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九月, 2007

報導 關於 Protest 抗爭 來自 九月, 2007

25 九月 2007

緬甸:數萬民眾加入僧侶示威

緬甸最大城、前首都仰光市(Yangon)25日上演大規模示威活動,緬甸部落客陸續放上許多相關影片及圖片。由於國內物價上漲,抗議緬甸軍政府的示威行動已進行一個月,日前僧侶為翁山蘇姬上街抗議,為近月來最大宗抗議活動。 (感謝Burmadigest.info提供連結) 下列部落格放有當天活動圖片。(感謝Blog of Nyein Chan Yar提供連結) blog Justice and Injustice Soneseayar Blog (仰光街頭影片) Myanmar Media, Education & Development Watch Sa -nare-nar綜合評論表示: 本人呼籲所有醫生朋友提供僧侶醫療協助,希望僧侶所做一切都是對的。請通知您鄰近區域醫生、護士及民俗治療師上街照料這些僧侶。 原文作者:Preetam Rai...

16 九月 2007

黎巴嫩:部落格圈的歷史時刻

Libanismes(Fr)的Phil指出,過去兩年間有某些歷史時刻,深深影響黎巴嫩部落格圈的發展,第一是2005年2月,前黎巴嫩總理哈理理(Rafiq Hariri)遭暗殺身亡;第二是2006年7月,以色列與黎巴嫩真主黨交戰一個月;第三是2007年,社群網站「Facebook」在黎巴嫩大行其道。第一起事件讓黎巴嫩的部落格數量提高許多,第二起事件讓部落格發文數大增,然而Phil認為,第三起事件卻讓黎巴嫩部落格發展衰退。 作者:Moussa Bashir

14 九月 2007

巴西:我們受夠了飛利浦

巴西有一句流行的諺語:「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電子巨人飛利浦拉美地區總裁 Paulo Zottolo 就學到了這個教訓。最近一次和聖保羅報紙Valor Econômico的訪問中,他不當的評論引發了當地部落格客的憤怒。「Piauí不該被視為一個省,其實它根本無足輕重。Piaui即使不存在了,也沒人會惋惜。」 更糟的是,這篇評論剛好是在Piaui 省會Teresina 慶祝155週年紀念當天刊出。Leonardo Fontenelle 提醒大家,Zottolo曾批評過這座城市:「省會Teresina就像化粧品牌妮維雅,名字好像聽過但沒幾個人真正認識。」 這樣的言論引起了部落客如雪崩般的反應,導致各式抗議行動,抵制飛利浦產品,還成立一個新部落格。飛利浦近來贊助的活動Cansei (我累了)也受到波及,其效益大打折扣。部落客的抗議行動批評由飛利浦為主贊助的活動,有強烈的精英意識。Emer Luis 一點也不驚訝: 能指望一個會在自家客廳掛著貧窮照片以提醒不幸存在的人嗎?那不過是一些無益的狗屁。沒人真把Cansei 當回事。 Roberto Zottolo 搞砸了飛利浦的形象 – Nas Retinas 連Cansei的支持者私下也扺制飛利浦,Leonardo Fontenelle寫道: 歌手Ivete...

13 九月 2007

伊朗:受難者家屬的記憶

1988年,數千名伊朗政治犯遭處決棄置於Khavaran的亂葬崗,至2007年8月31日已屆滿19週年,受害者親友重返亂葬崗,弔念如無名氏般遭棄葬的親人。 儘管「人權觀察」等團體不斷施壓,伊朗政府從未正式承認上述事件存在,這些人犯當初都是因為從事政治活動,遭到政府逮捕送往革命法庭違法審判,但他們當時並非死刑犯。 蒙塔瑟里(Montazeri)原訂為伊朗建國者何梅尼(Khomeini)的接班人,但後因他曾批評屠殺事件,最後遭政府打入冷宮。 Azadi-B提供30張有關紀念活動的相片: This album is powered by BubbleShare – Add to my blog Kooshtar 67表示[Fa],1988夏天的殘殺事件至今已過19年,我們仍盼望有天真相調查委員會能公布資訊,讓人民所支持的法庭能譴責罪魁禍首。 Azarmehr描述處決前在獄中的情況: 政治犯被送進由三名伊斯蘭教長組成的私設法庭,並回答以下兩個問題:「你相信阿拉嗎?」、「你是否準備脫離現有組織?」,但囚犯完全不知道回答的後果,只要回答「不」,便會立刻遭到處決。許多犯人其實已服刑期滿,可是尚未獲釋,甚至有些人已經出獄後又被抓了回來。 Royeh Madareh Zendgi張貼一張圖片,還寫[Fa]首詩紀念1988年事件的受難者與家屬,其中提及: 我知諸位不會遺忘我等兄弟之命運多年飛逝人們猶記風雨夜血腥之暑 以上圖片為流亡政治犯協會製作的受難者紀念海報 原文作者:Hamid...

