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東亞 來自 六月, 2007

30 六月 2007

台灣: 五日節

(Judie的照片) 五日節是端午節的另一個別稱,因為是在農曆五月五日。 五日節的許多習俗也有不同的解釋,比較傳統的教科書解釋是說要紀念詩人屈原,可是也有人持不同的看法,認為這些習俗其實是從更早的民俗流傳下來的,有些(插艾草喝雄黃酒)是為了避免夏日的疾病,有些則是祭水鬼、水神(划龍舟)。 不管如何,人們對龍舟比賽和吃粽子要有興趣的多了。 五日節這天台灣有許多龍舟比賽,最老的應該是在宜蘭礁溪二龍村,這裡的龍舟比賽跟其他地方都不同,兩個村各一個隊伍,沒有裁判也沒有時間限制,兩隊一直比到有其中一隊認輸為止!二龍村龍舟賽的另一個特徵是站著划船。 雖然台灣有許多龍舟比賽,也有一些來自不同國家的隊伍,大部分的龍舟都是以玻璃纖維做的,台灣現在只有基隆河岸的三角渡還有師傅手工製作龍舟了。 除了去划龍舟或是看人家划龍舟,也可以玩玩立雞蛋的遊戲。等到立完雞蛋,就可以來吃粽子了。 台灣雖然不大,可是有許多不同種的粽子。北台灣的粽子作法是先把糯米和料炒過,用竹葉包起來再蒸。南部粽子的作法則是把糯米和其他料包在竹 葉裡用水煮透。客家人有另一種粽子,是先把糯米磨成米漿,之後水分收乾揉成粄糰,加進其他的料之後包起來炊。另外還有包著紅豆泥的鹼粽,是冷了沾著糖或是 蜂蜜吃的。Smart-apple整理介紹不同的粽子的作法. Arkun則貢獻嬸嬸48秒包一個粽子的絕技。 當大家在吃粽子的時候,還喜歡抬槓。在Yogurt家: 大 家伙各吃著喜愛的粽子,配著茶喝著可樂又是一番抬槓。媽媽說:「水煮粽子,肉和米的味道都跑到水裡,整顆粽子都失甜了。」嫂嫂說:「喔!才不會!把糯米炒 的油膩膩,多不健康啊」這時候素來疼老婆的大哥忽然說:「不要比了!怎麼說人家她們南部粽才是正 統!」大家狐疑的看著吃著滿口北粽,心滿意足在享受美味的大哥,不明白超有堅持的他怎麼會為美色放棄美食?沒想到他慢條斯理的說:「具歷史記載,屈原吃的 就是南部粽。」「啊~~為 什麼?」「道理很簡單啊!屈原吃的不就是拋入水裡粽子嗎?所以怎麼說人家南部粽放進水煮是歷史傳下來的,當然是正統囉!」他吞下他愛吃的粽子後說:「我們 北部粽是放在岸上祭拜,還沒丟到水裡的粽子,屈原吃的才是端午節的王道。所以,王道歸她們,但是我跟屈原不一樣,不喜歡在水裡吃粽子,我還是喜歡吃這種還 沒下水拜屈原的這種。」大家恍然大悟的哄堂大笑,又是一個有趣的端午節!

29 六月 2007

緬甸: 給翁山蘇姬的生日祝福

6月19日是緬甸在野黨領袖翁山蘇姬(Daw Aung San Suu Kyi)62歲生日,當周許多緬甸部落客不但替她慶生並獻上祝福。 翁山蘇姬是緬甸知名民主運動領袖,曾獲諾貝爾和平獎殊榮,但多年來,政府將她軟禁,只能在家慶生;各界人士每年不斷呼籲緬甸當局釋放翁山蘇 姬,但始終徒勞無功,年復一年,她為了國家信念備嘗艱辛,想到就令人心痛,她不僅受人景仰,其不屈不撓的精神更深植在許多緬甸青年心中。 翁山蘇姬(感謝Stephen Brookes提供圖片) 許多部落客寫下詩、散文以及衷心祝福,以示他們誠摯的支持。 以下為部份作品清單: 詩類: 出汙泥而不染,作者Dr. Maung Maung Nyo 蘇阿姨的生日,作者May Nyane  瑪西之聲,作者Nay Phone Latt 詩一/詩二,作者Thandar 2007年6月19日,作者Tesla 祝福: 62歲生日,作者Generation96...

