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國際關係 來自 六月, 2007

29 六月 2007

柬埔寨:外援屢遭批評

國際媒體密切注意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與外援單位的會議,在本週大力抨擊這個猶如年度儀式的會面:洪森再度承諾整肅政府內部貪腐情況,以爭取更多援款,而國際援助團體竟然在毫無質疑的情況下,便讓洪森願望成真,完全不顧外界近來對柬埔寨政府的種種指控,包括非法伐木與嚴重侵害人權等證據俱在。 異議人士部落格KI Media引述《經濟學人》雜誌報導,指出洪森表示無論其他國家政府如何要求改變,柬埔寨都能轉而仰賴中國這個援助大國: 洪森提醒西方援助單位別要求太多,中國隨時都能提供柬埔寨援助,而且毫無任何但書,Mr Illes感嘆,未來幾年內,柬埔寨也將開始擁有大筆石油收益,屆時西方的影響力將再度萎縮。 《時代》雜誌亦有文章批評柬埔寨政府及援助單位,KI Media也引述其中段落,石油同樣成為焦點: 未來可能的石油與天然氣利益將改變柬埔寨的農業經濟,也將削弱國際社會的影響力,兩年前,石油公司雪佛龍(Chevron)宣布 在柬埔寨外海發現石油,若油氣確定於2010年開始生產運作,柬埔寨將首度有機會能擺脫仰賴外援的窘境。可是從奈及利亞等國的經驗來看,國內只有極少數人 因石油而富,其餘民眾仍相當貧困,而且這項新的收入出現後,西方世界更難以透過援助要求柬國政府改革。 部落格Details are Sketchy也引用同一篇文章,但認為這些援助國只是藉給錢保住面子和自尊,他認為國際援助在柬埔寨根本無關助人,而是為了政治。 這一切行為說來諷刺,都只是為了自我,富國拿錢給貧國以滿足成就感,錢最後是否到了所需者手中,或是落入貪腐官員與相熟的企業口袋裡,富國完全不在乎,他們以為給錢就解決一切。 柬埔寨部落圈向來對政治都三緘其口,只有KI Media和Details are Sketchy這兩個重要的政治部落格,持續提出一針見血的評論。 作者:Geoffrey Cain 校對:Justin

28 六月 2007

日本: 防凍牙膏和有毒湯瑪士

在世界各地—從美國到英國、從巴拿馬到越南—中國的產品近期都引起新聞媒體和部落客的關注,在日本也不例外。上個星期,當衛生部調查發現含有抗冷劑化學物的消息傳出之後,兩家日本公司向全國各地的飯店回收成千上萬的中國製牙膏。在此同時,索尼宣布回收43,000件 「火車頭湯瑪士」木製玩具,指其塗料的含鉛量過高。跟其他地方一樣,日本人對中國產品—尤其是中國食品—的恐慌,隨著同類案件的曝光而不斷增加。 火車頭日記裡的火車頭湯瑪士 部落客kyasupaa寫道: 中國的產品標準到底怎麼攪的? 看來根本就是毫無標準! 現在是甚麼都放進去了( ゚Д゚) 這就是他們生產所有東西的方法。(ーー ) 如果對中國產品不存戒心的話, 更多的命案將會發生。就像這樣:┐( ̄ヘ ̄)┌ 部落客chocoto則寫到「火車頭湯瑪士」的事: 昨天看新聞的時候,留意到「火車頭湯瑪士」木製玩具的自願回收計劃,原因是該製品有缺陷。 甚麼?中國在搞甚麼… 最近發生了很多這樣的事情。 上一次的冒牌迪士尼我尚可以一笑置之,可是這一次我真的笑不出來了。 給孩子玩的玩具,安全問題不應該是最要緊的嗎? 這些木製湯瑪士「火車頭玩具」,已經在市場上廣泛流傳。 我家裡就正好有一副。 我很擔心這事情,特地到他們的網頁查證了, 是的,我家裡的正是有問題的產品。 那是最基本的套件。 我跟兒子解釋說:「這輪子的狀況不太好,讓我拿去替你修理一下。」 可是看來要等到九月才能發還回來。那時候我肯定小男孩已經忘記那送去維修的火車的存在。...

