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人權 來自 十二月, 2007

26 十二月 2007

俄羅斯:總統人選底定?

一年半前,俄羅斯部落客若想對著熊大叫,一定得去動物園才行,現在他們完全不用離開電腦前,因為總統普廷(Vladimir Putin)已打算支持第一副總理梅德維捷夫(Dmitry Medvedev)角逐2008年總統大位。 梅德維捷夫的姓氏(Medvedev)字源出於俄文的「熊」(medved),Yandex Blogs(RUS)便列出超過1500篇關於批評梅德維捷夫(RUS)的文章,另外1400篇文章則比較客氣[RUS],稱他是總統「繼承人」。 以英文書寫的俄羅斯部落客也在討論此事,先前都在猜測誰可能是下任俄羅斯總統,以下是部分反應。 Mark MacKinnon's Blog: 恭賀梅德維捷夫總統,當然選舉這個形式還是要做,不過他已篤定當選,除非克里姆林宮內決策又出現大轉彎,否則普廷欽點者肯定能過關,自由派的在野黨已自毀前程,無法團結一心,竟派出三人參加明年四月大選。 梅德維捷夫一切都是拜普廷之賜,若普廷開口要當總理,或是要他放棄總統職位,梅德維捷夫都會照辦。 Ruminations on Russia: 終章抑或序曲 Google News現在有108個條目,都宣布梅德維捷夫已成為執政黨與親政府政黨共推的總統候選人,許多人都認為這是好事。 但一切太簡單了,事情不會就這樣結束,反而是意想不到的面向,今年夏末的傳言指出,梅德維捷夫被查察正在積極布置勢力,以坐享好處繼續掌控重要職位(GAZP),但應不會成為總統候選人。 Sean's Russia Blog: 故事尚未了結,未來還有更多值得討論之事,但光是在初期,有件事已是再明白不過,無論普廷用何方式強調他會卸下總統職位,批評者也不可能輕易饒過他,正如Michael Corleone在電影《教父第三集》所言:「當我以為自己已是局外人,他們還不斷將我拉回局內。」 Siberian Light:...

24 十二月 2007

台灣:諷刺的人權日

接續著上一篇報導,本文將繼續為各位帶來台灣的人權訊息。 十大人權新聞 台灣人權促進會(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在國際人權日的前夕評選出2007年十大人權新聞,而有鑑於國家的人權侵害行為,往往與決策者、公務員的人權素質相關,台權會也發表「2008總統暨立委候選人人權素質評估問卷」,希望在明年的兩場大選前,人民可以要求候選人對人權政策表明立場,以做為投票的依據。 政府官員的性別歧視言論 一名教育部官員日前以「很娘」、「很像Gay」等字眼來嘲笑政敵,立刻引起性別團體的震怒,召開聯合記者會譴責,但該名官員卻以「gay和娘只是一個形容詞」輕鬆帶過。小畢斥道: 他說的可太輕易了!他可知道有學生就是因為娘,所以受盡男同學的欺負,不敢上廁所怕遭脫褲要驗明正身。他可知道,就是有男人將 gay當作取笑與羞辱的形容詞,以致於一個活生生的男同志在成長過程中,不敢面對與展現真實的自我,一旦出櫃還有遭到排擠失去工作的風險。這種成長經驗的 痛苦,豈是「gay是一個形容詞」所能帶過。 女學會連帶譴責使用父權語言暴力的多名政治人物,並聯合其他性別團體,依據性別平等教育法要求教育部負起責任,表示如此的歧視言論,是民主與性別平等的嚴重倒退。 諷刺的人權日 到了12/10,國際人權日當天,過去做為用來囚禁政治犯「台灣人權景美園區」舉辦了開幕儀式,許多過去曾被囚禁於此的受難者和受難者家屬皆到場參與;而到場抗議的樂生保留團體,卻被公權力無情地驅逐、拘捕! 圖片由pinglhow提供 苦勞網有詳細的報導,civilmedia也有影片紀錄,而參與行動的學生陳柏屼以第一人稱寫下事情經過: 大官們魚貫的入場,我們高喊著那些大官們的名字,渴求他們走過來聽聽我們的訴求,看看人權真實的樣貌。無奈,大官沒有來,警察、國安、刑警卻向我們包圍、靠攏。 在警察的威脅恐赫下(地上的障礙已被清除),我們不得向後退,退到一面牆上,上面諷刺地寫著充滿藝術感雕板的「台灣人權景美園區」。 阿公阿嬤坐上輪椅上,在這排字底下,是多麼的,讓人不解。 圖說:今天上午總統陳水扁主持「台灣人權景美園區」開幕典禮,就再不遠的地方,警方卻強力驅散要求樂生保留的群眾。陳水扁僅回答:「你們去比較一下,和國民黨的差別。」圖片和文字來自苦勞網。 弱勢相扶持:新移民與性少數 如此混亂的情勢,也許會讓許多人感到灰心;但在社會的角落,卻仍有弱勢族群互相支持著彼此!從11月起,台灣的越南文報紙《四方報》與各大性少數BBS板開始同步聯播人權新聞,共同關注同志、新移民及其他弱勢議題。四方報是台灣唯一的越南文報紙,服務對象以移工和新移民為主;而各大BBS站也是同志社群交流的重要據點。聯播計畫的新聞稿上如此寫道: 樂生、蘇案…許多人權議題仍懸而未決;司法系統或警方對同志、原住民、新移民的不當作為頻傳…社會各處仍有許多無理的對待。這一次跨族群的互惠行動,希望能為人權的寒冬注入一股暖流。

