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8 一月 2007

薩爾瓦多部落客望新年

  8 一月 2007

原文: What Salvadoran bloggers are saying – about the new year 作者: Tim Muth 譯者: Leonard校對: Portnoy 趁著2007年初,薩爾瓦多部落客呼籲務實看待國家面臨的局勢,許多人對於總統薩卡(Tony Saca)的歲末談話[ES]有所回應,其中總統強調國家經濟成長穩健,並宣布2007年為「社會和平年」。 Hunnapuh部落格的JJmar認為政府其實是自我安慰[ES],他指出官方宣稱經濟成長率達4.7%並非事實,其實只有3.5%,況且經濟前進動力來自於海外僑胞匯款增加,而非國內經濟復甦;出口額雖有增加,但主要與海外僑胞購買家鄉食品一解鄉愁有關。 Ixquic則反思許多薩國民眾的希望和夢想[ES],她亦聽聞政府表示經濟有所成長,但表示一般民眾生活未見改善,認為人民未因經濟起色而獲利,顯示國家經濟資源分配日益不均。同樣地,政府宣稱國內犯罪率在過去12個月沒有增加,Ixquic強調犯罪率早已過高,這種說詞無法安慰犯罪問題下的受害者。 Ixquic亦寫道,她對於國家缺乏公民精神與政治、正義、公民行動參與感到格外憂慮,相關運動人士又思想過時,缺乏創意作為,雖然下屆大選仍遠在2009年,她已見到舊有政黨各自表達強硬立場,使國家統治更加困難。 Jjmar與Izquic也呼籲人們以樂觀與務實態度看待新年,記者Juan Jose Dalton亦有類似說法[ES],他表示: 我想到瓜地馬拉詩人Otto René Castillo曾說過:「唯有編織美好的生命才得見美好」,理想常與現實矛盾,這句話也能做為我們行為的最好註解,我拒絕屈服現實,因此將想法吶喊而出。 認為自己為惡,並沒有人們想像中那樣悲觀,說謊與遮掩事實才是應譴責的怯懦行為,不確定並不等於遲疑,我們仍冀望揚起理想國旗幟,創造人們能共居的世界。

蘇丹: 海珊也有好的一面與維和部隊的性侵害醜聞

原文: Sudan: Saddam's Good Side and Sexual Abuse by Peacekeepers 作者: Sudanese 譯者: Leonard校對: Portnoy 本週我們再度關注蘇丹部落圈,你可能猜到了,本週主要焦點在於海珊遭到處決,以及有消息指稱聯合國維和部隊在蘇丹南部強暴孩童。另外也有部落客祝賀蘇丹獨立51週年。 首先是人們對於海珊絞刑的反應,Sudanese Thinker很高興聽到這項消息,Daana Lost in Translation則藉此機會,提醒人們海珊在生前有何政績善舉: 以往從沒有人說過,海珊其實積極推動伊拉克現代化,其中包括: 他從國際企業手中奪回伊拉克石油權,讓國家能享受石油帶來的收益,促進經濟大幅成長。 伊拉克政府開始提供社會服務,在中東地區前所未見。 他努力減少國內文盲比例,全面實施免費義務教育。 政府支助軍人家庭、補助農民、提供免費醫療服務。 創造中東難得的現代化公共衛生體系,讓海珊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獎項。 想不到吧,暴君竟然也有良善的一面。 Fluent-Sudani更進一步稱海珊為烈士: 一個人竟為了保護土地不受外來侵犯而死,這真是國家一大恥辱。 …我們先釐清伊斯蘭教的「烈士」(Shaheed)是何意思,…根據聖訓,任何人遭侵佔住屋者殺害、燒死或淹死即為烈士,海珊至最後一刻均未曾恐懼死亡,也沒有變節為叛國者。 Rihab很憤怒,因為竟然有人稱海珊為偉大領袖: 我讀了幾個阿拉伯部落格的幾篇文章,文中不斷蹦出「偉大領袖」這個字眼,真的讓我很火大。 Precious Lolo選擇繼續完成她的伊斯蘭女性面紗系列文章,不過她也寫了以下段落: 我怎麼想? 海珊處決這件事其實比想像中複雜,不是一句「他活該」,或是一句「海珊是捍衛國家的勇士」這麼簡單。 但嚴格來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他過去做了很多錯事…也絕對應該離開總統職位,但需要處決嗎?需要用絞刑嗎?經過需要公諸全球嗎?需要在伊斯蘭宰牲節期間嗎?需要讓身邊人不斷嘲諷他嗎? 聯合國維和部隊也可能加入阿拉伯民兵! 對於聯合國部隊性侵害消息,蘇丹部落客也有許多反應,來自蘇丹南部的Black Kush十分憤怒,也擔心這會影響聯合國部隊進駐達佛地區的可能性: 現在有這種報導傳出,誰還會怪罪蘇丹政府拒絕聯合國部隊進入達佛?維和部隊不僅負責維繫和平,竟然還虐待與強暴孩童,光是展開調查還不夠,可能得花費多年才能彙集證據制裁犯案者。 聯合國應認真看待此事,否則本地人很快就會與維和人員敵對。 我認為要追查到底… Rihab怒不可遏: 這真是噁心!噁心!噁心!蘇丹南部孩童數十年來已歷經無數北部同胞的殘酷暴行,現在維和部隊理應保護這些最脆弱的孩童,他們居然虐待這些孩子?實在太噁心了,我原本支持聯合國介入處理達佛問題,但這種該死的事讓我重新考慮要不要支持聯合國。 Mimz也有同感: 我恨他們。 他們竟虐待這些該受保護的孩童。 維和部隊去死!他們也可能加入阿拉伯民兵。...

