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Environment 環境 來自 一月, 2007

伊朗核武危機

  25 一月 2007

原文:The Iranian Nuclear Crisis作者:Hamid Tehrani翻譯: Justin校對: PipperL 由於伊朗拒絕終止提煉濃縮鈾計畫,聯合國安理會已於去年12月23日記名投票,通過對伊朗制裁案。 儘管事態嚴重,伊朗總統 阿曼尼內賈德(Mahmound Ahmadinejad) 卻認為安理會的決議無關緊要,矢言繼續發展核武。 這也使得伊朗與美國關係愈趨緊張,許多人擔心中東將引發另一場戰爭,伊朗部落客們憂心忡忡,紛紛在部落格討論此議題,表達對伊朗未來發展的關心。 在 Forever Under Construction 網站上,出現一個名為 「Enough fear」 的反戰網路活動,該活動是由一群拒絕戰爭的民眾自動自發創立,此網站正網羅來自美國、伊朗及其他國家的民眾照片,這些民眾在照片中舉著手,比著全球通用的手勢:「停! Robo在他的部落格中寫道:「這些日子以來,你、我都十分憂心,甚至擔心到無法專注自身的日常事務。我只是個平凡的花農,經不起戰爭蹂躪。至今我仍記得童年是在『馬鈴薯年代』(我對80年代的別稱)中渡過。我無法忍受失去身邊朋友及同胞之苦,所以我反對戰爭。我不想帶著悔恨離開人世。」 Pouya在部落格說,美國國務卿萊斯(Condoleeza Rice) 的中東之旅十分成功,足以聯合阿拉伯世界大小國家對抗伊朗。 Pouya說,萊斯停留中東時,伊朗總統竟跑到拉丁美洲,進行一趟無意義的外交之旅。Pouya並補充,伊朗民眾對現今局勢感到徬徨。 根據Pouya所言: 一方面,伊朗人民根據直覺判斷,波斯灣地區的戰事及軍事預備行動絕非兒戲,但另一方面,伊朗政府卻對外宣傳一切盡是一場戲… 也許伊朗政府樂見小規模戰爭,以鞏固其國內及國外地位…至於炸彈可能造成的數十億元損失,靠著石油出口利潤便可彌補。 Haji Washington說,伊朗真正的敵人不是美國,而是波斯灣眾國,此外,聯合國及多家西方國家銀行已對伊朗實施制裁,日本也逐漸撤資。 改革派政治人士 Ali Mazroi 在網路上表示,伊朗在處理核子危機當中失算,他說美國並不急著將伊朗送交安理會,該名部落客說道,美國已說服所有安理會理事國,唯有安理會才能解決伊朗核子危機。 Ali Mazroi以身為伊朗公民的身分說: 政府當局正將整個國家及伊斯蘭共和體制推向無底洞,我感到相當憂心。 關於這場可能的戰爭,另一個部落格「伊朗觀點」(Views from Iran),以諷刺的口吻寫了一則朋友之間對話: 朋友甲:「我真心希望伊朗不會使用沙哈(Shahab)飛彈,若伊朗用了,將釀成第三次世界大戰。」 朋友乙:「你這樣想就錯了,伊朗的飛彈一點都不準確,瞄準以色列的飛彈可能會射向沙烏地阿拉伯、俄國或其他國家。」 大家聽了之後不禁莞爾,接著繼續每天的工作:儲藏番紅花及鲔魚。 改革派政治家Mohammad Ah Abtahi 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寫道,兩位前任總統 Khatami 和...

