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中東與北非 來自 十二月, 2007

24 十二月 2007

中東觀點看和平會談

來自中東的政治領袖大老遠的來到美國馬里蘭洲的安那波里斯市,忙著代理以色列和它的阿拉伯鄰國的和平方案協議,但是區域內的部落客對此事仍抱持著失落、懷疑和悲觀的情緒。 這裡是來自中東地區部落客的看法: 巴勒斯坦:多餘的承諾 巴勒斯坦人Lelia Haddad不隱藏她悲觀的情緒,承認在加薩的人們並不對此次和談抱持太多期待。她解釋說: 這次的和談只是讓以色列領導作出新的、多餘且糾結複雜的承諾,但同時又閃躲許多責任。他們盡可能地玩弄讓人迷惑的法律文字遊戲:我們不建立新的屯墾區,我 們只是徵收更多的土地,以自然成長的方式使其擴張,直到這些地方像個城鎮,而不是殖民地。這是美國當局認可保住面子的方式,我們可以保證剷平檢查哨。 Al Haddad 進一步補充: 所以,加薩地區的人們能期待此次和談有什麼成果嗎? 總而言之,沒有太多的期待。歴史的教訓是,不要提及任何有關他們(巴勒斯坦)命運的事,像1991年馬德里和談、1993年奧斯陸協議,或是2003和平路線。當參與和談的西方國家試圖控制和談的方向和結論,歴歷的經驗告訴他們—永遠不要再試著圖勞無功地這樣做。 敘利亞:巴勒斯坦被排除在和平之外 敘利亞部落客Omar同意他所截取某新聞網站畫面所顯示的訊息。在當地,這次和談和巴勒斯坦多麼的沒有關連。他的部落格張貼了半島新聞台(Al Jazeera)的網站畫面截圖,並解釋說: 照片為Omar所有 這張圖片顯示Aljazeera.net目前所提供的RSS訂閱主題 第一條翻譯如下: 安那波里斯會議正在進行中,布希認為此次會議是協議溝通的理想時刻 第二條是: 以色列突擊加薩,六人犧牲 我猜想,生活在加薩的巴勒斯坦人被排除在此次正在進行的協議之外。 以色列:持續懷疑 同時,來自以色列的Bert說他對此次和談能否成功抱持懷疑。他也注意到在以色列增加了安全警戒。他補充說: 如同大部份生活在以色列的人們,我一直懷疑安那波里斯和談成功的機會,我也懷疑這整個會議有什麼意義。仍然、也許、只是也許,以...

伊朗: 左派學生遭逮捕

伊朗政府上週於德黑蘭及馬贊德蘭(Mazandaran)逮捕多名左派學生。此舉也許是一項先發制人手段,意在阻止左派學生團體「自由平等學生 會」,藉由其部落格通報世界關於名為「學生日」(16 Azar)的抗議活動,並使其無法於伊朗多所遭受威脅的大學裡,組織爭取和平、平等及自由的集會。 來自azady-barabary-01.blogspot.com 的照片 至少有三項關於此左派學生運動的有趣事實。首先第一點,自1980年代上千名左翼激進份子遭大規模處決後,馬克思/社會主義理想仍能於伊朗發生影響力;第二點,對社會主義派學生的鎮壓,竟是發生在一個與查維茲(Hugo Chavez)及奧爾特加(Daniel Ortega)等拉丁美洲社會主義領導者有密切關係的國家;第三點,此運動須倚賴部落格作為聯繫及組織之媒介。 和平、平等及自由 隸屬左派學生團體的Barabary Azadi(意為「平等自由」)部落格寫到:當局於學生們準備在十二月二日進行抗議活動前,開始逮捕在德黑蘭的活動成員: 激進的左翼份子在星期二於德黑蘭大學的工程學院前發動抗議活動,學生們以高唱革命歌曲的方式進行;學生舉著寫有其訴求及目的的海 報及標語。包含「學校不是軍營」、「女性自由是社會的自由」、「拒絕戰爭」、「將髒手從伊朗人民的身上挪開」、「釋放政治犯」、「還有其他選擇方式」、 「釋放我們的同儕」、「學生運動和工人及女權運動聯盟」、「我們要求獨立公會」等。 他們並在部落格裡公佈已遭逮捕的學生名單,並誓言無論多少人遭逮捕,此運動將如期進行。 據學生委員會的人權報導部落格,Schhr,報導[Fa],受監禁學生的親友正擔心學生們的待遇,他們大多數被留置於惡名昭彰之艾文監獄裡的隔離室內,情報單位告知學生家人,他們能夠拘留學生九十天而無須提供關於學生的任何資訊。 退步至八零年代? 屬於伊朗北部馬贊德蘭之左派學生團體的Mbulletin 部落格說,五名學生遭到逮捕,讓他們回想起上千名左派激進份子於伊朗被逮捕並處決的八零年代[Fa]: 一旦伊斯蘭共和國情報單位更多的錯誤計算,加之「自由平等學生會」於全國不同大學內組織學生日抗議活動、示威者會聲援遭拘禁學 生。德黑蘭、設拉子、Ahwaz、Mashad、Isfahan、Sanandaj 以及 Mazandaran等地大學生們,呼籲政府釋放他們的同儕。 銬上鎖鏈的眾星 Salam...

