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四月, 2007

30 四月 2007

法國總統選舉:非法國的外界觀點

譯者:chy7211 本週末,超過六千萬法國人在第一回合法國總統選舉裡投下他們的一票,範圍限縮至候選人名單上的兩位:保守黨右翼人民運動聯盟(UMP)候選人尼可拉斯.薩克奇(Nicolas Sarkozy)以及社會黨(Socialist Party)候選人瑟珙蓮娜.賀雅爾(Ségolène Royal)。將同時面對五月六日的決勝大選。 自從五年前的總統大選後,特別是經過2005年暴動以及頭巾爭議(headscarf controversy)之後,移民及種族已成為政治辯論的核心議題。 這次選舉並結合了法國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的女性總統候選人,可能在星期日獲得自1965年以來,史無前例最高的投票數。 這裡有個對於這次選舉的界外觀點,來自法國海外的投票者、前法國殖民地裡關注此議題的部落客們、以及比例持續成長的半法國人(hyphenated French)。 在法語系圈 對薩克奇鮮少好感 如同許多法語系民族,Vive la Francophonie對於薩克奇是否能在處理法國種族問題以及促進法語系世界的和諧關係,抱持懷疑態度。 晚上八點半聽到薩克奇,我馬上淚盈眼眶。他想要保護我,想要這個大法國家庭的兄弟情誼,他反對“黃金降落傘(golden parachutes).”當下只要閉一隻眼似乎他幾乎能夠成為一個社會民主黨員了!薩克奇最後以反對終身監禁刑罰,並提出退休年齡保障在65-70之間等政見結束。下個要面對的是:RCJ Coassgen宣佈的歐洲公投…。 …對於喜好賀雅爾有其他論點:受歡迎的陪審團、在國會裡一定比例的代表性、請願的權利、將少年犯送至軍事訓練管制、在地的住宿學校、彈性安全制(註)、以及可能對於其他法語系族群更為關注,因為她來自塞內加爾。 剛果-布拉薩市 在明日的剛果布拉薩(Demain Le Congo Brazzaville)裡,Mouvimat很清楚他對薩克奇絕無好感,認為世事無絕對;但如果贊成薩克奇贏,不知到時法國是否會操控在薩克奇之下。 如果理性伴我們度過了第一輪初選,那麼再也沒有什麼是肯定的了,就算我們承認投票是精準地預測其結果。投票已成為一種精確的科學嗎?當然不是!但我們曉得它對於心志擺蕩不定的人的影響,以及那些沒有意見、會說出:「多數人是正確的,所以我也會投給大多數人的支持者!」...

29 四月 2007

伊朗:不分男女老幼的婦運

校對:Leonard 伊朗女權運動者已發起許多活動,如「百萬連署要求修改歧視法運動」,並組織和平的反歧視活動,其中部份女性遭逮捕並被送進監獄數天至數週不等,伊朗女性持續奮鬥追求公平與自由,感謝一位攝影部落客Kosoof,我們能從過去兩年的照片中,發現女權運動的重要時刻,在此挑選五張照片來顯現「抗爭不分男女老幼」,我們見到年長與年輕的男女參與示威遊行,同時也見到女警鎮壓女權運動者。