11 九月 2007

馬爾地夫:移工受非人待遇

馬爾地夫有許多孟加拉移工,大多從事不具技術專業的勞動工作,他們原本計畫於8月31日在首都馬列(Male)發起抗議活動,以對抗馬國社會逐漸高漲的仇外心理與攻擊事件,但卻因為馬國政府揚言將抗爭者驅逐出境而不得不作罷。 八月時,馬列的幫派份子屢屢攻擊孟加拉移工,北部Kulhudhuffushi島上更有一名男性勞工遭去勢後殘殺身亡,警察宣稱是因性愛而起,並逮捕與被害人一同工作的孟加拉勞工,另外兩起事件中,各有一名孟加拉勞工遭人用鐵鍊鎖在住家旁邊,其中一人遭鎖在樹旁。 孟加拉駐馬爾地夫代表相當關注此事,並表示可能將所有馬國的孟加拉移工召回故鄉。 馬列是座面積僅約兩平方公里的小島,島上移工人數卻超過三萬人,多數來自鄰近的斯里蘭卡、印度與孟加拉,多數非技術專業勞工,大都是為了馬國100美元的月薪而來,所得也是故鄉家人的主要經濟支柱。 在地狹人稠的情況下,馬列的屋宅興建需求極高,房租相對全球各地也昂貴許多,過去15年間因營建業大盛,故需要引進眾多移工。 雖然也有醫師、會計師、教師等專業人士來自外國,馬爾地夫的仇外情結卻大多針對非技術勞工而來,最近也有報告指出,在專供歐洲旅客度假的島嶼出現攻擊外籍勞工事件,但正身處「人間天堂」的觀光客們渾然不知。 仇外心理也與馬列地區的犯罪組織與幫派增加有關,許多馬爾地夫年輕人都對海洛因成癮。 除此之外,雇主對外籍勞工的暴行也令人關注,通常移工薪資低但工時長,居住環境也差,由於馬爾地夫並無勞動法規,就連本地勞工人權亦未獲法律保障,而且國內也未規定最低薪資。 過去便有文獻記錄外籍勞工在馬爾地夫所受的不人道待遇,但情況並未因此好轉,國際人權組織亦公布南亞移工在波斯灣地區的悲慘遭遇,但除了馬國民眾之外,外界鮮有人知道南亞移工也在南亞國家蒙受欺凌。 Jaa批評馬爾地夫社會的仇外心態,也詳實記述移工面對的不人道處境。 馬爾地夫本是個寬容國度,接納並尊重各種人民,但事實卻每下愈況,平等與人性幾乎已不值一文,仇外心理蔓延全國,種族歧視大行其 道,許多人都知道馬國並不尊重與虐待外來者,他們對待這些非技術勞工猶如次於人類的低等生物,我覺得人們普遍認為移工是不會疲倦的機器,沒有任何感情,生 命價值只等於一隻寵物貓! 移工的居所通常只是個鐵皮搭建的窄小空間,通風不佳,很多人猶如沙丁魚罐頭擠在一起,他們在工作場所或街上都遭到騷擾,時常有勞 工因拿不到應得薪資而痛哭,等了好幾個月都沒有半毛錢,也就沒有錢寄回家鄉照顧家人。馬爾地夫對雇主的規範很少,讓雇主有機會日夜剝削勞工,罔顧勞工的健 康情況與生命安全,而且一般工作結束後,還得為雇主完成個人或家庭雜務,移工形同奴隸,只能聽命雇主差遣。 最近報導Kulhudhuffushi島上孟加拉勞工遭謀殺命案時,我國很暢銷的報紙《Haveeru》竟以「所有人(owner)」稱呼死者的雇主,令我非常驚訝,這不就是視移工為奴隸嗎? 因為馬爾地夫政府威脅驅逐出境,讓孟加拉移工不得不放棄示威遊行,執政已28年的總統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時常如此,過去也曾透過類似手段逼迫馬國本地抗議群眾噤聲,但是在移工社群靜默的表象下,尤其是孟加拉勞工仍在恐懼中生活。 原文作者:Nihan Zafar 校對:Justin

8 九月 2007

伊朗:部落客抗議環境災害

多名環保人士與部落客參加8月27日的抗議活動,抨擊政府漠視危機與違憲,造成伊朗Bakhtegan湖逾2000隻紅鶴死亡,伊朗關注環保議題的部落客記錄這場生態災難,並提供有關抗爭行動的細節。 給我個理由 記者兼部落客Mojgan Jamshidi主持[Fa]「環境監督者」部落格,她邀請所有關心伊朗環境的朋友一同加入抗議,拒絕讓政府以修築道路或水壩為名毀壞天然資源,她拿出伊朗憲法內有關保護環境的條文並指出: 我們要質問政府,究竟是誰該負責落實憲法第45條及第50條?當不符合永續發展的建設阻斷Bakhtegan湖與Urmieh湖水源,造成2000隻紅鶴在短時間內斃命,政府有沒有善盡責任?我們要質問國會議員,過去30年他們可曾為自然資源毀壞進行任何一次調查? Mojgan Jamshidi亦批評司法體系怠惰,未懲處任何摧毀自然公園與資源的兇手。 「綠色部落格」表示[Fa],部落客與環保人士於8月27日為超過2000隻紅鶴死亡而哀悼,「綠色部落格」也製作數張貼紙供部落客使用以表達支持遊行之意,所有貼紙上都有紅鶴圖片與遊行的時間地點。 「山林觀察」則張貼遊行現場照片,他說[Fa]自己曾與政府環境部副部長納賈費(Dlavar Najafi)談過,納賈費強調總統與最高領導人都重視環境,但他不懂,為何政府高層都口口聲聲說自己關心環境,卻還容許破壞自然環境情況發生。 有些居住於外國的伊朗部落客也認為此事重要,並撰寫相關部落格文章,「人性精神」聯結至數張照片並認為: 民間環保團體成員在伊朗環境部前抗議,不滿現任政府的環境政策,多數人為國家山林與自然資源未受妥善照顧,卻遭任意摧毀而忿忿不平。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nairo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