應上述發言,批評部落客未盡責任: 我們忘了那些雨中滂沱的無助人民,因為他們從不是我們討論或風雅高尚論辯中的主題,祖國對我們是個重大議題,然而我們卻輕易遺忘祖國子民。 這些發言確實發揮龐大影響力,Bokolom等部落客開始思考如何拯救吉大港水患災民,要求停止砍伐山林以避免土石流再發生、如何協助受災戶等。   Arild Klokkerhaug與其他部落客前往吉大港,並報導當地實際情況,孟加拉部落客與全球學生也開始為災民募款,Trivuz提到個人該如何省下錢協助災民,比如說減少吸煙量、喝茶次數、講電話時間等,他也報導第二批部落客的行動,照片請見此。   Arild Klokkerhaug指出還有更多潛在力量: 無論在網路上或現實生活中,部落圈都能夠團結與動員幫助他人,這些災民未來需要長時間援助,無論是明天、下週、下個月、明年,這個叫humayun的男孩還是在這裡,他能代替母職照顧弟弟嗎?他能讓弟弟長大成人後,符合母親當初的期望嗎?部落圈能提供時間、力量與建議,幫助此次與未來無數次災禍的受害者。 身為部落客,你可曾意識到自己的社會責任? 作者:Rezwan 校對:Portnoy

17 六月 2007

印度:骯髒黃金、塔米爾穆斯林、Orkut網路社群

黃金及鑽石象徵純潔與愛情,但Passtheroti的Desi Italiana卻認為,被稱作「印度狂熱」的黃金其實很骯髒,而鑽石「恆久遠」的背後辛酸更是血漬斑斑。她還說,黃金及鑽石的需求大多來自喜愛黃金的女性,並指出黃金骯髒的緣由、血鑽石以及印度日益茁壯的鑽石市場。 [.]1991年至2002年期間,獅子山共和國(Sierra Leone)爆發內戰,而鄰國賴比瑞亞(Liberia)內戰則已長達14年,二國內戰之部分肇因為「血鑽石」,兩國皆將鑽石收益用以挹注戰爭軍火,軍火掮客、軍火走私等,情勢在聯合國實施制裁後愈加猖狂,而印度則是軍火走私中繼站之一。[..] 塔米爾(Tamil)語族為一古老聚落,多見於印度南方及斯里蘭卡(Sri Lanka)東北部,時至今日,塔米爾移民足跡已散及全球各地,包括斯里蘭卡中部、馬來西亞、南非、新加坡及模里西斯(Mauritius)。TW News的PK Balachandran針對印度、斯里蘭卡、馬來西亞各地塔米爾語穆斯林撰寫一篇報導,試圖尋找三者共通特徵,重振這支衰微4百年之久的民族,內文並載有該語族遷徙的歷史。 [.]當初葡萄牙人實行港滬通行制度,穆斯林船舶因此無法穿梭往來南亞及東南亞諸港,另外在荷屬斯里蘭卡,由於穆斯林未獲國家契約許可,故亦不得駛入商業繁盛的西岸港滬。[..] 印度偏遠地區資訊教育不發達,而最近國內有部分人士對網咖業者威脅施壓,企圖抵制大型網路社群Orkut,his blog 的Roshan對這些現象只能苦笑。雖然網路社群Orkut在印度吃了不少苦頭,不過Itsmaklife 的Asif Khan分享親身經歷表示,他在Orkut認識的日本網友提醒他記得攜帶雨傘,並準備了他最愛的印度主食──鴿豆菜(Dhal),讓他得以在旅日期間一解思鄉之愁。 [.]啟程日本之前,我在orkut利用剪貼簿功能(scrapbook)認識了Gautam,他也十分高興認識我,還不忘提醒我記得攜帶雨傘,他的建議真寶貴,抵達日本翌日果真下起雨來。[..] 作者:Javits Rajendran 校對:Leonard

