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Women & Gender 來自 八月, 2007

22 八月 2007

伊朗:美國部落客在「打倒美國」的土地上

View from Iran 一直是很吸引我的一個部落格。這位在伊朗的美國部落客在down with America 書寫她的日常經驗。這位美國部落客Tori Egherman現在已離開伊朗。她和她的丈夫最近剛出版一本關於他們四年來居住在伊朗經驗的圖文集。我和她談到她的部落格、書以及在伊朗的真實及虛擬生活。 問: 請介紹你自己、你的部落格及書 過去四年,我住伊朗時我發現我需要為自己創造一個新的認同。線上,我化身為書寫部落格 View from Iran 和Mideast Youth美 國部落客 Esther Herman。對其他人來說,我還是Tori Egherman。我的丈夫和我在德黑蘭住了將近四年的時間,在那裡我們為日復一日的議題掙扎著,經營小生意的問題和更認識他的家人(他長大後的時間都在 荷蘭和美國,在我們到德黑蘭之前,他已經有22年沒有見到大多數的家人。) 我們的部落格一開始只是和家人和朋友溝通的方式,然後很快的變成一個較為公共的論壇。我們的書,<<伊朗:從這裡的觀點>>是一本文集以及我和Kamran 在伊朗的期間所拍下的照片。照片訴說著我們在伊朗經驗的故事和呈現難以想像的伊朗。Kamran和我對伊朗日常生活的公眾觀點感興趣。許多書處理了歷史上的伊朗、伊朗之美以及種族的伊朗。我們的書則是關注日復一日的伊朗。(點擊這裡可以看到本書的Flash介紹)。 「一個陌生人在德黑蘭」 問:作為一個美國人,居住在以「打倒美國」作為國家口號的伊朗有什麼感想?...

19 八月 2007

巴勒斯坦:人民慶賀艾倫強斯頓獲釋

本週我們將以Taghreed Abeaed這位女士的悲劇故事開始,她死於加薩走廊南部和埃及的交界的拉法赫(Rafah)邊境。Dew訴說著這個故事: 一位31歲的巴勒斯坦婦人在滯留於埃及境內與加薩邊境超過20天後過世。這位貧窮的婦人(也是五個孩子的母親)為癌症所苦,由於加薩缺乏適當的醫療技術,而前往埃及就醫。她的雙親及家人訴諸輿論力量,才能將她的遺體帶回,舉辦莊嚴的葬禮。 超過六千名滯留在埃及的巴勒斯坦人,在超過攝氏四十度的酷熱氣候之下等著回家和家人團聚。有些人手頭上根本沒有多的錢,一位巴勒斯坦父親只好賣掉他為孩子買的禮物去支付住宿的費用。另一位巴勒斯坦人用光了身上的錢,只好在咖啡店消磨晚上的時間,或是到處遊蕩找尋合適的地方閉上眼睛 休息,即使是幾個小時也好。 對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來說,旅行是件愉快的事,但在加薩,這是令人苦惱、恐懼和痛苦。 但本週有一則來自加薩的好消息 。BBC駐加薩記者艾倫強斯頓遭綁架獲釋,很快的有許多文章關於此事。Samaher和大家分享了她的欣喜之情: 遭拘禁成為武裝伊斯蘭 (Army of Islam)人質的艾倫強斯頓終於獲釋。在他遭綁架的期間,加薩的街頭發起了各式的請願活動。巴勒斯坦的記者也為他發起許多請願活動。在此事件中讓人感到 前所未有的羞恥。就連小孩也知道綁架記者向世人傳達出的加薩訊息破壞了巴勒斯坦和巴勒斯坦人的形象。我不多去深入談論事件發生的原因、細節、後果和重要 性,我只想要向艾倫獲釋說聲恭喜。首先,因為他是我們的訪客,他是在加薩從事採訪工作的記者。其次,他得到釋放將有助修正在他遭綁架後,巴勒斯坦被世人描 繪的錯誤醜陋形象。 在加薩的Dew也感到高興: 今早醒來就聽見這個好消息…總算,在115天的綁架之後。艾倫強斯頓重獲自由 :)…「我很高興被釋放了」是他對媒體所講的第一句話。這個可憐人不抱持一點他會被釋放的希望… 我剛看到艾倫離開加薩返回英國的新聞,他說他要放個長假,之後可能考慮再回到加薩…我個人不覺得他會再回來 ;)… 釋放艾倫背後進行的協商細節尚未公布,也許稍後會公布,但重要的是艾倫的臉上如今帶著淺淺的微笑,走在回家的路上,期待見到他的家人和朋友 艾倫,你的夢想最終會實現…保重和再見 ;) 部落客們在在巴勒斯坦和伊拉克之間 (Meanwhile...