23 十二月 2007

敘利亞:部落客Roukana Hamour遭綁架

GV Advocacy

更新訊息:昨晚(10月26號),我們接到了Rokana Hamour的電話。她現在已沒事了。敘利亞安全部門訊問她關於她部落格上的評論。Roukana三小時後即獲釋。 我們接到目擊者親眼見到敘利亞部落客Roukana Hamour遭綁架的電子郵件通知,事情發生在昨天,也就是2007年10月25日。據信Roukana是在位於大馬士革的自家門前遭綁,被六個人不知帶 往何方。和平與自由組織(OPL)已證實了部落客Roukana Hamour的綁架事件。這是由我朋友與同事所翻譯的信,敘利亞部落客Golaniya說道: 敘利亞:Roukana Hamour遭綁! 那時Rukana Hammour在自家門口停車,並幫助小孩下車(分別是5歲、7歲與9歲),六個男人不知從哪裡冒出來攻擊她,粗暴的將她的小孩推離母親身邊,並兇狠的將 她推上一輛車(從車號看得出是來自Tartossi)。那些男人不讓別人靠近Hammour,且快速駛離,不曉得這些人是誰,又要把她帶去哪。 值得注意的是,Hammour二、三天前就接到一通來自大馬士革的政府內部安全部門的電話,要求她前往接受偵訊。當她因其缺乏合法性及正常流程而拒絕,他們今天就像個幫派份子一樣地來綁走她。 Hammour因為申張自己的財產權利而遭受威脅,此事早不是什麼秘密。她的兄弟們與敘利亞高層合作竊取她所繼承的財產。她已故的父親Mohammad Moti’ Hamour是沙烏地航空公司的代表,在敘利亞銀行的財產因偽造的文件憑空消失了近十億。 Hammour被脅迫如果不簽署文件聲明放棄權利,將會受到性侵犯甚至是強暴。特別是在Hammour已經寄信給沙烏地國王Abdullah bin Abdulaziz,投訴沙烏地航空公司內部的搶奪盜竊。這些竊賊擔心萬一國王Abdullah看到此信,他們就無法逼迫Hammour放棄權利,進而賄 賂整個敘利亞安全部門。眾所周知Rukana Hammour是敘利亞部落圈的領導人物之一,她所信奉的理念讓她能夠堅持她的權利與尊嚴。 大馬士革,2007年10月25日 Roukana Hamour早先因在部落格上撰寫她在敘利亞司法體系的經驗,揭露行政、銀行與法律上的腐敗而遭綁。2006年10月15日,Roukana先是在小孩面前被國家刑事安全單位開槍警告,之後又從家中被強帶上街。 人權監督組織最近的報告指 出有二個人被單獨監禁居留在敘利亞的不明地點。Karim...