25 六月 2007

伊朗: Gonu颶風災民,巴勒斯坦危機,石刑暫緩執行

兩週前,Gonu颶風襲擊了阿曼和伊朗的Sistan及Balouchestan省。伊朗部落客報導說,這個貧窮省份的災民沒有得到足夠的政府救援,許多人得不到食物、飲水和醫療。他們批評政府的無所作為和媒體的沉默。 颶風災民和媒體的沉默 Nazi Kavyani寫道,數千災民處於危險之中,而且有很多伊朗人從未聽到過有關災民狀況的任何新聞。 該部落客說: 35萬人正面臨著瘧疾和霍亂等疾病和災難。最多僅有30%的人口能獲得飲用水。從最近幾次地震災民可怕的情況看來,伊朗的緊急援 助管理一直是一個問題。由於該地區道路被毀或阻塞,即使是緩慢的緊急救援也無法送達。災難事件的新聞發佈,既少且弱;國有的伊朗廣播電台和電視台 (IRIB)對災難的嚴重程度和廣度保持沉默。此刻,發生更嚴重災後綜合症的可能性,正急劇升高。實際上,很多伊朗境內的人也意識不到這場被掩蓋的災難的 細節和範圍。 Razeno 說, 數月前他/她前往 Sistan和 Balouchestan省。部落客中說,生活在那裡的人儘管他們從伊朗得到的只有貧窮,仍然驕傲的認同自己是伊朗人。該部落客說,由於Gonu颶風,30% 的人口得不到水,並且身受各種疾病感染的威脅。該部落客進一步舉例說,令人驚訝的是,伊朗政府和媒體為拉丁美洲的洪災進行動員,但迄今為止沒有行動起來,為這個貧困省份的伊朗人提供幫助。 Futurama 請求部落客和記者聚焦於這條消息,幫助人們瞭解這一災難。他說,人們最需要的首先是食物和水,然後是醫療保健。 伊朗的自然災害不是伊朗部落圈的唯一話題。一些部落格談到了巴勒斯坦危機。 上帝驚訝,垂死的民主 Haminjori說,上帝一定對巴勒斯坦哈馬斯和法塔赫最近爆發的戰爭感到驚訝。該部落客說,他們的主要目的一定是戰爭本身……現在他們無法與以色列作戰,他們只能自相殘殺。 Jomhour說,一週內有100名哈馬斯和法塔赫成員喪生——不是被”佔領軍”——而是被巴勒斯坦人殺死。該部落客報導,一群哈馬斯成員圍繞著一名法塔赫成員的屍體跳舞。對此,伊斯蘭共和國電視台保持沉默。 Mohmmad Ali Abtahi, 前副總統和一名神職人員說,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主席阿巴斯昨天解散了哈馬斯領導人Ismail...

24 六月 2007

哥斯大黎加: 與台灣決裂,並與中國建交

哥斯大黎加總統奧斯卡阿里亞斯(Oscar Arias)於6月8日宣布中斷與台灣長期以來的外交關係,並已與中國建交。由於將長達六十年的外交關係棄之在後,此舉已產生眾多批評及支持的意見。立法人士,部落客,報章媒體等,均已表達他們的意見。 哥斯大黎加藉著承認台灣(主權),所獲得的利益為何? 有人說金錢是問題的答案。多年來,台灣以贈禮、優惠貸款及捐款等,與拉丁美洲國家維持緊密的關係。很難說哥國或任何其它與台灣維持關係的24個國家是由於 道德原因(而建交)。也不該因為哥國在此關係中是為了自我利益而非道德信仰,而被說成是忘恩負義。 一些哥國部落格陳述了他們的意見,多數人反對此決定。如同 La Suiza Centroamericana [西班牙文] 所說的: 不用拐彎說話,說實在的,我們已堅決且明確地進入一個墮落外交的時代。我們從未與台灣建立良好的關係,這起因於關係建立在恩惠之上,而非共同的基本價值。 人們可能會問,到底哥斯大黎加與台灣的關係是健康的,抑或僅止於自身利益。即使兩國間有著像是民主、言論自由等共同價值,但這些價值(對外交而言)是否真的重要? Juan Carlos Hidalgo [西班牙文] 寫道: 我認為政府決定切斷與台灣的外交關係,完全是輕率且非常有傷害性的。哥斯大黎加一向是個「致力於」促進人權及自由的國家,與一個東亞地區少數堅定民主的國家斷交,並與鎮壓式政權、侵犯基本公民自由的中國建交,如何能有正當性? 也有其他部落客完全支持此決定,像是Fusil de Chispas [西班牙文]寫道: 商業大門為中國的擴張經濟而開啟。我相信此舉有更多潛在利益,而非情感上的損失。正所謂「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當問及談判為何隱密進行時,總統奧斯卡阿里亞斯(Oscar...

