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GV 中文化小組 · 五月, 2006

Email GV 中文化小組

最新文章 GV 中文化小組 來自 五月, 2006

31 五月 2006

印尼:爪哇地震救助維基需要線上志願者協助

因應2006年5月27的爪哇地震,世界救助團體成立了爪哇地震救助維基,自成立之後,過去二十四小時內眾人積極結合災難援助行動與當地主要的救難組織及救濟隊伍。那兒也有其他合作的團隊,在該地先前的救濟基礎之上,設立手機簡訊傳播系統,深入災區。這個維基已經有了基本的設計和結構,但是現正急切缺乏線上志工幫忙以下完成幾項任務: 1. 從海嘯救助與南亞地震救援部落格將有關的內容移過去。 2. 從Technorati上尋找報導地震消息的部落格,把消息歸類在相關的維基區塊下。 3. 翻譯Help Jogja部落格,並把文章放上維基(經由Andy Carvin的鍊結:toggletext.com) 4. 移除無關的訊息。 5. 增加靜態資訊至首頁。 6. 把這個維基告訴全世界。 …等等。團體已經和國際紅十字委員會、TSF、國際紅十字會暨紅新月聯盟等組織聯繫上,並且獲得像是災難評估等重要資訊,這表示這些組織知道他們在部落格與維基上的努力。此外,來自當地救援工作者與隊伍的資訊24小時不斷湧入,他們在世界救助部落格不斷更新。許多非營利組織也拜託他們與其合作和溝通,並藉此把現況報告發佈在維基上。 任何有關維基內容管理的幫忙都無任歡迎。如果你有意願助一臂之力,請直接進入維基,或是寫封信至javaquake AT worldwidehelp DOT info Global Voices Online »...

30 五月 2006

如何幫助印尼地震受害者

印尼地震至今已造成超過五千名死者以及更多的傷患,關切此災難情形的國際社群成員可以到Merlyna Lim的部落格去看看,她在那努力地蒐集各個國際與印尼援助機構的地址與聯絡方式。

25 五月 2006

智利、阿根廷、與拉丁美洲的兩種左派

翻譯:trust校對: Portnoy 長期處於陰影下且僅被視為冷戰遺產之後,拉丁美洲現在回到世界的注目中心。整個世界中,經濟自由化已經成為當今重點。但是最近全拉丁美洲的選舉激起評論者將這個區域視為顯著的意識形態例外:有些人說是「民粹主義vs.華盛頓公約」,其他人則說是「拉美社會民主左派vs. 元首民粹左派」。最常見的諷刺漫畫中所畫的是委瑞內拉的Hugo Chavez與古巴Fidel Castro,加上玻利維亞新總統Evo Morales,三人在拳擊場的一端,而溫和派的智利、烏拉圭、與巴西總統則擠在另一邊。阿根廷的Kirchner是中間派,而厄瓜多、哥倫比亞、與巴拉圭完全被排除在這種區分之外。中美洲國家則未被提及。 生於阿根廷的西班牙公民Martin Varsavsky相信,在拉丁美洲確實有兩種左派模型運作著。 我收到許多針對我的立場的批評–因為我認為智利式社會主義,並非Evo Morales模仿的委瑞內拉的民粹主義,才是拉丁美洲發展的模範。我仔細閱讀這些批評,但我的立場沒變。我仍舊認為Evo Morales是很拙劣地開始行使其統治權的「石油獨裁者」。我還是認為有其他模式可以同時注意國家利益並達成發展,而這個模式就是智利。 首先,我對Evo Morales的批評是: -人民選他作總統,只代表他有行政權以及相關權限,並不代表他也有立法與司法權。 - 對某些新的南美國家領導人而言,不接受這些權限而想積累其權力,是很平常的。他們藉由安插事實上並不獨立的法官,以及藉由核准越過立法機構的行政命令,來達成此目的。這種行為是不民主的。法治不安定與經濟社會發展阻滯非常相關。當Evo Morales開始限制產業執行者並派兵佔領油田與天然氣公司時,代表他正在走這條路線。 -Evo Morales有完全的權利來行使其有限的權力,讓玻利維亞在比現狀更佳的條件下利用其天然資源,但是他選擇濫權以達到此一目的。玻利維亞其實可以、也必須改善其處境,但須在其國內法律以及與國際對話的背景之下。 – 玻利維亞人民在十分貧困不幸的條件下生存,其處境是拉丁美洲中最糟的國家之一。然而我們知道,在西班牙與智利有效執行的社會主義,也就是我所支持的那種社會主義,是市場社會主義,也就是政府以調節者與收入的重分配者之姿進行介入。絕對不會有效的社會主義是社會/共產主義,也就是國家機器轉型為貨物與服務的基本生產者,以及由獨裁者或類似的角色控制資源的運輸。 看到我自己被指控為很「右」地支持智利模式,我覺得很多拉美人民並不曉得成功的模式,而終致偏向極端。這些批評只知道腐敗的新自由主義的極端右派,而決定要實驗另一個極端,跳過了中間的勝利的模式,那個我所支持,智利所使用,以及類似我目前所居住國家西班牙所使用的模式。 Varsavsky接著解釋他同時在智利與阿根廷開始的Educar計畫中的自身經驗,他聲稱這兩國的差異是,在智利,「愛國並打造未來的官員是常規,而在阿根廷,這種人則是例外」。 Kirch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