北印度語部落格圈: 失蹤兒童的遺骨與新年

  8 一月 2007

原文:The Hindi Blogosphere: Nithari and the New Year作者:Amit Gupta譯者:Fool Fitz校對:Portnoy 在NOIDA工業區的Nithari村裡,當地所有居民和新聞媒體,都因為失蹤兒童的議題及之後發現這些兒童的遺骨而陷入一片騷動,這時北印度語部落圈當然也不忘表示他們的意見。Tarun批評北方邦的首長Mulayam Singh甚至沒有到訪Nithari,慰問那些哀傷的父母,他們的孩子被綁架、性騷擾,而後被殘忍地殺害,他們的屍骸在失蹤後數月才被發現。Chandra Prakash也因此感到惆悵,並表示,Nithari象徵著腐敗的印度制度亟欲隱藏的一張臉,儘管藏也藏不住。他也說,當我們瞭解這些事實,我們才能找出這些弊病,並加以根除。 但新年也不全都是這些嚴肅的事情,有些人北印度語部落格圈的人,在寒冷的天氣裡跑到山上去迎接新年,並活著回來,訴說他們的故事;也有些人在跨年時忙碌得不得了,例如像Tarakash的團隊就策劃了公開票選,要選出「2006 北印度語部落客」,這活動幾天前才剛結束,而結果也已經出來了。Tarakash團隊的努力也受到部落格圈外的媒體注意,例如Gujarati的日報Divya Bhaskar就特別報導了這次票選,以此行動認可北印度語跟Gujarati部落客。而說到頒獎,Eswami將「2006 Eswami 漠不關心獎」頒給了印度警方,以「表揚」他們漠不關心的態度,並完美體現了這句俗話: Laaton ke bhooth, baaton se nahin maante.對某些人來說,棍子是比文字更容易理解的語言。 再回到北印度語部落圈,Ravi Ratlami得到了他的新年禮物,Abhivyakti,一本流行的北印度語線上雜誌;Anubhooti停止了他們特殊字型版本的網站,而在2007年1月1日起採用萬國碼。北印度語科技部落客,Unmukt,對於歐盟議會的即時串流媒體服務只能在Windows和Mac上觀看,而無法相容於Linux,感到有點驚訝。就如同歐盟的問答集上說,他們無法支援Linux,他們也無法在合法管道達成;Unmukt因此感到訝異,因為Linux不像Windows或Mac(一些版權所有的作業系統),它是開放源碼軟體,而且不被任何公司所擁有,所以支援Linux怎麼會有法律問題!!因此他開始請人們支持並連署抗議歐盟這項行為的陳情書,他本身也已經簽名連署了。 最後,GK Awadhiya講述的摩訶婆羅多傳說,在Arjun得到神聖武器後依舊持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