20 六月 2007

八大工業國高峰會(G8 summit)後,世界變的更好了嗎?

八大工業國高峰會(G8)(外加延伸五國)上週在德國北部的海濱渡假勝地海利根達姆舉行。世界最富裕的國家領袖群聚一堂準備對氣候變遷以及非洲國家貧窮問題達成協議,但這似乎不能滿足眾多對於全球資本主義的批評。 全球之聲在過去的幾週連結了來自印度、俄羅斯和非洲的評論。以及遠從秘魯和日本而來的示威者,參與反對這場會議的舉行。 譯者補充: 來自印度的評論: a reader's words 在八大工業國高峰會會場外的抗議活動之中。為什麼這些人要抗議呢? 答案很簡單,即使全球化讓第一世界之島一座座的開在上海和印度的班加羅爾,它同時在已開發國家也建立了一個下層社會的第三世界。 來自俄羅斯的評論: Edward Lucas 寫到在這次在德國召開八大工業國高峰會上俄羅斯的問題。大部份的會議所產生的結論都是雜亂無章的。但經由精心琢磨的陳腔濫調,在此之間,各國的差異會被盡其可能的以手段應付和模糊化。這似乎是無一例外。 來自非洲的評論: 一群與 Panos London 合作的非洲記者將從德國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現場,在部落格上書寫他們的觀察。從六月一號起,為期九天,來自伊索比亞、烏干達、莫三比克和南非的記者,將帶給讀者新聞,及從非洲的觀點談愛滋病的問題和醫療服務、國際援助、外債免除以及氣候變遷。 我們將從德國北部的海濱渡假勝地海利根達姆、同也是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現場報導,我們也會報導八大工業國另類高峰會,以找出八大工業國是否真的在傾聽非洲的聲音。 Jewels in the Jungle在德國持續的追蹤收集許多在網路上關於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好文章及部落格文章(特別是來自非洲),他說道: 我對此次高峰會會談的結論並不像某些人那麼的悲觀和失望,但同時你也必須感到疑惑,八大工業高峰會究竟和誰有關?他們對於解決世界上的問題有任何有用的幫助嗎? 會議就變成給政治人物的馬戲團表演,每個團體在太陽下為他們各種原因的憤怒發聲,而這和會議很少或一點關係也沒有,有人就問,何必這麼麻煩呢?...

10 六月 2007

俄羅斯 & 喬治亞 : 簽證、美酒、世貿組織

筆者曾翻譯一篇cyxymu的文章,內容不僅與俄國放寬喬治亞國民簽證限制有關,也牽扯到喬治亞在俄國加入世貿組織一事中扮演的角色。俄國與身為獨立國協(CIS)成員的前蘇聯加盟國向來實行互相免簽證制度,但俄喬兩國卻於千禧年開始實施簽證制度(雙方事前不時討論放寬簽證限制),原因在於俄國長期支持喬治亞分離主義地區,兩國緊張情勢因此升高。不過由現今情勢看來,俄國將對部分喬國人民開放簽證: 惟有天真的人才會相信,俄國會出自善意而放鬆簽證限制,其背後目的是為了讓俄羅斯入會代表團能順利抵達喬治亞,以利進行世貿組織入會事宜。俄國全面拒發喬國人民簽證像是一根棍子,相形之下,俄國對部分喬國人民開放簽證只是一棵小紅蘿蔔。 不過我認為喬治亞將持續要求兩國邊界檢查哨合法化,喬治亞先前才關閉了Psou河及Roksk隧道的檢查哨,但前陣子俄國又在相同地點非法增設檢查哨,於是喬治亞要求讓喬治亞籍海關官員進駐這些檢查哨。 雙方齟齬的事例不僅於此,俄國還對喬治亞礦泉水及酒類實施禁運,倘若以上問題未解決,喬治亞要如何同意俄國加入世貿組織?我認為喬治亞不會同意俄國入會。 當然,我認為不僅俄國民眾迫切希望加入世貿組織,俄國政界也持同樣期待,由於遲遲無法加入世貿組織,俄國政府一年損失近十億美元,是故俄國總統蒲亭針對入會事宜向喬治亞施壓。 我瀏覽過的部落格中,就屬Cyxymu的部落格人氣最旺,其內容主要與阿布哈茲共和國(Abkhazia)相關,我覺得主筆者身分若非衝突下的難民,即是國內顛沛流離人士,該部落格全名為「蘇乎米(Sukhumi,阿布哈茲首都)回憶、戰爭、痛楚」,其文章近乎以此主題作為焦點,最近部落格也出現一些關於南奧塞梯(South Ossetia)衝突的文章。該部落格時常放著蘇乎米及阿布哈茲境內各地照片,版主常藉此書寫懷舊文章,而網友也會在文章回應中緬懷過往,部落格訪客及回應次數絡繹不絕,替該部落格營造了活絡氣氛,網友經常在文章回應中,以趣味十足方式交流阿布哈茲近況。 照片攝於2006年8月13日,喬治亞首府提比里西(Tbilisi)。感謝Lyndon Allin 提供照片 作者: Lyndon Allin 校對: Leonard

