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Leonard · 六月, 2007

1982年生,全球之聲多語言計畫負責人,翻譯內容刊載於全球之聲、外交學者Herdict,目前譯著兩本,出沒於各種活動與會議場合擔任口譯員。

Email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六月, 2007

7 六月 2007

尼泊爾:聖母「瘋」

又是登山季,尼泊爾境內有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自然成為許多新聞報導焦點,每年也都會留下記錄,例如今年截至目前為止已超過500人登頂,5人在途中死亡,這股熱潮仍無消減跡象。 尼泊爾部落格圈對此也有些看法,有些部落客很意外地發現,許多雪帕人(Sherpa)擅於登山,也協助許多登山客攻頂,但外界卻很少提及這群人。 「尼泊爾站」(Nepal Sites)則驚訝登山對雪帕人如此輕而易舉:「…比如說Appa Sherpa已登聖母峰17次,攀上世界屋頂對他是小事一椿」;「明亮之星」(The Radiant Star)則寫道,「Appa Sherpa已登頂17次,Pemba Sherpa今年在九天內也已來回三趟,上聖母峰頂超過五次的雪帕人比比皆是。」 兩個部落格也都提到,在攀爬聖母峰這件事上,外界總是遺忘尼泊爾人的存在,「明亮之星」覺得很不公平: 但雪帕人未獲應得的重視。 幾乎每部電影裡,登山客離開基地營後,雪帕人便消失於鏡頭前,而在記錄片裡,雪帕人的工作也只有背行李與準備伙食而已。 「尼泊爾站」想問,為何沒有尼泊爾登頂者拍攝與撰寫的電影與書籍: 我也在想,外國登山客總形容攀登聖母峰的故事如此美好,充滿英雄事蹟,但尼泊爾人登頂的次數遠超過其他國家,卻從未述說其經歷,就連記者也沒興趣記錄他們的故事。 「所見與凝視」(Look & Gaze)提及,現年60歲、又名「雪豹」的Ang Rita Sherpa率領一支遠征隊,打算將尼泊爾八個政黨黨旗插在聖母峰頂,這場「聖母峰民主遠征隊」是當地一件大事。 這場行動雖然看似後現代,用這些裝飾物點綴世界最高峰,其實象徵著「尼泊爾新民主」,那將是歷史重要時刻,當這群人將旗幟插在山頂,便解構了大英帝國與尼泊爾封建史的舊時代論述,「聖母峰民主遠征隊」將會歷史帶來新意。 除此之外,尼泊爾真實報導(Real News Stories from Nepal)則有一篇文章,提及聖母峰的環保清潔遠征隊。...

新加坡:緬甸僑民連署拒絕重覆納稅

新加坡的緬甸部落客指出,緬甸民眾正在發起「拒絕雙重課稅連署」活動,最終希望將連署交給新加坡總理。 海外緬甸民眾除了得向駐在國繳稅之外,還要交稅給當地的緬甸大使館,若不從,大使館將拒絕提供任何領事服務。 部落格「Burmalibrary.org」提供緬甸雙重課稅政策的背景介紹: 例如居住於日本的緬甸民眾,便要將所得的一成上繳緬甸駐東京大使館,每月最低也得交10000日圓;美國僑民每月也得付10%的 所得給駐美大使館,通常金額約為65美元,而且這些僑民都已經向美日兩國政府納稅。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南韓、澳洲的緬甸人面臨情況都相似,唯一的例 外大概只有英國,因為英緬兩國簽署了稅賦協定。 這份連署書內指出,儘管星緬雙重課稅豁免協議於1999年簽定,並於2001年1月1日生效,新加坡的緬甸民眾仍得兩邊納稅,因此才發起行動,希望獲得新加坡政府的行動與協助。 DTASG團體表示: 在法律專業人士建議下,我們已根據星緬雙重課稅豁免協議第26條規定,與新加坡稅務單位進行數次溝通與討論 依據第26條,新加坡稅務單位已正式研究此項問題,下一步應與緬甸稅務單位進行溝通。 此協議顯然對緬甸民眾有利,我們也已擁有清楚的策略與行動計畫,不僅保護自身權力,更要讓此事圓滿解決。 部落客Lin Lat Kyal Sin與TZA呼籲讀者盡量散播連署活動消息。 Ka Daung Nyin Thar希望在新加坡的緬甸勞工能團結,共同參與這項活動,讓新加坡總理必須與緬甸政府協商遵循協議。 參與此計畫的人們成立了DTASG部落格,從5月22日至7月1日,新加坡的緬甸勞工都可上網填寫連署書,其中也提供文件下載及寄送地址。 連署書內請填寫姓名與證件(簽證、護照)編號,更多活動資訊與必要表格請見DTASG部落格。 作者:May Hnin Phyu 校對:Portnoy

1 六月 2007

孟加拉:突破禁忌與一場論辯

作者:Rezwan 校對:Justin 孟加拉部落格平台Bandh Bhanger Awaaj裡滿是各種討論、論辯、對話與書寫,數百部落客與數千讀者不停為這個空間注入活水。 各式各樣的話題在部落客與讀者之間交流,創造出許多火花,最近便有一連串對話與書寫,Sadiq率先以即時部落格記錄的方式,書寫如何烹煮魟魚的過程,其他人也起而效尤,以同樣手法提供各種令人驚喜的食譜。 部落客也勇於利用平台自書想法與疑問,代號Yusnikto的部落客最近便以邏輯質疑《可蘭經》的著者身份,他引用Ibne Wareq博士的言論,試圖證明經文其實是先知穆罕默德對阿拉的祈禱文,而非真主所撰。 這篇文章立刻引來許多爭議,有些人抗議質疑《可蘭經》讓他們感到受傷,不過也有些部落客以另一套邏輯回應,Trivuz指出,《可蘭經》內顯有段落指出,這是透過先知穆罕默德之手交給穆斯林,藉此佐證 Yusnikto所言有誤;Dikkhok Dravid則支持Yusnikto的發言,認為唯有人才能書寫,在中古時代,詩文也常天神之名發表;Samudrer Uttal Torongo則發誓絕不相信《可蘭經》為人所著。 由於Yusnikto言論內容敏感,部落格管理員於是將之移除,但卻引發意料不到的反應,許多部落客開始抗議管理員移除發言,認為這明顯違背言論自由,雖然許多人認為Yusnikto發言立論薄弱,但也該以另一套論述證明,而非限縮言論自由,最後管理員只能恢復這篇留言。 對於以穆斯林為人口多數的孟加拉而言,這確實是大事一件,其他媒體向來不敢刊登此類言論,在世界許多國家裡,言論自由都會受自我審查,但在部落格裡,人們可匿名書寫,也常能帶動一波理性的思辯。 Mahbub Sumon總結整場論戰,並提醒部落客應盡的責任: 每位寫手都有其書寫自由與表意自由,但並不代表可恣意而為,自由有限,我個人相信宗教有其論辯與置疑的空間,不過仍應秉持良善合理的原則,也不應故意刺傷他人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