伊朗: 左派學生遭逮捕

伊朗政府上週於德黑蘭及馬贊德蘭(Mazandaran)逮捕多名左派學生。此舉也許是一項先發制人手段,意在阻止左派學生團體「自由平等學生 會」,藉由其部落格通報世界關於名為「學生日」(16 Azar)的抗議活動,並使其無法於伊朗多所遭受威脅的大學裡,組織爭取和平、平等及自由的集會。 來自azady-barabary-01.blogspot.com 的照片 至少有三項關於此左派學生運動的有趣事實。首先第一點,自1980年代上千名左翼激進份子遭大規模處決後,馬克思/社會主義理想仍能於伊朗發生影響力;第二點,對社會主義派學生的鎮壓,竟是發生在一個與查維茲(Hugo Chavez)及奧爾特加(Daniel Ortega)等拉丁美洲社會主義領導者有密切關係的國家;第三點,此運動須倚賴部落格作為聯繫及組織之媒介。 和平、平等及自由 隸屬左派學生團體的Barabary Azadi(意為「平等自由」)部落格寫到:當局於學生們準備在十二月二日進行抗議活動前,開始逮捕在德黑蘭的活動成員: 激進的左翼份子在星期二於德黑蘭大學的工程學院前發動抗議活動,學生們以高唱革命歌曲的方式進行;學生舉著寫有其訴求及目的的海 報及標語。包含「學校不是軍營」、「女性自由是社會的自由」、「拒絕戰爭」、「將髒手從伊朗人民的身上挪開」、「釋放政治犯」、「還有其他選擇方式」、 「釋放我們的同儕」、「學生運動和工人及女權運動聯盟」、「我們要求獨立公會」等。 他們並在部落格裡公佈已遭逮捕的學生名單,並誓言無論多少人遭逮捕,此運動將如期進行。 據學生委員會的人權報導部落格,Schhr,報導[Fa],受監禁學生的親友正擔心學生們的待遇,他們大多數被留置於惡名昭彰之艾文監獄裡的隔離室內,情報單位告知學生家人,他們能夠拘留學生九十天而無須提供關於學生的任何資訊。 退步至八零年代? 屬於伊朗北部馬贊德蘭之左派學生團體的Mbulletin 部落格說,五名學生遭到逮捕,讓他們回想起上千名左派激進份子於伊朗被逮捕並處決的八零年代[Fa]: 一旦伊斯蘭共和國情報單位更多的錯誤計算,加之「自由平等學生會」於全國不同大學內組織學生日抗議活動、示威者會聲援遭拘禁學 生。德黑蘭、設拉子、Ahwaz、Mashad、Isfahan、Sanandaj 以及 Mazandaran等地大學生們,呼籲政府釋放他們的同儕。 銬上鎖鏈的眾星 Salam...

