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七月, 2007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七月, 2007

17 七月 2007

吉爾吉斯:民調與國會間諜

國際共和研究院(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今年五月進行一場全國調查,共訪問約1500名18歲以上吉爾吉斯民眾,當地部落圈有許多關於這份民調的討論。 根據民調結果,吉爾吉斯今日面臨的重大問題包括失業、經濟發展、貪污、政治危機等,民眾最關心的議題則包括戰爭威脅、社會動亂、經濟與政治動盪等。 對於民調內部分對國家處境的樂觀評價,網路論壇上則出現部分較悲觀的感想。 例如IoLa認為[RUS],雖然民調認為吉爾吉斯整體社經地位有所進步與發展,但他認為國家情況嚴重惡化;Zoltan[RUS]亦不認同部分民調數據: 我懷疑到底是誰認為現在生活比從前好,難道受訪民眾也包括國會議員嗎? 俄國網路報《Novyi Region》[RUS]另執行一項有趣的民調,詢問在眾多前蘇聯國家領袖中,究竟誰最性感。 候選的15國元首內,吉爾吉斯總統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名列第五,「自由世代(Svobodnoe Plkolenie)」[RUS]網站內有相當特別的群組討論,Mirshlzhan則在neweurasia[RUS]上公布民調初步結果。 老實說,我覺得我們敬愛的總統巴奇耶夫除了性感之外,沒什麼好驕傲的事,如果他都稱得上性感,那國會議員巴巴諾夫(Omurbek Babanov)該怎麼形容? 部落圈討論話題當然不僅限於民調結果,「和平基金」與《外交政策》雜誌每年都會公布「衰敗國家指數」(Failed States Index),同樣引起部落客興趣,Asel與Shannon分別在neweurasia和nonpon公布排名結果,其中吉爾吉斯滑落13個名次,跌到第41名,Shannon認為: 另一方面,吉爾吉斯重挫13名至第41名,幾乎每一項評比得分都下滑,所幸幅度很小,吉爾吉斯之所以領先土庫曼,主要原因大概是民眾能逃往國外吧。 吉爾吉斯部落圈時常關注政治時事,過去兩週亦不例外,好幾個部落格都不約而同提到,國會新聞室一名疑似女間諜遭羈押,據傳她將機密情報交給中國。 Baisalov認為[RUS],國會內絕對沒有任何國家或軍事機密,匿名部落客則回應[RUS],這可能是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蘇塔利諾夫(Sutalinov)的宣傳手段,因為過去也有類似案例;Naryn Aiyp則評論[RUS],前外交部長Djekshenkulov的聲明,主張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即將於八月在吉爾吉斯首都比斯凱克舉行,不該在此刻發布間諜案消息。 作者:Asel 校對:Justin

孟加拉集訊:陵墓、音樂、清真寺、馬克思

泰姬瑪哈陵最近獲選為世界新七大奇蹟,孟加拉部落客都備感興奮,Shaukat Husein詳細介紹七項入列名單,但很遺憾埃及金字塔未入榜中。票選過程也引發爭議,有些部落客認為,讓民眾一人一票的方式非常公開透明;其他人則批評,許多投票者並不了解候選的各景點,而沒能做出正確決定,他們主張遴選該交給專家,而非普羅大眾。 泰姬瑪哈陵相片由Flickmor所攝。 提到「七」這個數字,許多人相信「07.07.07」(2007年7月7日)是個幸運日,Shafik Rehman回顧長久以來,人類有多麼喜愛數字七,故顯然這一天是大吉之日,全球各地民眾都有不同的點子要在當天完成,例如集體婚禮等,Bhranto Pothik則抱怨找不到結婚對象,只好放棄在這天完婚的念頭,他現在打算等到「08.08.08」(2008年8月8日)成婚。 :) 雖然7月7日是個幸運日,巴基斯坦「紅色清真寺」(Lal Masjid)的噩運並未因此結束,部落客也熱列討論衝突事件,Royesoye提及紅色清真寺如何因歷任總統與總理光顧而出名,而911事件後,人們又如何刻意將此清真寺與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切割,之後並細數造成近日對立的原因。 接下來話題移轉至馬克思主義,Bhaskar認為「衝突」與「二分法」是關鍵詞彙,除了黑白、是非、正反之後,還有很多衝突因素,但他懷疑除了這些對立之外,是否還有其他可能性。 也有些人因衝突而受苦,但卻與政治或宗教無關,例如Tasman買了一架新鋼琴,希望能藉此創作大量樂曲,他甚至去上課學琴,但一開始便遇上困難,老師用英文字母ABCD標示音階,他得另外想辦法改用孟加拉文Sa-re-ga-ma來記憶,讓他覺得十分挫折,上課時只能看著琴鍵直發呆,而同學的耳朵裡都塞著棉花,才能避免被他干擾。 原文作者:Aparna Ray 校對:julys

