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三月, 2007

報導 關於 人權 來自 三月, 2007

25 三月 2007

伊朗:女權團體/總統赴聯合國報告

校對: Leonard 本月4日,女權人士在德黑蘭參與和平示威活動被捕,32名遭逮捕者中,Shadi Sadr(感謝Kosoof提供圖片)和Mahboobeh Abassgholizadeh迄今仍在牢中,其餘人士已予以飭回。 律師出身的Sadr成立了Rahi非政府組織,協助女性解決法律糾紛,根據Women's Field網站指出,相關單位已在3月15日(週四)查封該組織,此外,該網站並指出,Abassgholizadeh經營的另一個非政府組織(協助民間激進人士之機構)也在當日遭當局查封。 獄中其中一名女性透露審訊人員與她的對話。 審訊人員與囚犯 Mahbobeh Hossein Zadeh在部落格Parndeh Kharzar [Fa]上,發表她在牢裡的情形及審訊人員和她之間的對話。 審訊人員:若能重獲自由,妳想寫哪些主題? 部落客:威嚇、審訊、精神折磨、羞辱、審訊人員不當對待以及監牢的惡劣環境。 審訊人員:妳我曾談及當局是如何蒐集妳的日常生活情報,當時妳目瞪口呆,你也會寫下這段嗎? 部落客:監聽電話沒什麼大不了的。 審訊人員:還好今天不是由情治單位人員來審問妳,妳應該感謝老天。 為獄中的母親落淚 Omid Memarian的身分是記者,她將一名入獄婦女的女兒與她之間的談話記錄在部落格上。她說Mahboubeh Abbasgholizadeh的女兒(Maryam Ommi)似乎很害怕,也很擔心母親被捕後,即將遭受一連串的審訊及後續行動。Omid的完整訪談內容收錄在Roozonline,Omid問: 『他們是否審問其他人有關妳母親的事情?」Ommi回答:「是,審訊人員試圖將另外兩名女囚犯與其他人隔離,他們要其他人不要再跟隨那兩名囚犯,並經常質問其他囚犯:妳跟那兩名囚犯有什麼關係?你替她們倆做什麼事?為何要去她們的辦公室?」他們還試圖使用心理戰術,告訴其他人那兩名囚犯已招供,但他們是好人。』...

24 三月 2007

埃及:抗議憲法修正案/被捕部落客獲釋

校對: Leonard 三名埃及部落客及多名抗議人士因在開羅(Cairo)集會抗議憲法修正案遭到逮捕,不過目前和其他抗爭者一樣已獲釋放。 埃及部落客兼記者Hossam El Hamalawy寫道:「El-Dhaher警局掌控凱法雅運動(Kefaya)情勢後,被捕的21名人士於今晚6點30分左右獲得釋放。」 根據前往營救抗議人士的人權律師團指出:「本來遭拘留人士在今天清晨即能獲釋,但警員刻意拖延時間,推託表示正在等候國家安全局的指令。」警方原先打算將其中兩名組織高層人犯,遣送回居住地警局處置,藉此拖延時間,幸好一些抗議人士聚集在警局門口,以靜坐方式施加壓力,並且在律師的遊說之下,事情並未發生。 「另一方面,被捕人士以絕食方式抗議,一直持續到獲釋為止。」 「大約晚間6點50分,我和友人Khaled Abdel Hamid(也是抗議人士)談話,他當時相當雀躍,並表示警方不敢捉弄居留人士,因為此事件已是人權團體、部落客及媒體的注目焦點」 遭到居留的部落客分別是:Mohammed Adel、Mohammed Taher和Mustafa Sayed Ismail。Mohammed Adel 在此揭露他在獄中遭受的折磨,圖文並茂。 El Hamalawy表示,他們正在醞釀明天的抗議活動。 El Hamalawy寫道:「國軍呼籲抗議人士一同加入在野黨國會議員在國會門口發起的靜坐活動,時間是星期三下午3點,他們要抗議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以獨裁手段通過憲法修正案。」 「今天就已經有反對黨國會議員走出國會,加入抗議行列,包括無黨籍及在野黨在內約100名國會議員,以退席的方式讓議事停擺。」 另一位部落客Alaa...

