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藝術與文化 來自 十月, 2007

26 十月 2007

(短訊)巴爾幹半島:語言議題

Balkan Baby 談起巴爾幹半島上的「語言議題」:「在過去組成前南斯拉夫的各國裡,我們使用什麼語言呢?在斯洛維尼亞和馬其頓,答案十分簡單,因為他們都有前南斯拉夫政府認證的官方語言;而對於波士尼亞、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和蒙特內哥羅來說,答案可能就沒那麼清楚了。」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23 十月 2007

(短訊)千里達與托巴哥:政治中的音樂

「如果宗教是平民的嗎啡,那麼音樂想必是群眾的安非他命。」千里達與多巴哥的部落客Shivonne Du Barry,觀察了當地在選舉時,使用本土音樂拉抬選情的奇景後,做出了如此評論。 原文作者:Janine Mendes-Franco

17 十月 2007

日本:職業選手失言風波

人為什麼要運動?是為了個人喜好?消磨時間?還是把運動作為職業?21歲的日本職業高爾夫球選手上田桃子先前接受電視專訪時,回答上述問題,因而引發她的部落格留言區上的激烈辯論。在TBS電視台播出的訪問中,上田表示她無法理解為何年輕人從事排球或籃球等運動,因為在她眼中,這些運動「沒有未來」。 訪問部分內容如下: 上田:「嗯,我不知道,也許是我比較貪心,但我看到同學選擇打排球或籃球時,實在覺得很奇怪,我搞不懂他們為什麼從事那些沒有未來的運動。」 主持人:「沒有未來的運動?」 上田:「因為這些運動沒有職業聯盟啊,讓我忍不住懷疑,他們這麼努力是為了什麼?我只想從事能終生參與的運動,讓運動能成為我的工作,否則老實說我根本不想做。當我開始打高爾夫球後,我就告訴自己,我一定能從中賺到錢,如果我要做這行,我就要成為世界級職業選手。」 大批留言湧進她的部落格,批評她滿腦子只想到錢,之後上田有所回應[jp]: 我自己看了節目內容也很驚訝,我在當中也曾說過:「會打排球或籃球的人很厲害」,…只是我有不同的經驗。 我在小學三年級時決定成為高爾夫球選手,從四年級便開始接觸高爾夫球,先前我也對各種活動感興趣,包括足球、游泳、書法、鋼琴等等,我也在學校打排球和籃球。 我有朋友當時加入了排球隊和籃球隊,但當時我並不知道這兩項運動有職業聯盟,所以我不了解他們為什麼要選擇這兩項運動。 但有些人對這種解釋並不滿意,Wakkun表示[jp]: 上田桃子說:「這些是沒有未來的運動」,這不是失言,根本是她心中想法,她讓她真實的念頭脫口而出,當人獲得名利成功之後,很容易就會出現這種自以為是的大頭症。 其他部落客則較同情上田,一名部落客認為[jp]: 很多部落格都批評她說出「我搞不懂他們為什麼從事那些沒有未來的運動」的話,但我個人覺得這項發言相當客觀,我覺得她有專業精神很好。 最後,部落客Horikawa的看法[jp]則是: 上田的部落格裡正反意見紛陳,批評者認為:「妳只想到錢!其他人從事運動可不是為了錢!他們是因為喜愛運動,才成為職業運動員,好好跟他們學學!」,這種看法很普遍,但我認為這不太正確… 因為到最後,外界仍是用金錢來衡量職業選手,有些人覺得用錢做出發點有什麼不對?當然這並不是上田本人的意見。 有些人認為不該和錢扯上關係,但假如問一般的薪水階級,如果他很熱愛這份工作,願不願意把月薪壓至十萬日圓?這是我們討論的焦點嗎?我們似乎就是這麼看待問題。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對:swpave