柬埔寨:外援屢遭批評

國際媒體密切注意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與外援單位的會議,在本週大力抨擊這個猶如年度儀式的會面:洪森再度承諾整肅政府內部貪腐情況,以爭取更多援款,而國際援助團體竟然在毫無質疑的情況下,便讓洪森願望成真,完全不顧外界近來對柬埔寨政府的種種指控,包括非法伐木與嚴重侵害人權等證據俱在。 異議人士部落格KI Media引述《經濟學人》雜誌報導,指出洪森表示無論其他國家政府如何要求改變,柬埔寨都能轉而仰賴中國這個援助大國: 洪森提醒西方援助單位別要求太多,中國隨時都能提供柬埔寨援助,而且毫無任何但書,Mr Illes感嘆,未來幾年內,柬埔寨也將開始擁有大筆石油收益,屆時西方的影響力將再度萎縮。 《時代》雜誌亦有文章批評柬埔寨政府及援助單位,KI Media也引述其中段落,石油同樣成為焦點: 未來可能的石油與天然氣利益將改變柬埔寨的農業經濟,也將削弱國際社會的影響力,兩年前,石油公司雪佛龍(Chevron)宣布 在柬埔寨外海發現石油,若油氣確定於2010年開始生產運作,柬埔寨將首度有機會能擺脫仰賴外援的窘境。可是從奈及利亞等國的經驗來看,國內只有極少數人 因石油而富,其餘民眾仍相當貧困,而且這項新的收入出現後,西方世界更難以透過援助要求柬國政府改革。 部落格Details are Sketchy也引用同一篇文章,但認為這些援助國只是藉給錢保住面子和自尊,他認為國際援助在柬埔寨根本無關助人,而是為了政治。 這一切行為說來諷刺,都只是為了自我,富國拿錢給貧國以滿足成就感,錢最後是否到了所需者手中,或是落入貪腐官員與相熟的企業口袋裡,富國完全不在乎,他們以為給錢就解決一切。 柬埔寨部落圈向來對政治都三緘其口,只有KI Media和Details are Sketchy這兩個重要的政治部落格,持續提出一針見血的評論。 作者:Geoffrey Cain 校對:Justin

(短訊)日本:媒體與政府的距離拿捏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密友古森重隆(Komori Shigetaka)最近出任新職,擔任日本放送協會(NHK)經營委員會委員長,引發政府是否干預公營媒體運作的爭議,部落客Meipong提出這項議題、分析部落圈與主流媒體的看法,並分享她個人的觀點。 作者:Hanako Tokita

28 六月 2007

日本: 防凍牙膏和有毒湯瑪士

在世界各地—從美國到英國、從巴拿馬到越南—中國的產品近期都引起新聞媒體和部落客的關注,在日本也不例外。上個星期,當衛生部調查發現含有抗冷劑化學物的消息傳出之後,兩家日本公司向全國各地的飯店回收成千上萬的中國製牙膏。在此同時,索尼宣布回收43,000件 「火車頭湯瑪士」木製玩具,指其塗料的含鉛量過高。跟其他地方一樣,日本人對中國產品—尤其是中國食品—的恐慌,隨著同類案件的曝光而不斷增加。 火車頭日記裡的火車頭湯瑪士 部落客kyasupaa寫道: 中國的產品標準到底怎麼攪的? 看來根本就是毫無標準! 現在是甚麼都放進去了( ゚Д゚) 這就是他們生產所有東西的方法。(ーー ) 如果對中國產品不存戒心的話, 更多的命案將會發生。就像這樣:┐( ̄ヘ ̄)┌ 部落客chocoto則寫到「火車頭湯瑪士」的事: 昨天看新聞的時候,留意到「火車頭湯瑪士」木製玩具的自願回收計劃,原因是該製品有缺陷。 甚麼?中國在搞甚麼… 最近發生了很多這樣的事情。 上一次的冒牌迪士尼我尚可以一笑置之,可是這一次我真的笑不出來了。 給孩子玩的玩具,安全問題不應該是最要緊的嗎? 這些木製湯瑪士「火車頭玩具」,已經在市場上廣泛流傳。 我家裡就正好有一副。 我很擔心這事情,特地到他們的網頁查證了, 是的,我家裡的正是有問題的產品。 那是最基本的套件。 我跟兒子解釋說:「這輪子的狀況不太好,讓我拿去替你修理一下。」 可是看來要等到九月才能發還回來。那時候我肯定小男孩已經忘記那送去維修的火車的存在。...

