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十月, 2007

31 十月 2007

沙烏地阿拉伯:婦女為男性權益而戰

沙烏地阿拉伯婦女再度登上了頭版頭條。在這個連開車都不被允許的保守國家,這群婦女們挺身而出,為被控涉及恐怖行動而遭逮捕的丈夫及親人們爭取自由。 在Qassim的示威遊行 Saudi Jeans提到: 十五位婦女及七名孩童在國家安全局外舉行示威遊行。他們要求政府對他們的丈夫們作公平公開的審判,停止嚴刑拷打,並將他們調回當地監獄。一名曾停止撰寫部落格頗長一段時間的部落客Fouad al-Farhan,公開了這個故事。 這件事情之所以如此別具意義,是因為這是第一次沙烏地阿拉伯的婦女舉行公開抗議示威遊行。我懷疑主流媒體會具體報導這起事件,但讓這件事傳播到全世界的部落格及公開論壇卻是很重要的。到Fouad的部落格去簽下你的姓名,支持這群婦女,並請盡力幫忙宣傳這項消息。 勇敢地靜坐抗議 來自利雅德(Riyadh)的Ghareeb Al Aber是Saudi Jeans的同事,他有更多話要說。Ghareeb Al Aber形容這是場「勇敢的」靜坐抗議,他補充道: 一些沙烏地阿拉伯的部落格,都刊登了這起2007年7月16日的頭條新聞。十五名沙烏地阿拉伯婦女帶著七名孩童在國家安全局前抗議,要求以下這些條件: 為她們的丈夫及兒子舉行公開的審判。 給予她們委任辯護律師的權力。 停止嚴刑拷打。 監控監獄-讓法官來掌管這些監獄。 將這些犯人調回Qassim。 我相信這些符合法律和人道法規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所有人都呼籲政府應執行這些婦女的請求,而我也不例外。我甚至希望沙烏地阿拉伯的媒體能拿出勇氣,就算只是一點也好,追查這起事件。 歷史性的一天 公開這起事件的Fouad Al Farhan認為這次的抗議事件在歷史上具有重要意義。他提到:...

28 十月 2007

哈薩克:物價大幅波動

備受爭議的國會選舉結束後,哈薩克物價旋即大幅波動,總統納札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執政長達17年,他所領導的政黨「祖國光明黨」(Nur Otan)在競選期間主打社會經濟政績,並承諾帶給每位人民更好的生活,讓該黨贏得國會所有席次;但勝選後國內貨幣幣值重貶,不僅使勝選光芒黯淡許多,也讓政見支票立刻跳票。 Xxrock檢視[RUS]有關社經局勢的官方報告,所得結論並不樂觀,政府化解危機的方式似乎令人失望。 10月10日,農產品價格較去年提高10.4%。 10月15日,貿易部長奧拉巴柯夫(Galym Orazbakov)表示物價已停止上揚,政府也完全掌控情況。 10月16日,蔬菜油與糖類價物翻漲二至三倍,蛋、豬肉、通心粉、蔬菜價格也齊揚。 哈薩克第二大城Karaganda居民對通貨膨脹失控非常震驚,這可能也是企業壟斷者的陰謀所致,居住於當地的Gulnaz指出[RUS]:「現在根本不可能買到糖、鹽與麵粉,所有產品都搶購一空,物價持續提高,才使需求稍稍降低,當地電視頻道播出小道消息,卻毫無官方根據,也無地方政府證實,但已讓外幣買賣大增,政府似乎並不在乎人民。」 Nemtschin回想起[RUS]八零年代末至九零年代的「大赤字時期」:「歷經過蘇聯時期的民眾應該投資伏特加,至少過往伏特加是通用貨幣,可以用來換取民生物資與服務。」 從前哈薩克政府不斷吹噓總體經濟景氣良好,國際專業組織也常意見一致,這次物價危機也影響了國際評價,金融分析機構標準普爾(S&P)調降哈薩克的信用評等,指稱該國外債累累,且出現波動跡象;Ben則對政府有意買回國際企業投資哈薩克公司的股份有所評論:「股份回購必將造成納稅人極大負擔,再加上目前預算吃緊,此舉恐怕並非解決問題的可行之道。」 由於哈薩克的GDP成長率高於許多已開發國家,故當地出現食糧短缺與股市震盪現象令人感到異常,但外界必須記住的是,該國的GDP成長完全歸因於大量出口石油和金屬,以及國際原物料價格高漲所致,Steve LeVine長期關注哈薩克石油業,並指出關於Kashagan龐大油田的爭議之中,出現愈來愈多資源民族主義的情緒,在斡旋妥協之下,企業團同意提高哈薩克政府的油田持有比例。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對:FoolFitz

