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人權 來自 十月, 2007

31 十月 2007

沙烏地阿拉伯:婦女為男性權益而戰

沙烏地阿拉伯婦女再度登上了頭版頭條。在這個連開車都不被允許的保守國家,這群婦女們挺身而出,為被控涉及恐怖行動而遭逮捕的丈夫及親人們爭取自由。 在Qassim的示威遊行 Saudi Jeans提到: 十五位婦女及七名孩童在國家安全局外舉行示威遊行。他們要求政府對他們的丈夫們作公平公開的審判,停止嚴刑拷打,並將他們調回當地監獄。一名曾停止撰寫部落格頗長一段時間的部落客Fouad al-Farhan,公開了這個故事。 這件事情之所以如此別具意義,是因為這是第一次沙烏地阿拉伯的婦女舉行公開抗議示威遊行。我懷疑主流媒體會具體報導這起事件,但讓這件事傳播到全世界的部落格及公開論壇卻是很重要的。到Fouad的部落格去簽下你的姓名,支持這群婦女,並請盡力幫忙宣傳這項消息。 勇敢地靜坐抗議 來自利雅德(Riyadh)的Ghareeb Al Aber是Saudi Jeans的同事,他有更多話要說。Ghareeb Al Aber形容這是場「勇敢的」靜坐抗議,他補充道: 一些沙烏地阿拉伯的部落格,都刊登了這起2007年7月16日的頭條新聞。十五名沙烏地阿拉伯婦女帶著七名孩童在國家安全局前抗議,要求以下這些條件: 為她們的丈夫及兒子舉行公開的審判。 給予她們委任辯護律師的權力。 停止嚴刑拷打。 監控監獄-讓法官來掌管這些監獄。 將這些犯人調回Qassim。 我相信這些符合法律和人道法規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所有人都呼籲政府應執行這些婦女的請求,而我也不例外。我甚至希望沙烏地阿拉伯的媒體能拿出勇氣,就算只是一點也好,追查這起事件。 歷史性的一天 公開這起事件的Fouad Al Farhan認為這次的抗議事件在歷史上具有重要意義。他提到:...

27 十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米洛塞維奇的宣傳技倆

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種族滅絕部落格解釋道,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塞維奇( Slobodan Milosevic)何以被稱之為「狡黠的劊子手」:雖然他「試圖將責任轉嫁於受害者之時一敗塗地」,但其宣傳技倆「即使到了今天,仍是十分精準有效」。 Veronica Khokhlova

20 十月 2007

(短訊)拉脫維亞:抗爭之事

部落格「一切拉脫維亞」提及,現任政府任期即將告一段落,首都里加最近出現抗爭群眾:「本地外籍人士觀察到,大批拉脫維亞民眾上街抗議,通常人們得非常憤怒,才會以行動表達,而人民也確實相當憤怒。」

19 十月 2007

台灣:2007同志大遊行

已經邁入第五屆的台灣同志大遊行,於10月13日下午,在台北東區展開,參加的人次接近一萬五千人!本次遊行以「彩虹有夠力」為主題,將遊行隊伍分成紅、橙、黃、綠、藍、紫以及粉紅螢光七個大隊,分別拿著各色傳單,打造出壯觀的「彩虹地景」,展現LGBT(Lesbian女同志、Gay男同志、Bisexual雙性戀、 Transgender跨性別)各社群的驕傲! 以上圖片經台灣同志遊行聯盟暨攝影原作者阿國授權刊載。版權所有,非經授權請勿轉載。 (圖片來自peellden的flickr) (圖片來自阿喵的flickr) penof 和hue 在PeoPo公民新聞平台上,以影像和文字紀錄了這場盛大的遊行: 這次參加遊行的團體,來自從各角度關懷性別以及人權議題的團體。包括全台灣各大專院校的性別研究學系與相關社團、性別人權協會、台灣人權促進會以及婦女新知等等團體。除此之外,也有著不同性別認同的團體,以及長期關懷愛滋病友人權的關愛之家、愛之抱抱團等團體。 在這次的遊行團體當中,還可以看到幾位媽媽帶著才幾個月大的孩童參加遊行。她們正是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的成員。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一直為了同志合法結婚以及 合法領養的權益而努力。以電子報的方式,發送關於同志結婚以及領養的相關訊息,而現在也在朝向電子報紙本化的方向而努力。今年也與三缺一劇團,合作了〈一百種回家的方法〉的劇碼,以戲劇的方式表達同志組成家庭的困境。 我的媽媽是同志,我的媽媽一百分(圖片來自piglee&awid的相簿) 一個小孩兩個媽,幸福同志成一家(圖片來自peellden的flickr) 「真情擁抱愛滋」的Free Hugs活動(圖片來自阿喵的flickr) 這次遊行除了是歡樂的嘉年華以外,也有著嚴肅的法律訴求,獨立媒體苦勞網在報導中寫道: 今天的遊行提出訂定「反性別歧視法」、「同居伴侶法」等訴求,主要針對LGBT社群在就業、婚姻、求學過程中遭到的歧視與 制度上的阻礙;除此之外,國家機 關透過社會秩序維護法、刑法235條等惡法,與警察機關利用「釣魚」等方式對「援交」、「性工作者」採取不人道的對待;對於LGBT社群聚集的場所,惡意 地掃蕩、破壞社群的生存權利。即將在今年12月9日國際人權日前夕舉辦外勞大遊行的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秘書長吳靜如特別上台,希望今天參與遊行的朋友們,一 起來參加外勞的遊行,她說,就因為外勞與性邊緣者,同處弱勢的地位,所以他們在居住權、就業、性自主等,備受壓迫,她希望外勞、同志,所有的弱勢者可以一 起走向多彩的社會。 「變性錯了嗎?變性真的錯了嗎?跨性別錯了嗎?跨性別真的錯了嗎?」這位美女在遊行中,高呼跨性別無罪,要求健保給付變性手術。(圖片來自楊志驤的flickr) 遊行隊伍要求政府訂定反歧視法及同志伴侶法(圖片來自peellden的flickr) 身為拉子的ykan,在她的部落格寫下參加遊行的感想:...