24 六月 2007

哥斯大黎加: 與台灣決裂,並與中國建交

哥斯大黎加總統奧斯卡阿里亞斯(Oscar Arias)於6月8日宣布中斷與台灣長期以來的外交關係,並已與中國建交。由於將長達六十年的外交關係棄之在後,此舉已產生眾多批評及支持的意見。立法人士,部落客,報章媒體等,均已表達他們的意見。 哥斯大黎加藉著承認台灣(主權),所獲得的利益為何? 有人說金錢是問題的答案。多年來,台灣以贈禮、優惠貸款及捐款等,與拉丁美洲國家維持緊密的關係。很難說哥國或任何其它與台灣維持關係的24個國家是由於 道德原因(而建交)。也不該因為哥國在此關係中是為了自我利益而非道德信仰,而被說成是忘恩負義。 一些哥國部落格陳述了他們的意見,多數人反對此決定。如同 La Suiza Centroamericana [西班牙文] 所說的: 不用拐彎說話,說實在的,我們已堅決且明確地進入一個墮落外交的時代。我們從未與台灣建立良好的關係,這起因於關係建立在恩惠之上,而非共同的基本價值。 人們可能會問,到底哥斯大黎加與台灣的關係是健康的,抑或僅止於自身利益。即使兩國間有著像是民主、言論自由等共同價值,但這些價值(對外交而言)是否真的重要? Juan Carlos Hidalgo [西班牙文] 寫道: 我認為政府決定切斷與台灣的外交關係,完全是輕率且非常有傷害性的。哥斯大黎加一向是個「致力於」促進人權及自由的國家,與一個東亞地區少數堅定民主的國家斷交,並與鎮壓式政權、侵犯基本公民自由的中國建交,如何能有正當性? 也有其他部落客完全支持此決定,像是Fusil de Chispas [西班牙文]寫道: 商業大門為中國的擴張經濟而開啟。我相信此舉有更多潛在利益,而非情感上的損失。正所謂「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當問及談判為何隱密進行時,總統奧斯卡阿里亞斯(Oscar...