23 三月 2007

埃及:政治犯達數千人

校對:Portnoy 埃及部落客Ala'a Abdulfatah表示,國內共有數千名政治犯未經審判即遭囚禁。 埃及有數千名政治犯,外界不知道確切人數,不過很清楚他們所面對的不公不義與侮辱,有些是在八零年代第一次聖戰中遭逮捕,有些是九零年代被捕的穆斯林兄弟黨成員,還有是今天遭囚禁的伊斯蘭原教主義(Salafi)份子,他們都在未審判的情況下遭關入大牢,…不僅如此,就算是法院判決這些人無罪釋放,他們還是身陷囹圄。 為喚起社會對這些情況的重視,Abdulfattah與另一名部落客Malek訪問犯人的雙親,以及涉入相關案件的律師。 我和Malek製作一段簡單的影片,訪問囚犯Abdulmonem Jamaluddin的雙親,還有Hisham Mubarak法律中心(Ar)律師Ahmed Saif-ul-Islam的意見,提到埃及遭拘禁者的現況,影片只是用簡易的攝影機拍攝,也沒有經過什麼剪接或使用攝影技法,我希望各位能略去品質、音效與其他技術問題不提,我也提供其他有關Abdulmonem Jamaluddin的文章超連結。 誰是Abdulmonem Jamaluddin? 根據Abdulfattah所言,Abdulmonem Jamaluddin是: 在1981沙達特遭暗殺後被捕。 政府花了三年將他轉送Turrah、Abu Za’abal與Al Wadi Al Jedeed等地監獄,在沒有任何罪名的情況下,後來獲釋。 1993年二度下獄。 軍事法庭判決他無罪釋放,但卻仍被關在牢中。 1999年,他仍在牢中,卻遭控與剛從阿爾巴尼亞返國者一同犯案,法院再度判他無罪,但他還是未獲釋。 他在1999年二度被捕前便已完婚,兒子已13歲卻從未見過。 由於監獄內待遇極差,他再次出獄時已是一副老態,腎臟與肝臟皆出毛病,還有脊椎錯節的情況。

21 三月 2007

言論檢查的三月-法國、土耳其和中國對言論自由進行限制

原文: March of the censors: France, Turkey and China clamp down on freedom of speech 作者:Sami Ben Gharbia 譯者:abstract 校對: Portnoy 二週前,法國的部落格,同時也是歐洲主要的公民媒體部落格之一的AgoraVox警告且反對它所稱之為逐漸貝盧斯科尼化(Berlusconisation)的法國媒體,這樣的威脅來自法國內政部長兼保守黨揆薩科奇(中文/英文)對言論自由的提案(西爾維奧·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義大利前總理,透過媒體的併購及經營成功,向其集團觸角伸至金融及足球隊,後來轉往政界發展,於2001-2006任義大利總理) 昨天,法國憲法法院通過了薩科奇法案(防止犯罪的法律),該法案是將記者以為的人士拍攝及散布暴力的行為視為違法。在國會的辯論中,政府代表認為此法的用意在打擊「巴巴樂」(happy slapping)的行為,根據維基百科的定義,是一種流行的歪風,藉由攻擊無辜的被害人,並將攻擊的過程以手機拍下,於網路上流傳之行為...

18 三月 2007

巴爾幹地區部落客討論國際法庭裁決

校對:abstract   在歷經近十個月的審議後,國際法庭(ICJ)於星期一聲明認定尼察屠殺(全稱: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中文)/(英文)是一種族滅絕行為.,但由波黑塞族所犯的波黑戰爭(南斯拉夫內戰,發生於1992-1995,估計有超過十萬人因而喪生)(中文)/(英文) 卻因為”太廣泛”而無法被認定種族屠殺。國際法庭亦裁決沒有足夠的證據可將此歸咎於塞爾維亞。 以下則是由巴爾幹半島和全球各地的部落客就國際法庭的裁決所做的回應 在這次裁決事件,East Ethnia的Eric Gordy就對國際法庭的期待和該次裁決對地方政治所會產生的影響寫了詳細的分析。 …這樣形態的事務時常在不同的政見中遭受牽連,塞爾維亞激進黨希望國家能基於對這項違法無理的裁決退出聯合國以示抗議。而阿富汗的國會已通過了對那些令人厭惡且憎恨的戰犯的特赦條款。維吉尼亞州議會則是通過了一份對奴隸補償的決議。堅決否認或放寬似乎是唯一的選擇。但,時間是不會使任何事情消失的 Shaina (Bosnia Vault的作者),在回應Gordy的文章中寫到: 一些我所看過的分析指出這是一個「妥協折衷的裁決」;但我自己是覺得這樣妥協折衷的裁決結果最後只會使雙方都不滿意 。 當這個裁決出爐時,Bg anon 寫了以下的評論,以總結在貝爾格勒的心情 好吧! 現在的我們有了這樣的裁決,我敢大膽的說,這真是個令人遺憾的結果。直到現在我都還沒在貝爾格勒的街上看到開心的感覺,真的! 沒有什麼值得開心的。我想,現在應是該花些時間來想想在這場無意義中的受害者,而不是把時間花在對這次無罪判決的感覺或失望上。 Gordy ,在他接下來所寫的文章中,他回顧了在波士尼亞及塞爾維亞政治圈中一開始的反應,並且提出他自己的評論。 在這次事件中,你會發覺到一個犯罪發生了,但犯罪的人卻因為一些令人無解的理由而沒有被定罪。你更會在此事件中看到,塞爾維亞因為一個嚴格限縮的證據法則無需就此事件負任何責任,如此一來,摧毀或是隱瞞證據就可為一十分有用的策酪,而間接證據在此也無法被視為具有影響力的證據。這樣似乎鼓勵、引誘犯人隱藏他們行跡,而這樣的判例將會引起許爭議。 他也同時提到了其他部落客的觀點:...