阿富汗:文化、衝擊

作為一個美國白人觀察在阿富汗的種種,較為有趣的面向之一是發生為數眾多文化失態和衝突。不幸地,這種摩擦不僅限於日常有趣和瑣碎的事,像健怡可樂(diet coke),也經常發生在重要的事務之上。 上週,為外交政策部落格(the Foreign Policy Blog)寫作的Preeti Aroon注意到一場關於足球議題的小型示威抗議活動。基本上,如同我在另一篇類似的文章所解釋,這場抗議源起於,美國盡力去與當地阿富汗人接觸,其中之一是藉由贈送他們足球…只是這顆足球上印有沙烏地阿拉伯的國旗,而沙國的國旗上有著薩達哈(Shahada),也就是伊斯蘭教中的清真言,穆斯林必須朗誦清真言以對自己的信仰做出確認。大約有一百名左右在Khowst 的阿富汗人走上街頭,發動了一場和平抗議活動,因為認為踢著印有薩達哈的足球是對伊斯蘭大不敬的不智之舉。美國駐軍感到懊惱,做出道歉,並重新審視這個親民計畫,使其繼進行不致於再度發生無意識的侮蔑。 很自然地,美國部落客完全的不成比例的誇張這個意外的插曲,Afghanistanica找到一些比較起來很無禮的例子: 那個總是很細心的Michelle Malkin在部落格寫了這個意外的插曲,之後嚴責美軍荒謬的卑躬屈膝的道歉,批評穆斯林: 「…他們真是對每件事都要命的『敏感』(解讀:容易大吵大鬧)」。 編按:括號為原作者所加 阿富汗坎大哈省(Kandahar Province)重建部隊,照片來自lafrancevi的Flickr 她的批評者才真的是比Michelle更「敏感」(解讀:意圖冒犯),但你將畫面往下捲,過去有篇是可蘭經在廁所的圖片,讀它的迴響。 喔,親愛的讀者,Afghanistanica也提供了其它美國的部落格的連結(小綠足球(Little Green Footballs )和聖戰觀察(Jihad Watch)),他們也對此事做出類似的激昂說法關於穆斯林的大吵大鬧(事實上並不是)。他以陳述什麼是顯而易見的作為回應: 我只會說,我不認為多數的阿富汗人會喚起某種很強的慾望去生氣和大吵大鬧。我想這個插曲只是件小事,想到在阿富汗有其它更重要的需要被關心,我不相信這件事會引起多大的注意。 明確的來說,事實上,說的更恰當點基本權利,像是言論,似乎正在受到攻擊--在喀布爾的每個角落。 sadaiHaqiqat電台是Salam Watandar在薩曼甘省(samangan)的聯播電台,昨晚遭到關台。這個電台是由當地的年輕人所設立,大部份認為,這是一個自製的發射設備的電台…...

12 十月 2007

哥倫比亞:幽默部落格奪首獎

哥倫比亞電訊與資訊科技協會公布2007最佳部落格名單,得主是「Se nos cayó el sistema」[ES]部落格,內容是以詼諧方式討論產能與企業事務,部落格名稱譯為中文其實是「系統錯誤」,是許多企業及員工歸咎問題責任最常用的說詞。 「系統錯誤」是本正在編寫的企管書,傳授人們如何在第三世界營商的方法,其中充滿有趣故事,關於開發中國家內的公司策略、組織、技術、程序與人力問題。 該部落格也獲提名角逐德國之聲國際部落格大獎BoBs。 部落客Víctor Solano[ES]表示: 獲獎部落格的內容頗具一致性,持續關注同一議題,作者Andrés Naranjo以顧問角度,不斷探看組織網絡內每個角落與縫隙,既維持務實態度,又不失其幽默,並以社會觀點看待企業以系統錯誤卸責的利弊。 「系統錯誤」部落格作者Andrés Naranjo也用同樣的筆觸,提及頒獎典禮實況[ES]: 我覺得很有意思的是,這個部落格專注書寫企業、產能等議題,正好切合這個時代的精神(追求競爭力與生產力),我想兩者(譯註:部落格內容與其得獎)之間確有關係,…這是一堂行銷課(本文一切都與企業有關),…告訴我們部落格內容做為一種產品,重點不在於作者在賣什麼,而是評審買到了什麼! 原文作者:Juliana Rincón Parra 校對:mountaineer

8 十月 2007

非洲可曾有好事降臨過?

