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Leonard · 九月, 2007

1982年生,全球之聲多語言計畫負責人,翻譯內容刊載於全球之聲、外交學者Herdict,目前譯著兩本,出沒於各種活動與會議場合擔任口譯員。

Email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九月, 2007

30 九月 2007

全球之聲一週間 0924-0930

以下為各位整理世界過去一週在全球之聲的動態: 部落格向來是各項街談巷議匯聚之處,無論保守、開放、激進、溫和言論均可在此各抒己見,對於時勢及現局,各國部落客的看法也大異其趣。女性、同性戀者、原住民都是存在於社會中的族群,但仍不時遭到他人異樣眼光看待,或甚以言語或行動貶抑,雖然今日許多女性擁有平等受教權,在事業上也算功成名就,可是在部份社會仍受輕視,殺害女嬰的消息仍時有所聞;如果遇上看不順眼的人,各位會如何處理?伊朗總統選擇否認,聲稱該國境內沒有同性戀,科威特部分人士則主張將同性戀者驅逐出境;瓜地馬拉則因為出現原住民總統候選人,再加上最近聯合國發表「原住民權宣言」,讓人再度關注原住民受歧視議題,雖然最後原住民候選人得票頗低,不過仍有許多人認為,透過選舉,讓人有機會暢所欲言、表達意見,也是破除刻板印象的契機。 很多人過往對非洲知之甚微,然而透過部落格的交流與整理,除了蘇丹種族屠殺、辛巴威通貨膨脹高居世界第一之外,人們也能看見非洲其他面向的生活,例如環保課題也逐漸在非洲抬頭,社會大量使用石化燃料造成問題,各種污染也正襲擊非洲各地,危及環境安全及人身健康;從官方資料來看,非洲多國經濟數據或許仍然低落,但其實社會上還有許多非正規經濟不斷流通,是市場運作的重要模式,也有學者反對消滅非正規經濟,認為是社會解決或避開制度弊病的有效方式,事實上這並不是非洲獨有現象,無論何時何地,都存在諸多經濟統計無法盡納其中的活動。 也是因為網路及部落格,讓人們身處各地,也能同樣猶如親至現場,從有關俄羅斯可再生能源會議的報導中,我們似乎看見相關研究未來的面貌與可能;要進入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或許不易,但透過與會者的連線和即時訊息發送,對於各國態度是關切、漠視或推諉卸責,我們也能得窺一二;當然,我們也是因為網路科技的傳輸,才得見緬甸民眾加入僧侶一同遊行及遭驅離的畫面,那一切尚未落幕,希望眾人能夠平安。 更多訊息請至全球之聲中文版網站,如欲收到每週訊息整理,請寄發電子郵件給中文小組負責人,主旨註明「我要收到全球之聲一週間」即可。

29 九月 2007

巴林:貪污持續惡化

部落客Mahmood Al Yousif指出,巴林在全球貪污指數名次再度下滑,2007年名次同樣大幅倒退的國家包括奧地利、巴林、貝里斯、不丹、約旦、寮國、馬爾他、模里西斯、阿曼、巴布亞新幾內亞及泰國。

