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Protest 抗爭 來自 十月, 2007

31 十月 2007

(短訊)南韓:工人自焚

CINA部落格報導了首爾10月27日的兩場工人示威遊行,其中一場是由建築工人發起,另一場則有2000名非法勞工走上街頭。在建築工人的示威中,一名工會成員以自焚表達抗議。 原文作者:Oiwan Lam

沙烏地阿拉伯:婦女為男性權益而戰

沙烏地阿拉伯婦女再度登上了頭版頭條。在這個連開車都不被允許的保守國家,這群婦女們挺身而出,為被控涉及恐怖行動而遭逮捕的丈夫及親人們爭取自由。 在Qassim的示威遊行 Saudi Jeans提到: 十五位婦女及七名孩童在國家安全局外舉行示威遊行。他們要求政府對他們的丈夫們作公平公開的審判,停止嚴刑拷打,並將他們調回當地監獄。一名曾停止撰寫部落格頗長一段時間的部落客Fouad al-Farhan,公開了這個故事。 這件事情之所以如此別具意義,是因為這是第一次沙烏地阿拉伯的婦女舉行公開抗議示威遊行。我懷疑主流媒體會具體報導這起事件,但讓這件事傳播到全世界的部落格及公開論壇卻是很重要的。到Fouad的部落格去簽下你的姓名,支持這群婦女,並請盡力幫忙宣傳這項消息。 勇敢地靜坐抗議 來自利雅德(Riyadh)的Ghareeb Al Aber是Saudi Jeans的同事,他有更多話要說。Ghareeb Al Aber形容這是場「勇敢的」靜坐抗議,他補充道: 一些沙烏地阿拉伯的部落格,都刊登了這起2007年7月16日的頭條新聞。十五名沙烏地阿拉伯婦女帶著七名孩童在國家安全局前抗議,要求以下這些條件: 為她們的丈夫及兒子舉行公開的審判。 給予她們委任辯護律師的權力。 停止嚴刑拷打。 監控監獄-讓法官來掌管這些監獄。 將這些犯人調回Qassim。 我相信這些符合法律和人道法規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所有人都呼籲政府應執行這些婦女的請求,而我也不例外。我甚至希望沙烏地阿拉伯的媒體能拿出勇氣,就算只是一點也好,追查這起事件。 歷史性的一天 公開這起事件的Fouad Al Farhan認為這次的抗議事件在歷史上具有重要意義。他提到:...

30 十月 2007

(短訊)緬甸:網路與僧侶

Sacred Media Cow指出,緬甸軍政府越控制網路,反而越幫助緬甸僧侶。「確實穿過政府管制的片段資訊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其發聲權力已經被提升到另一種層次,而這個層次是過去網路未被關閉時所未見的。」 (譯按:根據緬甸軍政府關閉網路的時間表,軍政府於9月29日起切斷緬甸的對外網路連線,直到10月13日才恢復。) 原文作者:Neha Viswanathan 校對:PipperL