21 十二月 2007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和平共處

以色列部落客David Bogner討論為什麼「現在」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和平共處,是不可能的。 以色列總統Shimon Peres在12日說了一段有趣的話:「我相信,我們現在能和巴勒斯坦和平共處。」 如果不加入「現在」這個有點麻煩的字,這會是一篇值得讚賞的致詞。 姑且不論Peres並沒有和巴勒斯坦和平共處的經驗,不過,也沒人有過這類經驗!雖然過去一直有人在嘗試,卻沒人曾與巴勒斯坦成功達成「類似」和平的景象…約旦失敗了…黎巴嫩也失敗了…當然多樣的巴勒斯坦派系自身也不可能彼此和平共處。 但起碼令人欣慰的是,我們的總統以Mr. Rogers*一樣的方式延伸了兩者和平共處的理論架構分枝,並留下這個概念實現的可能性,或許有一天我們以色列會以某種方式成為解開這個詭計的第一個國家。 編按:Mr. Rogers(Fred Rogers)是美國知名兒童節目主持人,以溫和、慈愛的形象影響了世界各地的青少年。 然而Peres為什麼要用「現在」這個字眼?是不是我們漏掉了什麼東西? 難道是今天(譯按:11月12日)在加薩走廊所發生巴勒斯坦自相殘殺的戰事(造成5死30多人受傷),提供了穩定和平的一線生機,甚而加快了和平時程表? 還是今天火箭攻擊(譯按:到目前為止有6起)的砲彈模式--就像茶葉沈澱在杯底一般--提供了一些徵兆?這些徵兆包括了巴勒斯坦願意尊重以色列領土主權、以及一般以色列人民能安心居住在家而免於危險的權力。 現在有沒有任何跡象,能夠顯示出巴勒斯坦派系領導者願意在言語上有所節制,將「毀滅以色列」這類語言移出他們的呼籲?甚至承認以色列能以猶太國家存在於安全的邊界之內? 我曾經和一位朋友聊天,這位朋友當時正在尋找能雇用的技工(諸如水管工人、木匠、水電工、以及建築工人等),他對於任何有過提到自己有相關經驗的人感到擔憂。 有些人或許會有5到10年經驗,擁有相關專業而能夠擔負重任,但也有些人吹噓自己有「20年經驗」,但實際上他們只有一年經驗,卻自己將它乘了20倍。 擁有5到10年經驗的人能夠從過去的錯誤中學習,不過自己將年資乘以20倍的人、並未獲得任何實際經驗獲工作知識的人仍然是個臨時工,且可能尚未從他過去的錯誤經驗學到任何東西。 對於這種臨時工,現在有個非常好的範例,也就是歐麥特總理釋放400名囚犯的計劃,這個計劃是為了回報巴勒斯坦人的…嗯…沒什麼恩惠。這是 一種「善意的姿態」,但當我們採取善意姿態的同時,是否代表著另一方也以類似姿態回應?畢竟我們所感受到的姿態並未帶有上述意義,我們可能感受到的巴勒斯 坦「姿態」,可能就是對我們比中指。 讓我們姑且不論這些具體的姿態,只要聽聽我們的「和平夥伴」說了些什麼。 今天(譯按:11月12日)巴勒斯坦首席談判代表Saeb Erakat拒絕了以色列的要求,以色列希望巴勒斯坦承認以國是個猶太國家,「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宗教和國族認同糾結在一起的國家。」 難以與他爭論?噢,等等,除了以下這些國家:...

