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Elections 選舉 來自 一月, 2007

25 一月 2007

烏克蘭:尤申科上任屆滿兩年

原文: Ukraine: Two Years of Yushchenko's Presidency 作者: Veronica Khokhlova 譯者: Leonard 兩年前的1月23日,數十萬民眾湧入烏克蘭首都基輔的獨立廣場,聆聽總統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的就職演說,撰寫部落格「橘色烏克蘭」的Dan Mcminn和Lesya McMinn也在人群之中,他們和許多人一樣,都得跨越重重阻礙才能得窺活動片刻,他們拍攝有關群眾的相片,也寫下了圖說,例如: …所有人都得繞著廣場打轉,因為人實在太多,我們在大街上步行,根本無法靠近清楚看見什麼東西。 …我們一度爬上廢墟的冰坡,為了歷史重要時刻,什麼才算是冒險? …最驚人的是有這麼多人在後街徘徊,廣場各個方向的入口都被人群堵住,光是看到周邊道路有這麼多人,就可以想像主幹道上更是人山人海。 本週二尤申科上任屆滿兩年,但大多數人都沒有注意到,焦點集中在權力鬥爭與希望破滅,基輔的記者兼部落客Abdymok在一篇簡短文章裡,稱尤申科是位「失敗的總統」。 時光倒回2006年8月,didaio指出,烏克蘭部落圈現在不再視尤申科為國家「英雄」,而是「反英雄」,今年1月23日時,他也是烏克蘭少數部落客還願意思索[UKR]週年紀念的意義,以及為何尤申科無法符合人民期待: 兩年前,我站在獨立廣場上,身上穿著橘紅色雨衣、綁滿橘紅色絲帶,因為眼前景象而滿懷驕傲與愉悅,身旁數萬名烏克蘭人與我心有同感,當時我們看著一位人民總統就職,每個人都希望烏克蘭能擁有新生命、新生活水準等等。 我現在無意分析過去兩年發生的每一件事,反正還有很多人會寫,尤申科的總統職權即將隨新法生效而縮小,可能迫使他花費很多時間,努力想擺脫「烏克蘭人民傻瓜」的封號。 因此我比較想談談,兩年前與我並肩的群眾到了今日有何態度與反應。 上週我恰好聽到兩個人說了同一句話:「從前人們有那麼多希望…」,其中一位女士在總統大選時投票給前總理亞努科維奇(Victor...

15 一月 2007

孟加拉: 緊急狀態下,部落客取代媒體

原文: Bangladesh: State of emergency, bloggers as information source作者: Rezwan譯者: Leonard校對: Portnoy 孟加拉最近歷經巨變,上週四晚間,總統阿梅德(Iajuddin Ahmed)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同時辭去過渡政府領導人職務,這也是在野聯盟最主要的抗爭訴求;除此之外,阿梅德也將1月22日的大選延後舉行,據說這項決定背後充滿各方勢力斧鑿痕跡,Drishtipat Blog快速整理了緊急狀態宣佈前的各項事件。 軍隊占領街頭,並在晚上十一時至清晨五時實施宵禁,禁止孟加拉十多家民營電視頻道報導新聞,官方也建議平面媒體,不要刊登任何批評政府行動的言論,由於孟加拉網路普及率不到1%,全國陷入資訊真空狀態,人們不斷希望透過各種管道得知國內局勢。 部落客則負起收集資訊的任務,並發表對於相關事件的看法,英國《衛報》新聞部落格認為,孟加拉部落客是這場政治黑夜中的明燈,讓世界透過網路了解當地情況。 隔天政府解除宵禁與媒體禁令,先前宣布禁令的總統顧問因引發爭議也丟了官位,政府逮捕涉嫌貪污的前任與現任官員,廣受民眾讚揚。 有些人認為,如果不是這麼臨時與意外,孟加拉民眾可能反而會歡迎政府宣布緊急狀態,因為這至少能使罷工與交通封鎖情況暫時消失,不過現在人們最擔心的是,這紙命令剝奪民眾所有基本權力,並讓行政機關地位高於法律,政府可藉此控制、干擾與阻擋新聞訊息,使資訊無法透過郵政、廣播、電訊、電報、傳真、網路與電話傳遞,且任何人在緊急狀態期間若批評政府,都可能面臨嚴重刑罰,甚至遭判處死刑。 有些部落客開玩笑說,他們現在只能寫寫性生活或三餐內容,以免談論政治會惹來麻煩,不過其實部落客並未因此停下批評時政之筆。 Serious Golmal的Sid想問: 究竟是孟加拉的民主制度失敗?還是政治人物使孟加拉民主潰敗? 總統已指派新過渡政府領導人與五名顧問,並獲得在野勢力與一般大眾背書,人們則期待很快能舉行公平、公開、公正的選舉。 還有些人在論辯:政府是否以緊急狀態之名,行戒嚴之實?而總統是否無法完全掌控軍隊,縱然此事為真,有了泰國無血腥政變的前例,孟加拉人民在這種情況下,其實並不反對由軍方穩定局勢,這可能也是孟加拉能在選後回歸民主的唯一機會。