28 四月 2007

伊朗:專訪Digital Kalashinkov

校對:mountaineer 在Digital Kalashinkov這個部落格中,我們發現了有趣的故事和照片,反映著當地的社會和政治。在一篇最近的文章中,作者Bahman Hedyati比較了以德黑蘭的商店櫥窗為題的一些照片,從中觀察到,就連在伊朗首都商店櫥窗中的人體模型也超現實地包裹著頭巾。 請介紹一下你自己以及你的部落格 我是來自德黑蘭的Bahman Hedyati,四年前開始寫作自己的文字及相片部落格Digital Kalashinkov。在其中的照片,幾乎都由我自己所拍攝。所謂的攝影風格乃是集中官方媒體不感興趣報導的主題和事件。我選擇Digital Kalaeshinkov作為部落格的名稱是因為我經常感覺到我所做的就像是手持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Kalaeshinkov,俗稱 AK-47步槍)作射擊。射擊、打獵和攝影之間有幾分相似之處,特別是在伊朗,攝影師經常面臨危險。 當然,AK-47步槍是紅軍最喜好使用的武器,但請別認為我是一個共產主義者。我真的不喜歡他們,且我自己的政治傾向偏右。 對記者而言,部落格的附加價值是什麼 當記者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作,由於他們成為自己媒體的所有者,會察覺到文章的重要性和影響。和閱聽人直接無中介的接觸、述說被邊緣化的新聞和新聞沒有說出的故事、有機會去捍衛自己的觀點,這些附加價值使得記者樂於編寫自己的部落格。換句話說,正如同深深吸進一口充滿自由的感覺。 你如何看待伊朗部落格近年來的發展 部落格逐漸的穩固其作為新聞和分析來源的地位。網際網路在伊朗不再只被視為一種娛樂的工具,網路中的特殊觀點也越來越引人注目。政治性的部落格在伊朗不時的超越它所被期待在政治圈中發出的影響力。一些政治領導人像是內賈德(Ahmadinejad,現任總統)察覺到人們對官方媒體的厭倦,於是轉往部落格去找尋機會。一些部落格,像Mohammad Ali Abtahi(伊朗前副總統阿塔西,改革派政治人物)的部落格Webneveshteha儼然己成為一個政治資訊的來源。 當我們進到你的部落格時聽到軍隊進行曲的聲音 如同你所知道的,伊拉克前總統海珊在1980年對伊朗發動攻擊,隨之展開了長達八年的兩伊戰爭。我出生在戰爭開打的二天前。對我這個世代的人來說,這場戰爭已經成為一件懷舊且永存於記憶中的事件。我的興趣之一是關心戰爭的社會、文化和政治面向,這些戰爭像是兩伊戰爭,越戰和二次世界大戰。你所聽到的是德國的軍隊進行曲,在兩伊戰爭我軍勝利時電台上經常播放。這只是懷舊的感覺而已,別把它看的太嚴肅。 部落格在我們的社會中占有什麼樣的位置? 部落格是伊朗最自由的媒體,在社會中有它們自的的位置。部落格一直的在擴展它的範圍...改革派的政治人物認為部落客有其重要性。而保守派的政治人物也漸漸的發現成為這種新興媒體一部份的重要性。當然,部落格及部落客也有著許多敵人。 有其它的想法要和我們分享的嗎? 我認為,如果來自世界各地的部落客討論著同樣一個議題,這樣一來,部落客們關注的焦點和想法就可以相互溝通。如果世界傾聽部落客發出的聲音,那會是很棒的一件事。部落格圈有著一個非常有趣且複雜的特性,而這可以成為21世紀重要變化的來源以及世界上柔性力量(soft power)的構成要素之一。