14 十二月 2007

埃及:社運份子遭 Youtube停權

Youtube 網站最近移除了幾支警察刑求受虐者的影片,激起埃及部落圈內一陣風暴。 這是目前為止,埃及反酷刑運動最大的騷動。一位得獎的部落客Wael Abbas 寫道。他的影片拍攝到警察刑求的情形,卻遭Youtube 移除。 埃及的刑求,由fikrat上傳 警告:此影片可能包含不適合所有人觀看的影像內容。 Abbas 進一步解釋: Youtube 暫停了我的帳戶,一切我所上傳的影片,包含示威行動與其它事件的報導,尤其是關於警察局內的刑求畫面。Youtube 聲稱他們是處理客戶投訴影片內容不宜。我實在是很震驚,也試著去了解原因。我曾去信youtube請他們進一步的釐清,似乎是有著各種可能性。例如可能來 自埃及政府的抱怨,在法院判處動用私刑的警員Islam Nabih後埃及政府的出擊,可能是Youtube和埃及政府達成協議, 特別是Google買下Youtube 之後。這是不是一個可改正的錯誤?還是說 Youtube 支持刑求者,替他們掩飾,徹底和獨裁者攜手合作?最後,我必須說這是全體部落客、讀者、社運人士的災難,請大家站在我這邊支持我。 部落客Hossam El Hamalawy 附和,認為移除影片是一件「匪夷所思」的舉動。他補充: Youtube才剛取消了埃及部落圈內最重要的一個頻道。Wael的影片對於反抗警方暴力有著重要價值,Youtube應該為他們能在當前反對酷刑的鬥爭中貢獻一份力量而引以為傲。但是,Youtube管理者卻和這些反刑求運動份子玩起貓抓老鼠的遊戲。 他還建議,在這場反刑求運動中,作者應繼續把影片放到其它網站:...

敍利亞:抗議網路言控的行動

上星期敍利亞政府封鎖了熱門的社群網站 Facebook以及受年輕人歡迎的Shababkek 論壇 ,此舉無疑是為過去二個月裏雷厲風行的網路審查再予「錦上添花」。看來許多人已受夠了這些網路封鎖,開始號召網友行動。部落圈裏響起許多回應,一場行動計畫似乎正在成型。許多部落客本身也是組織工作者,他們在blogspot上表達了對網路審查的厭倦。 反網路言控運動的關鍵推手Razan,在她的部落格發表了此次抗議的第一份成果-一份請願書,上面整理了敍利亞境內所有已知被封鎖的網站,此份請願書命名為「人民有知的權力」。 敍利亞當局不要再封鎖網站!人類和其它生物最大的不同,是她/他可以應用自己的能力,生產與重現具有各自觀點的各類知識,並以適當方式將知識應用在日常生 活當中。過去有許多保存與傳播知識的方法,而新聞媒體、以及最近迅速崛起的網路,皆為偉大多樣的知識保存與傳播方式之一。網路高度的互動性,讓它成為其中 最流行與廣泛應用的工具。 在Facebook活動串連區裏,許多抗議行動的想法正在其中流傳開 在國會前面進行半小時的行動劇演出 用膠帶封住口 向路人發送花朵 散發遭封鎖網站的說明文宣 高舉要求停止網路言論控制的標語 邀請新聞媒體來報導這次抗議 積極推動紙本以及線上連署 準備進行法律維權訴訟 聯繫文化界人士來響應支持 這個活動日漸受到矚目與支持,一個籌辦者今天宣佈,行動劇的腳本會在明天備妥。它正在發出自己的聲音、並在敍利亞新聞網站搶下版頁。這的確是敍利亞 公民社會的一大進展,反抗當局的社運很少能走到這樣的地步。活動籌備者雖然忙得精疲力倦,但仍努力讓更多人知道這個抗議活動,還要避免其被政治化,減緩政 府對於抗議份子的威脅。 作者會隨時送上本次抗議行動的最新情況。 原文作者:Yazan Badran 校對:dreamf

12 十二月 2007

何來符合伊斯蘭教義的豬肉?