1 一月 2007

波蘭的脈動:「過去這一年…」

原文:Poland’s Pulse: “This year was…”作者:Jordan & Maria Seidel翻譯:Portnoy 波蘭的部落客正逢佳節放假。卡在家人以及成噸的食物之間(兩者都是聖誕節必備),有的部落客只寫了新年新希望,很多人連寫都懶得寫。 從那些有持續更新的部落格當中,可發現有許多人都患了「概括重述症」。這種像是某種憂鬱症的疾病,每逢年末就會特別猖獗。部落格社群成員顯露出的主要症狀大概為想要總結,以及評價過去以來的十二個月。 幾乎每篇文章的開頭都是「過去這一年…」 沙龍24(Salon24)的幾位部落客(有關Salon24後續的報導會再談)似乎在比賽誰總結的最好。該部落格的主持人,伊格爾(Igor Janke),在他的Janke Post文中表示2006是失落的一年(PL): 今年公共領域方面的表現讓人失望。幾次選舉過後,我跟數百萬波蘭人一樣,期待能有偉大的復興。我仰賴卡欽斯基(Jaroslaw Kaczynski,波蘭總理)、塔司克(Donald Tusk),以及他們的政黨。然而他們都浪費了大好機會。或許PiS沒有眾人預測中做得那們糟,他們的確做了些許改革。但他們也把(民粹的)蓋爾帝赫(Giertych)納入了政府。他們納入了阻止私有化的亞辛斯基部長跟什麼都沒做的佛特佳部長。他們跟Lepper以及他那可悲的團隊立下協議,然後又毀棄,接著又重新立下協議。政治不協調的程度簡直無法估計。儘管感謝老天爺,經濟方面還不錯,我依舊感到失望。這些政客應該努力突破過往僵局,但是他們並沒有達到我的期望,遠遠不如。 他的客人-Widziane z pozycji siedzacej 的Adam Pietrasiewicz被迫坦承:「我並不對2006年感到失落」(PL): 伊格爾先生正在抱怨他今年又感到失望了,從他的文章裡可得知,他過去每年也都這麼失望。即使是因為那些什麼都沒作的政客–當然,也正是因為他們什麼都沒作。我不知道你怎麼會說:「但他們保證一切會改善…」;他們每個政客都這麼保證的啊!這就是民主,你得先做些承諾,然後才能當選,接著許選舉代表人會按照他所仰賴的那些人的需要去做事,而這些人絕非一般選民,起碼在波蘭的制度中不是這樣。我過去曾經住在一個國家,在那兒你可以直接投票給特定一位候選人,儘管制度依舊腐敗,但是還是比我們現在好多了。每次選舉,我都會在紙上寫下一個人的名字,然後在我即將離開的時候,我通常已經與這個人熟識了。在我們的體制裡,先別提真的去認識選舉代表人好了,根本沒人敢說自己知道自己的選舉代表人的姓名,沒人敢說,就是一個都沒有。我們的選舉制度太差勁了,我在回到波蘭之後才這麼覺得,所以我不參與,我不投票,因為根本沒有意義。所以我也不會像伊格爾先生一樣感到失落。 Fragles這次開放了他的網站給另一位叫做Mat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