20 十月 2007

伊朗:總統在國內遭學生抗議

10月8日,數百名伊朗學生抗議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前往德黑蘭大學,根據半島電視台報導,他在發表開學演說時,學生高呼「獨裁者下台!」的口號,好幾名部落客張貼了照片與評論。 自由之聲 Jomhour提醒我們,去年Amir Kabir大學學生也曾抗議總統前去,並焚毀他的相片;他也指出,此次在德黑蘭大學抗爭的學生不僅大喊爭取自由的口號,並要求釋放數名遭囚禁的學生,他並寫了一段話給總統: 無論是在Amir Kabir大學發生的事,或是在德黑蘭大學的場面,都是你聽不見或不願聽見的自由之聲…經過兩年執政,你證明你自己對大學毫無所知。 Jomhour亦刊出此事相關照片: 「請出示邀請函!」 部落客「大學之聲」表示[Fa],阿曼尼內賈德在安全人員重重護衛下來到德黑蘭大學,數百名學生高喊「獨裁者下台!」的口號,並高舉三名遭囚禁的學運人士照片,他也說,只有手持邀請函的學生能進入演說會場,還有許多親伊斯蘭主義的學生團體Basiji成員從其他學校前來聲援總統。 Ghomar Asheghaneh認為[Fa],若阿曼尼內賈德自認是伊朗全民總統,竟只接受擁有邀請函的學生聽講,實在很奇怪: 對於學生在公開信中質疑石油出口的財富用途何在?大學內為何出現性別歧視?入獄學生將如何處置?阿曼尼內賈德在演說中並未回應。 前副總統兼部落客Mohmmad Ali Abtahi覺得很諷刺[Fa],對比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校長可公開在世上面前羞辱阿曼尼內賈德,身在德黑蘭的伊朗學生卻無權向他提問。 「絕對自由」 Tribune Azad張貼數幅學生抗議的照片,並質疑[Fa]阿曼尼內賈德既然聲稱伊朗擁有絕對自由,卻得下令安全人員鎮壓學生,他也說,縱然在德黑蘭市中心,總統也得在重兵戒護下才能行動。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FoolFitz

(短訊)拉脫維亞:抗爭之事

部落格「一切拉脫維亞」提及,現任政府任期即將告一段落,首都里加最近出現抗爭群眾:「本地外籍人士觀察到,大批拉脫維亞民眾上街抗議,通常人們得非常憤怒,才會以行動表達,而人民也確實相當憤怒。」

18 十月 2007

(短訊)伊朗:蔗糖廠罷工運動終獲成功!

感謝Salam Democrat 告知[Fa],Haft Tapeh甘蔗廠工人們發起於9月27日的罷工行動,如今終於受到承認,並得到他們積欠的工資!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17 十月 2007

阿富汗:文化、衝擊

作為一個美國白人觀察在阿富汗的種種,較為有趣的面向之一是發生為數眾多文化失態和衝突。不幸地,這種摩擦不僅限於日常有趣和瑣碎的事,像健怡可樂(diet coke),也經常發生在重要的事務之上。 上週,為外交政策部落格(the Foreign Policy Blog)寫作的Preeti Aroon注意到一場關於足球議題的小型示威抗議活動。基本上,如同我在另一篇類似的文章所解釋,這場抗議源起於,美國盡力去與當地阿富汗人接觸,其中之一是藉由贈送他們足球…只是這顆足球上印有沙烏地阿拉伯的國旗,而沙國的國旗上有著薩達哈(Shahada),也就是伊斯蘭教中的清真言,穆斯林必須朗誦清真言以對自己的信仰做出確認。大約有一百名左右在Khowst 的阿富汗人走上街頭,發動了一場和平抗議活動,因為認為踢著印有薩達哈的足球是對伊斯蘭大不敬的不智之舉。美國駐軍感到懊惱,做出道歉,並重新審視這個親民計畫,使其繼進行不致於再度發生無意識的侮蔑。 很自然地,美國部落客完全的不成比例的誇張這個意外的插曲,Afghanistanica找到一些比較起來很無禮的例子: 那個總是很細心的Michelle Malkin在部落格寫了這個意外的插曲,之後嚴責美軍荒謬的卑躬屈膝的道歉,批評穆斯林: 「…他們真是對每件事都要命的『敏感』(解讀:容易大吵大鬧)」。 編按:括號為原作者所加 阿富汗坎大哈省(Kandahar Province)重建部隊,照片來自lafrancevi的Flickr 她的批評者才真的是比Michelle更「敏感」(解讀:意圖冒犯),但你將畫面往下捲,過去有篇是可蘭經在廁所的圖片,讀它的迴響。 喔,親愛的讀者,Afghanistanica也提供了其它美國的部落格的連結(小綠足球(Little Green Footballs )和聖戰觀察(Jihad Watch)),他們也對此事做出類似的激昂說法關於穆斯林的大吵大鬧(事實上並不是)。他以陳述什麼是顯而易見的作為回應: 我只會說,我不認為多數的阿富汗人會喚起某種很強的慾望去生氣和大吵大鬧。我想這個插曲只是件小事,想到在阿富汗有其它更重要的需要被關心,我不相信這件事會引起多大的注意。 明確的來說,事實上,說的更恰當點基本權利,像是言論,似乎正在受到攻擊--在喀布爾的每個角落。 sadaiHaqiqat電台是Salam Watandar在薩曼甘省(samangan)的聯播電台,昨晚遭到關台。這個電台是由當地的年輕人所設立,大部份認為,這是一個自製的發射設備的電台…...