伊斯蘭教和猶太教一樣,都禁止信徒食用豬肉,但當傳言指出,市面上出現了符合伊斯蘭教的豬肉產品時,到底是怎麼回事?以下是人們在巴林一個網路論壇上對此事的看法。 圖片提供:SubZero Blue 居住於科威特的黎巴嫩部落客Mark對此事只有一句評論: 是嗎?我可不相信。 他的評論引來20篇回應,Mark所經營的這個網路論壇還有其他回應,其中一位讀者表示: 還真是矛盾呀。 從Mark的部落格上得知此事後,突尼西亞部落客SubZero Blue不禁想知道,還有什麼符合伊斯蘭教義的食品: 真是特別,澳洲人居然能製造出符合伊斯蘭教義的豬肉,豬肉本應是全世界最不可能符合伊斯蘭教義的食品,這還真是神奇,讓人忍不住想知道還有什麼符合伊斯蘭教義的特殊食品。 巴林另一個阿拉伯文的網路論壇Bahrain Online中,也提及此事: 上圖的圖說寫著:這是市面上出現符合伊斯蘭教義宰殺與處理的豬肉。 有些人相信真的有這種產品,不過也有些人很快提出另一種「合理」解釋。 部落客Free Writer便屬於後者,他認為: 照片中「符合伊斯蘭教義」字樣顯然是張貼紙,一定是有人刻意拿了貼在豬肉上照相,或可能是偽造,因為這張貼紙貼在其他英文標示上,總之公布這張照片的人一定是太閒沒事做。 Araby也認為: 我相信那只是一張人們亂貼的貼紙,不必太在意這件事,任何伊斯蘭委員會都不可能許可豬肉符合教義,因為食用豬肉是不可接受的重罪。 不過也有另一名讀者感嘆: 這種產品出口至巴林等部分波斯灣國家,政府未盡監督之責,酒類和和禁售肉品都公開在巴林販售。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校對:nairobi

4 十二月 2007

伊拉克的「覺醒」

這是真的嗎? 我敢這樣說嗎?伊拉克真的越來越安全了? 這個名為意圖把基地組織(Al-Qaeda)趕出巴格達郊區、「覺醒」(Awakening)的運動又是什麼?報導說暴力事件明顯下降,伊拉克回到步入正軌上。美國總統布希的增兵行動真的見效了嗎?伊拉克部落客們探討這個問題,告訴我們真正的街聞巷語。 Adhamiya 的「覺醒」 部落格圈中一個重要話題,是關於一個叫「覺醒」的自衛隊(Awakening/Al-Sahwa)占據了巴格達北郊的Adhamiya區的 街頭,這個區域曾被基地組織( Al-Qaeda)所控制,而目前在美軍的協助之下,街道上有種回歸常態的感覺。要了解過去這個地區在基地組織的控制下竟究有多糟,最後的伊拉克人(Last of Iraqis)描述道: 我發誓,除非是生死關頭,不然這輩子我不要再到Adhamyia去了,那兒的情況真是越來越糟糕。特別在基地組織的人擱下一輛醫生所駕駛的車(我認識這位醫生跟他太太),把他們倆拖出車外,冷血的在路中間把兩人殺害,卻沒有人能做些什麼。基地組織還侵入一對新婚夫妻的家中,將先生反鎖在浴室中,然後輪暴了他的太太,最後殺了她,然而她的先生無能為力,只能在浴室裡發了瘋似的大叫。這裡的狀況真是越來越危險。 活在巴格達(Alive in Baghdad)的記者在「覺醒」接管該地時做了現場報導。Alaa 在他的第一則報導中,描述了這支新的自衛隊如何接管該區: 今天,11月11號,「覺醒」開始逮捕某些之前有疑似有犯罪作為的人。那些被逮捕的人被送交美軍加以拘留。同時,他們也逮捕了二名殺人犯,他們同時也犯下了搶劫和綁架等罪行。 稍後,他報導更多的進展: 因為一些基地的成員開始為「覺醒」工作,「覺醒」開始拘捕為基地組織效力的人,他們逮補了超過20名的成員。這一波的拘捕行動之 後,這些前基地組織成員向美軍指出炸彈埋設的所在,使美軍能破壞埋設在Adhamiya的六個不同地方以上的炸彈,同時昨晚也破壞了一個汽車炸彈。 在新的自衛隊取得它的權威性的同時,Alaa報導街頭已漸漸回到常態: 由於這個計劃,這裡已無從讓任何叛亂份子在街頭攜帶或放置炸彈,也讓Adhamiya目前維持一種安全的狀態,一些商店開始營業,生活也一步步的邁上常軌。 沒有人會懷念新的事件,最後的伊拉克人 決定到Adhamiya為自己一探究竟,進而產生喜憂參半的感覺,他寫道: 街道上為數眾多的來往車輛讓我覺得安心,行人、準備好要重新開張的商店,和安置妥當的感覺,孩子們在街上踢著足球,男人女人走在街上,工人們忙著照料已經一年已上沒有維護的花園和廣場。 我之所以擔心是因為大多數「覺醒」的成員只是14-16歲的孩子,他們帶著AK步槍身著防彈背心(不是每個人都有),也因為居民說這些小孩和成員的背景。大多數成員並非社會中的良民,他們之中的許多人在前不久還是基地的成員…...

