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八月, 2006

報導 關於 東亞 來自 八月, 2006

26 八月 2006

中國:守護聖人,或運動分子、部落客?

校對:Portnoy 該怎麼描述這位 22 歲的 MSN Spaces 部落客曾金燕(Zeng Jinyan)?她對國家安全造成重大威脅?一個將支持、歡樂與希望,帶給無數愛滋孤兒的愛滋病(AIDS)運動分子?一個因為丈夫被政府綁架長達一個月而激動的少婦?對於其他中國社會正義圈內、不公不義的無聲受害者,他們的守護聖人、部落格發言人?金燕今天的文章,說了一個中國人權律師高智勝的 13 歲女兒,在最近的一場抄家的逮捕行動中,從圍堵房子的 20 個警察中逃脫。 知名的自由作家余世存在他的部落格貼了一首詩給金燕,公開地讚美她的勇敢、相對於大部份中國知識分子在公共領域的沉默(包括余世存他自己);以及她昨天所撰寫,關於盲人女性生育權人權律師陳光誠四年牢獄的句子(金燕過去常常寫到他)。 ——給金燕:我們時代的聖女 聖人之後執拗地從南方跑來 一不小心感染了西伯利亞的風寒 她被裹挾、咳嗽,讀經救濟 最後她原地不動地皈依 撫正自己的衣冠 代聖立言者們感動了自己 話未說完隨風舞蹈 她孤苦無助地成全漢地的秘法 牛鬼蛇神們嫉妒得發狂 狂風卷掃看客如落葉 多少人稱讚她的美,勸她停步...

20 八月 2006

印尼:獨立61週年紀念日

原文鍊結:61st Anniversary of Indonesia's Independence Day 作者:A. Fatih Syuhud 翻譯:Fool Fitz 校對:benorken 在印尼獨立61週年紀念日,印尼的Blogger們有很多方法可以慶祝它。 Agusti Anwar 強調,旗幟乃是國家及民族主義的象徵: 旗幟確實是表示識別的正式方法。如果人們陳列或揮舞他們象徵贊成或反對的識別,旗幟將會為他們效勞。不同國家的抗議者將會焚燒旗幟以示反對,那將是最直接的聲明。 還記得,我們的開國元勳和愛國志士們,在對抗荷蘭殖民勢力的征戰裡,那些無畏的年輕英雄,在槍林彈雨中衝上前線,推倒紅、白、藍三色的殖民旗幟,撕下藍色的部份後馬上再次將其高舉。絳紅和雪白在風中飄盪著,那時,而義士帶著微笑,倒下了。 但他提醒道,同一面國旗可以同時具有好與壞兩種意義: 然而,當你每天閱讀官商貪腐的新聞,了解許多人的富有實際上由侵占、盜用國家公款而來;你也許擔心印尼國旗的陳列純粹為虛偽的戲劇化開端--那些富人以國 旗的陳列以示「為國效忠」的象徵,實際上卻私用公款。你也許擔心八月十七日國慶慶祝後短短數日內,會看到富人們被戴上手銬、傷心地低頭出現於電視螢光幕 上,並帶往法庭接受貪腐的判決。但,這些也許只是杞人憂天。 一位住在紐西蘭的印尼籍軟體工程師Sid Bachtiar ,寫下了一個有趣的發現,是關於某些軟體的名字,恰好就像一些在印尼常見的名詞:...

