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東亞 來自 六月, 2006

18 六月 2006

柬埔寨:從柬埔寨前往美國

翻譯:echoyairs 校對:Portnoy Somongkol Teng即將在7月份離開柬埔寨前往美國深造,以獲得管理碩士的學位。有了美國國家部門富布賴特法案基金的幫助,Somongkol能有足額的獎學金來完成他在麻省理工的學習。Somongkol從皇家金邊大學(Royal University of Phnom Penh)畢業後,在校內外語學院中成為了一名英語講師。 這位23歲的年輕人從1993年開始學習英語,他有美語的口音。自從1993年柬埔寨政權過渡機構(UNTAC)開始民族選舉,英語為他帶來了眾多國際工作和獎學金機會。畢竟,只有10%的柬埔寨人能流利地在電腦上使用英語。根據國際電信聯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2003年的統計,只有0.25%的柬埔寨人上網。不是大部分柬埔寨人,尤其是如此年輕的,能有機會去其他國家遊歷。Somongkol不僅是一個快樂的旅行者,也是一個業餘攝影愛好者。 問:你很快就要從柬埔寨前往美國了,能談談你現在的感受麼? 答:我對即到來的行程感到非常高興和激動。這是我第二次申請法布賴特法案獎學金了,我終於得到了它。你想像一下一個人的夢想終於實現時的感覺。同時我也很擔憂。這是我第一次要離家如此長的時間。不像對付原先生活中的改變那麼輕鬆,這次,我將要獨自面對一個完全不熟悉的環境中,面對陌生的面龐和陌生的體驗。當然,我也會錯過一些國內的東西。儘管有這種焦慮,我仍然相信今後兩年時間會豐富我的知識和經歷。最重要的,我會更加獨立。我都快迫不及待那一天的到來了。 問:你能描述一下你至今為止的經歷麼(有關教育和工作的)? 答:我2003年本科畢業於皇家金邊大學(Royal University of Phnom Penh)的外語學院。之後,我成為校內外語學院的講師。去年,我被選為教育部(Ministry of Education)高等教育司(Higher Education Department)青年體育組的全職雇員。業餘時間裡,我為proz.com和泰國曼谷的Pasarawee作在線翻譯。除了這些專業工作,過去四年內,我還參與了若干國際交流組織擔任志願者工作。在2002年九月,我作為柬埔寨代表團的一員參加SSEAYP(Ship for Southeast...

10 六月 2006

通用教育O級英文考試,要或不要?問題到底在哪?

原文鍊結:To have GCE O'Level English, or not to have? What is the Question? 作者:Maurina H 翻譯:Portnoy 校對:lvoe上星期,該國唯一的英文報紙汶萊公報,在評論版面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內容是呼籲婆羅洲政府撤換現存的通用教育證書英文測驗(GCE),以「為當地人設計 的」測驗代替。這位作者以假名Liguist表示每年都有許多學生無法通過GCE O級英文測驗,而這測驗卻是前往英聯邦國家留學,以及取得大部分公職的必要條件: 「O級英文測驗看起來是為學院和以英文為母語的使用者設計的,而不是為汶萊的學生設計的,這些學生從小學才開始接觸英文,出了教室之後也沒有太多機會使用英語。」 Liguist將GCE 0級英文測驗比喻為「殖民時期的遺骨」,應該儘早用別的測驗取代,「(測驗的)目標應是能實現的,我們的學生將因此而樂於努力。」 在汶萊,O級英文測驗的低通過率在教育部中更是一個備受爭議的議題。教育部長Pehin Dato Haji...

8 六月 2006

印尼:花花公子雜誌在印尼引起的兩極反應

原文鍊結:Playboy Indonesia and Two Contradictory Opinion 作者:A. Fatih Syuhud 翻譯:acer 校稿:lvoe 最近《花花公子》峇里島新辦公室推出的第二期《花花公子印尼版》引起有趣的兩極反應。Budi Putra認為,這一期是一個「牛肉場」。他說: 「本週三登上全國書報攤的這期雜誌遠比首期勁爆。按其發源地美國的標準來看,四月七日發行的首發刊是個乏味的玩意。不論是與包括印尼勝地峇里島在內的許多海岸地區的(《花花公子》)版本相比,還是與這個國家銷售的許多雜誌相比,它都少了些肉感。」 而談到為甚麼《花花公子》在印尼收到那麼大的反對聲,他說: 「儘管雜誌的內容如此溫和,但作為西方國家性開放的有力象徵,「花花公子」這個名字在印尼這個世上回教徒最多的國家裡,還是會遇到強大的阻力。」 另一方面,Rendy Maulana表示了不同意見。他說他很高興能看見第二期的內容。他覺得它一點也不色情,至少跟Maxim或FHM等其他雜誌比是這樣。後兩者很早就在印尼發行而未遭遇任何反對。 他甚至為印尼版雜誌的編輯部們感到遺憾。出於對回教徒激進派的恐懼,編輯們不得不搬遷辦公室,乃至不敢刊登廣告。 Rendy Maulana和許多在他部落格上留言的人都支持完全的自由,他們似乎比Budi Putra這樣的人更能代表印尼年輕一代的意見,儘管,Budi的意見能敏銳地從反對聲的國際背景中挖掘出其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