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GV 中文化小組 · 十月, 2007

Email GV 中文化小組

最新文章 GV 中文化小組 來自 十月, 2007

31 十月 2007

沙烏地阿拉伯:婦女為男性權益而戰

沙烏地阿拉伯婦女再度登上了頭版頭條。在這個連開車都不被允許的保守國家,這群婦女們挺身而出,為被控涉及恐怖行動而遭逮捕的丈夫及親人們爭取自由。 在Qassim的示威遊行 Saudi Jeans提到: 十五位婦女及七名孩童在國家安全局外舉行示威遊行。他們要求政府對他們的丈夫們作公平公開的審判,停止嚴刑拷打,並將他們調回當地監獄。一名曾停止撰寫部落格頗長一段時間的部落客Fouad al-Farhan,公開了這個故事。 這件事情之所以如此別具意義,是因為這是第一次沙烏地阿拉伯的婦女舉行公開抗議示威遊行。我懷疑主流媒體會具體報導這起事件,但讓這件事傳播到全世界的部落格及公開論壇卻是很重要的。到Fouad的部落格去簽下你的姓名,支持這群婦女,並請盡力幫忙宣傳這項消息。 勇敢地靜坐抗議 來自利雅德(Riyadh)的Ghareeb Al Aber是Saudi Jeans的同事,他有更多話要說。Ghareeb Al Aber形容這是場「勇敢的」靜坐抗議,他補充道: 一些沙烏地阿拉伯的部落格,都刊登了這起2007年7月16日的頭條新聞。十五名沙烏地阿拉伯婦女帶著七名孩童在國家安全局前抗議,要求以下這些條件: 為她們的丈夫及兒子舉行公開的審判。 給予她們委任辯護律師的權力。 停止嚴刑拷打。 監控監獄-讓法官來掌管這些監獄。 將這些犯人調回Qassim。 我相信這些符合法律和人道法規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所有人都呼籲政府應執行這些婦女的請求,而我也不例外。我甚至希望沙烏地阿拉伯的媒體能拿出勇氣,就算只是一點也好,追查這起事件。 歷史性的一天 公開這起事件的Fouad Al Farhan認為這次的抗議事件在歷史上具有重要意義。他提到:...

29 十月 2007

伊朗:對俄羅斯的不平之鳴

好幾名伊朗部落客共同關注著俄羅斯,認為它只想分給伊朗裏海資源的一小部份。在蘇聯垮台之前,伊朗曾經能夠開採裏海資源達50%。 五個裏海沿海國家領導人-亞塞拜然、哈薩克、伊朗、俄羅斯與土庫曼-在10月16日星期二於德黑蘭召開裏海高峰會。五個國家對如何分配海中資源沒能達成貢識,包含能夠產製魚子醬的鱘魚漁產、天然氣及最重要的石油。 插圖來自Badban Blog Mohammad Moeeni發表[Fa]了一張插圖比較普亭與前蘇維埃聯邦的獨裁領導人史達林(Joseph Stalin)。這名部落客以「普亭閃開」做為該篇文章的標題。他談到伊朗與前蘇聯及俄羅斯帝國的衝突。部落客表示伊朗因為這些衝突在過去二百年來已經失去了部份的領土。 對於當前局勢,他寫道: 俄羅斯找到了不同的藉口以延遲普謝爾(Bushehr)核電廠的建造或從中獲取新的利益。俄羅斯不聲明是否參與其中。談到裏海的法律定位,俄羅斯的立場與伊朗利益相衝突。做為一個伊朗人,即使人微言輕,我仍有權利說,普亭閃開。 Yek Yaghyi(意為反判者)表示179年前俄羅斯利用Turkmencay協定欺騙伊朗,使伊朗失去了部份領土與裏海的航行權。該名部落客質疑是否又有一個Turkmencay協定在等著我們?他表示僅管普亭(Vladimir Putin)在攝影機前對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微笑,但他並不相信伊朗,也不支持伊朗政府。誰能說明狼與羊的友誼是怎麼回事? Kaghz Pareh(意為一張紙)表示[Fa]為了獲得俄羅斯在核能議題上的支持,伊朗政府已經出賣了伊朗。該名部落客宣稱下一代將承受今日所發生之事的苦果。 Razeno說[Fa],俄羅斯只想讓伊朗擁有11%的裏海資源。他認為伊朗政府給了俄羅斯太多好處,以獲得該國對伊朗核能政策那「微弱」的支持。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譯者:Atlantis 校對:FoolFitz

5 十月 2007

語言之死:進化、天擇抑或文化滅種?

在這個地球有194個國家,但是人類所使用的語言卻有7,000至8,000種,和國家數相距甚大。 語言的多樣性正在快速地消失,根據估計,每兩週就有一種語言死亡。 數百年前,強大的歐洲國家統治整個洲的方法,是將獨立的或是鬆散的人民,以殖民語言組織為一個民族國家,近代的帝國也跟隨著這樣的腳步。 如今全球化的媒體和科技正加速了語言的同質性。但是這真會引起恐慌嗎?