7 六月 2007

尼泊爾:聖母「瘋」

又是登山季,尼泊爾境內有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自然成為許多新聞報導焦點,每年也都會留下記錄,例如今年截至目前為止已超過500人登頂,5人在途中死亡,這股熱潮仍無消減跡象。 尼泊爾部落格圈對此也有些看法,有些部落客很意外地發現,許多雪帕人(Sherpa)擅於登山,也協助許多登山客攻頂,但外界卻很少提及這群人。 「尼泊爾站」(Nepal Sites)則驚訝登山對雪帕人如此輕而易舉:「…比如說Appa Sherpa已登聖母峰17次,攀上世界屋頂對他是小事一椿」;「明亮之星」(The Radiant Star)則寫道,「Appa Sherpa已登頂17次,Pemba Sherpa今年在九天內也已來回三趟,上聖母峰頂超過五次的雪帕人比比皆是。」 兩個部落格也都提到,在攀爬聖母峰這件事上,外界總是遺忘尼泊爾人的存在,「明亮之星」覺得很不公平: 但雪帕人未獲應得的重視。 幾乎每部電影裡,登山客離開基地營後,雪帕人便消失於鏡頭前,而在記錄片裡,雪帕人的工作也只有背行李與準備伙食而已。 「尼泊爾站」想問,為何沒有尼泊爾登頂者拍攝與撰寫的電影與書籍: 我也在想,外國登山客總形容攀登聖母峰的故事如此美好,充滿英雄事蹟,但尼泊爾人登頂的次數遠超過其他國家,卻從未述說其經歷,就連記者也沒興趣記錄他們的故事。 「所見與凝視」(Look & Gaze)提及,現年60歲、又名「雪豹」的Ang Rita Sherpa率領一支遠征隊,打算將尼泊爾八個政黨黨旗插在聖母峰頂,這場「聖母峰民主遠征隊」是當地一件大事。 這場行動雖然看似後現代,用這些裝飾物點綴世界最高峰,其實象徵著「尼泊爾新民主」,那將是歷史重要時刻,當這群人將旗幟插在山頂,便解構了大英帝國與尼泊爾封建史的舊時代論述,「聖母峰民主遠征隊」將會歷史帶來新意。 除此之外,尼泊爾真實報導(Real News Stories from Nepal)則有一篇文章,提及聖母峰的環保清潔遠征隊。...

1 六月 2007

孟加拉:突破禁忌與一場論辯

作者:Rezwan 校對:Justin 孟加拉部落格平台Bandh Bhanger Awaaj裡滿是各種討論、論辯、對話與書寫,數百部落客與數千讀者不停為這個空間注入活水。 各式各樣的話題在部落客與讀者之間交流,創造出許多火花,最近便有一連串對話與書寫,Sadiq率先以即時部落格記錄的方式,書寫如何烹煮魟魚的過程,其他人也起而效尤,以同樣手法提供各種令人驚喜的食譜。 部落客也勇於利用平台自書想法與疑問,代號Yusnikto的部落客最近便以邏輯質疑《可蘭經》的著者身份,他引用Ibne Wareq博士的言論,試圖證明經文其實是先知穆罕默德對阿拉的祈禱文,而非真主所撰。 這篇文章立刻引來許多爭議,有些人抗議質疑《可蘭經》讓他們感到受傷,不過也有些部落客以另一套邏輯回應,Trivuz指出,《可蘭經》內顯有段落指出,這是透過先知穆罕默德之手交給穆斯林,藉此佐證 Yusnikto所言有誤;Dikkhok Dravid則支持Yusnikto的發言,認為唯有人才能書寫,在中古時代,詩文也常天神之名發表;Samudrer Uttal Torongo則發誓絕不相信《可蘭經》為人所著。 由於Yusnikto言論內容敏感,部落格管理員於是將之移除,但卻引發意料不到的反應,許多部落客開始抗議管理員移除發言,認為這明顯違背言論自由,雖然許多人認為Yusnikto發言立論薄弱,但也該以另一套論述證明,而非限縮言論自由,最後管理員只能恢復這篇留言。 對於以穆斯林為人口多數的孟加拉而言,這確實是大事一件,其他媒體向來不敢刊登此類言論,在世界許多國家裡,言論自由都會受自我審查,但在部落格裡,人們可匿名書寫,也常能帶動一波理性的思辯。 Mahbub Sumon總結整場論戰,並提醒部落客應盡的責任: 每位寫手都有其書寫自由與表意自由,但並不代表可恣意而為,自由有限,我個人相信宗教有其論辯與置疑的空間,不過仍應秉持良善合理的原則,也不應故意刺傷他人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