26 四月 2007

葡語系部落圈報導東帝汶的第一輪選舉

校稿:chy7211  “你投票給誰?” “我不會說的…” “為什麼?” “我才不笨…”東帝汶正舉行它成為獨立國家後的首次全國選舉,目前的投票統計顯示:為了決定下屆總統有舉行第二輪投票的必要。先前於四月九日舉行的投票在計票過程中產生某些令人困惑的問題,這對一個先前沒有選舉經驗的國家來說是可預期的,較意外的是國家選舉委員會(CNE)發言人馬帝諾‧古斯芒(Martinho Gusmão)神父依序以四種語言發佈記者會 — 德頓語、葡萄牙語、印尼語及英語,在以個人身分對選票處理的不合邏輯結果表達質疑並提出強烈關切後,古斯芒神父遭免職並由其他官員發表聲明。葡萄牙語的消息來源報導: 東帝汶國家選委會(CNE)在完成選舉報告分析及排除無效投票後,今天將宣布四月九日總統選舉的暫定結果,包考地區(Baucau)所統計的誇張投票數被認為是在一小選區Vae-Gae的紀錄有技術錯誤,在東帝汶選委會(CNE)發言人馬帝諾‧古斯芒神父暗示確實存在‘不合邏輯’與‘無法解釋’的情況後,隔天選委會主席Faustino Cardoso解釋:檢閱報告及判定705個地區無效票數的程序已於昨天當地時間早上四點三十分結束,這是一段‘漫長且小心翼翼的’過程,由於技術錯誤阻礙了許多地區的選票計算與紀錄… 官方將於週五發佈第一回總統選舉的票數總計,第二回則預定在五月八日。 “東帝汶今日發表暫定結果”引自部落格Timor Online 東帝汶正歷經某些錯綜複雜的時刻,在這(仍然)是葡語系的國家,選票增加的奇跡有了新的解釋,難以明白發生什麼事,不論是來自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或來自歐盟(UE)的國際觀察員,在星期一三五有一個解釋,而在星期二四六又有另一個解釋;這是如此的巧,當他們發覺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Fretilin)的候選人盧奧洛(Lu Olo)將會是第一回的贏家時,問題就開始了,巧合… 事實是隨著計票過程展開,漸趨明朗地,古斯茂(Xanana Gusmao)與霍塔(Ramos Horta)企圖給予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致命一擊的最大目標已完全失敗;我不知道這對東帝汶的民主是否好,我所知道的是盧奧洛的最終勝利使澳洲人如鯁在喉,而這是澳洲政府絕不接受的。我為我的坦白致歉,但對我而言,越讓澳洲人難受越好。 “澳洲製造混亂打擊東帝汶”引自部落格Alto Hama 與所臆測相反,包考地區(Baucau)並未有選舉舞弊;最終在一個登記6萬一千個選民的地區並沒有30萬票,雖然我不明白疑問是什麼,因為登記在任一地區的東帝汶選民可自由地選擇在任何地方投票,事實上所發生的只是邏輯謬誤,稽核員僅計算各地區的選民數量,而沒有將這些票分配至投票人的識別區,‘因為缺乏合格的人力資源而導致計算錯誤’真是過錯,但這些是可使南方鄰國驚恐的錯誤,而當他們驚恐時… 雖然查核結束但仍未有最終結果,他們是在等待五位候選人即將向上訴法院提出可能的控訴形式化嗎?他們是在等待澳洲人許可嗎?一定不是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之一… “最終沒有任何舞弊”引自部落格Pululu 事實上,這個世界最年輕的國家可能已明白要為這次就職選舉經驗做更好的準備,在一個受文化上、語言上及政治上的隔閡動盪的國家裡,縈繞著初次投票程序與計票的不確定因素必定對進行過程帶來額外的不穩定性與不確定性。 有些人認為星期一的選舉是成功的,就此來說,只有選舉期間相對平靜是如此。因為假如我們檢視其他方面,我們不能不誇張地說這次的選舉是場真正的慘敗,有這麼多來自各方面的異常、失敗、矛盾、抱怨及抗議而無任何可行的解決方法:...

24 四月 2007

亞美尼亞:暗殺與爆炸案頻傳

校對:mountaineer 亞美尼亞近來幾乎失控,爆炸案、槍擊案與暗殺事件接連發生。   根據Kornelij Glas[RU]的報導,親總統的「亞美尼亞繁榮黨」兩間辦公室在4月12日遭爆炸攻擊,該黨也積極參與5月12日國會選舉,爆炸地點位於首都埃里溫的Zeytun區與Avan區,之後其他部落客也迅速跟進詳盡報導,包括Oneworld Multimedia與Hyelog,Oneworld Multimedia的Soon Onnik Krikoryan隨後提供爆炸地點的照片與評論: 幾乎所有首都人民都將矛頭指向執政的共和黨,不過也有少數人認為此次是假爆炸案,要讓人相信兩黨之間裂痕甚深,也可能是亞美尼亞繁榮黨自行製造爆案,但是如我所言,多數人覺得這是共和黨所為,執政黨則全盤否認。 部落客們在思考究竟暗殺行動會到什麼程度,Armenia Blog將今日的亞美尼亞對比80年前的芝加哥,並引用ArmeniaNow的資料,列出近來受注目的暗殺事件: 4月9日發生Gyumri市市長的暗殺行動,造成三死三傷,這是過去一年以來,第八次受矚目的公共攻擊事件,而至今只有兩人遭到逮捕,也沒有人遭判刑定讞。 JLiving notes[RU]寫到針對國會議員候選人的攻擊事件,Hakob Hakobyan (Choit) 的座車在午夜遭槍擊,Sousanna Haroutyunyan的競選辦公室也遭縱火。 Kornelij Glas[RU]在他第七份競選文宣裡指出,在亞美尼亞,「Kalashnikov(AK)槍枝已成為最熱門的競選工具」。 這些數據相當可怕,幾乎讓今年選舉成為亞美尼亞自1991年獨立以來,最危險的一段時間,…而且官方公告的競選時間從4月8日才剛開始! 相片由E-channel提供,經許可後使用。

