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九月, 2006

報導 關於 東亞 來自 九月, 2006

20 九月 2006

泰國:街道上的情況

原文:Thailand: Situation on the street 作者:Enda Nasution 翻譯:ilya 校對:Portnoy 泰國政變後軍事統治的第一天,一切就像個尋常的一天,只是街上更少人。 (照片:Mochit 車站) 銀行跟學校都停止上班上課。大部份的公司也關閉。 網際網路連線與手機通訊都沒有問題,CNN跟 BBC的廣播曾經一度被阻斷,直到 9月20日下午才恢復持續迄今。 我決定自己走出來親身體驗,試著搞清楚曼谷現在的情形。 所有的購物中心跟商店都開張營業。Siam Paragon最新、最大的曼谷商場看起來很正常。MBK 觀光客最喜愛的熱門購物地點也正常營業,雖然他們比往常要早關門,顯示有強制宵禁的可能。 (照片:公車與路上交通) 大眾運輸都很正常;公車、計程車、計程摩托車、地鐵以及曼谷MRT高架輕軌捷運(sky train)都正常運作,就如同往常一樣,只是有一些很少的軍人身影出現在這景象中。 Jewie 在他的部落格Lost...

14 九月 2006

最新消息,南韓,人權,抗議

中國:政府的影片審查遭受挫敗

人權影片

原文:China: Government's video-censorship foiled 作者:Sameer Padania 翻譯:twmax 校對:Portnoy 一位年輕老師被發現陳屍在瑞安的自家公寓大樓外,警方當時報告斷定是自殺,但他的家人跟學生懷疑是隱瞞事實。超過千名民眾上街抗議且遭到警方暴力以對。抗議者用他們的行動電話錄下衝突並將之上傳至中國的影片分享網站,但這段影像隨即被撤下。如一個受人敬重的英語中國部落格Danwei在星期二的報導,這影片只有再次出現在其他的網站。 戴海靜的故事 被另一個EastSouthWestNorth部落格的Roland Soong所拼湊起來上線,儘管中國當局盡最大的力量,這故事還是在網路上匯集。 自從GVO自家的John Kennedy 同樣在星期二發表了關於消失的抗議影片,就已經至少有三段的影片出現在YouTube和 Photobucket,包括以下的這段: 顯然的這就是為什麼當局不想讓這些影像被看見。這影片清楚地顯現警察對抗議者施暴,雖然影像行動電話的解析度不高。ESWN引用了一名在bingfang.com的迴響者,他說道:「把那些影片片段和照片發送到國際網站,讓全世界看看所謂在中國的民主。」此舉的下場仍不清楚。這位上傳施暴影片至YouTube的人所擁有的部落格,http://dhj2006.blogspot.com/,現在只傳回「抱歉!部落格暫時關閉」的訊息。一位美國的法律教授部落格暗示當局感到很敏感,因為它顯露了人們對於公眾機構缺乏信任感 這比較可能是時機掌握的問題。溫家寶星期二在英國和布萊爾談論氣候變遷。對於一則像這樣的故事被洩漏出來,時間點不佳。中國當局對於全國那些抗爭農地沒收、貪污、污染的有組織的抗議與日俱增感到不安。中國政府說在西元2005年就有87,000起衝突,也就是每天約有240起。中國公安部一個 月前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在2006上半年有些微地降低,有39,000起,但在戴海靜事件前還是一天超過200起。 維權網在星期一發表一則聲明提出,中國當局在兩個中國共產黨的大典和2008奧運之前加強打壓。這則聲明要求釋放那群上個月被捕監禁的記者、作家、律師和活動參與者且強烈地聲明: 「中國統治當局看來好像並沒意識到他們的慣用技倆如使用強力鎮壓來加緊對重大政治或是社會事件的控制已經變得過時。在中國,為了保護自己的權利,正在增加的權利意識和鄉村運動已經快速蔓延。壓制已經促成人權維護者的數量逐漸成長而且日益主動。」 ESWN一連串的報導闡明了部落客所面臨到的挑戰就是如何將像這樣的故事送出去給更多的觀眾。但此舉並沒有影響中國的部落客們。所以不論你在哪,我們想要聽聽你們的故事,那些有關於你如何確認像這樣的影片依然留在線上,當中國當局似忽極度渴望確認這些影片都被刪除。 全球之聲的這區是WITNESS和Global Voices Online所共同合作,且再接下來一週我們將要聚焦在一個大範圍由市民或者人權傷害的加害者他們自己所拍攝的影片片段。如同這些影片和我上星期所寫道的。...

12 九月 2006

Blogsphere: 九月倒扁

作者:Ching Chiao 這幾天台北上演倒扁運動. 我在Technorati, 用”陳水扁”搜尋到幾個有記載相關活動感想的blog. (註: 無名的搜尋功能似乎有些問題. 樂多和Google Blog Search都沒有即時的更新. 在Technorati找到的絕大部份來自MSN Space.) DING會參加活動是因為”老爸尤其嚴格要求自己如果這次不參與, 以後就沒資格罵阿扁, 所以為了以後還可以沒事用嘴巴海扁陳水扁, 全家人就這樣從新竹殺到台北了”. 國豪則是”在吃飯的時候,父親又義正嚴詞的痛批我們「小孩子」只知道坐享其成,什麼台灣的事情都不去關心,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他跟母親就是要我也去參加這個活動”. IORI的”爸爸媽媽從台中上來參與活動…第一次走上凱達格蘭 是送父母上街頭…若非承受過份的苦難, 誰想週末不去風景區玩玩, 而來甘冒風雨參與街頭運動?” 100%絕對無聊則是決定陪老施一次. 認真做自己“站在景福門下,看了看四周…這些人自動自發, 或坐或站, 有狗遊行隊伍…有老伯伯在紅衣背後自行提字,...

馬來西亞:雙重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