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五月, 2006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五月, 2006

25 五月 2006

智利、阿根廷、與拉丁美洲的兩種左派

翻譯:trust校對: Portnoy 長期處於陰影下且僅被視為冷戰遺產之後,拉丁美洲現在回到世界的注目中心。整個世界中,經濟自由化已經成為當今重點。但是最近全拉丁美洲的選舉激起評論者將這個區域視為顯著的意識形態例外:有些人說是「民粹主義vs.華盛頓公約」,其他人則說是「拉美社會民主左派vs. 元首民粹左派」。最常見的諷刺漫畫中所畫的是委瑞內拉的Hugo Chavez與古巴Fidel Castro,加上玻利維亞新總統Evo Morales,三人在拳擊場的一端,而溫和派的智利、烏拉圭、與巴西總統則擠在另一邊。阿根廷的Kirchner是中間派,而厄瓜多、哥倫比亞、與巴拉圭完全被排除在這種區分之外。中美洲國家則未被提及。 生於阿根廷的西班牙公民Martin Varsavsky相信,在拉丁美洲確實有兩種左派模型運作著。 我收到許多針對我的立場的批評–因為我認為智利式社會主義,並非Evo Morales模仿的委瑞內拉的民粹主義,才是拉丁美洲發展的模範。我仔細閱讀這些批評,但我的立場沒變。我仍舊認為Evo Morales是很拙劣地開始行使其統治權的「石油獨裁者」。我還是認為有其他模式可以同時注意國家利益並達成發展,而這個模式就是智利。 首先,我對Evo Morales的批評是: -人民選他作總統,只代表他有行政權以及相關權限,並不代表他也有立法與司法權。 - 對某些新的南美國家領導人而言,不接受這些權限而想積累其權力,是很平常的。他們藉由安插事實上並不獨立的法官,以及藉由核准越過立法機構的行政命令,來達成此目的。這種行為是不民主的。法治不安定與經濟社會發展阻滯非常相關。當Evo Morales開始限制產業執行者並派兵佔領油田與天然氣公司時,代表他正在走這條路線。 -Evo Morales有完全的權利來行使其有限的權力,讓玻利維亞在比現狀更佳的條件下利用其天然資源,但是他選擇濫權以達到此一目的。玻利維亞其實可以、也必須改善其處境,但須在其國內法律以及與國際對話的背景之下。 – 玻利維亞人民在十分貧困不幸的條件下生存,其處境是拉丁美洲中最糟的國家之一。然而我們知道,在西班牙與智利有效執行的社會主義,也就是我所支持的那種社會主義,是市場社會主義,也就是政府以調節者與收入的重分配者之姿進行介入。絕對不會有效的社會主義是社會/共產主義,也就是國家機器轉型為貨物與服務的基本生產者,以及由獨裁者或類似的角色控制資源的運輸。 看到我自己被指控為很「右」地支持智利模式,我覺得很多拉美人民並不曉得成功的模式,而終致偏向極端。這些批評只知道腐敗的新自由主義的極端右派,而決定要實驗另一個極端,跳過了中間的勝利的模式,那個我所支持,智利所使用,以及類似我目前所居住國家西班牙所使用的模式。 Varsavsky接著解釋他同時在智利與阿根廷開始的Educar計畫中的自身經驗,他聲稱這兩國的差異是,在智利,「愛國並打造未來的官員是常規,而在阿根廷,這種人則是例外」。 Kirchner...

22 五月 2006

阿富汗:國會言論與媒體誤導

原文鍊結Afghan Whispers: Parliament Talk & Media 作者:Farid Pouya 翻譯:FoolFitz 校稿:lvoe 根據Yadashtayi az Gharb(波斯語),來自西方的記載,阿富汗議會的議員Malai Joya女士在聖戰游擊組織議員及其他議員(Loya Jigra)面前否定這個組織: 她說,有些人在阿富汗被外敵入侵時犧牲了生命,有些人在這場條件相當不利的戰爭下奮鬥並勉強存活了下來,但聖戰游擊組織的領導者們卻在此時變得富有,並在國內外進行秘密交易,其中還包括了與販毒組織的交易。他們手上沾滿了血腥。

聖保羅的暴動:監獄牢房與手機

原文:Riots in Sao Paulo: Prison cells and cell phones [更新說明] 感謝 deadhead 與 cindy,分別建議 PCC 的中文譯名(「首都第一命令黨」,The First Command of the Capital)以及發現 The Statutes of PCC...

蒙特內哥羅:「看樣子歐洲要有新國家了」

9 五月 2006

玻利維亞天然氣燒起了巴西的政治爭議

原文鍊結:Bolivian gas sets Brazilian political debate on fire 作者:Jose Murilo Junior 翻譯:Trust 校對:Portnoy 玻利維亞總統莫拉瑞斯(Evo Morales)讓巴西總統盧拉(Lula)陷入窘境。為了達成其將玻利維亞境內石油與天然氣國有化的競選承諾,Morales頒布了一道直接影響巴西國營石油公司Petrobras的命令。儘管這個決定在人們的意料之中,但並沒想到是用調動玻利維亞軍隊接管該公司油廠這樣具有煽動性的手段來實行,而且,在此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是委內瑞拉總統雨果查維茲(Hugo Chavez)。這讓Lula在面對已然混亂的競選年的同時,陷入了另一場猛烈的炮火,其外交政策亦同時受到攻擊。 「上一週,我們無助地看著玻利維亞的軍隊,在Morales總統的命令下,佔領Petrobras公司在玻利維亞的油廠。每一件事都交由武裝軍人執行了。我相信這個情況意味著巴西人的巨大失敗,尤其是對Lula總統以及外交部長Celso Amorim而言。」 Brasil X Bolívia = Lula 0, Evo Morales...

7 五月 2006

法國與比利時:全球種族隔離?

African Diaspora: Hard times for Africans in France and Belgium 幾個法語的部落格,皆提到非裔移民在法國與比利時最近遭遇的困境: 篩選移民 Le Pangolin批評法國內務部長薩爾科奇(Nicolas Sarkozy)最新移民政策,他認為這項政策是為了轉移那些因首次僱傭契約(青年僱傭法)而起身的抗議者,對真正的社會議題的注意力。Le Pangolin認為,薩爾科奇主張將透過這嚴厲的新政篩選移民只是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