緬甸:軍隊企圖削減僧侶的影響力

緬甸民主之聲(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 DVB),非營利新聞組織以及目前少數幾個還能釋出當地新聞的管道之一,發佈一則關於軍方試圖要僧侶放棄宗教生活的報導。 日前遭逮捕的約三百名僧侶被送到在永盛(Insein)政府科技學院(Government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外的某處車庫。據悉軍方試圖「迫使僧侶還俗,脫去袈裟--變成一般人而且不再以守戒為榮。」 無故放棄僧侶身份是被視為罪愆。軍方試圖以此大量削減僧侶對人民的影響力,以羞辱他們。 緬甸民主之聲也提到,軍方過去曾命令「永盛當地最資深的僧侶」念頌巴利文經文中「羞辱僧侶」章節,逼迫僧侶還俗。但是這群原本應該跟著長老覆誦的僧侶卻拒絕跟進,不久後,資深的僧侶說他就是沒有辦法將那些僧侶還俗為普通人,拒絕了軍方命令後就離開。 也有報導軍方在永盛毆打僧人。有個水管工人去修理水管時,有位僧人躺在地上望著他,據說是被一名軍人用皮帶鞭打過。 也有報導指出,當軍用卡車載著僧人在街上超越一台車子時,有個駕駛錯誤地鳴了喇叭(可能因為害怕),結果軍人就下車逮捕那位鳴喇叭的駕駛。 還有報導有位僧人因腳傷而被送往醫院,軍方命令醫師在僧人還俗之前不得進行治療。僧人則回應他寧願因傷死亡也不願意還俗。 看起來,醫院職員必須獲得副總理Mya Oo博士的批准才能夠治療那位僧人。 有目擊報導軍方包圍醫院的出入口,並盤查所有醫院訪客。 原文作者:yangonthu 譯者:Trust1021 校對:Nairobi

3 十月 2007

緬甸:來自各地的聲援

昨日,緬甸政府對仰光的示威群眾提出驅離警告,這群由僧侶領導的示威者,向政府要求更多的自由,並期待能早日宣布恢復原有物價。鄰近國家的部落客紛紛發表對此事件的看法與支持。 Citizen on Mars回憶起菲律賓也曾有過相似的經驗: 不論仰光的大規模抗議行動將會如何發展,我希望不會有任何激烈的暴力情況發生,雖然在每個反對政府行動中,暴力總會介入。但我希望這些將軍們能夠冷靜沉著些,不要走上回頭路,用野蠻的方式與示威者交戰。我們曾經兩度走上EDSA大道,第一次是1986年的人民革命,第二次則在1991年將前總統埃斯特拉達(Joseph Estrada)趕下台。 Diacritic曾提及越南與緬甸間的互動逐漸升溫,此次則批評越南報紙未給予此事應有版面: 相較於其他國際媒體以頭條大幅報導此事,越南最熱門的報紙《Tuổi Trẻ》只有區區五句帶過,另一家報紙《Thanh Niên》的報導也只有七句。 Diacritic還提到: 今日,我們緬甸的同事告訴我們一個傳言,因為網路上廣泛流傳相片和錄像,所以今晚緬甸的網路將會被封鎖,以防止影音畫面再度外流。 在〈緬甸,我們與你同在〉一文中,柬埔寨部落客Somongkol Teng在迴響裡,對其他人批評緬甸僧人不該參與政治活動做出回應: 我曉得在佛教教育裡,僧侶不應該過問紅塵、更不該涉入政治;然而,當我們考慮到實際面,他們也是那個國家的一分子啊。這些事情影響了國內每一個人--不分凡夫俗子或出家人,就像是赤棉(Khmer Rouge)時期,柬埔寨有上千名僧人被殺害。無論如何,我都不認為他們應該保持沉默。當社會需要他們伸出援手時,他們應適時地發聲且身先士卒。 新加坡部落客Bernard Leong希望東南亞國協和中國能夠介入緬甸,阻止這場腥風血雨。 從天安門事件開始(至今我仍記憶鮮明),過去二十年間在亞洲上演了大大小小的抗爭,最終大都以流血畫下句點(不過印尼和菲律賓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後的抗議事件除外)。當軍政府正式出動他們的部隊時,就表示離流血衝突不遠了;倘若真的發生,便會殃及成千上萬的無辜百姓。那麼,世界面對如此情況,將會如何行動? 當美國已經對其進行制裁時,觀察中國的一舉一動,是很有趣的事情。我認為東南亞國協將維持不干涉他國內政(non-interventionist)原 則,繼續袖手旁觀,但我個人堅決反對這種態度。 另一位新加坡部落客Monsoon Blogging表示,希望這波動亂可以帶領緬甸走向變革: 我們都希望緬甸能夠更加進步,過去60年間,這個國家已經被東南亞的經濟發展火車頭無情拋在腦後,是緬甸該覺醒的時候了,加入季風亞洲的發展列車,共享榮景。只要能照顧好百姓,哪種形式的政府都無所謂,那是兒孫輩的未來。 原文作者:Preetam...