17 十月 2007

(短訊)烏克蘭:起義軍65週年紀念日

Ukrainiana 為烏克蘭起義軍(UPA)的65週年歷史紀念日寫了一篇鉅細靡遺的文章:「企圖改造年長者的思想,以令他們違背自身信仰,乃註定失敗之事。然而回首烏克蘭的歷史,蘇維埃政權的教科書卻將那些倒行逆施的人事物,描繪地如此美善。」 延伸閱讀:新唐人電視台 – 烏克蘭起義軍首都游行慶祝成立65周年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11 十月 2007

伊朗:飢餓勞工罷工抗爭

伊朗胡齊斯坦省(Khuzestan)境內的Shoush地區中,數千名隸屬於Haft Tapeh甘蔗廠的勞工因拿不到薪資,這兩週開始罷工,政府派遣軍警人員前往鎮壓,但罷工仍未中斷,多名部落客關注此一事件,並提及其他工運份子所面臨的艱困情況。 署名「苦勞」的部落客表示[Fa],數千名Haft Tapeh甘蔗廠的勞工自10月27日起發動罷工,其中一項口號為「Haft Tapeh勞工很飢餓」,參與人數大約3000,雖然曾一度想在政府大樓前抗議,但遭到警察攔阻。 他也提及,該工廠員工過去便曾有罷工記錄,政府也每次給予承諾,但從未實現。 Kaargar亦表示[Fa]: 罷工抗爭進入第四天,Dezfoul甘蔗廠的部分失業勞工也前來聲援,他們高喊「工作賺錢是我們的絕對權力」!因為伊朗政府先前曾說過「核能發電是我們的絕對權力」。 Workers-1may提及,Haft Tapeh全體5000名勞工於9月12日發出公開信,開始罷工;過去幾個月來,勞工代表雖曾與伊朗官員談判,但每次都只得到空頭支票,此次勞工也投書至國際勞工組織。 軍警鎮壓 Kaargar另指出[Fa],軍警人員攻擊示威群眾,造成十人受傷,而工運人士Ferydoun Nikofard則在家中遭逮捕。 部落客「獄囚回聲」表示[Fa],經過兩天罷工後,伊朗情報單位開始施加壓力,揚言要讓工人們吃苦頭,他也認為,當勞工受威脅又領不到薪資時,國際勞工組織就該介入處理。 勞工遭扣押 另一位署名「工仔人」的部落客提醒[Fa],除了Haft Tapeh的勞工,還有其他勞工亦面臨困境,他也拿出庫德斯坦省入獄工運人士Mahmoud Salehi的影片,影片中,他人在醫院,卻仍被銬上手銬!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FoolFitz

7 十月 2007

日本:死刑執行自動化?