15 七月 2007

孟加拉: 政治改革

孟加拉政壇近來紛擾,政治改革變成了政壇顯學。 由於孟加拉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民眾不得參與一切政治活動,但某些黨派卻私下研議整肅貪污,帶動國內政治改革,並期待在黨內建立、落實民主機制。In the Middle of Nowhere的Rumi表示,如此行徑明顯來自政府高層授意。 中央選舉委員會公開表示,「為籌辦眼前的總統大選,政黨改革將為首要目標。」,An ordinary citizen對該委員會十分讚許。 不過政客口中的改革究竟為何?以下是Rumi的詳細解說: 一般而言,政治改革手段包括限定國家元首任期、成立聯合政府及落實政府透明運作制度。 部落客Angelmorn批評,兩位政壇女強人相互惡鬥,眼前政壇動盪全由她們一手造成。 現在全國都在辯論,是否就此讓兩位前總理(瓦吉德夫人及齊亞夫人)退出政壇,一時間,孟加拉國民黨(BNP)及人民聯盟(AL)無不引頸期盼新面孔能在黨魁選舉出線。 然而兩位女強人退出政壇之前,難道不須為政治惡鬥負責嗎? 近來兩位女強人所屬政黨內部鬧得風雨滿城,改革派與傳統派正激烈廝殺。 人民聯盟資深領袖Suranjit Sen Gupta將當前局勢稱為百事可樂/可口可樂局面,Dhaka Shohor則嚴詞抨擊Suranjit Sen Gupta提出的改革方案。 他的改革方案仍舊是一套獨裁制度,只不過是把內閣制改為總統制罷了,完全忽略權力制衡之重要性。 一時間,國內主要政黨紛紛提出政黨改革方案,Angelmorn驚嘆表示: 最令人驚訝的是,雖然國家緊急狀態時期嚴禁「集黨結社」談論政治,但實際上政治活動未稍停歇,許多人並未遵照政府法令。 Rumi說:...

12 七月 2007

阿拉伯: BBC駐加薩記者艾倫強斯頓遭綁架獲釋

遭綁架114天的英國BBC加薩特派員艾倫強斯頓(Alan Johnston ) 在今天 (04/07/2007) 獲釋(中文/英文),部落格圈中情緒激動。本篇很快速的檢視中東部落格圈對此事的看法。 圖說:BBC記者強斯頓於加薩走廊遭綁進入第五週,布魯塞爾民眾持續祈禱。quarsan攝影。 卡達(Qatar): 卡達的Abdurahman寫道: 當我今天早上聽到艾倫強斯頓最後獲釋的消息,感到非常高興。過去漫長四個月,他遭到自稱為伊斯蘭軍(The Army of Islam)的團體綁架(事實上是加薩走廊最大的暴力派系The Dogmush)。在他遭到綁架痛苦煎熬的期間,有謠言指出他已遭到殺害,後來則是身穿自殺炸彈帶出現在影片中。 當哈瑪斯控制了加薩走廊,他們很清楚的傳達出釋放艾倫強斯頓是首要議題,最後也實踐諾言讓他獲釋。 巴林(Bahrain): 巴林的部落客Mahmood Al Yousif在這裡為這位獲釋的記者獻上睡蓮。 這是我第一次照顧的睡蓮,她在今天早上盛開。我很開心,也喜歡她的顏色。真高興艾倫強斯頓遭綁架114天後被釋放。這朵睡蓮就獻給他,以及將生命放在新聞現場為我們報導的第一線記者。 埃及(Egypt): 來自埃及的Ibn Al Dunya 也對此事感到高興,在這裡向艾倫強斯頓的專業致敬。...

