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二月, 2006

報導 關於 東亞 來自 十二月, 2006

31 十二月 2006

曼谷爆炸案

原文:Bombs in Bangkok作者:Preetam Rai翻譯:Portnoy 對迎接新年來說,曼谷的一連串爆炸案並不算一個好的開始。市中心的炸彈使得兩個人罹難,多人受傷。 lost boy取得了其中一個爆炸現場的照片 今天晚上6點45,距離我住的公寓,也就是曼谷的勝利紀念碑附近約三百公尺處,有炸彈爆炸,使得一人喪命,四個人受傷。這起意外發生在世紀第一商場(Center One Mall)隔壁的公車站。我大約在7點半左右到達,現場瀰漫著驚恐與不知所措。約400公尺平方的區域已經被封鎖,那裡有許多軍人、警察、以及法院檢驗專家,當然還有圍觀群眾。 曼谷的人們正試著想出到底是誰在幕後主導這幾起攻擊。幾乎在每次恐怖事件發生的下一刻,泰國南部的伊斯蘭叛亂份子就會被認為是主謀,但這次有部份官方人士宣稱流放在外的前總理塔克辛的支持者或是目前政府的反對者才是幕後黑手。Lost Boy認為: 我想所有人都在猜「是誰幹的」吧,在這種時刻,各種猜測紛紛出爐,像是南方的叛亂份子,目前政局的操弄者,或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集團都有可能。但不論是誰做的,他們一定是高度組織化的團體;而這都只是猜測。今年在南方曾經發生過同步爆炸案(十月23日Yala的幾間銀行),但是暴力從來未曾遷徙到曼谷。 Mai mei arai表示: 有人宣稱這是塔克辛支持者的傑作,而非南部叛亂份子,我個人認為不太可信。 其中一個迴響這麼說「哇,好吧,這總是要發生的,只是早晚的問題,真的。南方永遠不會平靜」。曼谷一直以來都遠離南方發生的暴力…直到現在。 Mike在MetroBlogging Bangkok的一篇相關文章後回應說: 我認為這代表獨裁政府即將垮台。伴隨著令人難堪的股市重擊,以及現在,曼谷最嚴重的恐怖攻擊,他們還有什麼執政的合法性。這些事情都在他們執政之後發生,而且事前也都有警告。他們不懂如何管理國家,而且也不保護這個國家。 另一則迴響則反映了大多數喜愛曼谷的觀光客以及外國居留者的心聲: 我感到難以置信的驚訝,以及難過,因為想到這樣的紛爭與仇恨竟然在亞洲最美的城市底下醞釀。我希望一切都能否極泰來;泰國人不應該遭受這些噩耗。 Bangkok Pundit與Gnarlykitty徹夜持續在部落格上報導爆炸的消息。

29 十二月 2006

印尼: 災難接連襲來

原文: Indonesia: Internet Outage and Flood in Aceh 作者: A. Fatih Syuhud 譯者: Leonard 校對: PipperL 對於即將跨越新年的印尼部落客而言,最糟的事莫過於網路連線突然完全斷線。 根據Budi Putra、Sani Asy'ari與Enda Nasution的報導,斷線主因是「台灣沿海於12月26日發生強震,損及海底電纜,也嚴重影響東亞、東南亞與南亞地區的電訊網絡」。 這起意外使印尼網路連線中斷或速度非常慢,Yulian Firdaus引用入口網站的報導,指線路修復「最慢得花上一個月」,這段時間印尼網路上的活動力將創新低,如果真得耗一個月,對於Enda Nasution等網路使用成癮者而言,實在很難想像沒有網路的日子是什麼感覺。 Willy...

8 十二月 2006

印尼: 宗教領袖一夫多妻/議員性醜聞

原文: Indonesia: Polygamous Holy Man and MP's Sex Scandal 作者: A. Fatih Syuhud譯者: Leonard 最近幾週印尼部落客之間有兩項熱門話題,兩件事看似相近實則無關,一是Aa Gym公開承認娶了第二位妻子,二是從業集團黨(Golkar)國會議員爆發性醜聞。 非印尼本地民眾對Aa Gym可能所知甚少,《時代》雜誌形容他是「印尼最具魅力的伊斯蘭教師,集成功與宗教於一身」。 這位有魅力的聖人現在承認擁有兩位妻子,印尼部落客因此熱烈討論如此行為是否合禮,伊斯蘭教雖然允許一夫多妻,但並不鼓勵,除非男性能讓幾位妻子相安無事,而且該名男性絕對不能出現婚外情,因為婚外情在伊斯蘭教為一重罪。 一般穆斯林認為Aa Gym既然身為備受敬重的伊斯蘭教師,信眾高達數百萬人,理應擁有更高道德標準,故該避免擁有兩名妻子。 支持一夫多妻的男性常引述一段《古蘭經》文做為宗教佐證,不過Ridho Putradi則說「無論有什麼理由,我都不贊成一夫多妻」,這篇文章已吸引至少49篇回應留言,多數都同意他的言論,其他如Rohprimardho、Tata Danamihardja、Morning Dew、Ida...

4 十二月 2006

阿拉伯:亞運、民主與模特兒

原文: Arabisc: Asian Games, Democracy and Models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譯者: Leonard 卡達杜哈亞運開幕式裡為何沒有未將阿拉伯遺產放入表演內容?民主與模特兒之間關係是什麼?埃及部落客又為何要求讀者看奧斯卡得獎電影《晚安,祝你好運》? 以下是北非與中東部落格本週所提出的部分疑問。 巴林的部落客Haitham Sabbah似乎對亞運開幕式不甚滿意,他質疑為何卡達政府未將任何阿拉伯代表置入演出中: 「卡達杜哈亞運開幕式的演出非常美麗,但阿拉伯人在哪裡?我們在表演中見到大船與海洋,我相信無論在每一個波斯灣國家的體育競賽 開幕式中,這兩項都是必要的元素,我們也看到壯麗的民俗傳說表演,但卻只呈現了東南亞文明而已,卡達似乎將阿拉伯從地圖上的亞洲裡抹去,我想問的是:阿拉 伯人在這些表演裡的位置在哪裡?阿拉伯文明、遺緒、藝術在哪裡?約旦、敘利亞、巴勒斯坦、黎巴嫩等國的文明在哪裡?為何主辦單位忽視阿拉伯人與文明?還是 亞洲只限於東亞國度?就算遺忘阿拉伯,那麼波斯呢?為什麼連波斯都被遺忘?」 埃及的3rby則寫到民主對人民社經水準與外貌的衝擊: 「我讀到父親在Al Quds 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