伊朗與委內瑞拉的親密關係

上個月,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再度訪問伊朗,這是他在兩年內第四度舊地重遊,兩國也簽署更多經濟協議,他與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均表示「景仰」對方,前者給予伊朗政府種種支持,後者則稱伊朗是查維茲的第二故鄉。 「社會主義」總統查維茲竟然與伊朗維持良好關係,去年多數伊朗左派學生與部落格對此提出批評,因為過去伊朗曾處決數千名社會主義武裝份子。 伊朗知名部落客Jomhour與澳洲作家兼部落客Anthony Loewenstein都寫到兩國總統的友誼,知名漫畫家兼部落客Nikahang則畫出以上圖畫。 什麼和平?哪來安全? Jomhour表示[Fa],阿曼尼內賈德與查維茲會晤後宣示:「我們已擁有為所有國家拓展和平與安全的計畫。」 他寫道: 如此說來,我們可真要重新定義和平與安全這兩個詞了!當他們為自己國家的國民帶來問題與危險時,如何能讓其他國家獲得和平與安全?…在這兩國內,詞語的意義都與舊時不同,當阿曼尼內賈德大聲宣告伊朗擁有絕對自由,其他國家將享受和平與安全,聽來真是個大笑話。 Jomhour認為,查維茲為委內瑞拉製造民主與自由問題,伊朗政府也侵犯基本人權,並不時壓迫社運人士。 「丟臉」 Anthony Loewenstein表示: 我今年六月造訪伊朗時,注意到拉美左派與伊朗政府出現變態的關係,國際間左派人士卻大多沉默,不願批評查維茲與伊朗相擁取暖。 我的記者朋友Rodrigo Acuna對此的看法是:「委內瑞拉身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成員,與另一會員國伊朗建立政治與貿易關係或許很自然,但查維茲去年九月竟頒贈『解放者勳章』給阿曼尼內賈德,這是委內瑞拉對來訪貴賓的最高榮譽,此事不僅令人尷尬,更令人感覺可恥。」 他也認為,「在國際左派勢力的忠誠支持者眼中,查維茲不可能犯錯,他們的字典裡根本沒有『矛盾』與『不一致』等詞語」。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Portnoy