柬埔寨:新的說書人在網路上

翻譯:echoyairs 校對:Portnoy 根據pew網絡近期發布的一份調查報告,大部分bloger並不認為自己在寫專欄。大部分情況下,他們也沒有達到一個專欄作者的程度。在柬埔寨的blog圈裡,存在著一些市民所做的訪談,扮演了市民的媒體的角色。 Chan Bopha,一名居住於日本的柬埔寨女性,做了一系列關於自己經歷的訪談。其中,Chan Bopha問自己的一個問題是:「你有過男朋友麼?」,從她的回答中,我們了解到不同於歐洲,柬埔寨的傳統是不允許女人婚前有男朋友的。 八月,傳播系學生Vanndeth與柬埔寨當地人Lim Borey對話,前者現在已經在馬來西亞留學深造。這篇訪談深入地展示了作為優秀大學生Borey的生活。文中有些事物並不常見於當地新聞中。 從新聞中得知,柬埔寨年輕人對自己國家的歷史並不了解,尤其是謀殺了百萬人計的紅色高棉政權這段,在Trasit Forver的 PR通過 email訪問一名柬埔寨年輕blogger 找到真相。PR是生活在美國的柬埔寨人,他應用互連網來對Kalyan進行訪談,後者是一名能流利說英文的柬埔寨學生。 有許多報導說柬埔寨年輕人非常自滿,忽視高棉歷史(尤其是紅色高棉時期),非常唯物主義。無論以上如何宣傳,我從遇見的柬埔寨年輕人身上發現了許多相反的特質。我常常被他們身上的才華、熱情、勤奮、遠見和愛國心所打動。他們樂觀地相信柬埔寨會越來越好,並很具有感染力。他們在袖子上展示他們的愛國熱忱和對文化的自豪感。 Phil Lees,澳大利亞人,也是柬埔寨美食blog Phnomenon的編輯。他發表了和競爭對手Mylinh Nakry Danh的對話,後者擁有高棉Krom烹調網。Phnomenon是唯一的一個柬埔寨食物網站,現在已被收錄為AsiaPundit最好的亞洲美食blog。 最後,資深blogger  Jinja在「網絡足跡,blog」在訪談中之前收藏有更多柬埔寨blog的鏈接。

17 八月 2006

中國:囚犯

12 八月 2006

母乳哺餵日與印尼國防部長在blog上提及中東問題

翻譯:Fool Fitz 校對: benorken 當公民記者或「庶民」blogger發表他們對目前中東情勢,以色列和黎巴嫩的衝突時,一直都是出於內心的。他們寫下任何他們想表達的,不考慮其所可能引發的衝擊。但在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國家,例如印尼,若擔任部長之職,勢必就會在想大聲說出心聲時遭遇困難,在個人言論與部長職務之間如走鋼索般舉步維艱。也因此,如果想讀懂他在「字裡行間」隱藏的意含,也是需要些才能的。 這正是Juwono Sudarsono所遇到的情況;身為印尼國防部長,是第一位,也是唯一擁有blog的部長。他從前是著名Universitas Indonesia教導國際關係的教授。 他最新張貼的文章是關於從不同角度評論當前中東的衝突,特別是從外交的觀點。 對於無能的聯合國和態勢笨拙的美國,他寫道: 如預期中的,聯合國在紐約發表了哀求般的外交聲明,強調它的無能為力,它無法對主角們採取任何有效的手段。 而美國國務卿寧可笨拙的期待「數日、而非數週的停火」,但我們可以發現,隨著以色列和真主黨用飛彈和火箭的相互攻擊越來越猛烈,她的話逐漸變少了。 甚至阿拉伯國家中也出現深深地分歧: 阿拉伯各個國家與政府的領導者,在尋求解答的方法上常有所不同,端看各國的戰略態度是朝向以色列、黎巴嫩或伊朗。 他平等地闡述以色列和真主黨都曾在他們的援助者--也就是美國和伊朗--的背後行動。 這場衝突的根源為何呢? 憤怒、恐懼、深刻的仇恨與偏激的言詞,激起了猛烈的敵意;兩方結合了個人與群體所受的苦難,讓這場武裝衝突變得無法控制。 他認為這場戰爭會比預期中來得久,因為: 真主黨找到一種新方法,利用技巧在廣闊而分散的地區巧妙地部屬火箭和飛彈,在整場戰爭中使以色列士兵感到困惑。只要真主黨的人民和軍事資源不受損傷,它就可以忽視停戰的呼籲。在越來越大的國際壓力之下,以色列的防衛武力同意了停火或停戰協議,但前提是必須讓它感受到真主黨的勢力已經被摧毀;若沒有,則一切免談。雙方皆不願被認為對無條件的軍力撤減讓步。如此冗長的軍力耗損戰持續著,而停戰的外交構想將等到雙方達到適宜的軍力平衡才會實現。 這文章吸引了一些有趣的迴響: 給 Masindi: 我不認為這場衝突是黎巴嫩/真主黨和以色列之間緊繃的關係造成的,反之,有兩股更大的勢力為了他們的目的,利用小國來攻擊彼此。 我的看法是,美國正利用以色列作為它武力的延伸來攻擊伊朗。(真主黨從伊朗那兒得到軍備)。 總而言之,這場戰爭若要停止,非得等到美國願意給伊朗一個喘息的空間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