23 十二月 2007

台灣:「我要休假」移工大遊行

12月10日是世界人權日,台灣的政黨惡鬥卻仍佔據了媒體版面,執政黨與在野黨高喊「民主」、「自由」,操弄族群情感的同時,卻對許多弱勢族群的人權不屑一顧。接下來幾天,全球之聲將陸續報導數則重要的人權新聞,首先帶來的是兩年一度的移駐勞工大遊行。 相片由人民火大行動聯盟(RCAN)提供。 最卑微的訴求 在勞動力全球化的影響之下,來自東南亞的移駐勞工已成為台灣重要的勞動力,在台灣從事辛苦、危險、骯髒產業的移工已高達36萬餘人。但在政治、經濟多方的壓迫之下,移工的人權依然處在社會邊緣的角落。 相片由RCAN提供。 12月9日,台灣移工聯盟(MENT)發起了「我要休假」移工大遊行,來自菲律賓、泰國、印尼及越南的移工們,為了捍衛自己的權利走上街頭,許多社運團體也到場聲援;遊行隊伍走過最繁華的台北東區,呼喊著五國語言的「我要休假」,希望正在逛街的市民們能注意到,在這號稱人權立國的台灣,有一群人連休假這種最卑微的權利都沒有。 相片由壞嘴巴提供。 在台灣,從事家庭幫傭及看護工作的移駐勞工已有16萬人,卻被排除在勞動基準法之外,休假和加班費都沒有保障。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的志工陳秀蓮和FoolFitz分別敘述了兩段被雇主剝削、卻得不到法律保護,最後只好「逃跑」的移工故事,陳秀蓮更詳細地解釋了移工對台灣弱勢家庭的貢獻: 因為被排除於勞基法的適用範圍,外籍家庭類勞工沒有任何法令的保護,來到台灣只能碰運氣,運氣好的遇到好僱主,運氣不好只能在惡 劣的勞動條件中,為了生存而奮鬥。台灣人對這些來台工作的外勞,常常用:「她們都是來賺台灣的錢」帶過。這句話掩蓋了太多的東西,她們來台灣其實撐起了兩 個家庭,一個是她們母國的原生家庭;一個是僱用她們的台灣家庭。如果不是她們願意以極低的薪資,負擔起全年無休的照顧工作,彌補了台灣社會福利漏洞,替台 灣人照顧臥病在床、行動不便的家人,讓他們能出去工作養家,不知道有多少弱勢家庭會垮掉。在一次訪談中,一位聘請家庭看護工的僱主告訴我,如果不是有外勞 幫她,她會帶著她的母親一起去自殺。 性/別人權和新移民團體也前來聲援,相片由vc2401提供。 然而,台灣政府卻將照顧弱勢者的責任全部丟給外籍看護工。MENT表示,內政部對被照顧者家庭提供有特定時數的居家照顧,俗稱「喘息服務」;卻規定「聘有外勞」者不得申請居家服務,使得重症家庭因人力及經濟上的困難,無法讓移工休假,造成弱弱相殘的局面。MENT要求內政部回復聘有外傭的身心障礙者應有的居家照護,並提出下列五項訴求: 家庭類勞工的勞動條件應有法令保障 廢除私人仲介,強制國對國直接聘僱 移工得自由轉換雇主 取消聘僱年限 保障移工團結權 相片由苦勞網提供。 兩位做著輪椅的雇主也到場聲援他們的看護,並在台上與移工們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civilmeida錄下了這動人的一幕: 而Benla對此寫下他的感想: 坐在輪椅上的是兩位身體不方便的朋友,他們是雇主,但,支持移工們要有休假的權利。我不曉得有多少台灣的朋友會有同樣的想法,但,我相信許多僱主可能並不知道規範家庭看護工的法令並不合理,因為,僱主自己對勞動法令恐怕也是相當陌生。 …...

14 十二月 2007

埃及:社運份子遭 Youtube停權

Youtube 網站最近移除了幾支警察刑求受虐者的影片,激起埃及部落圈內一陣風暴。 這是目前為止,埃及反酷刑運動最大的騷動。一位得獎的部落客Wael Abbas 寫道。他的影片拍攝到警察刑求的情形,卻遭Youtube 移除。 埃及的刑求,由fikrat上傳 警告:此影片可能包含不適合所有人觀看的影像內容。 Abbas 進一步解釋: Youtube 暫停了我的帳戶,一切我所上傳的影片,包含示威行動與其它事件的報導,尤其是關於警察局內的刑求畫面。Youtube 聲稱他們是處理客戶投訴影片內容不宜。我實在是很震驚,也試著去了解原因。我曾去信youtube請他們進一步的釐清,似乎是有著各種可能性。例如可能來 自埃及政府的抱怨,在法院判處動用私刑的警員Islam Nabih後埃及政府的出擊,可能是Youtube和埃及政府達成協議, 特別是Google買下Youtube 之後。這是不是一個可改正的錯誤?還是說 Youtube 支持刑求者,替他們掩飾,徹底和獨裁者攜手合作?最後,我必須說這是全體部落客、讀者、社運人士的災難,請大家站在我這邊支持我。 部落客Hossam El Hamalawy 附和,認為移除影片是一件「匪夷所思」的舉動。他補充: Youtube才剛取消了埃及部落圈內最重要的一個頻道。Wael的影片對於反抗警方暴力有著重要價值,Youtube應該為他們能在當前反對酷刑的鬥爭中貢獻一份力量而引以為傲。但是,Youtube管理者卻和這些反刑求運動份子玩起貓抓老鼠的遊戲。 他還建議,在這場反刑求運動中,作者應繼續把影片放到其它網站:...