27 十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米洛塞維奇的宣傳技倆

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種族滅絕部落格解釋道,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塞維奇( Slobodan Milosevic)何以被稱之為「狡黠的劊子手」:雖然他「試圖將責任轉嫁於受害者之時一敗塗地」,但其宣傳技倆「即使到了今天,仍是十分精準有效」。 Veronica Khokhlova

26 十月 2007

(短訊)巴爾幹半島:語言議題

Balkan Baby 談起巴爾幹半島上的「語言議題」:「在過去組成前南斯拉夫的各國裡,我們使用什麼語言呢?在斯洛維尼亞和馬其頓,答案十分簡單,因為他們都有前南斯拉夫政府認證的官方語言;而對於波士尼亞、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和蒙特內哥羅來說,答案可能就沒那麼清楚了。」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短訊)巴貝多,多米尼克:記者被告

「泰晤士報 刊載了一篇文章,質疑首相以區區政治人物的薪水,名下怎麼能擁有價值數百萬元的不動產?」巴貝多自由報指出,一位多米尼克報社編輯,因為質疑官員財產的來源,而被該國首相所控告。 原文作者:Janine Mendes-Franco

23 十月 2007

(短訊)千里達與托巴哥:政治中的音樂

「如果宗教是平民的嗎啡,那麼音樂想必是群眾的安非他命。」千里達與多巴哥的部落客Shivonne Du Barry,觀察了當地在選舉時,使用本土音樂拉抬選情的奇景後,做出了如此評論。 原文作者:Janine Mendes-Franco

巴基斯坦:前總理返國爆炸事件

經過八年自我流亡海外之後,巴基斯坦前總理布托(Benazir Bhutto)終於返國,群聚歡迎者除了數千位支持者之外,還有兩名自殺炸彈客,攻擊事件造成136人死亡、數百人受傷,輿論也對此事大感震驚。 政治人物一開始全都譴責自殺攻擊,不過到了隔天早上,人們對於背後元兇卻有不同看法,包括總統穆夏拉夫(Pervez Musharraf)、情報單位、最大黨MQM領導人胡山(Altaf Hussain)均受點名,布托更認為是蓋達(Al Qaeda)與塔利班(Taliban)組織主使。 社會各界當然也有一套自己的觀點。 巴基斯坦部落格圈對自殺炸彈事件立即有所回應,「一切巴基斯坦」部落格對該事有適當反應;「巴基斯坦目擊者」部落格則認為巴基斯坦人民黨的支持度將會上揚;Ali Eteraz則描述爆炸現場與之後的反應。 「月亮之淚」部落格對巴基斯坦政局感到憤怒: 首先,我們受到最勤奮的領導人保護…我剛才是寫「領導人」嗎?容我調整一下,應該是說,我們受到如樹懶般慵懶的政治人物領 導,而且這些領導人物還把自己關在透明防彈箱裡,這些膽小鬼躲在人群之後,避免被其他膽小鬼攻擊,聽起來很矛盾嗎?在那種箱子裡,連笨蛋都會窒息而死。 ARY頻道的政治評論員Shahid Masood博士有篇文章值得注意,宣稱布托向他透露,早在布托返回巴基斯坦前,便曾寄信給總統穆夏拉夫,點名三位政治人物應以嫌犯身分進行調查,以免布托返國時遭攻擊身亡,而她也將三個姓名姑隱不發。 Zindagi認為首都喀拉蚩市長必須為安全措施不足負責,而Glasshouse則對布托返國之後的情勢樂觀以對,並在攻擊事件發生後為文章補註,提及部分對攻擊事件的有趣反應。 人民黨大老很快便指稱政府秘密情報單位策劃攻擊事件,由於布托平安返國確實會威脅到穆夏拉夫政權,故這些指控確有其根據,尤其這些秘密機構發動類似攻擊的記錄眾多。 Desicritics與反恐部落格均提出誰該為自殺攻擊負責的可疑證據;「結語之前」部落格認為布托高調行事也必須為攻擊事件負起部分責任。 順便告訴各位,筆者經過八個月出外工作後,也將於11月第一週左右返回巴基斯坦,不過各位不必擔心,應該不會有歡迎陣仗等著我。 原文作者:Omer Alvie 校對:FoolFitz

