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月, 2008

報導 關於 數位行動 來自 三月, 2008

巴林:失去的理由

近來有一些部落客抱怨在巴林缺乏真正的教育,缺乏批判性的思考,以及缺乏政治參與。

中國:部落客對西方媒體的西藏(圖博)報導宣戰

曾經有新聞報導西藏(圖博)人削掉小孩的耳朶和把活人燒死。世界各地中國網民從在西藏(圖博)的情況抓住原始錯誤報導的細節,而且看起來不想就此罷手。事實上,他們已對西方媒體的報導宣告網路戰爭,並以anti-CNN.com作為活動的總部。

俄羅斯:「莫斯科的共鳴」

Tverskaya, 二月. 23日, 2005 – 來自 此相片集 在去年十二月的杜馬(譯註:俄羅斯國會)大選後不久,我看到這篇文章,想將之譯成英文,但那時沒時間,且事實上這是一篇極富挑戰的翻譯,因為內容全是關於心情氛圍。 前俄國總統普丁在Luzhniki 的那場演說 所帶來的激動已經消逝,但該演說所在場景,下諾夫哥羅德(Nizhny Novgorod)依舊出現在新聞中,它將成為麥德維夫(Medvedev)以候選人的身份在官定日發表演說的地方(也許已沒有那麼重要);不過在紐約時報刊登的一篇關於克林姆林宮濫用「行政資源」的爭議文章中,特別關注此區域,紐約時報選在三月二日無可避免的結果出爐前(譯註:指麥德維夫當選總統)刊登這則新聞,時間點似乎非常合適。

伊朗部落客談國際婦女日

過去二年,女權在伊朗一直受到嚴重的打壓。一些女權運動者被補入獄,具有領導地位的 《女子》雜誌遭到停刊。許多女性也因為穿著而成為安全武警暴力的受害者。

日本:支持西藏

當拉薩街上冒出大火,世界其他地方的部落客都焦慮而緊密地觀察其情勢發展。一個星期以來,在日本的主流媒體[日文] 報導出許多批評拉薩事件被低調掩蓋的聲音,「西藏」也成為日本搜尋引擎關鍵字搜尋的第一名,找出的上千篇條目大都支持這場暴動。同時在街上,日本的西藏支援網絡(TSNJ, Tibet Support Network Japan)組織、西藏社區成員以及其他的支持者,在3月8日走上街頭慶祝1959年3月西藏起義的紀念日,一個禮拜後,慶祝活動也於3月16日在東京代代木公園遊行。

俄羅斯:選後抗爭遊行

莫斯科鎮暴警察3月3日逮捕數十人,因為他們企圖參加未經許可的選後抗爭遊行。 Marina Litvinovich(abstract2001,是前世界棋王Garry Kasparov的助手)也在被捕之列,以下是她被釋放後,撰寫的部分片段[俄文]:

伊朗:抵抗德黑蘭安全部隊

包括Schrr在內的數名部落客報導指出[波斯文],今天在德黑蘭的Sadeghyeh地區,當安全部隊成員企圖逮捕一名年輕少女時,許多人前來協助這位少女,人們甚而吟誦「我們不想要伊斯蘭國度」,這裡有這起事件的影片。

塞爾維亞、科索沃與美國:海外塞爾維亞裔的感受

在科索沃宣佈獨立後,Reluctant Dragon與Gray Falcon以身為人在美國的塞爾維亞裔身分,提供了不同層面的感受。 以下為譯註: Reluctant Dragon指出,科索沃宣佈獨立後,領事館寄給所有位處美國境內的塞爾維亞人,一封加入抗爭的邀請函,一同在美國境內群聚抗議科索沃獨立,抗議地點目前仍未可知,不過過程應該不至於到燒掠聯合國總部附近的商家。 「等確定抗爭地點後,那麼我應該要提早出門看看那鄰近地區的商店,如此一來我便能和貝爾格勒的同胞一般,表達自己的愛好法律與正義,並透過大啖美食來發洩自己對政策的不滿。對我和其他塞爾維亞人而言,唯一的兩難就是當我們還身穿帝國主義外衣,要如何繼續生活下去?」 Gray Falcon則認為,美國成為科索沃獨立的最大支持者後,許多塞爾維亞人最想問的是,何以美國會如此不顧一切地支持大阿爾巴尼亞,進而分割塞爾維亞?說穿了,都是帝國主義介入巴爾幹半島事務。 「更糟的是,目前在檯面上競逐美國總統大位的三個人物,都有某種反塞爾維亞情結(Serbophobia), 以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來說,她是柯林頓家族的一員,1999年美國發動的科索沃戰爭中,她可是完全支持她丈夫;至於共和黨候選人麥肯,則是阿爾巴 尼亞的熱心支持者。那麼另一位民主黨候選人歐巴馬呢?應該會比前兩位還好吧?根據Antiwar.com的Justin Raimondo,『歐巴馬的外交政策有個問題,對於他的心態我只能用一個名字形容:喬治‧索羅斯』。」

