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七月, 2007

報導 關於 Freedom of Speech 言論自由 來自 七月, 2007

22 七月 2007

薩爾瓦多:抗爭與恐怖主義的區別

一年前的血腥街頭抗爭促使薩爾瓦多通過反恐法,當時在薩爾瓦多大學外的殺警嫌犯已遭逮捕,政府也動用反恐法對付抗爭水資源政策的示威民眾,當地部落客對此有許多看法。 2006年7月5日,薩爾瓦多大學外的示威抗議演變為暴力事件,不知名狙擊手向鎮暴警察開槍,造成兩人死亡、多年受傷,此後媒體均以「5-J」代稱此次活動。經過一年的追緝,嫌犯Mario Belloso於2007年7月2日遭到逮捕,國內媒體持續大篇幅報導。 記者兼部落客Jorge Ávalos非常關心後續發展,Belloso被捕後不久,他便指出[ES]執政黨有意以此大肆宣傳,政府與媒體似乎也忽視無罪推定原則,逮捕當天,Ávalos即希望警方能恪守專業,拿出足以服人的證據。 然而就在兩年後,Ávalos發現警方忍不住對外洩露訊息,一張搜索Belloso住所的照片曝光,顯示Belloso與在野黨FMLN幹部有所往來,Ávalos認為警方策略相當危險[ES],竟然讓如此照片流至媒體之手,恐將使這項證據失去其「保管鏈」(chain of custody)。 回顧過去一年的經驗,部落客Ixquic認為在保守派的執政黨眼中,5-J是薩爾瓦多恐怖主義之始[ES]。相關畫面仍不時在電視上出現,使得政府能夠推動通過新的反恐法。身為律師的Ixquic表示,她完全支持打擊恐怖主義的法律,但她擔心這部法律未定義重要詞語與原則,等於讓政府自行定義何謂恐怖主義而濫用法律。 在Belloso被捕當天,政府在另一場合動用新反恐法, 引發高度爭議。在Suchitoto市郊抗議水源民營化政策的民眾與鎮暴警察發生衝突,總統薩卡(Tony Saca)原本預定前往當地發表演說,並公布水資源系統地方分治計畫,許多人認為這形同將整套制度分段出售予私人企業,抗爭者堵住前往市區道路,鎮暴警察 則前來清除路障,並發射催淚瓦斯與橡皮子彈,媒體照片則顯示示威者丟擲石塊與引燃垃圾。 街頭抗爭癱瘓交通在薩爾瓦多司空見慣,但此次政府手中多了項新武器,包括本地組織基督教農民組織(CRIPDES)多位領袖等14人遭逮捕,並依反恐法起訴,網路上很快便出現有關抗議行動與逮捕現場的照片與影片,國內外團體也廣為流傳。 7月7日,14名遭逮捕者出席位於聖薩爾瓦多的特別組織犯罪法庭聽證會,許多抗爭人士在法庭外聚集,呼籲法庭撤銷恐怖主義告訴,「美國-薩爾瓦多姐妹市」團體也進行實況部落格報導,然而法官最終裁決在恐怖主義罪嫌開庭前,其中13名被告必須先送入監獄「暫時監禁」,最長為期三個月。 法庭裁決宣布後,現場情況是: 民眾群情激憤,但氣氛仍然和平,持續聚集在法院大樓外,鎮暴警察也在場,不過並無衝突發生,Marta Lorena Araujo Martinez的丈夫Julio Portillo在裁決後立即向群眾發表演說,表示他感到相當失望及憤怒,並呼籲所有薩爾瓦多人民未來三個月共同努力營救被告出獄。現在輪到反對黨 FMLN領袖發言。 群眾等著看被告會送往何處,準備組成車隊跟隨,並在監獄外守夜。 作家Juan Jose...

