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區 來自 六月, 2006

28 六月 2006

更多有關足球的討論,與這就是奈及利亞

翻譯:Ahom Kuo 校對:Portnoy 足球的熱潮現在遍及全球,奈及利亞的部落客分享了他們的看法。 Aba Boy支持法國隊 (身為一個黑人移民)去支持昨天擊敗西班牙的法國隊是很理所當然的。昨天上場的隊員中有許多黑人球員,像是圖拉姆、加拉斯、阿比達爾、馬克萊萊、維埃拉、馬洛達、戈吾、亨利、維爾托德、還有原籍阿爾及利亞的齊丹等。 African Shirts支持迦納隊:我們仍然是迦納人(和一部分巴西人) Black Stars(迦納隊的別稱)成功地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但同時他們也經歷了長時間的進球荒。巴西則是很實際的,3-0的比分讓他們很滿意。肥胖的羅納度在被媒體口誅筆伐後爆發,而且他現在是世界杯歷史上進球最多的人了。加納很遺憾失去了埃辛,他本有機會對抗一下巴西頗具侵略性的中場,他自己也一定很遺憾。 Black Looks對迦納與巴西的對決做了總結:迦納維持了81分鐘的榮耀! 加納除了尊嚴,近乎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他們的每場比賽都看似可以以Appiah、Amoah、Pantsil和Mensah的精彩表現而贏得勝利,但結果總是失望的。除了有一次他們認真的坐下來想了一下戰術。埃辛的缺陣對比賽起了很大影響,裁判就像給小孩送黃色氣球一樣不停的給迦納人出黃牌,但我始終覺得,迦納隊是可以進球的,甚至可以贏得勝利。不管怎樣–我想我們能夠忍受輸給不那麼厲害的巴西隊,但是Gyan的切入實在太不切實際了,令人感到丟臉— 而Thinkers「man」- 他還在唱歌-得了一分然後站在旁邊將近89分鐘等待有人傳球給他 –  或許,如果他能多努力一點…..!但當時他不需要這麼作吧,我想。 Just Thinking Out Loud對迦納隊充滿了高度評價:人生….的確是不公平的! 我剛看完比賽,回到書桌前中(雖然我只看了下半場),我已無法想像還有別的什麼比這場比賽更令人痛苦的輸球方式了。這是一支每個人都覺得巴西隊會輕易碾過的球隊,但迦納從比賽的一開始就證明了他們不會讓這種情形就這樣發生。上半場比賽時,我透過即時通訊軟體從一個正在看比賽的朋友那來了解比賽的進展如何。他不停的告訴我加納踢得多麼多麼的漂亮!到了下半場,我到朋友家觀賽,驗證了他的說法。他說的再正確不過了,我是說迦納就是踢的那麼好!他們踢的比巴西好多了,而且是在埃辛缺席的情況下,他們的確踢了場好比賽。 Naijablog分享了Jide Adeniyi-Jones對奈及利亞的想法...

14 六月 2006

非洲:西非部落格巡禮

原文鏈接:West African blogs round-up 作者:David Ajao 翻譯:Portnoy 校稿:Sweet  Under the acacias, 在《布吉那發生什麼事?》一文中,簡要地回顧了布吉那法索的新聞,此外也提及了大雨、蝗蟲、還有饑荒: 「南部下起了雨,根據預測,Sahel會有大雨發生。Steve和我說北方也已下了至少一場雨,儘管對那裡而言,這時進入雨季是太早了。去年的收成不錯,但我們現在進入了一年中最困難的時候。2004–2005年糧食危機的長期效應還在繼續,『人們的物資幾近耗竭,原因包括高牲畜死亡率和債務壓力,尤其是國家的北方地區,那裡高比率的營養不良消息持續傳來。』英國未來三年將捐出£1.5給西非的Sahel區域,試著幫助解決該地區的嚴重問題。 不過很幸運的,看來今年蝗蟲不會是個問題。 」 世界杯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各地的球迷也激情高昂。 the (wish I was in) Ghana journal 分享了他對迦納隊是否可能贏得在德國舉辦的2006年世界杯的意見:上帝保佑我們的國家 「去年十月,當迦納確定進入世界杯時,我老家Osu上演了盛大的街頭派對。當時我正和JHR的成員一起吃晚飯。我們無意中發現街頭的狂歡,也不禁加入歡舞的人群,年輕男孩們立刻蜂擁而至。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時光,是我最寶貴的記憶之一。我趕緊寫了篇報導給《多倫多星報》。一直到天明燈滅,人們的歡舞才結束。所以今天世界杯開打時,我看見這個故事感到非常震驚。儘管迦納隊在一月參加非洲盃的時候踢得一團糟(校對者註:當時迦納隊在小組賽時就被淘汰),足球還是每個人最關心的。我聽了太多迦納隊處在這個強隊林立的組別贏不了的說法,但是Bl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