古巴:對勞爾繼任總統的回應

以下為古巴部落客對勞爾‧卡斯楚(拉烏‧卡斯特羅)(Raul Castro)繼任總統的回應: Babalu Blog:「看看和舊老闆一樣的新老板」 Child of the Revolution:「指定七十六歲的強硬派人物為實際上的副手,而非年輕共產黨員,這讓許多人感到驚訝。」 在總統換人後,許多人都密切注意來自哈瓦納的演講、評論與照片,我們也不斷尋找隱藏訊息,雖然最後發現整個過程並無收穫,但仍相當有趣,不論如何,我們還是發現了一些對勞爾‧卡斯楚在首度發表當選演說時,一些值得觀察之處。 這段演講歷時比他哥哥所發表過最短的演講還短,這絕對是個好現象。 卡斯楚二世只提到美國幾次,而且他對西方「偏袒主義者」以及「敵人」的憤怒顯得有些疲累且做作,他已經度過情緒發作期了嗎? 卡斯楚二世承諾「改革」-但只在邊緣層面,這意味著現存對古巴民眾的限制可能會被重新檢視。我們相信,他所說的改革應該是經濟面,而非政治限制。 卡斯楚二世似乎了解古巴民眾討厭由卡斯楚一世所發明的雙重貨幣系統,因此他暗示將修正此情形,或許是提高披索(peso)地位,這些都是象徵性的。 卡斯楚二世在整個過程中,持續提到卡斯楚一世的著作與思考,這可能代表卡斯楚一世仍在背後操控時局,進行他過去50年一直在做的事-介入控制每件大大小小的事務。 或者這意味著卡斯楚二世對於卡斯楚一世過去的思想,都只是嘴上說說,以遵奉卡斯楚一世,但卡斯楚一世並無實權,這就類似於中共對毛澤東思想的作為。 卡斯楚二世清楚知道目前社會背後或許仍有辯論空間,但也有些雞鳴狗盜之徒加入討論或對「改革」有所異議,至少現在如此。 任命七十六歲的強硬派人物Jose Ramon Machado Ventura為副手,而非像Carlos Lage或野心勃勃的Felipe Perez Roque等年輕共產黨員,讓許多人感到驚訝,這應該有什麼意義,但我們實在無法參透。 卡斯楚二世在出任軍方領袖時,是身穿西裝與領帶,而非他的老舊制服。 他並不是以制式的「誓死保衛祖國,我們必勝!」(Patria...

摩洛哥:Fouada Mourtada案件失去正義

在Facebook建立一個知名人物的帳號是犯罪嗎?雖然Facebook已經幾乎擁有每個重要的名人(簡單的搜尋美國總統「喬治 W. 布希」的名字,可得到超過500個結果),但當Fouad Mourtada選擇虛擬了摩洛哥王子Moulay Rachid,便犯下了嚴重的罪行。

全球之聲:「Blog for a Cause!」西文版

全球之聲倡議計畫導覽「Blog for a Cause!」目前已經發行西班牙語版,這份導覽針對如何將部落格用於對抗不公的工具,提供幾個好上手的技巧,並特別介紹全世界幾個倡議部落格的成功案例。

馬達加斯加的部落格推廣-從論壇成員到部落客

很榮幸為各位介紹第二屆全球之聲發聲計畫的第一項方案,Foko Blog Club網站由四位部落客合作成立,向馬達加斯加年輕人教授部落格技巧,以促進該國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