17 七月 2007

阿富汗:專訪部落客兼記者 Baktash Siawash

接下來是專訪部落客兼記者Baktash Siawash,談到關於阿富汗的審查制度、媒體和部落格。Baktash為許多雜誌寫作,包括了WashingtonPrism。 問:請簡介你自己及你的部落格。 答:我叫做Baktash Siawash,現居於阿富汗,我的部落格是Writings of Siawash(波斯語Neweshtehayeh Siawash)。我的部落格寫作要回溯到2003年在阿富汗的首都喀布爾(Kabul)。我以前將我所寫作的文章經由 Persianblog平台發表,但在發表了一篇名為「德黑蘭不適當的面紗」(Bad Veil/Hijad)之後,我的部落格被這個伊朗的平台提供者移除了。現在我有一個新的部落格http://www.kabul.tchatcheblog.com/。 問:你如何評估阿富汗部落格的現況? 答:我想,阿富汗的部落格寫作開始於2002年,而部落客僅限於可以在工作時接觸到網路的那些人。那些部落客大部份為非政府組織(NGOs)、聯合國 (UN)或是其它在阿富汗的其它國家機構辦公室而工作。有些阿富汗的部落格則是由居住在加拿大、美國或世界各地的阿富汗人所建立。 2004年時,阿富汗部落客的數目增加,部落格也增加到約300個。到了2005年,統計資料顯示阿富汗部落格的數目已增加到約 900個。目前則有3000名部落客,但許多人在一個月內未曾更新他們的部落格。有少數的部落客每天、每週、每月的更新他們的部落格。絶大多數的阿富汗部 落格是有關詩、政治和文化。 問:看來阿富汗人很樂在享受言論自由,在那裡有很多的期刊雜誌。你認為部落格可以為言論自由帶來附加價值嗎?部落格的目前為止的角色是什麼? 答:在阿富汗,目前有大約70個電台、400份日報/週刊/月刊、五個新聞通訊社、七個電視台,但我們尚未擁有言論自由。阿富汗政 府不接受評論性的期刊以及記者。我可以舉出很多例子。阿富汗的獨立記者Narmgo,只因為批評一位阿富汗官員,就被拘捕送進大牢。阿富汗政府控制著部落 格。二天前阿富汗的獨立部落客兼記者Kamran Merhazar 由於也批評政府,而遭阿富汗特別警察機構NDS監禁了幾天。 這些例子顯示了部落格和其他媒體所遭遇到的壓力增加,使得經營部落格、報紙、和雜誌在阿富汗變得日益困難。 問:傳統媒體和部落格的關係為何?許多記者從事部落格寫作嗎? 答:我認為部落格對阿富汗而言是一個新的概念。在這裡,一些報紙和週刊有網站和部落格,但普遍來說,和部落格合作還在未發達的狀態。大部份...

15 七月 2007

瓜地馬拉:網路開放,誰都能寫部落格

瓜地馬拉九零年代初曾經政局動盪,時任總統的艾利亞斯(Serrano Elías)便決制出手管制媒體,當時大多數瓜國民眾無法接觸網路,但網路真是個散播消息至海外的好工具,讓世界知曉瓜國境內事態,少數擁有特權者得以藉由網路廣發消息。電訊事業民營化之後,網路服務提高了品質與普及率,今日許多人不再靜默,開始使用手機與電腦,更學著在網路世界抒發所思。 現在瓜地馬拉也出現內容受人非議的部落格,有些關乎政治立場,其他則有關各種複雜議題及人物,以下為幾個例子。 十年前,無論在新聞或一般人閒聊,都不曾提到關於政府軍的隻字片語,因此當我們發現軍事部落格軍事觀點[ES],實在值得好好注意,其中報導有關軍方爭議單位人員kaibil的訓練與活動,也能見到媒體中少見的看法。 美國人在瓜地馬拉通常不受輿論歡迎,但兩位北美民眾在部落格GRINGOLOGUE裡,暢談在瓜國擔任志工的經驗,很高興能見到外籍人士提供的不同觀察角度。 網路上也有些對照組,Homo homini lupus[ES]的作者正在智利做交換學生;elcharakotel[ES]的作者則移居歐洲,兩人身處於異國社會與體驗中,論調也與留在國內的瓜地馬拉部落客相異。 國家大選將於九月舉行,候選人與觀察者都首度採用部落格,例如「瓜地馬拉選舉[ES]」等,經費拮据的小黨亦透過部落格傳遞理念,如「瓜地馬拉際遇 [ES]」。 無論是執政黨或遭社會遺忘的地方組織,都在部落格裡找到一席之地,例如GANACHINAUTLA[ES] 瓜地馬拉民眾已明白網路散播觀念的益處,部落格這種工具也適時出現,當地部落客關注焦點時常領先一般記者,也開始透過個人空間闡述觀點、意見相互討論。但值得注意的是,就算是部落客之間,當地人們接納多元意見的雅量仍有限,部落格用途廣泛,但尊重異議與言論自由是不變的共通價值。 作者:Renata Avila 校對:Portnoy

