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Protest 抗爭 來自 八月, 2007

30 八月 2007

馬拉威:在「六十五條」的政治紛爭中前行

19歲馬拉威博客William Kamkwamba 的不凡故事,仍然在吸引著全世界的目光。在2007年六月於坦尚尼亞舉行的TEDGlobal大會上,他介紹了自己是怎樣在馬拉威偏遠地區,以當地隨手可得的材料如燃油、木頭、煤油以及燭火來建造風力磨坊。在那以後,他就開始成為了報章頭條。 此前,他由於父母無力負擔學費而退學,當馬拉威一些博客描寫了他的故事,使他登上了當地報章,並進一步成為BoingBoing.net, Digg, Reddit, and Metafilter等網站的熱門頭條後,William現在已經成為了My Hero網站上的人物之一。 隨著TEDGlobal 2007大會的視頻在網路上發佈,William在大會上的演講已經可以通過大會網站,Youtube和他的博客觀看,或者下載。同時William寫道,他會把透過他博客募得的善款供於家用並準備重返校園: 隨著耕作季節的到來,我會把這些錢用於購買種子,化肥和尿素,以用於我們家種的玉米,花生和豆子。同時我還把錢存進了銀行戶頭以供醫藥,食物和一些不時之需。另外剩餘的錢我準備用於上高中,大學以及交寄宿費用。 除了William的故事,Clement Nyirenda的博客上還記載著很多科技領域的新聞。Clement邀請全世界博客寫手們聯合起來,在2007年9月27日一起寫下對罪惡的控訴,以對抗各種形式的暴力。Clement宣佈此次活動由Blogcatalog推動,並告訴讀者,通過Google的翻譯工具,他的博客已經被翻譯成了十種世界主要語言,包括阿拉伯文、義大利文、俄文、日文、西班牙文、法文和韓文。另外,Clement還提到了即將於2007年8月29日到來的MyLiveSearch的啟動,據他所說,這是一個科技迷屏息以待的盛事。 在Clement的博客中,對於非洲讀者和關心非洲的人來說,最激動人心的消息莫過於一種全新而廉價的太陽能驅動電腦問世: Inveneo公司指出,在發展中國家的農村和偏遠地區,有超過20億人口缺乏最基本的資訊技術服務——電話,電腦和互聯網。對應於這種需求,非營利性組織Inveneo發明並出售這種廉價可承受的資訊技術工具。這種工具是專門為那些給農村地區提供教育,醫療,經濟,救濟和資訊支援等方面援助的政府、非政府組織和私營企業設計的。真是無以倫比!你可以訪問他們的網頁並通過paypal予以捐助。他們確實在進行一項偉大的事業。 Clement進一步寫道,這種電腦已經可以在烏干達買到了,售價是941美元,據政府稱已予以免稅待遇。Clement對此歡欣鼓舞,但同時也評論道這個售價對於此電腦的主要用戶——農村地區的普通居民——仍然太高。Clement在他帖子的結尾處促請總部位於英國的Inveneo 公司前往馬拉威,並說他們將在那裡廣受歡迎。 談完了科技談談政治,過去兩個月以來馬拉威的政治氣氛充滿了火藥味。兩個詞語,「六十五條」和「預算」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瀰漫在當地的言談中。「六十五條」指的是馬拉威憲法中的一個條文,內容是禁止任何未通過補選的國會成員,脫離最初進入國會時所屬的黨派而加入其他派別。 總統莫泰加(Bingu wa Mutharika)向法院申請釋憲,希望做出有利於他和其他60名議員的判決,因為總統本身就脫離當初贏得選舉時所在的政黨並組建了新黨,那60名議員正是他新政黨的成員。 而自從7月15日法庭宣佈六十五條有效之際,馬拉威就天天瀰漫著緊張的氛圍。反對派要求遵從憲法,並威脅杯葛預算案,此舉已經限制了政府很多開支。 Peter Qeko...