巴西部落客談查維茲(委瑞內拉總統),盧拉(巴西總統)及以南方共同市場宣言

  19 一月 2007

原文: Brazillian Blogs on Chávez, Lula and the Mercosur Summit作者: Jose Murilo Junior譯者: abstract校對: Leonard 大部份南美洲國家的總統聚集巴西里約熱內盧,參加南方共同市場領袖會議,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再次引人注目。自從他宣佈取消 RCTV的電視執照以及將電信與能源公司國有化後,當地的部落客早已大量撰文討論。在里約舉行的這項會議是絕佳舞台,讓拉丁美洲領袖面對面會談時討論這些 議題,而部落客可以經由媒體的報導追蹤後續。查維茲和巴西總統盧拉的謎樣關係也是一項眾說紛紜的話題。 那巴西呢?面對查維茲違反經濟自由主義、政治自由及合約精神,盧拉政府將如何回應?該插手還是收手?從政治觀點來看,這與意識形 態有關。盧拉一方面發展責任政治,盧拉和他的人民另一方面也希望查維茲的社會主義進展能夠進步,從而擴至玻利維亞、厄瓜多爾、甚至是阿根廷,阿根廷總統布 基納向來是委內瑞拉的盟友,但前提是…無損巴西的利益,也不會損害巴西在南美洲的領導權。從經濟觀點來看,查維茲是一個很好的伙伴。巴西出口到委內瑞拉超 過十億美元,法國和英國身為兩個巴西主要商務伙伴從2006年1月到11月的出口總值是33億美元,所以,對委瑞內拉的出口值不算少。委內瑞拉在查維茲領 導下,己成為巴西商品、勞務以及承包商天堂。ENQUANTO ISSO… – Comentando a Noticia 有些人認為,盧拉似乎對玻利維亞總統厚顏無禮的態度感到困擾,悲觀者確定盧拉因玻國態度轉變而不勝其擾(譯註:拉丁美洲在 2006年的大選中,共選出玻利維亞、委內瑞拉、尼加拉瓜及厄瓜多四個左派政權)。雖然相對於態度強硬猛烈的查維茲,美國在仍相信盧拉還算善良,但美國政 府也對於盧拉的轉向感到矛盾。全都是胡說。查維茲只是盧拉的外交方程式中的一個元素。儘管瘋狂、滔滔不絕、不負責任如查維茲,可能為盧拉帶來麻煩,但查維 茲對盧拉仍具工具性價值,兩人並非一正一反。理由很簡單,即經濟相對規模大小不同,縱然查維茲為拉美左派領袖,委內瑞拉也永遠不可能成為拉丁美洲的領導 者。As patacoadas do Mercosul – ou “Lula é chefe de Chávez, não o contrário”- Reinaldo Azevedo (Veja) 無論是盧拉或巴西外長Amorim,從政府內部到外交系統都不承認巴西和委內瑞拉的競爭關係,亦不承認盧拉和查維茲爭做南美洲領導人,但證據顯示競爭確實存在,爭議包括油元、查維茲的個人作風、以及他所稱言推動的理念,過去盧拉和其所屬的工人黨(譯注:Partido...

西非掃描:什麼是NOSPETCO? 援助無用、多貢建築、與觀光治療

原文: West Africa: What is NOSPETCO?, Aid Does Not Work, Dogon Architecture and Tourism As A Therapy 作者: David Ajao 譯者: Leonard 校對: Portnoy 以下介紹本週西非部落圈的動態,第一站是奈及利亞,當地部落客都注意到NOSPETCO,但什麼是NOSPETCO?根據Deolu Akinyemi的說法: 如果各位沒聽過NOSPETCO的話,這是一種投資商品,如果人們投入45萬奈拉(奈及利亞幣),每個月能夠獲利4萬奈拉,這種 商品採取合資企業模式,讓投資者與企業所有人共享獲利,這種方式非常適合虔誠的穆斯林,因為根據伊斯蘭教信仰,他們不能用錢滾錢,只能投資與他人共享獲 利。 他後來又寫了篇文章題為「NOSPETCO還能撐多久!」: 人們得要有智慧,才懂得問對的問題、才知道何時進場、才知道何時出脫,如果問問現在45歲到60歲的民眾,他們肯定記得七零和八零年代的金融公司經驗,也記得有多少百萬富翁一夕之間變成乞丐,若不懂得回顧歷史經驗,一定會讓歷史重演! 他的深入分析也值得一讀: NOSPETCO是高風險產品,若要投資就得張大眼睛、保持警覺,有個叫Ade的人在有個部落格(註)上留言,他就運用策略得當,但今日要再模仿他可能沒這麼簡單,我以前也曾經捧著大把鈔票在市場殺進殺出,不過最近有些現象發生,依我的淺見並不適宜投資。 另一位部落客Timbaland則問:「NOSPETCO該脫手了嗎?」: 我後來注意到,這項投資產品的進場門檻從30萬奈拉增至45萬奈拉,我和幾個朋友原本打算籌措一筆私募基金加入投資,但後來因為某些因素而停擺了,門檻提高也是其中一項原因。 後來我及時在部落格上找到Deolu Akinyemi 寫的文章,得知這個發財夢可能很快就會結束,如果他所言屬實,NOSPETCO可能很快就會消失於市場上。 在這個商業與財務的世界裡,Emmanuel Oluwatosin問的是:需要商業導師嗎? 各位正打算做生意嗎?還是已經開業了?情況是否與各位計劃相?這時就該尋找一位導師,讓他為各位指點迷津、從旁指導,讓各位更聰明、更有效率,如果站在導師的肩上看世界,就能避免重蹈覆轍,還可以更早成功。 這些人其實就在各位身邊,但首先各位得先想清楚,到底希望從導師身上學到什麼? 他之後在文中提出關於潛在商業導師的建議。 非洲援助事業與喀麥隆的平權反歧視行動 接下來的話題仍與錢有關,但地點移至喀麥隆,部落格Enanga’s Pov重新整理了「非洲報告」組織所發表的報告內容:外援:這種「幫忙」根本沒幫上忙 非洲援助事業總值高達數十億美元,但大多數都以失敗收場,出問題的不只是援助事業內部,許多非政府組織亦然,不過他們當然不願承 認失敗,不願承擔成效甚微的責任,這些組織結構封閉,無論是聯合國發展計畫或雙邊機構都一樣,永遠都說:「只要給我們更多錢,我們就能完成工作…」 他們常說這句話,對吧?但其實真相並非如此,近年來有關於非洲的非政府組織數目快速增加,讓他們掌握龐大權力,但這些組織順應責任調整的動作卻很緩慢。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