23 四月 2007

摩洛哥:「摩洛哥之心」與最近多起爆炸案

校對: Leonard 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摩洛哥之心」,引起摩洛哥部落圈熱烈討論。費斯(Fez)約有1百萬人口,是摩洛哥最精華的城鎮,當地還有一座歷史悠久的世界知名大學──Qarouyine大學,然而隨著國家經濟快速變遷及發展,費斯居民似乎被遺忘了。 居住在費斯的一名外籍人士在部落格Everything Morocco上寫道:「在西元2007年的今日,費斯的貧民窟稱號,可說是名符其實,當地居民生活困苦,勉強餬口維生。」 The Morocco Report的taamarbuuta質疑費斯的城市獨特性,並表示:「表面上費斯似乎是全球化浪潮中的一顆寶石,但該城吸引觀光客的特色在哪裡?」(The Morocco Report及The View from Fez 分別發表了The soul of Morocco?與Fez versus Meknes – ‘tourist -pouncing Fassis?反駁紐約時報報導,且鼓勵美國當地讀者到費斯親身體驗。 Morocco Time部落格版主Liosliath也不贊成將費斯冠上摩洛哥之心的稱號,並表示:『除了主要觀光景點之外,該國仍有許多具有摩洛哥「特色」的地方。』...

22 四月 2007

伊朗:被囚教師、核能典禮及英國海軍士兵

  上個月伊朗人歡慶新年,同時深思回顧過去十二個月以來,政府是進步或者完全沒有;一個月後,這些相同的挑戰依然存在,其中包括:核武危機、經濟問題與人權議題;當局上週舉行一場核能典禮,同時有多名教師被逮捕,伊朗的部落格圈正討論著所有這些議題,並且沒有遺忘英國海軍士兵風波的後續演變。 在教室與監牢之間的教師們 在許多城市包括德黑蘭及哈瑪丹,教師們為訴求提高薪資已開始在三四月進行和平示威活動。 感謝一位優秀的相片部落客Kosoof,我們能見到這些三月在德黑蘭的示威活動之一的種種照片。 根據一個報導有關教師議題的部落格”粉筆與心情”(Chalk and Heart),大約四十名教師於四月被捕並遭當局指控計畫罷課及示威,根據省政府說法,多數教師都已獲得釋放。 部落客補充說三名在國會示威中遭逮捕的教師被移送到德黑蘭的艾文監獄。 對當局聲稱在德黑蘭被逮捕的教師因為籌畫罷課與組織抗爭,不配稱為教師,該名部落客感到訝異。 教師聯合會部落格已公佈被捕教師姓名,並補充教育部長可能會被國會傳喚且因這次的事件遭彈劾。 部落格ZaneIran於星期天與星期一寫到:鑒於展現團結,許多在哈瑪丹的教師拒絕到校。據部落客指出:星期一當天,學校處於半關閉狀態。 總統的眼淚與實際的挑戰 Jomhour質問阿瑪迪內賈:如何能在核能典禮上宣佈為工業目的而開啟核濃縮時,喜極而泣? 他提醒讀者:同一時間45名教師因要求更好的工作條件於德黑蘭入獄,女性社運人士身陷囹圉,類似的新聞層出不窮;但儘管有這些壞消息,總統依舊由於核子發展獲得感動。 前任副總統穆罕默德·阿里·阿塔西(Mohammad Ali Abtahi)說: 在去年的盛大典禮後,談判代表在核濃縮這點上已發現一種與世界各國合作的方式,這兩種針對伊朗的方案尚未核准;在今年核能典禮再次於昨天舉行後,我們的合作國變的更認真了而我國將倖免於更多即將來臨的危機。在這場國力展現的大成功典禮後,我們應當解決我國的國際問題而不是變的驕傲自大;假如能做到,則幸福將散佈於所有必須遭受制裁問題的伊朗人之中,雖然伊朗的歷史充斥著機會的喪失。 更多關於英國海軍士兵的消息 部落格1984寫到:海上危機引起油價劇烈上漲為伊朗政府賺得1.67億美元,這場危機最重要的結果是伊朗在石油市場的改變與價值,許多人懷疑現在是否會實施制裁。 Azarmeher提到伊朗的政治囚犯一定比英國遭暫時拘留的海軍士兵更為煎熬。 過去28年被迫做出電視自白的伊朗異議份子,在他們上電視以前已身處地獄之中;七十多歲的伊朗記者Siamak Pourzand在電視出席前比這些據信年輕且訓練有素的健康海兵更加抗拒,正因為Pourzand減重的一覽無遺使得人人知曉他做了什麼。