11 十月 2007

伊朗:飢餓勞工罷工抗爭

伊朗胡齊斯坦省(Khuzestan)境內的Shoush地區中,數千名隸屬於Haft Tapeh甘蔗廠的勞工因拿不到薪資,這兩週開始罷工,政府派遣軍警人員前往鎮壓,但罷工仍未中斷,多名部落客關注此一事件,並提及其他工運份子所面臨的艱困情況。 署名「苦勞」的部落客表示[Fa],數千名Haft Tapeh甘蔗廠的勞工自10月27日起發動罷工,其中一項口號為「Haft Tapeh勞工很飢餓」,參與人數大約3000,雖然曾一度想在政府大樓前抗議,但遭到警察攔阻。 他也提及,該工廠員工過去便曾有罷工記錄,政府也每次給予承諾,但從未實現。 Kaargar亦表示[Fa]: 罷工抗爭進入第四天,Dezfoul甘蔗廠的部分失業勞工也前來聲援,他們高喊「工作賺錢是我們的絕對權力」!因為伊朗政府先前曾說過「核能發電是我們的絕對權力」。 Workers-1may提及,Haft Tapeh全體5000名勞工於9月12日發出公開信,開始罷工;過去幾個月來,勞工代表雖曾與伊朗官員談判,但每次都只得到空頭支票,此次勞工也投書至國際勞工組織。 軍警鎮壓 Kaargar另指出[Fa],軍警人員攻擊示威群眾,造成十人受傷,而工運人士Ferydoun Nikofard則在家中遭逮捕。 部落客「獄囚回聲」表示[Fa],經過兩天罷工後,伊朗情報單位開始施加壓力,揚言要讓工人們吃苦頭,他也認為,當勞工受威脅又領不到薪資時,國際勞工組織就該介入處理。 勞工遭扣押 另一位署名「工仔人」的部落客提醒[Fa],除了Haft Tapeh的勞工,還有其他勞工亦面臨困境,他也拿出庫德斯坦省入獄工運人士Mahmoud Salehi的影片,影片中,他人在醫院,卻仍被銬上手銬!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FoolFitz

10 十月 2007

(短訊)以色列:OneVoice 運動

以色列部落客Daniel Lubetzky 讓我們注意到一篇值得一讀好文章:是關於OneVoice運動。OneVoice為一運行於以色列及巴勒斯坦自治區的公民運動,也是非營利組織的名字,他們希望能透過非暴力手段為雙方帶來和解。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9 十月 2007