9 七月 2007

黎巴嫩: 幾乎無關政治

我們吃下肚的是什麼?為什麼我國銀行業這麼發達?誰在清除子母彈?巴西要怎麼協助黎巴嫩回收廢棄物?在戰火中失蹤的孩子在哪裡?黎巴嫩音樂水準如何?這些都是本週黎巴嫩部落圈在討論的部分話題。 首先Mazen Kerbaj在其藝術作品中,提出三項存在主義式的問題:「我們是誰?誰知道一切?誰能填補空格?」 再來,Rami Zurayk教授寫了篇文章名為「如果在黎巴嫩的各位了解眼前食物」,其中轉錄了黎巴嫩農民組織主席Antoine Howayyek寫的一封信,寄給內閣部會首長,並質疑他們: 為什麼國家沒有管控進口食品的標準?蔬果、牛奶、乳製品等都沒有,為什麼政府不善盡責任,於邊界進行或外包執行品質管控的工作? 這封信當中提及許多有關貿易、農業與本地產業的問題,其中一項是: 民眾在市場上根本無從得知產品來源,國內大多數產品均為進口,但是卻當作黎巴嫩本地生產產品販賣,每年黎巴嫩都進口5000噸的白起司,不過卻都以國內生產的食品銷售。事實上,黎巴嫩法律明文規定產品出售時不得改變原包裝。 探究信件內容後,Rami Zurayk教授的結論是: 標明原產地不僅能協助本國產品,也是建立食品品質標準的第一步,不過如果我們決定標示含基因改造的食品,那麼美國穀物、垃圾食物、大豆油、糕餅都會名列其中,我們目前大量進口此類食物為美方帶來了鈔票進帳,不過如果加上此標示將影響銷量,美國老大哥應該不會高興吧? 去年以色列與真主黨開戰期間留下許多未爆子母彈,嚴重損害黎巴嫩南部的農糧生產,自宣布停火以來,亦有239人因誤觸未爆彈而傷亡,部落客黎巴嫩人提到一部影片,其中記錄志工清除未爆彈的情況,企圖真實反映出數字背後的故事與臉面。 影片介紹名為Muhammed Nahle的民防組織志工,他在戰爭最後一天因子母彈爆炸而失去一條腿,但他仍維持樂觀態度,著實鼓舞人心,這些人都是戰火下的英雄,也是各種數據背後的真實人物。 黎巴嫩一家主要銀行的週報顯示,雖然政治動盪、社會危機不斷,客戶存款仍年年增加,2005年提高4%,2006年為6%,Remarkz的Bech便談到此一現象: 我認為那些押寶於黎巴嫩經濟者,尤其是那些大戶,必然已獲得政治保證,而且是來自於相關的事業。似乎也只有在銀行業,我們還看得 見穩固的體制,這個體制的參與者不多但卻有大量的金錢投入,完全不受整體經濟的影響。畢竟這些人在意的不是經濟本身,而是某種由公共金融體系所虛擬創造的 「信心經濟」,然而公共金融體系卻不斷淌血,因為本地銀行若非投資於獲利豐厚的TBill,就是投資國外市場。在這個情況下,這個體制的穩定與否已與戰火 無關。 巴西將協助黎巴嫩回收建築物廢土石等廢棄物,根據部落格黎巴嫩之淚報導,廢棄物將用於建屋與舖路。 部落客Golaniya張貼巴勒斯坦孩童的照片,這些孩子因為黎巴嫩軍隊與伊斯蘭征服者(Fatah al-Islam)武軍團體交戰,而被迫逃離Nahr al Bared難民營。她上週另外提及,部分伊拉克孩童在伊國一間孤兒院裡,不僅受到虐待,更幾乎要餓死。...

中國: 抵制北京奧運? 他們心懷不軌

從 Mia Farrow 到 François Bayrou 再到美國國會議員,每一則關於抵制北京奧運的新聞或報導都再一次激起中國網民的憤怒。 在一篇被廣泛轉貼的部落格文章 抵制奧運:註定失敗的鬧劇中,政治評論家 Wang Chong 把抵制北京奧運的倡導者分成三類。 第一,借著奧運達到個人目的, Wang Chong 相信當 François Bayrou 倡導抵制北京奧運時,有其背後的目的。François Bayrou 想藉著此一話題來獲得選舉投票上的優勢。 第二,來自反華的右翼分子。 像日本的 Shintaro Ishihara。...

6 七月 2007

巴勒斯坦人內閧

巴勒斯坦怎麼了?巴勒斯坦人為何內鬨?衝突的導火線為何?到底誰勝、誰負?後續又會如何發展? 巴勒斯坦部落客Haitham Sabbah綜合心中厭惡感受,回應以下問題,筆者將原文(阿拉伯文)譯為英文。 巴勒斯坦佔領區正上演一齣丟人現眼的劇碼,不僅兄弟互相殘殺,部份巴人甚至為了求勝,竟和敵方聯手打擊手足,表面上似乎取得勝利,但他們打敗的其實是自己,他們並非被戰機、坦克或火箭砲擊敗,摧毀他們的是心中的盲目及病態,他們慶祝的是失敗,並非勝利。西方國家往往慷慨金援這些巴人,造成家破人亡,然而巴人亟需司法公義昭彰時,西方國家卻一副阮囊羞澀。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校對: Leonard

5 七月 2007

(短訊)烏克蘭:政治人物之奢

Ukrainiana再度張貼烏克蘭總理亞努科維奇(Victor Yanukovych)在克里米亞地區的豪宅照片,並且表示:「『地區黨』(Party of Regions,亞努科維奇所領導的政黨)最近的廣告裡寫著:『烏克蘭全國人民都在努力維持生計』,但有些人顯然並非如此,他們的奢華生活似乎永無止境。」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