20 四月 2007

中美洲自由貿易協定:哥斯大黎加的不同觀點

校稿:abstract 編者備註: Juliana Rincón Parra曾為我們揭露對於哥斯大黎加當局承認中美洲自由貿易協定引起的大規模反彈,然而聖荷西當地的Roy Rojas堅持我們也應展現哥斯大黎加國內和其部落圈對中美洲自由貿易協定的支持,以下文章是由原文為西班牙文所翻譯。 過去兩年在中美洲及多明尼加共和國,許多政治議論集中在來自美國所提出的自由貿易協定衍生的利與弊;自外於相關國家,哥斯大黎加是唯一未簽署中美洲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這是由於少數黨的反對並試圖綁架立法院及阻擾所有國會進展。 實際上在已簽署的國家 – 以尼加拉瓜及薩爾瓦多為例 – 對美國的出口額大幅增加且失業人口並未如同反對人士所警告的上升,使工會不支持與一個如同消費者國家的美國交易的恐懼,難道是此刻哥斯大黎加已經每年出口數百萬美元嗎? 為何這麼多諸如美洲開發銀行(I.A.D.B.)與中美洲經濟整合銀行(BCIE)的經濟學者與專家專注在此議題?如工會所堅持的:“其中某些人可能 弄錯了並宣稱想要將我們帶入災難裡”,這簡直難以置信;我們不可以對一個像美國的廣大市場緊閉大門,雖然目前因為我們「加勒比海說法的提議」(譯注:由委內瑞拉和古巴所提出的玻利瓦爾替代協議取代美國所提出的 CAFTA )而遭到排除在貿易協定之外,但這計畫隨時可能被取消,此外我們將會被排除而無法輸出我們的農產品、科技產品以及紡織品到一個養育數以千計哥斯大黎加人的市場。 根據經濟部提供的資料,國內紡織廠無力與免關稅就能輸出產品至美國的其他製造業國家競爭而敗退,13,000的人也將隨之失業,這些離開哥斯大黎加的企業,接著將會在已簽署協定地區的其他國家設立;此時在哥斯大黎加的部分地區,紡織部門扶養將近78%的工作者,在2007年自哥斯大黎加的織品輸出額相較於前年減少11%,同時在部分中美洲自由貿易協定區域的國家,織品輸出額增加了17%,這使我們懷疑是否協定真的無法對我們有助益。 現在最有爭議性的議題之一就是開放電信產業以增加競爭(這不等同於私有化),關於這個主題有許多觀點存在,就像Fusil de Chispas經常參考有多個電信服務供給者的其他國家的資料,例如這則佈告指引讀者閱讀一篇來自線上雜誌 “機密” 的文章,這則文章指出在哥斯大黎加我們享有低關稅,即使我們在全世界每人手機使用排第三。 在2000年時,科斯大黎加的手機服務關稅是中美洲最低,比次低的薩爾瓦多還低50%,這是根據尼加拉瓜的南方貝爾公司提供的以服務品質卓稱的線上雜誌 “機密” 所出版的詳盡報導。...