15 三月 2007

尼泊爾:特萊地區動盪與過渡政府

校對: Justin 尼泊爾南部平原特萊地區的爭議至今未解,「特萊人權論壇」曾在當地南部發起最大規模抗議活動,要求政府提供平等機會與社會地位,近來又再度開始發動罷工。 部落格Democracy for Nepal的Parmendra Bhagat認為,取消2月7日抗議活動是一大錯誤,當天由於政府同意制憲會議內將有49%的代表來自特萊地區,於是臨時取消抗爭計畫。 決定取消2月7日特萊抗議真是大錯特錯,該組織根本沒有明確訴求,他們當下應堅持要求內政部長辭職並組成調查委員會,否則就要持續罷工,但最佳時機現已流失。 Parmendra Bhagat主張抗爭行動要持續下去,直到政府答應並落實所有要求,他一方面批評媒體對此事報導不足,另一方面譴責某位少數團體領袖反對罷工。 特萊罷工事件不僅失去了時機與動力,也招致阻礙交通運輸與商務往來的批判,United We Blog的Dinesh Wagle便提及反對罷工的情況。 特萊人權論壇雖發出各地罷工令,但當地多個地區都未跟進,不過東部仍有部分地區受罷工影響。 毛派由叛亂團體轉型為政黨組織,目前準備加入政府運作,尼泊爾部落客十分關注這項議題動態,他們相信毛派進入政府是和平進程一大進步,也會讓新尼泊爾的夢想又靠近一些。 Dedicated to Daniel Pearl的Ghanshyam Ojha認為過渡政府愈早成立愈好,但他也憂慮毛派可能持續使用暴力: 我強烈主張過渡政府應盡速成立,但毛派份子應先發表聲明,公告他們將停止所有暴力活動,包括妨礙其他政黨運作,毛派也不該再持武器公然示眾。 Ghanshyam Ojha在一篇文章內,描述他與毛派最高領袖普拉昌達見面的過程,內容好像電影一般,當然也反映出毛派在尼泊爾運作的情形。 Hamro...

14 三月 2007

Iran:女性權利運動者被捕、教師走上街頭以及戰爭低語者

原文:Iran: Women Activists Jailed, Teachers on the Street and War Whispers 作者:Hamid Tehrani 譯者: abstract 校對: PipperL 在星期天舉行的伊朗婦女和平抗議活動遭到警方以暴力鎮壓,並有超過32名參與者,包括多位記者與部落客,遭到逮捕。由於 Kosoof 的幫助,你可以看到這些遭逮捕者的一些照片。伊朗部落客們提供了發生的事件細節、被逮捕者的照片,以及這次抗議活動舉行的原因。 鎮壓的始末 Khorshidkhanoum 簡要地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 50名女權運動者在德黑蘭的革命法庭前被拘捕。安全警察以武力攻擊那些自當天8點30分起,就聚集在德黑蘭革命法庭前的和平群眾。這些群眾目的是為了抗議近來政府對女權運動的壓制和污名化其中的一些女權運動者。警方使用武力驅散群眾,並逮捕了至少21名抗議者。 Nooshin...

12 三月 2007

突尼西亞:寫政治部落格不被政府盯上的方法

校對: Justin 「突尼西亞網路局」為一政府單位,專責監督網路世界言論,若網站或部落格出現批評政府或官員的論述,就會動手封鎖或關閉,讓其他人不得其門而入,不過突尼西亞部落客還是能找到其他方式,繼續談論政治動態。 網路局去年12月行動時,針對的是對國內現局稍有批評的多個部落格,後來便未有任何消息,似乎限制變得較為寬鬆一些,Zizou from Djerba認為這是個好現象,不過他也同時指出,這段時間批評政府的文章數變少,顯示前次警方與武裝戰鬥組織發生槍戰,還是影響了人民的態度。 突尼西亞部落客確實減少談論敏感議題,連游走政府容忍邊緣的文章都很少人寫,人們不能否認這與上次Soliman地區的事件有關… 唯一還受監督的部落客是Mouwaten Tounsi,他從去年起已換了五次網址,Mouwaten也選擇在文章裡直言不諱,尤其他最近寫了封公開信給總統,呼籲給予媒體更多自由。 最近真的很少有批評政府的文章,Tarek Cheniti的文章討論社會經濟議題,例如教育民營化議題[fr],或是像Isis的文章裡,論及突西尼亞獨立51年來的成就,部落客在揭露問題的同時,都刻意省略根本原因,藉以避開網路局的監視。 部落客OuNormal則發揮創意,用其他方法談論政治以逃避查禁,他的部落格NormalLand是個虛擬國度,由他自己擔任虛擬統治者,指派不同的部落客擔任各部會首長,不過諷刺的是,這些部會名稱大多是超顯微結構部、黑市部、鬥毆與衝突部、貪污部等,他還設立了名為「壞男孩議會」的國會組織。這個虛擬國度也有一面國旗,就源自於真正的突尼西亞國旗,另外還有首非常好笑的國歌。   許多部落客都參與這場假造活動,尤其在Chanfara[Ar]策劃下,OuNormal遭密謀政變推翻[Ar],不得不舉行一場總統選舉[fr]包括 Mouwaten[fr]與Temeraire[fr]等部落客都宣布參選。 在我眼裡,這就是典型的突尼西亞人,他們總是努力在社會各種限制中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