17 八月 2007

黎巴嫩:新教令廢止伊斯蘭教傳統罪刑

黎巴嫩部落格圈的討論話題五花八門,從規範女性如何與黎巴嫩男性應對、到Lamia的姓名涵義,最後還提到黎巴嫩什葉派最高領袖頒佈教令(fatwa),廢除可憎的家庭名譽罪(honor killings)。 如何與黎巴嫩男性應對 今天第一篇文章的主題是男女關係。部落客Lebanon Reporter在貝魯特(Beirut)得知,原來黎巴嫩女性得學習一套規範,以了解與黎拉嫩男性的相處之道,避免造成男性誤會: 在貝魯特眼目所及的街頭女子似乎眼睛都長在頭頂上,不過她們並非自大傲慢,而是必須裝成趾高氣昂,若不表現出那種公主般不可一世的樣子,她們行事所往將處處受阻,甚至讓男性誤會,想入非非。 討厭的無聊男子前來搭訕時,妳該如何是好? 面露厭惡。挑著眉毛、一臉懷疑、哈欠連連,盡量善用臉部表情向對方表達:「你很白目」。 裝忙。假裝閱讀,或表示妳一定得立刻穿過人潮洶湧的街道,告訴他妳在等男朋友之類的,但千萬別說妳已婚,無聊男子會誤以為妳想趁老公不在時,跟眼前這位陌生男子來點刺激的。 置之不理。「妳叫什麼名字?」、「你是哪裡人?」這些問題似乎無關痛癢,不過妳一旦回答了,就很難脫身。 把周遭當作妳的地盤,表現怡然自信,不要和男子四目相交。 千萬不要面帶笑容。 藝術與神話 Einmal-Ist-Keinmal 在部落格放了一幅「Lamia」半裸的美麗畫作,Lamia是阿拉伯世界常見的名字,這名部落客分別說明Lamia在希臘神話及阿拉伯世界所代表的寓意,兩種解釋截然不同: 希臘神話:Lamia是一名心懷恨意,滿腦子想復仇的母親,親生骨肉夭折後,藉由吃掉別人小孩以達心理平衡。 阿拉伯語:Lamia意指有著美麗暗色雙唇的女孩;美妙櫻桃小嘴;暗黑堅硬的利矛;粗壯茂盛的樹木。 宗教信仰 文末,Human Province寫了一篇文章,內容有關黎巴嫩什葉派最高領袖Grand Ayatollah Fadlallah所頒布的教令,該教令廢除了家庭名譽罪。家庭名譽罪乃是專用以懲戒(處決)不當性行為及舉止的女性,由家人及親戚親自行刑。 黎巴嫩什葉派最高領袖週四頒布教令,宣布廢止家庭名譽罪,這項處決不當性行為女性的回教傳統十分「可憎」。 黎巴嫩什葉派最高領袖頒布教令,甚至出面譴責回教傳統,此種情況十分罕見,其辦公室聲明表示,頒布教令是因家庭名譽罪近來致死人數上升。 網路上還有更多有趣的部落格文章,請隨時密切注意!...

蘇丹:在「後伊斯蘭」時期對抗愛滋

來自突尼西亞Djerba的部落客Zizou,在蘇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的衛生愛滋防治部工作。蘇丹不像北邊的鄰居--埃及,愈來愈能夠接受現代觀念的蘇丹,已經進入了「後伊斯蘭」時代。 Zizou提供了一個一張照片作為證據:他的一位同事圍著面紗(Niqab),讀著一篇關於俄國同志的學術論文。 「我同事對弱勢族群很有興趣,尤其是同性戀者。她甚至進行了一項研究,共訪問超過100位男女同志,同時她仍戴著面紗。」。 如果要說明蘇丹的「後伊斯蘭」時期,再也沒有比這個女孩更好的例子了。當北方的阿拉伯鄰居們仍越來越陶醉於伊斯蘭政治的時候,蘇丹已經走過了它的伊斯蘭時期。沒有人想念那段時期。對我周遭的人們來說,那段時期沒有帶來任何東西,只有不好的回憶。 當時蘇丹人相信伊斯蘭教條的施行是解決所有問題的萬靈丹,但這項政策的施行結果令許多人失望,而且許多人的生活卻變得比以往更差。多年來,大多數蘇丹人對開放的風潮十分歡迎。 Zizou很快地指出,儘管某些地方抱持自由主義,蘇丹社會仍然是非常保守的,而這使得愛滋防治計畫遇到挑戰。他說:「開放,沒問題!但不能太多…你不可能從倡導禁慾一下子跳到推行保險套。」 但是他從餘燼中的閃閃火光得到希望,就像他那戴著面紗的同事。這位同事還說,如果蘇丹通過了法國風格的法律,她就再也不戴面紗。 原文作者:Jennifer Brea 譯者:heee 校對:FoolFitz