26 八月 2007

伊朗:政府慶祝記者節

儘管有許多記者遭到拘補以及報刊被查禁,伊朗政府在8月8日這天慶祝記者節。總統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說道:「記者的工作和先知(prophets)的本質是相同的:告知」。 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指出,在這些「先知」當中,至少有9位目前身陷囹圄。他們之中的許多人健康狀況不佳,也無法和律師接觸。 許多部落客和記者分享他們對記者節的看法,以及記者所面臨在工作上的困境。 Heidar Rezai發表了一張幾乎沒有聽眾的禮堂照片,當時伊朗總統內賈德原本要為記者發表演說。這位部落客說[Fa/波斯語],總統後來取消了這場演說,據指出是因為空盪盪的禮堂;他也指出演說的時間點並不恰當,因為許多記者還在工作中。 遮掩脖子和腿 Khabarnagar No (波斯語,「新進記者」之意)描述了記者在伊朗的工作情況,以及他們多麼地草木皆兵。這位部落客說道[Fa],: 我想寫,但我擔心我所寫的會被當局視為有冒犯之意。我說了我不是寫關於政治、Orange或是絲絨革命(Velvet revolutions), 我只是寫關於科技和科學而已。他們(指當局)說要小心,不要批評伊朗電信的私有化、行動電話的過濾或是科學教育,除此之外寫什麼都可以。當我為我的文章選 擇了一個標題,我得要注意這個標題是否會激怒當局。如果我想發表一張照片,我應該要遮掩照片中外國女性的脖子,為照片加上裙子或褲子以遮蓋她的腿…當我訪問某個人,我應該問受訪者的個人生活以確認他/她不去夜店不喝香檳…為了這些原因,記者在伊朗的生活十分不易。你不能對你的生活有所計劃,而且, 當你的報刊遭查禁而被迫關閉,你無法支付生活之所需。你應該要小心不要出國參加研討會/記者會,因為會被控間諜罪。 雙重標準 Akbar Montakhabi為最近被查禁的Ham Mihan報工作,他對記者節感到心煩,他說[Fa]: 為什麼你傳簡訊向我們祝賀記者節?也許因為這個國家大部份的獨立記者處於失業的狀態?為什麼現在獨立報刊只要犯一小點錯,就將之以嚴重的事加以指控?我想我們應該把記者節從我們的議題中省略,因為記者一點也不受到尊重。 這位部落客過去為25家報刊工作,他說在伊朗的司法部門有著雙重標準,因為在官方報刊被視為「小錯誤」的,在改革報刊則被指為意圖顛覆政府。 只是甜言蜜語...

21 八月 2007

(短訊)伊朗:我們還沒折磨他們呢!

Khorshidkhanoum 報導:德黑蘭的首席檢察官Said Mortazavi 傳喚阿密爾‧卡比爾大學(Amir Kabir University)三名入獄學生--Ehsan Mansouri, Ahmad Ghasaban和Majid Tavakolli--的家人,惱怒地告訴他們:「我們警告你們很多次了,不准在任何場所發言,不准接受採訪,不准散佈Evin監獄209號牢房的相關消息,也不准和任何人會面。可你們根本不聽,我行我素。現在,我已經再次把你們的孩子關進單獨禁閉室;除非改變你們的態度,否則你們不能探望他們,也不能和他們通電話……我們還沒折磨他們,但我們會讓你們懂得什麼叫折磨!」 作者:Hamid Tehrani

8 八月 2007

吉爾吉斯:麵包漲,人民怨

吉爾吉斯麵包價格最近突然上漲,引起許多部落客討論,除了天然氣、電力、交通等價格為,麵包物價是與民眾日常生活最習習相關的經濟議題,因為麵包是當地人民傳統主食,若一條麵包過去要價6索姆(som,吉爾吉斯貨幣,1索姆約等於2.5美分),現在已漲至7索姆。 Advocat將意見表達在Diesel論壇[RUS]中: 在前總統阿卡耶夫(Askar Akayev)任內,麵包價格始終平穩,人們現在雖然認為生活改善,但物價也同時走揚,或許漲價也是新政府改善民眾生活的指標? Mantank則不認為政府與漲價一事有關: 政府無法抑揚物價,所以這真的不是政府的錯。 XnifgRon前幾天親身感受物價變化: 我每天都去同一家餐館吃午飯,但今天服務生給的麵包卻薄得不可思議,只有平常的三分之一,她說是因為漲價所致,我很難過今後得要點三份麵包才夠。 Mirsulzhan則在newseurasia網站上[KYR]解釋為何麵包變貴了。 人們也很關心在8月4日至19日的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期間,政府打算限制民眾進出首都比斯凱克(Bishkek)。 Asel寫的文章指出,所有進入比斯凱克的車輛現在都要受檢查,政府也可能會限制進入首都的人數,然而政府卻無任何代表能對外發言,告知大眾必要訊息,以及解釋究竟細節為何。 這項消息為民眾帶來極大困擾與不便,因為人們無處取得可靠資訊,例如S@ailor便表示: 我跟小巴士駕駛聊過這件事,想了解他們知道什麼訊息,結果大家都一無所知,現在似乎我們又得等到最後一刻才會接獲通知,也會因此遇到麻煩。 最後提件有趣的事,8月1日是吉爾吉斯現任總統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的生日,他現年58歲,部落客morrire做了一份小型民調,想知道部落客最想送總統什麼禮物,共有30人參與調查,結果如下: 41.4%的人不想送他禮物 37.9%的人選擇中國製牽引機 17.2%的人選擇羊頭 13.8%的人選擇麵條 10.3%的人選擇前往莫斯科的機票 民調詳細結果請見此[RUS],禮物很特別吧? 原文作者:Asel 校對:julys