2 十二月 2007

埃及:童年憶往,這些人那些事

埃及部落客Ohod寫下對童年友人的回憶,以及他們長大之後的人生變化。 先從Akram 開始: Akram是我這輩子遇到的第一個無神論者。當時我大約十二歳,他長我一歲,是我預校同班同學。 我曾去過他家,我雖不知他父親的職業,但他家收藏了很多書,還送我一本Ehsan Abdel Quddos小說,當時我們只看小說。我們吃著Damyeten 伴乳酪和麵包,他本身來自Damietta地區。 一週後,在學校有許多人圍著Akram,我湊過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他正和一名男孩玩足球,但他竟然用可蘭經代替足球!其它的學生們只是邊 看邊笑。而我才剛從石油之地(波灣國家)回來,因此我很抓狂,立即和他結束友誼。至此之後,我再也沒有和他講過一句話。去年我從一位老朋友那裏聽到 Akram的近況,他留起了鬍子還成為穆斯林運動的活躍份子。而且在他父親過世後,他便把家中所有藏書送給了一位朋友。 接著介紹的是一位名叫Rehab的女孩: 她來自巴勒斯坦,在學校時,常常戴著傳統面紗,看起既動人又成熟,像模特兒一樣高佻,不像學校裏其它稚氣未脫的學生,我從不知道她的年紀,也從沒有機會和她講話。 學校裏流傳許多謠言,講的不好聽,是她和學校裏一些學長們的八卦。有一次,當我在操場玩足球,球彈開,我追著去撿,碰巧好看到她跪著舔某名男生的私處,這是我第一次明白什麼叫做口交,一個11歲的男孩手裏拿著足球混身冒汗。 他們注意到了我,當時她的表情令我非常困惑,她張大了溼溼的嘴。我趕快跑回操場繼續踢球,從沒向別人提過這件事。 多年後,我再次聽到她的消息,二種不同的說法都得到散播者的確認,有著同樣的結局。第一個故事是她變成了衛道人士,戴上伊斯蘭面紗到學校向 女學生傳教,並以其堅貞的道德純潔出名,一年後她離開埃及回到巴勒斯坦。而第二個說法則是她從未改變脫軌淫蕩的生活,繼續和各種男女交往。最後因為搞壞了 名聲,曾被拘留一個晚上,所以決定離開埃及回到巴勒斯坦西岸的老家。 最後一個故事是關於Derenawy: 過去我常聽人家說莫札特是天才,我一點也不訝異,因為我小時候就遇過一個相似的奇蹟。Derendawy 出身於Heliopolis的上等家庭,他擅長演奏六種樂器,都具備職業水準,他擁有我所見過最棒的音樂分析能力。他沒有正式學過音樂,都是靠自學音符與 和絃。當時他才十三歲,電腦網路還不普及,只憑著幾本從美國大使館圖書室借來的書籍來學習。他的能力不可思議,可以演奏任何他聽過的音樂。 Derendawy 成了雙親離異下的受害者,儘管過著侈華的生活,他卻患了嚴重的憂鬱,好幾個月獨自在陰暗的房間裏彈奏音樂。我說服他走到外面加入我們這群朋友,但並未維持很長一段時間。 有一回他告訴我,他喜歡上某個我認識的女孩,但對方已有了男友。我告訴他實情,他變得更為絕望。他從十五歳開始吸食各類的毒品。...

黎巴嫩:是否進入緊急狀態

黎巴嫩在國會未能選出拉胡德總統的繼任者後陷入了政治中空期,在拉胡德總統(Emile Lahoud)任期結束的前幾個小時,他命令軍隊接管全國治安,讓幾個敵對派系提名新總統,並引發國際社會呼籲黎巴嫩內部保持平靜。黎巴嫩部落客迅速回應,M Bashir以下描述了目前黎巴嫩處境: …所以基本上目前情況可以摘要如下:在今晚午夜過後,黎巴嫩沒有總統、政府內閣(假定毫無合法性爭議)將總辭、國會的總統大選投票也延期到11月30日,軍隊接管全國。 Mustapha更進一步釐清黎巴嫩的情況,他寫道: 對於過份渲染拉胡德總統談話的國外觀察家,我有個很重要的釐清,這位即將卸任的總統「並未」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或頒布戒嚴法,拉胡德的談話中,引發困惑的段落如下:「黎巴嫩所面臨的威脅使黎巴嫩需要進入緊急狀態」,此處拉胡德先生所指的是,他要求軍隊接管全國治安,然而這只是無謂的重複之舉,因為總理Seniora的執政團隊早就下令了。如果還有什麼好說的話,那就是這位馬上要成為前任總統的仁兄沒有能力做出任何一點正經事,而黎巴嫩與巴基斯坦、約旦、埃及等軍隊強烈壓迫人民的國家之間的差異,很快就不需要了。 Liliane同時也質疑,現在於黎巴嫩國內發生的事情,是否符合憲法原則,她也補充,世人在這一天見證了「最矛盾的」黎巴嫩,因為以下原因: 1. 包括反對黨在內的109位國會議員在中午抵達國會 2. 為了選出一個各方同意的總統,選舉日期被延後到11月30日 3. 在會後,各方代表各自透過媒體反擊 4. 參與國會的內閣閣員自晚間6點30分起討論最新情況 5. 拉胡德總統(任期到2007年11月23日晚間11點59分)宣佈,2007年11月24日起黎巴嫩進入緊急狀態。 6. 內閣基於憲法原則,否決這項宣布,並解釋,只有內閣通過、送到國會表決、獲得國會多數議員的簽名後,才能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這是今天8:30的情形) Blacksmith Jade也在這裡關注局勢。 因為還有其他部落客會持續更新,請繼續注意黎巴嫩情勢。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