18 四月 2007

吉爾吉斯:抗爭每年重演

校對:Justin 吉爾吉斯前總統阿卡耶夫(Askar Akaev)兩年前遭罷黜下台,這場所謂的「鬱金香革命」,帶領這個多山小國進入政治開放新時代。 現任總統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曾承諾要促進經濟成長、打擊貪腐等,但諾言均未實現,在野勢力因此不時便發動街頭抗爭活動,全球之聲過去在這一篇與這一篇內均曾報導。 最近首都比斯凱克又出現了抗爭,前總理庫洛夫(Felix Kulov)表示: 我們的目標是什麼?當然是憲法改革與提前總統大選,除此之外別無所求,但巴奇耶夫的支持者顯然不樂見此事發生,他們決心用盡一切手段維護既有權力。 若要大略了解吉爾吉斯的政治氛圍,可以看看2006年neweurasia網站上,CXW曾寫過一篇文章,令人遺憾的是從發文當時到現在,我看不出當地有任何改變: 對於過錯該怪罪誰,每個人都自有一套理論,許多人說一切都是前總統阿卡耶夫的錯,好似現在的掌權者過往與他毫無往來一樣,我們的訴求很清楚:重新啟用工廠!立刻進行憲政改革!吸引更多外資!抗爭! 好幾個部落格也在追蹤比斯凱克目前抗議活動的情況: Registan.net的Teo Kaye現居於比斯凱克,帶著他的相機與漫畫圖片記錄一切,他便提供首都廣場上最新事件發展,注意到街上出現反巴奇耶夫的塗鴉,先前也對政局提出分析: 巴奇耶夫不太可能在壓力下辭職,但很可能像過去一樣,草率進行憲政改革,關鍵當然在於巴奇耶夫與庫洛夫能否達成共識與協議,另一項關鍵則是政治人物能否控制得住廣大抗爭群眾。 吉爾吉斯還有多位部落客都進行現場報導,例如morrire[RU]的部落格提供相片,在野人士Edil Baisalov也有部落格LJ[RU],另一網站「吉爾吉斯報告」雖然最近無更新,不過也提供不錯的背景回顧。 在neweurasia網站的吉爾吉斯頁面上,Tolkun和Mirsulzhan都提出他們對現勢的觀點,兩人都質疑在野勢力的動機,也懷疑上街抗議群眾其實是受雇的走路工,Mirsulzhan指出: 在野人士已證明他們無力組織大型抗爭,群眾睡在軍用帳篷裡,也抱怨沒有東西可吃。 他還提到: 兩名來自卡拉巴提(Kara-Balty)的年輕女孩在首都廣場說:「若巴奇耶夫未回應抗爭群眾要求,首都將陷入動盪…」,其中一人還表示,有個不認識的人答應她,每參與一天抗議就給她27美元。 居住於歐許(Osh)的Tolkun表示,目前抗爭並未擴散至其他城市,他認為現在是政府居上風: 總結今天的活動,我覺得政府現在是以一比零的分數領先,在野人士反而因此失去了部分支持者,人們不滿現狀,又感到挫折,不過這只是剛開始,還不能太早下結論,我們等著看看明天會如何發展。 在部落格「羅伯茲報告」裡,Sean Roberts也很關心情況,他希望抗爭不要出現暴力,但由於過去結盟的庫洛夫與巴奇耶夫今日嚴重對立,讓他感到很擔心。