緬甸:關於革命的消息

Awzar Thi收集了抗議者的照片並上傳到部落格〈番紅花革命〉。 泰國的Bangkok Dazed想著他在緬甸的朋友: 我今天下午收到仰光一些朋友寄來的電子郵件。其中一封描述現狀「非常、非常緊張,我們的學校明天開始關閉, 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另一個當地人說:「市區今天開始有衝突,情況不好,我稍後再寫。我不知道網路還能維持多久…他們可能很快就會讓切斷網路連線。」過去幾天我一直在網路上,試圖得到更新的情況。我猜測現在仰光和曼德勒正在進行宵禁。 與此同時,馬來西亞的政治人物Ki Siang 敦促馬來西亞和東協多做一些事以避免緬甸發生嚴重的流血事件。 馬來西亞和東協應該要在當地和國際上,支持緬甸僧侶在仰光和曼德勒(Mandalay)的和平抗爭;特別是東協,東協十年前承認緬甸軍政府並讓其加入聯盟,給予緬甸軍政府新的合法性,其才得以運作自如。 在之前的文章中,這位政治人物警告中國和印度這兩個支持緬甸軍政府的鄰國: 若緬甸發生流血事件,印度、尤其是將舉辦2008年奧運會的北京,將無法擺脫強烈的國際指責,因為他們一直支持緬甸軍政府,卻對其血腥鎮壓視而不見。 緬甸的部落客Yangon Thu分享她對於番紅花革命的想法,她呼籲讀者幫忙簽署請願書,要求中國干預緬甸軍政府對和平抗議者的鎮壓,並停止干預聯合國為緬甸人民所進行的救援行動。 印度部落客The Acron認為,中國、印度和泰國都沒辦法影響緬甸政府: 除了中國,沒有其他國家可以進行斡旋。但正如Chandra所言,我們怎能期望中國要求緬甸軍政府實行民主?中國只會建議其軍政府節制,不要引發流血事件,讓局勢雪上加霜;東協秘書長也是類似的反應。儘管泰國曾經以大膽的立場走向民主,目前卻實施軍事統治,所以泰國也不會作聲。至於印度,那正在危機中討論明年選舉的聯合進步聯盟政府,很可能採取類似的做法。不,印度海軍不會在緬甸海岸附近的進行演習,美國太平洋艦隊也不會。 Bangok Dazed 譏諷美國採取的行動,美國總統布希宣布加重對緬甸的制裁(譯註:經濟制裁): 更多的制裁?現在做這個可以有什麼效果?典型的布希式外交:扣上「邪惡」的帽子、接著進行制裁,而不是試圖坐下來談。 原文作者:Preetam Rai 校對:FoolFitz

3 十月 2007

中國:部落客力挺緬甸僧侶

近日緬甸政府血腥鎮壓數萬在仰光街頭要求結束軍政府統治的僧侶和民眾。對此,中國當局的外交態度依舊不明朗。然而不少頗具影響力的中國部落客已經就某些”中國問題專家”自以為是的評論作出了反擊,探討了「番紅花革命」背後的事情,一些人甚至用此事件影射中國民主運動的狀況。 週三早上,中國部落客開始關注當地持續的抗議和接踵而來的鎮壓;與此同時,在牛博網(一個可以通往不少知名中國記者部落客的獨立門戶網站),Don Ma 發表了對此事件系列報導的第一篇文章:〈不一樣的政府,一樣的老掉牙〉,回應「當地抗議是受到一小撮國內和國外敵人的煽動」這一說法。 一位讀者回應道:「所有的專制政府都想得一個樣」;「李洪志?」,另一個讀者半開玩笑地接著說。 而Don Ma在接近中午時,發表的另一篇關於緬甸軍政府鎮壓僧侶的後續報導,則沒有收到任何回覆。 牛博網寫手、歷史學家傅國湧在週三午間發表了一篇,他在2002年時撰寫,描述翁山蘇姬的短文。文中,他提出了一些對中國民主運動的道德指引,同時可能暗指一些目前牽涉其中的人(遭軟禁或身陷囹圄)。 其中一位讀者寫道:「翁山蘇姬……喪失理想的中國何時才能有這種『聖徒』般的人物?」另一位應道:「為何不期待自己成為這樣的人物?」 恰巧在Youtube上搜尋「緬甸」時,發現兩段手機拍攝的最新影片,紀錄仰光街頭的狀況;後面一段是yongfuguo所張貼。 週四中午,其他的部落客們開始行動了。新聞門戶網站網易的編輯溫雲超,從《人民日報》轉載了兩張圖片:「反獨裁的兩張照片。」 「9月23日,緬甸仰光,大約2萬名僧侶和市民走上街頭,反對軍事獨裁。人民網的報導稱這場運動是「反對軍事獨裁」。 以下是一些評論: 我們物價上漲的時候…… 跟著和尚們走 已經開槍了 震撼,感動!啥也不說了…… 〈錢烈憲要發炎〉(ProState inFlames,拆分來看可以理解為(such) pro-state stuff (is) in flames)的博主,同時也是新京報記者的moogee,在週四發表了他的第一篇帖子,內容是一篇緬甸日報社論的翻譯。 其文批評了抗議活動,指責這種行為是一種小範圍的謠言散播,及少數人被西方反動勢力煽動的結果,他們教唆鼓動人們觸犯憲法並攻擊政府、軍隊和整個社會,最終目標是導致全國的混亂。此社論還談到政府同樣也希望結束腐敗,提升民主,並且認為事實上是這些抗議政府的非法組織在阻撓進步。...