伊朗:政府持續向媒體施壓

伊朗政府上週加強對媒體施壓,親改革派的期刊《同胞》(Ham Mihan)於7月3日遭到查禁。 伊朗勞工新聞通訊社 Ilna 因報導罷工與大學校園中的動盪情勢,也遭暫時關閉,主管亦因此辭職。 許多部落客論及與日俱增的國家檢查,有些曾為《同胞》撰稿的記者也抒發感受。 意料之中的痛苦 Jomhour很遺憾[Fa]今後見不到《同胞》,在伊朗政府一聲令下,這份完善、包容、勇於批判政府的刊物就此消失。 Hanif提到[Fa]伊朗媒體不斷遭到關閉,認為伊朗人應早就習以為常,但聽到《同胞》遭禁時,我們還是很意料。 Ghomaar表示[Fa],任何期刊在伊朗能撐過一年都算奇蹟,禁刊相當平常,他也提醒Ilna通訊社持續面臨壓力,管理階層遭替換,可能也會關閉。 為《同胞》撰稿的記者Maryam Sheybani說[Fa],實在很不願與這本期刊告別,雖然只有43期,但一直努力與眾不同,也正因為不同於眾多刊物,所以當局無法忍受,非得查禁不可。 改賣香菸吧 Varesh語帶諷刺地表示[Fa],書報攤乾脆不賣雜誌,全部改賣香菸好了,反正鼓勵人抽菸不會遭罰。 Sanjaghak指出[Fa],政府關閉一家刊物後,隔天好像沒事一樣,他自問為何學新聞?若是個人興趣無妨,但恐怕很難做為職業。 Mahjad刊登[Fa]數家遭禁刊物的照片,他認為政府企圖將知名記者逼離媒體,因為政府厭惡所有會思考或刺激他人思考的人。 他人對伊朗的認識為何? 因為網路封鎖與審查,使伊朗民眾難以獲得部分資訊,不過從西方媒體上,西方民眾似乎也只能得知伊朗的片段消息,有些部落客希望建立跨越資訊落差的橋樑。 部落格「伊朗觀點」指出,當西方人得知她來自伊朗後,問她的第一個問題是: 政治情勢有機會改變嗎? – 伊朗隨時都在變化,過去、現在、未來都在變,不過一切都不明朗,這個政權似乎覺得如果要繼續下去,唯一方法便是禁止年輕男女在公共場合接觸、女性只能穿著 黑色服裝、男性不准抹髮膠等…我或許有點太誇張了,這樣說似乎有些離譜,但有時確實令人感覺如此。 多數人似乎不想再來一次革命,…他們希望一切能夠慢慢地愈變愈好,而非愈變愈糟。 能相信美國嗎?...

5 八月 2007

伊朗:數百部落客支持入獄學生

伊朗部落客最近發起一項活動,提醒人們近幾個月來,共有多名大學生遭到逮捕,其中三人至今仍在獄中,他們希望號召無數部落格將名稱改為「八月五日」,依據伊朗曆法則是Mordad月的14日。 受害者家屬表示,學生年齡都是二十出頭,遭遇了生理與心理的折磨,包括言語污辱、用電纜毆打等,他們被指控的最嚴重罪名為侮辱國家最高領導人及煽動輿論。 2007年8月5日 根據14mordad部落格,這個日期是: 2007年8月5日是伊朗憲政革命101週年,但伊朗民眾仍在爭取民主,學運人士也仍難逃牢獄之災。 為支持與紀念這些同伴兼部落客,當地一群部落客決定更改部落格名稱,在當天更名為「8月5日:支持入獄學生日」(August 5th: The day of support for jailed Iranian students),縱然各位不是伊朗部落客,我們也歡迎一同參與,若要加入,請寄信至14.mordad@gmail.com。 據該部落格指出,之後幾天已有397名部落客響應。 支持計畫的Hamid City張貼入獄學生與政治犯的照片,他建議[Fa]每個人都號召十位朋友加入。 Mir指出[Fa],縱然憲政革命已過101年,今日監獄裡仍有許多勇敢的伊朗孩子。 Fardayekvatan認為[Fa],我們應多寫有關於正義、民主及入獄學生的文章,讓每個人都能成為沙漠深處的燭光。 Ganji呼籲眾人支持 前政治犯兼記者Akbar Ganji發表公開信,要求大眾支持入獄學生,Kamangir寫道: 知名政治運動成員Akbar Ganji曾入獄五年,他寫了封致伊朗大眾的公開信,希望大家伸出援手,幫助入獄學生獲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