日本新內閣上任後,法務大臣鳩山邦夫(Hatoyama Kunio)獲留任,不過9月25日他在內閣總辭前召開記者會時,表示他支持讓死刑執行自動化,不必非得等法務大臣簽署後才能執行。 如前文所說,日本死刑程序原本就有問題,因此這番發言更令人感到不安。 日本部落格圈對此自然也評價兩極,保守派部落客大多讚許這個構想,例如Chimata no Wadai[jp]便認為: 鳩山大臣主張「死刑應於判決定讞後六個月內自動執行,毋需經法務大臣簽署同意」,我完全支持此事,日本終於有個頭腦清楚的法務大臣,假若死刑必須要法務大臣簽字才可執行,司法體系根本不算獨立。 而部落客Otama obasan de mo wakaru[jp]雖然不反對死刑,但認為鳩山大臣發言不負責任。 鳩山大臣提出他的看法,但他似乎不清楚憲法內容,難道他以為歷任法務大臣拒絕簽署執行令,只是純粹因為不願意蓋章嗎? 自由派人士見解不同,Big Bang對於法務大臣的職責提出很好的觀點[jp]: 但鳩山不是呼籲廢止死刑,只是他不想做下令開鍘的人,雖然將這項責任放在一個人身上確實很痛苦,但如果法務大臣不願負責,誰該做出死刑執行的最終決定?提出執行自動化來卸責真是惡劣,仔細想想,沒有人強迫鳩山接下法務大臣職務,如果這項工作如此痛苦,一開始他就不該答應。 最後部落格Bogus News提及一項有趣但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jp],指稱鳩山打算仿照機器戰警,製作死刑執行機器人。 這部全自動死刑執行機器人不需法務大臣簽名,就會自動執行,這真是個大問題,只要打開開關,便自動偵測該結束誰的生命。 原文作者:Jens Wilkinson 校對:FoolFitz

3 十月 2007

中國:部落客力挺緬甸僧侶

近日緬甸政府血腥鎮壓數萬在仰光街頭要求結束軍政府統治的僧侶和民眾。對此,中國當局的外交態度依舊不明朗。然而不少頗具影響力的中國部落客已經就某些”中國問題專家”自以為是的評論作出了反擊,探討了「番紅花革命」背後的事情,一些人甚至用此事件影射中國民主運動的狀況。 週三早上,中國部落客開始關注當地持續的抗議和接踵而來的鎮壓;與此同時,在牛博網(一個可以通往不少知名中國記者部落客的獨立門戶網站),Don Ma 發表了對此事件系列報導的第一篇文章:〈不一樣的政府,一樣的老掉牙〉,回應「當地抗議是受到一小撮國內和國外敵人的煽動」這一說法。 一位讀者回應道:「所有的專制政府都想得一個樣」;「李洪志?」,另一個讀者半開玩笑地接著說。 而Don Ma在接近中午時,發表的另一篇關於緬甸軍政府鎮壓僧侶的後續報導,則沒有收到任何回覆。 牛博網寫手、歷史學家傅國湧在週三午間發表了一篇,他在2002年時撰寫,描述翁山蘇姬的短文。文中,他提出了一些對中國民主運動的道德指引,同時可能暗指一些目前牽涉其中的人(遭軟禁或身陷囹圄)。 其中一位讀者寫道:「翁山蘇姬……喪失理想的中國何時才能有這種『聖徒』般的人物?」另一位應道:「為何不期待自己成為這樣的人物?」 恰巧在Youtube上搜尋「緬甸」時,發現兩段手機拍攝的最新影片,紀錄仰光街頭的狀況;後面一段是yongfuguo所張貼。 週四中午,其他的部落客們開始行動了。新聞門戶網站網易的編輯溫雲超,從《人民日報》轉載了兩張圖片:「反獨裁的兩張照片。」 「9月23日,緬甸仰光,大約2萬名僧侶和市民走上街頭,反對軍事獨裁。人民網的報導稱這場運動是「反對軍事獨裁」。 以下是一些評論: 我們物價上漲的時候…… 跟著和尚們走 已經開槍了 震撼,感動!啥也不說了…… 〈錢烈憲要發炎〉(ProState inFlames,拆分來看可以理解為(such) pro-state stuff (is) in flames)的博主,同時也是新京報記者的moogee,在週四發表了他的第一篇帖子,內容是一篇緬甸日報社論的翻譯。 其文批評了抗議活動,指責這種行為是一種小範圍的謠言散播,及少數人被西方反動勢力煽動的結果,他們教唆鼓動人們觸犯憲法並攻擊政府、軍隊和整個社會,最終目標是導致全國的混亂。此社論還談到政府同樣也希望結束腐敗,提升民主,並且認為事實上是這些抗議政府的非法組織在阻撓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