緬甸:來自各地的聲援

昨日,緬甸政府對仰光的示威群眾提出驅離警告,這群由僧侶領導的示威者,向政府要求更多的自由,並期待能早日宣布恢復原有物價。鄰近國家的部落客紛紛發表對此事件的看法與支持。 Citizen on Mars回憶起菲律賓也曾有過相似的經驗: 不論仰光的大規模抗議行動將會如何發展,我希望不會有任何激烈的暴力情況發生,雖然在每個反對政府行動中,暴力總會介入。但我希望這些將軍們能夠冷靜沉著些,不要走上回頭路,用野蠻的方式與示威者交戰。我們曾經兩度走上EDSA大道,第一次是1986年的人民革命,第二次則在1991年將前總統埃斯特拉達(Joseph Estrada)趕下台。 Diacritic曾提及越南與緬甸間的互動逐漸升溫,此次則批評越南報紙未給予此事應有版面: 相較於其他國際媒體以頭條大幅報導此事,越南最熱門的報紙《Tuổi Trẻ》只有區區五句帶過,另一家報紙《Thanh Niên》的報導也只有七句。 Diacritic還提到: 今日,我們緬甸的同事告訴我們一個傳言,因為網路上廣泛流傳相片和錄像,所以今晚緬甸的網路將會被封鎖,以防止影音畫面再度外流。 在〈緬甸,我們與你同在〉一文中,柬埔寨部落客Somongkol Teng在迴響裡,對其他人批評緬甸僧人不該參與政治活動做出回應: 我曉得在佛教教育裡,僧侶不應該過問紅塵、更不該涉入政治;然而,當我們考慮到實際面,他們也是那個國家的一分子啊。這些事情影響了國內每一個人--不分凡夫俗子或出家人,就像是赤棉(Khmer Rouge)時期,柬埔寨有上千名僧人被殺害。無論如何,我都不認為他們應該保持沉默。當社會需要他們伸出援手時,他們應適時地發聲且身先士卒。 新加坡部落客Bernard Leong希望東南亞國協和中國能夠介入緬甸,阻止這場腥風血雨。 從天安門事件開始(至今我仍記憶鮮明),過去二十年間在亞洲上演了大大小小的抗爭,最終大都以流血畫下句點(不過印尼和菲律賓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後的抗議事件除外)。當軍政府正式出動他們的部隊時,就表示離流血衝突不遠了;倘若真的發生,便會殃及成千上萬的無辜百姓。那麼,世界面對如此情況,將會如何行動? 當美國已經對其進行制裁時,觀察中國的一舉一動,是很有趣的事情。我認為東南亞國協將維持不干涉他國內政(non-interventionist)原 則,繼續袖手旁觀,但我個人堅決反對這種態度。 另一位新加坡部落客Monsoon Blogging表示,希望這波動亂可以帶領緬甸走向變革: 我們都希望緬甸能夠更加進步,過去60年間,這個國家已經被東南亞的經濟發展火車頭無情拋在腦後,是緬甸該覺醒的時候了,加入季風亞洲的發展列車,共享榮景。只要能照顧好百姓,哪種形式的政府都無所謂,那是兒孫輩的未來。 原文作者:Preet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