5 十二月 2007

哥倫比亞:公開的影片顯示沈默的人質

在上週逮捕了三名哥倫比亞革命軍 FARC這個恐怖集團的間諜之後,發現了證明生還者的影帶與照片,包括一些FARC所控制的人質照片。謠傳這些影帶正準備送交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作為一週半之前已經暫停的人道換囚和談的部分條件。 影片與照片內 容包含了人質們描述了生活環境、如集中營般的監獄,另外一些人質則把握這次機會表達他們對家庭及孩子們的愛與關切。之中引起最多討論的影片,是前總統候選 人Ingrid Betancourt所錄下的畫面。她在2002年2月遭到綁架,影片中,她靜坐著直視前方,只有她那眨啊眨的雙眼證明這是一支錄影帶而不是一個靜止的畫 面。雖然一語未發,但她那黯淡憔悴的面容、那骨瘦如材的雙臂以及沈默,對許多人而言,那些肢體語言卻傳達了相當多的訊息。 Ingrid Betancourt或許沒有在那五十五秒鐘長的影帶中發言,但是她寫了一封長信給她的家人。信件的內容已刊載在El Tiempo的報紙、網站,且轉譯至一個哥斯大黎加的部落格:Por la Boca Vive el Pez [es],引起Ingrid家人極大的憤慨。在這封內容廣泛的信件中,她試圖把過去的歲月塞進痛苦的牢籠,同時她也表達了對孩子們、前夫以及母親的愛。 長久以來,我們就像是專門搞砸派對的不受歡迎者。身為人質,我們不是一個 “政治正確”的議題。政府當局必須對游擊隊表達強硬立場同時免於犧牲一些無辜的生命,這種說法讓他們聽起來似乎會比較好過一些。面對這種狀態,保持靜默吧。只有時間能夠敞開心胸與提振勇氣。 所有其他在FARC集中營裏,不被視為重要到值得釋出影帶以及信件的人質們,則表現了另外一種形式的沈默。他們的家人仍在期待著一絲生命的跡象,期待著是否還有任何權利去寄望被俘的親人們有天能返家。 部落客們,像Bluelephant(es)就批判一些政治人物們對人質事件的回應,例如Piedad Cordoba就在這事件中不放過任何可佔便宜的機會,籍以支持他們的個人議題。 我們透過遠距離看到卻也無能為力的那些騷動怪異的臉孔,他們被各式各樣的政治人物–始於Uribe and Chave–透過選舉而利用。(Piedad...

全球之聲:誠徵執行長

全球之聲新董事會最近開會,決定聘請執行長一名,各位也許不相信,全球之聲已正式營運近三年,但至今沒有一位正式代表組織的人物,也沒有任何全職員工,隨著組織規模與工作範圍不斷擴張,我們決定需要一位執行長,負責整合與帶領全球之聲的募款、管理與公關工作。 這也許是個極具挑戰的任務,但有了對的人,便能為全球之聲再創新高峰,職務內容與需求描述如下,請盡量將此消息散佈出去,讓全球之聲能獲得最大的幫助。 —— 全球之聲誠徵執行長一名,負責管理全球之聲、發聲、倡議行動等計畫,以及帶領支持這些計畫的社群,全球之聲為一跨國網路組織,由全球各大洲超過百名有給職及志工人員共同努力,執行長需具備多項專業與個人技能,以協助各項計畫發揮最大潛能,成為國際網路公民媒體社群標竿。 執行長的職責如下: 管理全球之聲各項計畫,包括領導各小組負責人、翻譯群組、倡議行動與發聲計畫。 草擬與管理組織營運經費。 負責募款,包括申請獎助金與提高資金網絡。 與各基金會與企業夥伴維持良好互動與關係,以增加募款基礎。 組織財政管理。 與董事會、顧問群、有給職人員及志工保持聯絡與互動。 管理全球之聲各計畫的公關/媒體關係。 時常旅行各地,代表全球之聲出席各項活動。 理想的執行長特質包括: 優秀領導才能 具跨文化、跨語言團隊管理經驗 具營利或非營利組織募款經驗 與主流媒體及記者互動經驗 深知部落格、播客、影像部落格等公民媒體 具管理逾百萬美元經費經驗 具策略計畫經驗,曾在媒體或非營利組織工作者佳 良好獨立工作與執行能力 為與全球之聲團隊充分合作,我們更希望應徵者具備以下特質: 具跨國工作與生活經驗,或曾密集往來於已開發國家 積極參與網路媒體與部落格...