摩洛哥 : 法語部落格圈:政治、權力、金錢

摩洛哥下屆選舉將於9月7日舉行,年輕人質疑國內政治是否合理,並談及多項重要議題,特別是巴勒斯坦問題以及摩洛哥面臨的轉變。 「你不操縱政治,政治就會操縱你。」摩洛哥部落客le mythe (fr)的友人曾以此格言贈之,本週le mythe質疑北非各國政治是否合理,並提出個人觀點: 參與政治不該只是被動投票,也不是鎮日舉牌抗議就叫做反對黨人士。政治人物不是專為某些黨派提供「北非人民服務」*,也絕非國王的弄臣,這讓從政與性愛差不了多少……政治與性愛根本是一模一樣。 * 帶有輕蔑之意。 他還提到政治哲學家漢娜萼蘭(Hannah Arendt)的知名著書《La politique a-t-elle encore un sens?》,作者在書中表示: 現今政治仍然合理嗎?政治絕非必需,不像飢餓或愛等人類自然需求,也非人類社會中的必要存在,實際上,物質必需品及勞力根本與政治毫無干係。 對許多人而言,政治代表了權力與金錢,追逐權力永無止境,一旦權力在握,金錢自然滾滾而來。Maroc Bourse (fr)宣佈一間製藥廠即將上市: 繼SOTHEMA製藥廠後,PROMOPHARM製藥廠將於6月15日在卡薩布蘭卡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 對另一些人而言,金錢則是工具。Citoyenhmida (fr)不斷呼籲,阿拉伯世界應協助身陷苦難的巴勒斯坦人。 無論是領導階層內部自相矛盾的巴勒斯坦,還是受國內政策制肘的以色列政府,我不在乎究竟何方應負責任;我也不在乎美國明明有能力 解決問題,卻袖手旁觀……炸彈、槍彈、隔離圍牆、沉默、羞恥的巴勒斯坦領導人、自大的敵國、冷漠的阿拉伯世界,種種情況之下,巴勒斯坦正逐漸消失。 Naim...

7 六月 2007

新加坡:緬甸僑民連署拒絕重覆納稅

新加坡的緬甸部落客指出,緬甸民眾正在發起「拒絕雙重課稅連署」活動,最終希望將連署交給新加坡總理。 海外緬甸民眾除了得向駐在國繳稅之外,還要交稅給當地的緬甸大使館,若不從,大使館將拒絕提供任何領事服務。 部落格「Burmalibrary.org」提供緬甸雙重課稅政策的背景介紹: 例如居住於日本的緬甸民眾,便要將所得的一成上繳緬甸駐東京大使館,每月最低也得交10000日圓;美國僑民每月也得付10%的 所得給駐美大使館,通常金額約為65美元,而且這些僑民都已經向美日兩國政府納稅。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南韓、澳洲的緬甸人面臨情況都相似,唯一的例 外大概只有英國,因為英緬兩國簽署了稅賦協定。 這份連署書內指出,儘管星緬雙重課稅豁免協議於1999年簽定,並於2001年1月1日生效,新加坡的緬甸民眾仍得兩邊納稅,因此才發起行動,希望獲得新加坡政府的行動與協助。 DTASG團體表示: 在法律專業人士建議下,我們已根據星緬雙重課稅豁免協議第26條規定,與新加坡稅務單位進行數次溝通與討論 依據第26條,新加坡稅務單位已正式研究此項問題,下一步應與緬甸稅務單位進行溝通。 此協議顯然對緬甸民眾有利,我們也已擁有清楚的策略與行動計畫,不僅保護自身權力,更要讓此事圓滿解決。 部落客Lin Lat Kyal Sin與TZA呼籲讀者盡量散播連署活動消息。 Ka Daung Nyin Thar希望在新加坡的緬甸勞工能團結,共同參與這項活動,讓新加坡總理必須與緬甸政府協商遵循協議。 參與此計畫的人們成立了DTASG部落格,從5月22日至7月1日,新加坡的緬甸勞工都可上網填寫連署書,其中也提供文件下載及寄送地址。 連署書內請填寫姓名與證件(簽證、護照)編號,更多活動資訊與必要表格請見DTASG部落格。 作者:May Hnin Phyu 校對:Portnoy