Kizzie 最近接到某個激起蘇丹部落客憤怒的問題: 我們停留美國期間,當地一個猶太裔美人團體(包含人權運動份子、作家、教授),邀請我們午餐。我們聊了有關中東、伊斯蘭主義、人權等話題。當我的 老師建議我來談談我所熱愛的故鄉--非洲大陸。她問道:「非洲可曾有好事降臨過?」我不能描述自己當下五味雜陳的感覺,是哀傷,是悲憤,抑或兩者兼具?同 時,這種唱衰非洲的悲觀情緒緊緊壓我的心口。我試著提醒自己那片土地上仍是有些好事,但不管怎樣我仍舊無法回復往日的自我。 …非洲不是只有達佛、盧安達、獨裁暴政、低度開發或是愛滋病。 提到達佛,Black Kush 記下又一次期望終止悲劇衝突的和平談判: 會議上所達成的協議仍要進一步觀察,哪些反叛人士會參與,SLM領導人Abdel Wahid el Nur的反應等等。 他同時貼上一幅漫畫: 年輕的Dalu 小姐,是一位居留美國的蘇丹人,她寫了兩篇有趣的文章,第一篇有關種族主義,第二篇則提到對蘇丹裔美國人的自我認同問題。 關於前者,她寫道: 我非常引以為傲,即使聽起來、讀起來都不怎麼有趣。一般而言,蘇丹人是非常具種族優越感的。 我有些阿拉伯裔的蘇丹朋友,在若扯上宗教和種族之時,我們常會起衝突。聽起來有點荒謬,我們當時還只是小孩子而已呢!現在我知道當初那些不好的用語 和衝突,是由於彼此家庭的影響。我曾經打過一個小孩,因為他竟稱我為奴隸(abeed/abid);而另一次則賞了某個小女孩一巴掌,因為她說我的皮膚像 焦油。 X的,我們都是蘇丹人啦! 而關於她的自我認同: …我大多時自認為是蘇丹人,但對我所不熟悉,卻非得跟他們用蘇丹語交談的蘇丹親友而言,我仍是個美國人。對於美國當地人,我則成了一個蘇丹女孩。也許有時這二者都是,有時都不是。(這就是一文不值的嬉皮客世界入口。) Drima,寫了一篇爆料文章,標題為:「喀土穆,一座變化激烈的城市」,它是關於發生在蘇丹首都另一面緊閉門後的酗酒、藥品濫用、瘋狂轟趴等現象。...

5 十月 2007

語言之死:進化、天擇抑或文化滅種?

在這個地球有194個國家,但是人類所使用的語言卻有7,000至8,000種,和國家數相距甚大。 語言的多樣性正在快速地消失,根據估計,每兩週就有一種語言死亡。 數百年前,強大的歐洲國家統治整個洲的方法,是將獨立的或是鬆散的人民,以殖民語言組織為一個民族國家,近代的帝國也跟隨著這樣的腳步。 如今全球化的媒體和科技正加速了語言的同質性。但是這真會引起恐慌嗎?

3 十月 2007

伊朗:傳遞藝文消息

Pars Arts部落格的編輯,這個協同式公民媒體計畫主要報導伊朗文化藝術相關的消息,今天我們請到她為各位說明這項計畫的內容、目標與挑戰。 問:請簡單自我介紹,並介紹一下Pars Arts計畫內容。 Pars Arts是個共筆部落格,包括寫手、讀者與內容都是各地伊朗年輕人,我們希望藉此為海外伊朗青年提供有趣新鮮的各項內容,我是伊朗裔美國人,也是創站編輯,是個從小生長於美國洛杉磯的編輯/部落客/寫手,我從2006年下半開始這項計畫,因為自己想要透過網路撰寫及學習伊朗事物,我也期望與一群志同道合 的朋友共同努力,所以有了Pars Arts。 問:Pars Arts是許多人及部落客一同貢獻的成果,你認為它算是公民媒體計畫嗎? 我個人並不認為這是公民媒體計畫,不過如此形容Pars Arts似乎也沒錯,廣義來說,這個部落格也算是公民媒體,因為寫手目前都未因此謀利,似乎也沒有經過任何傳統或專業新聞訓練。現在所有寫手都居住於北美地區,沒有遭受任何外界審查,媒體也非國家掌控;Pars Arts主要聚焦文化藝術,並非公民媒體通常關注的政治運動。 問:Pars Arts的價值何在? 我們期望這個部落格能時時有新意,讓讀者能夠觀看、聆聽、閱讀、思索的新素材,也希望將偏見降至最低,讓文章有所用處,目前站內文章涵蓋的範圍還未達我預期中廣泛,我們仍需要更多寫手。 問:你心中有沒有發展藍圖?經費又從何而來? 我們期望在未來能獲得部分廣告收益,或與志氣相投的網站及非營利機構結盟,讓未來計畫能夠實踐,但目前首務為招募更多寫手、持續提供優質內容、擴大讀者群、拓展各項方案等,對外傳遞訊息仍是目前最大困難,我們有個小的Facebook團體,但多數時間仍專注於供稿與部落格內容,將來得花更多力量對外連繫。 Pars Arts財務獨立,未獲任何政府、政黨、智庫或宗教團體金援,主機費用由我負擔,Wordpress版型由本站技術顧問及寫手Javod Khalaj免費設計。 問:為什麼捨波斯文而以英文書寫? 我們的主要讀者是散居各國的伊朗裔年輕人,他們的波斯文能力參差不齊,而英文則幾乎是通用語言,以我個人為例,用波斯文閱讀速度很慢,寫作更是一團糟,所以我可能永遠都無法用波斯文完成一篇文章,就算寫完也會有一堆拼字錯誤;我在持續學習波斯文的同時,也希望繼續書寫關於伊朗人的題材,因此用英文下筆。有些寫手能以波斯文寫作也很好,不過這個部落格一開始是以英文為主,我也尚未習慣編輯波斯文,而且如果能讓其他種族多了解一些伊朗文化也好。 問:你提及這個部落格專注於其他網站忽視的藝術文化議題,你覺得他們忽略了什麼?為何忽略?就目前熱門波斯文網站或以英文書寫的伊朗網站而言,他們缺乏什麼? 我並不覺得其他網站忽視藝文議題,不過確實有許多非政治事件發生但未受關注,例如幾週前我們有篇文章提及伊朗印度豹計畫,我也很喜歡一篇有關線上購買伊朗食品的文章。...