17 四月 2007

法國:逮捕外來移民,執行不當

校對:Leonard (感謝broyez提供圖片) 此篇文章為前文法國當局追捕非法移民的後續報導,部分非法移民已在法國遭到逮捕。隨著總統大選逼近,事情快速惡化,閃電逮捕行動接踵而至,許多認為當局執法不當的法國人紛紛起身抗議。以下報導來自the French Association RESF(Reseau Sans Forntieres Education為一法國機構,保障移民學童免遭驅除出境。): 巴黎,2007年3月20日 外來移民遭受壓迫與追捕:警方執法失當,民眾忍無可忍。巴黎昨天及今晚發生嚴重暴動,3月19號週一當天,我們親眼目睹一名女子在Rampal托兒所前被逮捕,過程令人氣憤。被捕女子前來接站在托兒所門口的小女孩,警察卻對她搜索盤查,絲毫不顧現場其他家長及老師的反對,更不理睬當事人抗議,警察的舉止讓家長及小孩飽受驚嚇。接著警方帶走該名女子,而警方未說明前往地點,只留下獨自不知所措的小女孩……群情激憤的家長們尾隨在後,不斷對警方提出抗議,最後警方為避免引起暴動,才終於放人。 然而,今晚3月20日週二,類似事件再次在Belleville暴動地區上演,警方在當地來回巡邏多次後,包圍了一家咖啡館(坐落於4間學校的角落,包括Lasalle school多間校區和 Rampal),並逮捕了一名老先生,老先生的兩個孫子都在一旁的Piver school 77就讀。警方將他關在咖啡館一個多鐘頭,後來決定趁學校6點下課之前,將他帶回警局。學生家長、老師、無邊界學習組織(RESF)激進人士及附近居民均試圖阻止警方。不過警方反應迅速,毫不疑遲,不但以武力要求抗議群眾解散,並在稍後向群眾噴灑催淚瓦斯。在托兒所門口推著嬰兒車的家長們受到催淚瓦斯攻擊,紛紛躲進Lasalle小學,最終這位老先生還是被帶到第2區的警局。稍後暴動持續在Goncourt 及Stalingrad圓形大廳發酵。 警方不僅擴大族群調查,時常踰越法律規範,現在他們更是跨越了代表共和國價值的最後防線-學校,也時常在人口眾多的地區逮人。突襲逮捕行動不僅可憎,更使基本人權蒙羞,令人更無法忍受的是,國家機器竟然參與其中。不過警察或許低估了逮捕行動引發的群眾怒火,群眾已漸漸不再懼怕警方勢力,且決心結束一切。去年7月5日及27日,警察總局曾向無邊界學習組織承諾,不得在各級學校校園內盤查民眾,在逮捕行動當中,我們曾兩度呼籲警方遵守承諾,但現今情勢令人不禁懷疑,爾後這些承諾是否仍然算數? Blog de primtemps也記述了警方其它惡行,如逮捕數名幾內亞人、斯里蘭卡人、查德人及喀麥隆人,其中多人更因此喪生。Blog de primtemps不禁要問,這些瘋狂舉動何時才會停歇?: 對那些關注「無文件的非法移民」(sans-papiers)的人士而言,要掌握逮捕行動的最新發展,似乎越來越困難,新情況不斷發生,數量之多,前所未見,而每一次的暴力羞辱行動都使人權逐漸萎縮。以下為節錄: 「Lille是一名幾內亞年輕人,在法國學理化,3月15日週四當天因未隨身攜帶身分證明文件,被帶往警局,翌日該名年輕人在朋友攙扶下,步履蹣跚地離開警局,他白色上衣背面滿是腳印,胸前則留有混著口水的斑斑血跡……」...

(短訊)瑞典電視台未平衡報導遭投訴

瑞典國營STV電視網去年播放一段長達四小時的節目,內容為祝賀古巴總統卡斯楚(Fidel Castro)八十大壽,部落格「革命之子」後來注意到,「瑞典廣播委員會接獲19件投訴案,該單位最後認為,這段『主題之夜』節目並未符合電視製作的政治平衡原則」。

15 四月 2007

台灣:部落客搶救樂生療養院的後續行動

原文:Global Voices Online » Taiwan: Bloggers’ Further Action on Saving Losheng Sanatorium 作者:PipperL 譯者:PipperL 如同在之前文章裡所提到的,在台灣部落圈中,正興起一股搶救樂生的討論與行動。如今,整個事件已吸引到更多的關注,包括主流媒體、大眾、與政治人物。 部落客的行動: 除了在部落格上討論與串連之外,幾位部落客決定在真實生活中採取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