伊朗:女性部落客成為言論過濾的目標

Mehdi Mohseni’s blog Jomhour [Fa]在伊朗是一個舉足輕重的社會與政治議題之消息來源,若想了解伊朗的部落格圈,絕對不可以錯過它。這個部落格每天約有1000名的讀者造訪。 問:你可以介紹自己和你的部落格嗎? 我的名字是Mehdi Mohseni,在1979年出生於Qom。我學的是土木工程;也算是個獨立記者。我從2002年開始部落格的書寫。 問:你是伊朗西南部的人,可以跟我們談談當地的部落客嗎?我指的是那種專門寫些自己家鄉事的部落客。 你也知道,部落格是種沒有疆界的媒體,部落客可以在伊朗的任何地方寫作,而且擁有來自世界各個角落的讀者。我想的確有些人會在部落格上提供他們家鄉或當地的資訊,但一般來說這類專注於當地訊息的部落格寫作比較不會受到注目。 女性站上火線 問:網路過濾機制對伊朗部落客造成了什麼問題?駭客們有惹出任何麻煩嗎? 就跟其他人一樣,部落客在伊朗也遭遇了各種困難。許多伊朗網站,特別是政治類的,都已經被過濾了。近兩年來,言論過濾、審查的情況越來越 嚴重,尤其女性所寫的部落格;如果你是個女人,部落格就有被過濾的風險,無論是何種內容。此外,改革派和民族主義者所開設的政治性網站、部落格,也是過濾 的目標。但受過濾機制打擊最嚴重的還是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如學運、工運和女權運動人士的部落格。 而對部落客來說,駭客稱不上是麻煩,目前只有官方的網站遭到入侵過。對一般人而言,緩慢、高價、低品質的網路連線速率等科技問題,才是較大的麻煩。 超越想像 問:你對近幾年伊朗部落格革命如何評價? 雖然不能給出嚴謹的科學分析,但我想我可以說說自己的主觀看法。我認為社會上的人們擁有很多壓力,而部落格是一個抒發己見的好管道,也許這就是為何有這麼多女人和女孩寫部落格的原因。最近也有不少中年人士,開始利用來說出自己的意見。 問:你如何看待部落格對社會的影響? 在日益嚴格的審查制度以及新聞媒體的缺席之下,雖然我們不能盡信從網路上得到的訊息,但部落格確實成就了某些超越想像的事。部落客能夠引發社會對一個議題的關注,並迫使政府做出回應。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Julys