4 六月 2007

敘利亞:自由與人權的黑暗一周:回到審查制

作者:Yazan Badran 譯者:nausicaa 校對:Portnoy 對敘利亞的自由和人權來說,上星期絕對是黑暗的一周。先是活躍的律師兼人權份子Anwar al-Bunni 因「散佈懷有敵意的訊息與參加非法政治團體」的罪名被判處五年徒刑,接著當權政府對異議份子的打壓更形加劇,Dr Kamal Labwani以「破壞國家安全」遭判無期徒刑,附加十二年的勞動。極為諷刺的是,正當所有的政治犯遭受審判的同時,離國家安全法庭(State Security Court )十五分鐘車程的不遠處,總統Bashar al-Assad正向新選出的國會議員發表演說,在這場會議上,新科議員們第一次正式行使職權來提名總統進行連任,最後的結果將在這個月不久後的公投決 定。 當我正在寫這篇報導的同時,從大馬士革(Damascus)傳來Michel Kilo 和Mahmoud Issa被判處三年徒刑的消息。這兩位經驗豐富的社運份子遭判處「散佈錯誤訊息、鼓動宗派衝突、削弱國家情感」的罪名。 這是自2001年的「大馬士革之春」(Damascus Spring)以來,當權政府對公民自由和社運份子最嚴重的一次打壓。 上星期稍早,在Anwar al-Bunni的判決下來後,大馬士革中央監獄(Damascus Central Prison)Adra Prison的犯人向世界發表了公開聲明和一封信,敘利亞部落圈裡許多人也在自己的部落格轉載這封信來替這些訴訟案尋求聲援。...

1 六月 2007

阿富汗: 驅逐阿富汗難民、特赦軍閥、給孤兒院的信

作者: Hamid Tehrani 校對: Leonard 部分阿富汗難民已長住伊朗多年,最近伊朗政府決定遣返阿富汗難民,引起部落客討論。阿富汗身心康復組織(Parsa)的Marine Gustavson提供相關照片,這有更多照片。 阿富汗當局認為,數千難民遣返後將造成國內混亂,於是阿富汗外長Rangeen Spanta 要求伊朗停止驅逐行動,以避免國內不穩情勢加劇。 阿富汗難民面臨難題 Habib Peyman批評 [Fa]伊朗領導人哈米尼(Ali Khamenei),他猶記哈米尼曾批判美國關達納摩灣(Guantanamo)監獄虐囚,如今伊朗政府的遣返行徑無異更勝美方,有些阿富汗人在買麵包途中即遭遣返回國。 Dialogue 3表示 [Fa],阿富汗政府未准允伊朗大學及企業進駐運作,使伊朗採取大動作反擊,另一原因則可能是阿富汗拒絕與伊朗簽訂安全協議,Dialogue 3也認為,美國左右阿富汗決策。 不應特赦軍閥 Afghan Lord反對特赦各地軍閥,他表示: 為了阿富汗的和平繁榮著想,美國及國際社會必須制裁軍閥和毒販,軍閥一律送交海牙國際法庭接受制裁,而為了國家和平及正常化著 想,罪犯均須交由法庭審判,美國及其國際盟友若想獲當地社會支持,就須以阿富汗戰爭受難者的角度思考,這些聖戰士(Mujahideen)一日不除,阿富 汗難有和平繁榮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