12 七月 2007

阿拉伯: BBC駐加薩記者艾倫強斯頓遭綁架獲釋

遭綁架114天的英國BBC加薩特派員艾倫強斯頓(Alan Johnston ) 在今天 (04/07/2007) 獲釋(中文/英文),部落格圈中情緒激動。本篇很快速的檢視中東部落格圈對此事的看法。 圖說:BBC記者強斯頓於加薩走廊遭綁進入第五週,布魯塞爾民眾持續祈禱。quarsan攝影。 卡達(Qatar): 卡達的Abdurahman寫道: 當我今天早上聽到艾倫強斯頓最後獲釋的消息,感到非常高興。過去漫長四個月,他遭到自稱為伊斯蘭軍(The Army of Islam)的團體綁架(事實上是加薩走廊最大的暴力派系The Dogmush)。在他遭到綁架痛苦煎熬的期間,有謠言指出他已遭到殺害,後來則是身穿自殺炸彈帶出現在影片中。 當哈瑪斯控制了加薩走廊,他們很清楚的傳達出釋放艾倫強斯頓是首要議題,最後也實踐諾言讓他獲釋。 巴林(Bahrain): 巴林的部落客Mahmood Al Yousif在這裡為這位獲釋的記者獻上睡蓮。 這是我第一次照顧的睡蓮,她在今天早上盛開。我很開心,也喜歡她的顏色。真高興艾倫強斯頓遭綁架114天後被釋放。這朵睡蓮就獻給他,以及將生命放在新聞現場為我們報導的第一線記者。 埃及(Egypt): 來自埃及的Ibn Al Dunya 也對此事感到高興,在這裡向艾倫強斯頓的專業致敬。...

9 七月 2007

黎巴嫩: 幾乎無關政治

我們吃下肚的是什麼?為什麼我國銀行業這麼發達?誰在清除子母彈?巴西要怎麼協助黎巴嫩回收廢棄物?在戰火中失蹤的孩子在哪裡?黎巴嫩音樂水準如何?這些都是本週黎巴嫩部落圈在討論的部分話題。 首先Mazen Kerbaj在其藝術作品中,提出三項存在主義式的問題:「我們是誰?誰知道一切?誰能填補空格?」 再來,Rami Zurayk教授寫了篇文章名為「如果在黎巴嫩的各位了解眼前食物」,其中轉錄了黎巴嫩農民組織主席Antoine Howayyek寫的一封信,寄給內閣部會首長,並質疑他們: 為什麼國家沒有管控進口食品的標準?蔬果、牛奶、乳製品等都沒有,為什麼政府不善盡責任,於邊界進行或外包執行品質管控的工作? 這封信當中提及許多有關貿易、農業與本地產業的問題,其中一項是: 民眾在市場上根本無從得知產品來源,國內大多數產品均為進口,但是卻當作黎巴嫩本地生產產品販賣,每年黎巴嫩都進口5000噸的白起司,不過卻都以國內生產的食品銷售。事實上,黎巴嫩法律明文規定產品出售時不得改變原包裝。 探究信件內容後,Rami Zurayk教授的結論是: 標明原產地不僅能協助本國產品,也是建立食品品質標準的第一步,不過如果我們決定標示含基因改造的食品,那麼美國穀物、垃圾食物、大豆油、糕餅都會名列其中,我們目前大量進口此類食物為美方帶來了鈔票進帳,不過如果加上此標示將影響銷量,美國老大哥應該不會高興吧? 去年以色列與真主黨開戰期間留下許多未爆子母彈,嚴重損害黎巴嫩南部的農糧生產,自宣布停火以來,亦有239人因誤觸未爆彈而傷亡,部落客黎巴嫩人提到一部影片,其中記錄志工清除未爆彈的情況,企圖真實反映出數字背後的故事與臉面。 影片介紹名為Muhammed Nahle的民防組織志工,他在戰爭最後一天因子母彈爆炸而失去一條腿,但他仍維持樂觀態度,著實鼓舞人心,這些人都是戰火下的英雄,也是各種數據背後的真實人物。 黎巴嫩一家主要銀行的週報顯示,雖然政治動盪、社會危機不斷,客戶存款仍年年增加,2005年提高4%,2006年為6%,Remarkz的Bech便談到此一現象: 我認為那些押寶於黎巴嫩經濟者,尤其是那些大戶,必然已獲得政治保證,而且是來自於相關的事業。似乎也只有在銀行業,我們還看得 見穩固的體制,這個體制的參與者不多但卻有大量的金錢投入,完全不受整體經濟的影響。畢竟這些人在意的不是經濟本身,而是某種由公共金融體系所虛擬創造的 「信心經濟」,然而公共金融體系卻不斷淌血,因為本地銀行若非投資於獲利豐厚的TBill,就是投資國外市場。在這個情況下,這個體制的穩定與否已與戰火 無關。 巴西將協助黎巴嫩回收建築物廢土石等廢棄物,根據部落格黎巴嫩之淚報導,廢棄物將用於建屋與舖路。 部落客Golaniya張貼巴勒斯坦孩童的照片,這些孩子因為黎巴嫩軍隊與伊斯蘭征服者(Fatah al-Islam)武軍團體交戰,而被迫逃離Nahr al Bared難民營。她上週另外提及,部分伊拉克孩童在伊國一間孤兒院裡,不僅受到虐待,更幾乎要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