21 六月 2007

台灣:移駐勞工的自我表述--《Voyage 15840》攝影集

Voyage,旅程;15840,是台灣法定的最低工資,但大多數離鄉背井的移工們,卻常常是多方扣款下的「最高工資」。以這場15840的旅程為名,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集結19位移工的攝影作品,出版了這本攝影集,讓以往缺乏發聲管道的移工們,透過鏡頭詮釋自己所見的台灣社會。 6月3日的發表會上,除了各團體友情贊助的歌舞表演外,移工攝影師們也一個個上台發表感言。在家鄉已有藝術基礎的Grace說,她很高興有 機會向他 人表達自己的感受;身為唯一男性的Gonzalez,先納悶喜歡攝影的男性怎麼那麼少,接著充滿驕傲的說:「攝影很棒!回家鄉後我也會把這本書拿給我的家 人和朋友看!」 影像出處: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弱勢者的自我表述 在台灣,因為文化差異和語言隔閡,一般人對移工總是有很差的刻板印象:黑黑髒髒、吵雜、成群結隊,甚至被認為是來搶台灣勞工飯碗。而在媒體中,移工通常都出現在社會新聞,不是很可憐就是很可惡。TIWA總幹事、攝影工作坊的召集人吳靜如批評:「過去高雄捷運泰勞抗暴、越傭阿梅砍傷雇主等事件發生時,除了事件本身,沒有人去問移工:為什麼發生這些事、他們在想什麼?」 靜如表示,「凝視驛鄉」便是希望將詮釋權還給移工,讓這些為台灣各大重要建設付出勞力、甚至生命,卻總是被主流媒體和社會大眾忽視的勞動者們,透過攝影,正視自己的想法與感受,並讓移工和台灣人民「互相看見」。在廣播節目「Watch Media」中,主持人benla訪問靜如時說:「當移工被拍攝時,我們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但當他手拿相機,也許就是想告訴我們什麼…」 在兩次各為期半年的工作坊裡,除了攝影之外,彼此對作品的討論,也是非常重要的環節;然而,在受壓抑的工作及生活條件下,移工們已經習慣「不要說話」。工作坊苦力群之一的小江表示,在課程中,學員對基礎的攝影技術很快就能上手,美學構圖也是各憑本事;但最具挑戰的,是如何讓移工們明確地表達自己的感受: 影像也好文字也罷,一次又一次我們問學員:你想要說的是什麼?你希望如何表達? … 幾次課上下來我才慢慢悟到,長時間處於以達到他人要求為行為準則狀態下的人,要舒坦在在的說出:「我看到」、「我覺得」或「我認為」、「我想要」竟不是理所當然。 而透過自我凝視和互相討論,攝影師們逐漸展顯了勇氣,靜如說,不只面對自己的情緒需要勇氣,面對被拍攝者,更需要勇氣;一開始攝影師們總是遠遠地拍 攝,到後 來敢於跟被拍攝者講話,短短時間內有了非常大的躍進。如Vangie便拍攝了賣冰淇淋的阿伯,原本害怕警察的Ellen也鼓起勇氣去拍了警車。 靜如也強調,每一位移工皆具有不同的身份,她們不只是勞動者,也是母親、妻子,更是支撐母國經濟的英雄;她們的心靈,被沈重的社會擠壓得單薄,但討論和聆聽的過程,重新帶出了她們身為一個「完整的人」的各個面向。 衝擊與感動 以往甚少接觸移工議題的akiyama說,她因「凝視驛鄉」的宣傳海報而被吸引,並分享她在實際參觀攝影展之後,受到的衝擊與反省: 自己在乘車時,身旁若是坐了一位菲律賓、泰國,還是其他東南亞國家來的移工,是不是總是特別提高了警覺,或是感到莫名的不悅? 若換成是一位歐美地區人士或是日本人的話,是不是就不會有前述的感覺?反而能夠有著像平常搭車時一樣的平穩心情,即使在你隔壁的那個美國人/歐洲人/日本人,本性是個傲慢的混帳? 不是這樣嗎? 難道不是這樣嗎?! 文化評論者郭力昕在攝影集的序文<她們必須表述自己!>中表示,許多移工來到台灣,工作及生活條件普遍不佳、甚至惡劣,但作品中卻不曾見到她們埋怨,僅以平靜的語調陳述心情和遭遇,甚至知足地面對。郭力昕說,「做為觀者的我們,在這些簡單的畫面與事實裡,只有感到更多的歉咎與心痛。」...

20 六月 2007

八大工業國高峰會(G8 summit)後,世界變的更好了嗎?

八大工業國高峰會(G8)(外加延伸五國)上週在德國北部的海濱渡假勝地海利根達姆舉行。世界最富裕的國家領袖群聚一堂準備對氣候變遷以及非洲國家貧窮問題達成協議,但這似乎不能滿足眾多對於全球資本主義的批評。 全球之聲在過去的幾週連結了來自印度、俄羅斯和非洲的評論。以及遠從秘魯和日本而來的示威者,參與反對這場會議的舉行。 譯者補充: 來自印度的評論: a reader's words 在八大工業國高峰會會場外的抗議活動之中。為什麼這些人要抗議呢? 答案很簡單,即使全球化讓第一世界之島一座座的開在上海和印度的班加羅爾,它同時在已開發國家也建立了一個下層社會的第三世界。 來自俄羅斯的評論: Edward Lucas 寫到在這次在德國召開八大工業國高峰會上俄羅斯的問題。大部份的會議所產生的結論都是雜亂無章的。但經由精心琢磨的陳腔濫調,在此之間,各國的差異會被盡其可能的以手段應付和模糊化。這似乎是無一例外。 來自非洲的評論: 一群與 Panos London 合作的非洲記者將從德國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現場,在部落格上書寫他們的觀察。從六月一號起,為期九天,來自伊索比亞、烏干達、莫三比克和南非的記者,將帶給讀者新聞,及從非洲的觀點談愛滋病的問題和醫療服務、國際援助、外債免除以及氣候變遷。 我們將從德國北部的海濱渡假勝地海利根達姆、同也是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現場報導,我們也會報導八大工業國另類高峰會,以找出八大工業國是否真的在傾聽非洲的聲音。 Jewels in the Jungle在德國持續的追蹤收集許多在網路上關於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好文章及部落格文章(特別是來自非洲),他說道: 我對此次高峰會會談的結論並不像某些人那麼的悲觀和失望,但同時你也必須感到疑惑,八大工業高峰會究竟和誰有關?他們對於解決世界上的問題有任何有用的幫助嗎? 會議就變成給政治人物的馬戲團表演,每個團體在太陽下為他們各種原因的憤怒發聲,而這和會議很少或一點關係也沒有,有人就問,何必這麼麻煩呢?...