2 十月 2007

日本:社會媒體大爆炸

一個名為「爆發性社會媒體」的研討會七月初於東京的Jiji Press Hall舉行,商界各領域人士齊聚,討論日本社會媒體充滿爆發性的潛力。此研討會是以其中一位講者所出版的書命名,講題包含「社會媒體的最佳化」、社群關係、第二人生的未來、以及Web2.0的範例討論。在Jiji Press Co.網站上推廣該活動的文宣提到: 部落格、社會媒體服務、第二人生、Youtube…,這種讓使用者參與的網站常被稱為CGM(消費者產製型媒體),但最近他們常被稱為社會媒體(Social Media),這也許是變化開始產生的最佳證明:從一個由英文字首組成、只用於科技專才間的辭彙,轉變為一般業界民眾也能了解的詞語。 社會媒體的其中一個特徵,在於參與者數目正以爆發性的速度成長,如果其衝勁能維持目前水準,不可否認其潛在影響力將超越傳統大眾媒體。然而,如果社會媒體持續爆發性的成長,公關公司、廣告公司和行銷公司是否相對需要改變,而他們應該如何調整商業策略? 研討會其中一名講師是網路公關公司news2u董事長兼部落客的神原彌奈子,她在自己的部落格上談到這個活動,並提及社會媒體近期的潛力: Google因其搜尋技術而在2000年左右開始受到注目,但一直到了2003年才真正受到大眾的認可,直到那時他們才建立了能得到營收的商業模式。當一個社會媒體成功建立其商業模式,我相信它一定會「爆發」。 神原彌奈子稍早曾接受《爆發性的社會媒體》(Explosive Social Media)的作者湯川鶴章(Yukawa Tsuruaki)專訪,他在JiJi Press Co.的部落格上提到: 以部落格和社群服務為例,透過社會媒體傳遞的資訊量正以爆發性的速度成長。在這個情況下,企業界應該如何傳遞他們的消息? News2u公司的神原彌奈子從很早開始,就開始協助企業界進行線上公關,她預測當資訊氾濫到一個程度的時候,大眾將會因為想得 到有可信度的資訊,而盡量搜尋第一手消息來源,她並強調,為了迎接這個時代的來臨,企業們應該開始定期發佈準確的第一手消息,因為一個公司是否透過其社長或員工的網誌發佈大量訊息,跟該企業的可信度有著一定的關連。 我與神原彌奈子在訪談中談到網路公關時代的來臨。(訪問人:Jiji Press Co. 編輯委員湯川鶴章) 以下為訪談的內容稿: 在我們進入社會媒體時代的同時,企業傳遞消息的方式是否有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