4 十二月 2007

哥倫比亞:國會議員與FARC領導人會晤照

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會晤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的成員及哥倫比亞特使團,以期達成一項人道考量的人質交換行動。例如遭到拘禁長達十年之久的前哥倫比亞總統候選人Ingrid Betancourt 和 Clara Rojas,預期將獲得釋放以換取哥國政府的特定相對行動。在這次人道換囚和談過程中的某些照片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在許多部落客的網頁上。 有意者可以在玻利維亞新聞協會的網站上找到關於這些爭議話題的照片集。 Kate在 A Colombo-Americana´s perspective部落格中,提供了一些背景資料來促進討論: 這次的人道換囚行動,必須放在哥國政府與FARC恐怖份子的脈絡下來理解。哥國人民對這項和談也抱持分歧的看法:有些認為這項和談是件好事,因為可以提供FARC一個機會證明他們值得信賴,同時,長期的目標是希望他們可以成為正式的政治參與者。另外一些人則譴責此次調停,他們認為 FARC將會利用這次機會打高空,卻不實踐他們在談判桌上的承諾。就像他們過去的紀錄,已經嚴重影響數以千計的哥國家庭,徒留許多待解的議題。 調停委員成員之一是反對黨的參議員Piedad Córdoba,他是由哥國總統烏里韋(Álvaro Uribe Velez)遴選擔任調停委員一職。在極具爭議的玻利維亞新聞協會照片集當中,拍到了恐怖組織FARC的領導群,與手持花束、頭戴著FARC軍帽(貝雷帽)的參議員Córdoba勾肩搭背,而參議員則露出一抹淺笑。 El Observador Solitario [es]在「與你朋友保持親密關係,而要與敵人更親密」一文中指出,將反對黨參議員Piedad Córdoba納入人道換囚和談的措施是徒勞無功的:不僅僅是目前FARC對換囚行動的姿態是高得荒唐,而且FARC本身是處於內部分裂的狀態。這項人道換囚協議的效力,將僅及於這個叛亂組織的一小部分。而目前掌握FARC大權的成員已經擴展他們的勢力範圍到委內瑞拉境內,並且在當地建立穩固的根據地。 部落客Víctor Solano則提到,參議員Piedad Córdoba為自己辯解說,那些照片是被抽離當時的情境而解讀的[es],事實上當時她正巧開玩笑地拿了他們其中一位成員的軍帽,而且,對於手中的花束她也很訝 異。...

伊朗與委內瑞拉的親密關係

上個月,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再度訪問伊朗,這是他在兩年內第四度舊地重遊,兩國也簽署更多經濟協議,他與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均表示「景仰」對方,前者給予伊朗政府種種支持,後者則稱伊朗是查維茲的第二故鄉。 「社會主義」總統查維茲竟然與伊朗維持良好關係,去年多數伊朗左派學生與部落格對此提出批評,因為過去伊朗曾處決數千名社會主義武裝份子。 伊朗知名部落客Jomhour與澳洲作家兼部落客Anthony Loewenstein都寫到兩國總統的友誼,知名漫畫家兼部落客Nikahang則畫出以上圖畫。 什麼和平?哪來安全? Jomhour表示[Fa],阿曼尼內賈德與查維茲會晤後宣示:「我們已擁有為所有國家拓展和平與安全的計畫。」 他寫道: 如此說來,我們可真要重新定義和平與安全這兩個詞了!當他們為自己國家的國民帶來問題與危險時,如何能讓其他國家獲得和平與安全?…在這兩國內,詞語的意義都與舊時不同,當阿曼尼內賈德大聲宣告伊朗擁有絕對自由,其他國家將享受和平與安全,聽來真是個大笑話。 Jomhour認為,查維茲為委內瑞拉製造民主與自由問題,伊朗政府也侵犯基本人權,並不時壓迫社運人士。 「丟臉」 Anthony Loewenstein表示: 我今年六月造訪伊朗時,注意到拉美左派與伊朗政府出現變態的關係,國際間左派人士卻大多沉默,不願批評查維茲與伊朗相擁取暖。 我的記者朋友Rodrigo Acuna對此的看法是:「委內瑞拉身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成員,與另一會員國伊朗建立政治與貿易關係或許很自然,但查維茲去年九月竟頒贈『解放者勳章』給阿曼尼內賈德,這是委內瑞拉對來訪貴賓的最高榮譽,此事不僅令人尷尬,更令人感覺可恥。」 他也認為,「在國際左派勢力的忠誠支持者眼中,查維茲不可能犯錯,他們的字典裡根本沒有『矛盾』與『不一致』等詞語」。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Portn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