13 六月 2007

日本:愛滋病是同性戀之罪?

日本第一起愛滋病通報案例出現於1985年3月,根據官方數據,此後案例數目便逐年成長,不過一般大眾接受愛滋病篩檢比例很低,故無法估算確切情況為何。日本政府透過各種活動與宣傳,希望控制相關問題,但正如官方資料所示,這些策略收效甚微。 最近資料顯示,日本在控制愛滋病傳染的成果遠不如其他已開發國家,厚生勞動省的愛滋動向委員會於5月22日公布,2006年感染愛滋病與受 檢HIV呈陽性人口創歷年新高,調查中指出,2006年共通報1358起新案例,其中952人檢驗出HIV陽性反應,406已感染愛滋病,自統計以來,日 本已有12394件個案,這裡可見英文報導與日文報導,個案中男性比例占八成以上,而且多數為同性戀者。 政府推出的愛滋病檢測廣告由知名諧星Puppet Muppet擔綱演出。 雖然只有少數主流媒體報導這則新聞,許多部落客對此各有不同意見,例如矢倉便怪罪同性戀者在日本散播愛滋病: 真是麻煩,我覺得應該向同志課稅,我對男男相愛沒有意見,但我不希望這些男人散播可怕疾病,讓醫療成本增加。 另一名部落客也有類似看法: 情況非常嚴重,雖然罹患愛滋病現在「已非必死無疑」,但仍無法治癒,而且我聽說治療會產生很大的副作用,當我想到愛滋病在很多同性戀者之間傳染,我在想他們是不是都認為「世界已近末日」,愛滋病只會讓醫療成本提高,我希望他們能夠盡量避免感染。 身為男同志的部落客Upappi則很關心各個部落格上的討論: 男同志注意到的是報導中提及如此字句:「男同志透過性交感染愛滋病情況持續增加」,無論是連結到雅虎新聞的部落格,或是在 mixi上的日誌,都大量討論此事,這些異性戀者對愛滋病了解不足,對同志又很無知,所以出現「他們為何這麼喜歡男生?」的反應,我覺得很可笑。但是這種 字句可能使同志遭受攻擊,若人們只憑印象,可能會誤解HIV感染的途徑。 一名HIV檢驗呈陽性的部落客提出另一種觀點: 厚生勞動省愛滋動向委員會的公告只是數據,假若政府完全依照數據決定對抗愛滋病的政策,我覺得便大錯特錯。 若是認為只要在性行為時戴保險套便不會感染愛滋,或是認為醫藥可輕易控制愛滋,都是過於輕忽的想法,愛滋病難以預防,使用醫藥控制愛滋也不容易,根本是非常困難的事。 我認為日本對抗愛滋的方式既粗糙又不成熟,未來我們究竟該如何散布有關愛滋病的知識?如何破除人們對愛滋病的歧視?唯有從這兩點出發,才能找到預防愛滋病的新方式,這些數據才真正有意義。 作者:Hanako Tokita 校對:Justin

9 六月 2007

(短訊)越南:美國不常見種族主義

VietPundit很不滿有人認為美國是個種族主義國家:「事實上,美國的種族主義比世界任何地方都少,來自越南的我就很清楚:越南人痛恨中國人,中國人無法忍受日本人,日本人看不起韓國人,韓國人憎惡日本人,各位可以自行完成整個循環。」