20 十月 2007

(短訊)拉脫維亞:抗爭之事

部落格「一切拉脫維亞」提及,現任政府任期即將告一段落,首都里加最近出現抗爭群眾:「本地外籍人士觀察到,大批拉脫維亞民眾上街抗議,通常人們得非常憤怒,才會以行動表達,而人民也確實相當憤怒。」

18 十月 2007

(短訊)香港:外國勢力的干預

對於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中共第十七次黨代表大會的報告中,「堅決反對外部勢力干預香港、澳門事務」之言,身為香港立法會委員、以及民主建港協進聯盟成員的曾鈺成,在他的部落格上做出了質疑。他特別指出,美國「全國民主基金會」提供資金以成立的「國際事務全國民主協會」香港辦事處,積極地為香港各大政黨提供各種與競選和政黨發展有關的培訓。 原文作者:Oiwan Lam

17 十月 2007

(短訊)烏克蘭:起義軍65週年紀念日

Ukrainiana 為烏克蘭起義軍(UPA)的65週年歷史紀念日寫了一篇鉅細靡遺的文章:「企圖改造年長者的思想,以令他們違背自身信仰,乃註定失敗之事。然而回首烏克蘭的歷史,蘇維埃政權的教科書卻將那些倒行逆施的人事物,描繪地如此美善。」 延伸閱讀:新唐人電視台 – 烏克蘭起義軍首都游行慶祝成立65周年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9 十月 2007

阿富汗:不是那麼顯而易見的問題

關於阿富汗最盛行的迷思之一是在西方的佔領下的北方,這裡曾是北方聯盟(Northern Alliance)所控制的區域,和平、安定並逐漸繁榮起來。為了追根究底,Afghanistanica帶領我們到塔哈爾省(Takhar)的首府塔洛干(Taloqan) ,這個位於與塔吉克(Tajikistan)交界的地方一探究竟: 戰爭與和平研究所(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最近出版了以和平為題的文集,名為〈就北方省分Takhar的居民來說,這些事比塔利班還糟糕〉(For residents of the northern province of Takhar, there are worse things than the Taliban)。顯然地,這些比塔利班(Taliban)還糟的,是當地的武裝軍事領導人以及他們所選出的議員。 他繼續引述一則新聞,關於當地民選的首長Piram Qul,是如何一邊享受著與喀布爾良好的關係,一邊綁架異議者的妻子,甚至謀殺、強暴他們的孩子。。這些作法都是延續自曾統治此處,為北方聯盟成員的當地民兵和軍閥。面對質疑,Qul宣稱他是追隨塔利班及其成員的腳步。Afghanistanica...

馬達加斯加:選舉仍有陰影

馬達加斯加總統拉瓦盧馬納納(Marc Ravalomanana)領導的政黨TIM,在上週的國會選舉大勝,在127席中贏得106席,不過全國投票率甚低,在首都安塔那那列佛(Antananarivo)只有19.42%。 總統先前提出極具野心的「馬達加斯加行動計畫」,並於今年四月以公投通過,希望這份藍圖能帶領國家脫離貧困,此後總統便以國會代表的舊民意不符合新民意為由,宣布解散國會、提前選舉。 親身參與投開票作業的部落客Jentilisa表示,雖然選舉過程平和,但其間仍有諸多異常之處。 Jentilisa指出,早在選票送至之前,許多驗票單便已有選務人員簽名,而且他們還提前離開計票中心,並未監督驗票單送至內政部及高等憲法法庭,增加驗票單內容遭竄改的危險。 選務人員盲目相信驗票結果,提前離開計票中心,這些驗票單若送至內政部及高等憲法法庭時,內容可能與先前完全不同,他們應該要在場保護選票。 而且如果選民沒有選派代表追蹤計票及驗票過程,就和計票員與選戰觀察員一樣沒有盡責,因為選民的責任並不是投下選票便了結,在我 看來,假使各位沒有追蹤自己選區內的計票結果,就等於消極接受選務人員將任何統計數字交給政府。令我最感意外的是,竟沒有任何候選人的委任代表提出任何異 議,全都在選票抵達前簽下驗票單,所以今天我的文章標題為「贊同選舉舞弊」,因為每個選區內,從每位選民到每位官員都參與其中。 原文作者:Mialy Andriamananjara 校對:mountain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