2 十月 2007

日本:社會媒體大爆炸

一個名為「爆發性社會媒體」的研討會七月初於東京的Jiji Press Hall舉行,商界各領域人士齊聚,討論日本社會媒體充滿爆發性的潛力。此研討會是以其中一位講者所出版的書命名,講題包含「社會媒體的最佳化」、社群關係、第二人生的未來、以及Web2.0的範例討論。在Jiji Press Co.網站上推廣該活動的文宣提到: 部落格、社會媒體服務、第二人生、Youtube…,這種讓使用者參與的網站常被稱為CGM(消費者產製型媒體),但最近他們常被稱為社會媒體(Social Media),這也許是變化開始產生的最佳證明:從一個由英文字首組成、只用於科技專才間的辭彙,轉變為一般業界民眾也能了解的詞語。 社會媒體的其中一個特徵,在於參與者數目正以爆發性的速度成長,如果其衝勁能維持目前水準,不可否認其潛在影響力將超越傳統大眾媒體。然而,如果社會媒體持續爆發性的成長,公關公司、廣告公司和行銷公司是否相對需要改變,而他們應該如何調整商業策略? 研討會其中一名講師是網路公關公司news2u董事長兼部落客的神原彌奈子,她在自己的部落格上談到這個活動,並提及社會媒體近期的潛力: Google因其搜尋技術而在2000年左右開始受到注目,但一直到了2003年才真正受到大眾的認可,直到那時他們才建立了能得到營收的商業模式。當一個社會媒體成功建立其商業模式,我相信它一定會「爆發」。 神原彌奈子稍早曾接受《爆發性的社會媒體》(Explosive Social Media)的作者湯川鶴章(Yukawa Tsuruaki)專訪,他在JiJi Press Co.的部落格上提到: 以部落格和社群服務為例,透過社會媒體傳遞的資訊量正以爆發性的速度成長。在這個情況下,企業界應該如何傳遞他們的消息? News2u公司的神原彌奈子從很早開始,就開始協助企業界進行線上公關,她預測當資訊氾濫到一個程度的時候,大眾將會因為想得 到有可信度的資訊,而盡量搜尋第一手消息來源,她並強調,為了迎接這個時代的來臨,企業們應該開始定期發佈準確的第一手消息,因為一個公司是否透過其社長或員工的網誌發佈大量訊息,跟該企業的可信度有著一定的關連。 我與神原彌奈子在訪談中談到網路公關時代的來臨。(訪問人:Jiji Press Co. 編輯委員湯川鶴章) 以下為訪談的內容稿: 在我們進入社會媒體時代的同時,企業傳遞消息的方式是否有變化?...

1 十月 2007

緬甸:軍隊在瓦城讓步

緬甸民主之聲(DVB.no)報導,在緬甸第二大城的瓦城中,卅三軍讓比丘們繼續進行抗議。 九月廿七緬甸民主之聲新聞:卅三軍在瓦城暫停行動 卅三軍軍人下跪請求比丘們停止抗議。 來自瓦城僧院,包括沙塔那比丘學院(ThaTaNa)的僧人們走上街頭遊行抗議時,在四十二街被卅三軍阻擋下來。 許多僧人以「就算你們開槍,我們仍會遊行下去」回應之後,繼續他們的遊行。 根據瓦城目擊者的報導,那時軍人流淚跪下,最後退讓,讓僧人通行。 Kaduang發布了一則昨天在首都仰光發生的目擊消息: 當他們要阻止我們的時候,另一輛軍用卡車從軍營中出來,接著便開槍射擊。有些人被擊中。我當時必須翻過磚牆跑進學校裡。我遇到其 他也跑進學校躲藏的伙伴。他們說當他們翻牆時有兩個人被子彈射中。很多槍擊不是對準抗議者就是對天鳴槍。當時學校還沒關門,有家長來學校帶孩子回家,但連 這種時候他們也開槍。他們真的太可惡了! 更多的文章及照片請見於此,以及naingankyatha的Flickr相簿。 以下翻譯自一緬甸文部落格,Soe Moe寫道: 他整天看著新聞,感到對整個事件漸生的恨意與厭惡。昨天他們在半夜搜查僧院,暴力破壞器物並逮捕僧人。今天下午,他們則對手無寸鐵的市民開槍。今天許多死 者中有一位是日本記者。軍隊迅速抓走每個在街上倒下的人,而且沒有人被送到醫院。他們還在新聞報導中的死亡人數中作假。昨天是個血腥的滿月日,今天是血腥 的九月廿七。 KaDaung – 仰光消息(來自CBox留言板) 開槍射擊發生在北Okekala的第九與第六街區,五人死亡,當中有一位放學返家的十五歲男學童。 他們在市區中追捕奔逃逸者,帶走遺體而不交給死者父母。 有電話報告,軍方在TharKayTa橋上開火,也有許多死者。 沒有遺體被送到醫院。所有傷者也都被軍隊帶走。 被兩槍槍擊分別擊中右胸與右腹而死亡的外國人,有被送到醫院。 N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