7 六月 2007

新加坡:緬甸僑民連署拒絕重覆納稅

新加坡的緬甸部落客指出,緬甸民眾正在發起「拒絕雙重課稅連署」活動,最終希望將連署交給新加坡總理。 海外緬甸民眾除了得向駐在國繳稅之外,還要交稅給當地的緬甸大使館,若不從,大使館將拒絕提供任何領事服務。 部落格「Burmalibrary.org」提供緬甸雙重課稅政策的背景介紹: 例如居住於日本的緬甸民眾,便要將所得的一成上繳緬甸駐東京大使館,每月最低也得交10000日圓;美國僑民每月也得付10%的 所得給駐美大使館,通常金額約為65美元,而且這些僑民都已經向美日兩國政府納稅。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南韓、澳洲的緬甸人面臨情況都相似,唯一的例 外大概只有英國,因為英緬兩國簽署了稅賦協定。 這份連署書內指出,儘管星緬雙重課稅豁免協議於1999年簽定,並於2001年1月1日生效,新加坡的緬甸民眾仍得兩邊納稅,因此才發起行動,希望獲得新加坡政府的行動與協助。 DTASG團體表示: 在法律專業人士建議下,我們已根據星緬雙重課稅豁免協議第26條規定,與新加坡稅務單位進行數次溝通與討論 依據第26條,新加坡稅務單位已正式研究此項問題,下一步應與緬甸稅務單位進行溝通。 此協議顯然對緬甸民眾有利,我們也已擁有清楚的策略與行動計畫,不僅保護自身權力,更要讓此事圓滿解決。 部落客Lin Lat Kyal Sin與TZA呼籲讀者盡量散播連署活動消息。 Ka Daung Nyin Thar希望在新加坡的緬甸勞工能團結,共同參與這項活動,讓新加坡總理必須與緬甸政府協商遵循協議。 參與此計畫的人們成立了DTASG部落格,從5月22日至7月1日,新加坡的緬甸勞工都可上網填寫連署書,其中也提供文件下載及寄送地址。 連署書內請填寫姓名與證件(簽證、護照)編號,更多活動資訊與必要表格請見DTASG部落格。 作者:May Hnin Phyu 校對:Portnoy

4 六月 2007

日本: 誰是我親生父親? 日本的認親300天黃金期限

作者:Hanako Tokita 校對:Portnoy 五月上旬,日本政府宣布,他們將要頒佈一項新的規則,藉以認定在母親離婚後300天內所生孩子的父親為誰。緊接在這項新規則頒布後的則是,一群單親的離婚婦女提起的民事訴訟進而引起國會的爭論。 日本於1898年所頒布的民法第二篇第772條規定,於母親婚姻成立後200天或超過200天后,所生之子女或於母親婚姻結束後,300天之內所生之子女,被視為係於母親先前婚姻中所懷之子女。而這代表著,該子女應入其母親的前夫之戶籍或其夫家之戶籍, 這項規定使得許多的單親母親及其他有涉入的人,感到十分的無奈、苦惱。為了要證明該民子女與前段婚姻的丈夫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前夫必須要出庭作證。但, 許多的單親母親並不想與他們的前夫有任何的接觸,更不希望他們的孩子被登記於前夫的戶籍中。在這樣的案例中,子女大多因此沒有戶籍。 根據司法院粗略的估計,每年大約有3000個孩童在這樣的情況下出生。這些沒有戶籍登記的孩童無法收到如健保及補助金等許多的社會服務,並且也無法被核發護照。 是否遵循政府這項規定的爭論,已經在許多的部落格上引起相當的爭議。一位不具名的部落客覺得,法律根本沒有修改的必要。 如果一位婦女堅持自己的孩子是屬於新的丈夫的,那我們就來好好的想想吧! 一位婦女就在她離婚之後(也許是一天之後) 有了新的男朋友,然後懷孕並且再婚。這聽起來有可能嗎? 很清楚的是,這位婦女早在她離婚前就不忠了。即使不是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為何一離婚就懷孕了? 我所能想到的只有,這都是他們自己的錯,這項法律到底哪裡錯了? 更者,婦女被禁止再婚的期間已從180天縮短至100天了。在三個月內再婚的婚姻,很有可能最後也會以離婚收場,不是嗎? 嫁給一個你不是非常了解的對象….如果,他們堅持他們十分了解彼此,那我就不得不懷疑那位婦女的忠貞度。這方面的法律都不夠好。事實上,我到覺得應該要更 加的嚴謹才是,舉例來說,如果一位婦女離了婚而且有了小孩,那她就不應該再婚,或是做其他類似的事情。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虐童案,幾乎100%的是發生在 已離婚的父母或未婚的情侶所組的家庭中。很清楚的,有了孩子還再婚是有風險的,無辜的孩童被他們所信任的父母親背叛或虐待。難道這樣的情況不是更令人擔心 嗎? 但在另一方面,Toranekojiji 寫到,法律是走在時代的後面,並且請求法律的鬆綁。 這個決定於母親離婚後所生之子女父親為何人的「300 天規則」,是承繼了明治時代時,所制定之民法的基本要義,這項規定是基於一般懷孕期間所制定的。然而,即使是在離婚後所懷之子女或是早產等情況,只要是在 離婚300天內所生之子女,皆會被視為前夫的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