15 八月 2007

馬爾地夫:戀童癖者的秘密天堂

面對馬爾地夫國內兒童性侵犯案件如此頻繁,政府卻缺乏處理此項議題的實際行動,讓當地部落客感到非常憤怒。 近來新聞報導指出,四名強暴犯在法院獲得輕判,因為法官認定被害人遭強暴當時並未高聲尖叫,等於同意加害人侵犯,這幾個人更能自由前往其他島嶼繼續其惡行。另一起案件中,一名高中女孩指控數學老師在個別教學時對她性騷擾,然而校方卻刻意淡化處理此事,政府更允許該名外籍教師於調查開始前出 境。 還有一起事件裡,離島Goidhoo有數名女孩指控當地的伊瑪目(Imam,伊斯蘭教長),指稱他在教授可蘭經教義時猥褻她們,然後經過短暫調查後,該名伊瑪目卻又能重回原社區。 部落格「馬爾地夫衛生」在此有些討論: 一樣的事情又來了,他們從前姑息此事,所以一再重演,這次法官竟認為,這名12歲小女孩「同意」與天殺的強暴犯發生性關係,她沒有喊叫不等於同意,這真是他╳的荒謬,我很火大,12歲小女孩一定是嚇得無法出聲。 他認為馬爾地夫政府選擇沉默,以罔顧生命的方式處理孩童性侵害議題。 Jaa的部落格裡抨擊法官竟認為受害女孩同意犯行。 我瀏覽過馬爾地夫最近的新聞,其中最讓我憤怒者,莫過於4名持斧男子輪暴一名12歲女孩的官司判決。 部落格「馬爾地夫今日」有篇文章題為「戀童癖者天堂」,其中回顧當地兒童性侵害歷史,並認為政府向來未彰顯正義,總是縱容戀童癖者。 他也批評馬爾地夫獨裁總統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處理相關問題態度軟弱。 馬爾地夫身為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締約國,但國內兒童人權記錄奇差,總統加堯姆不僅公開支持加害人,他在任30年間,也未曾制定任何保護孩童免於性侵害的法律,造成國內戀童癖者犯案事件屢見不鮮。 今年所公布的調查結果,便突顯出兒童性侵害在馬爾地夫有多麼嚴重,根據報告指出,現年15歲至49歲的女性中,每三人便有一人曾遭受肢體或性侵害;每六人便有一人在15歲前曾遭性侵害,由於調查對象僅限女性,社工人員認為實際數字可能更高,若將兩性都列入統計,馬爾地夫可能會在南 亞或甚全球兒童性侵害比率居冠。 然而面對調查結果,馬爾地夫負責保護兒童人權的部長迪迪(Aishath Mohamed Didi)卻刻意淡化處理,而且迪迪在加入內閣之前,還曾任職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他向《小卡車新聞報》表示,從其他國家標準看來,馬爾地夫兒童性侵害數據便會下降許多。...

6 八月 2007

巴勒斯坦:女性的困境

雖然在巴勒斯坦的部落格圈討論的話題一如往常的還是以政治為主,我決定本週改變關注的焦點。本週的主題不是政府、加薩和父權,而是總結處理一個不同類型的題材-女性的主題。 首先是一位名叫Hind Mohammed Eid的埃及年輕女孩遭到強暴後產子的故事,隨之引起全國對於伊斯蘭婦女的頭巾(hijab )作為保護, 可以預防此類的犯罪(有篇敘述這起事件的阿拉伯文文章,可以在這裡看到)。阿拉伯女性進步之聲(Arab Woman Progressive Voice )討論這個案件: 強暴和以頭巾遮掩之間有什麼關聯? 喔,從父權的邏輯來看是這樣的:如果一個女孩或女人遭到強暴,那是因為她的撩撥。她沒有完全的遮掩自己,所以這是她的錯。所以,一名遭強暴的七歲女孩是如此的應受讉責。或者,至少她的父母該被讉責,因為他們讓自己的女兒如此暴露,所以引誘男人強暴她。 根據這個邏輯,案件中的女孩應該遮掩以保護男人不致受到引誘,而那個強暴她的男人是被害者。 當強暴者施暴於小至一歲的女孩。我們也應該遮掩那些誘惑男人的女性嗎?強暴者施暴於男人和男孩,我們為什麼不也遮掩那些誘惑者? 讓我們遮掩起整個世界以防強暴者受到誘惑。遮掩起樹、遮掩起海,別忘了空氣,因為所有都可以是感覺上的引誘,所有都可以是官能上的引誘,所有都可以是危險的。 部落客的的迴響引發了在以伊斯蘭婦女服裝遮掩之外,如何抑止強暴的討論。Qwaider قويدر 評論: 從這個角度看來,我欣賞約旦政府的法律將強暴未成年者(無論性別)的罪犯處以死刑。我認為這樣強烈的後果,應該能對抑止性侵害產生良好的作用。 James Stanhope回應: 在美國,成年人對成年人的強暴、以及成年人對青少年的強暴(法定的強暴)是由各州刑法(criminal law)所決定,而由於這些案件幾乎總是由陪審團判決,死刑是否能抑止強暴犯罪的發生還不是很明確。在美國,我所居住的喬治亞州(Georgia)研究顯 示,預謀以及衝動暴力犯罪,明顯地不能以罪刑的輕重來抑止(包括死刑),因為這些犯罪者預期自己的行為不會被發現或逮補。 〈養育Yousuf,不插電:巴勒斯坦母親日記〉(Ra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