俄羅斯:可再生能源會議

Web2.0終於降臨巴爾幹地區,入口網站SeminarskiRad.com基於分享原則,並設計免費課程供塞爾維亞學生學習,近來快速竄紅,幾天前,該網站在Blogger平台上建立部落格副刊(塞爾維亞文,SRP),報導與塞爾維亞年輕人相關的話題。 首篇文章[SRP]由共同創辦人Milos Stefanovic(代號Kiskovic)撰寫,報導最近在俄羅斯莫斯科舉辦的可再生能源會議,這場會議希望教育年輕科學家落實環保,以下是該文的翻譯: …可再生能源是地球的未來,故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應做領頭羊,教育年輕的發明家,「歐洲可再生能源教育網 絡(EURONETERS)」於9月3日至7日在莫斯科集會,…來自馬其頓、立陶宛、希臘、塞爾維亞、白俄羅斯及俄羅斯的教授群集於「全俄農業電氣化 研究院」開會,太陽能任務小組會議結束後,接著便是教育網絡執行委員會的會議,來自歐洲各國立大學的教授自願熱心參與,不僅關注未來發展,也建立共同學習 教程,包括印行新手冊、成立線上實驗室、投資實驗室器材等,期望學生在進行創新計畫與機會時,整合研究與可再生能源應用。 今日主要的可再生能源包括風力、水力、太陽能、生質燃料與地熱能,1990年至2003年間,可再生能源佔德國全國供電比例由不 到3%增至近9%,同期德國電力消耗增加淨額為5%,發電過程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則減少約13%。根據英國的「可再生能源責任法」,合格的電力供應商必 須提高可再生能源的供電比重;「世界永續發展高峰會」亦將推廣永續及可再生能源列為優先目標。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可再生能源與農業電氣化單位在莫斯科的主席是Dmitry Strebkov教授,他也主持EURONETERS太陽能小組的會議,會議中發表數篇報告及教學法,科學家圍坐在圓桌旁交換經驗,對話一直持續到學生研 究展示間。Igor Tyukhov教授研究太陽移動對太陽能板影響的教學法,他也向與會者講解教學法內容及參與者;主辦單位也讓與會人士前往參觀製造太陽能板的實驗室,這些 面板之後組合為太陽能集中器,便可提高電力產量,這個裝罝最高可生產100萬瓦特的電力。 EURONETERS執行委員會會議則由組織主席Spyros Kyritsis教授主持,科學家們同意經少部分修改後,繼續實行原有計畫,他們也以掌聲恭喜成員達成多項成就,包括新完成的數件教學工具、Kiril Popovski及同僚完成的地熱能專書、Strebkov與Tverjanovich完成的太陽能集中器專書、Arbusov與Evdokimov撰寫 有關太陽能光伏(photovoltaics)的著作、Axaopoulos與同僚對太陽能熱轉換的著作等,Vytautas Adomavicius強調氫能對未來的汽車產業發展十分重要,Viktor Bashtovoy教授則表示,只要擁有適當科技,生質能便可有效供應暖氣及發電使用。 Petros Axaopoulos展示太陽能教育軟體,以提升有關可再生能源的教學品質。 Milorad Bojic提及讓學生進行線上實驗的可能性,透過網路讓各研究機構分享實驗過程與成果,學生便不需長途跋涉至其他地區展示研究結果。...

25 九月 2007

日本:福田康夫任新首相

9月24日舉行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福田康夫(Fukuda Yasuo)擊敗麻生太郎(Aso Taro),成為新任總裁,也接替兩週前辭職的安倍晉三(Shinzo Abe),成為新任日本首相。 這是一項重大改變,外界向來認為福田是自民黨內的溫和派,因此隨著他走馬上任,象徵著日本政府已不同於先前的安倍晉三或小泉純一郎(Koizumi Junichiro)時代,不再採行保守且以市場導向的改革方案。先前於七月舉行的參議院選舉中,在野的民主黨大敗自民黨,為日本政壇帶來改變的氛圍。 基於上述原因,這場自民黨總裁選舉自然成為日本部落格與媒體的主要話題,其中一項焦點在於福田將如何處理延長反恐法效期的課題,正是該法讓日本能夠參與美國的「反恐戰」,根據最近報導指出,日本自衛隊違背該法,協助前往伊拉克的美國航空母艦補給燃料,在國內引爆更多爭議。 部落客Jun Okumura認為,福田上任後最主要的議題,便是反恐法效期延長法案: 福田首相就任的第一件待辦事項,當然就是推動反恐法效期延長法案,對於是否利用眾議院人數優勢強渡關山,福田一直不願表明立場,但我深信這只是自民黨討好對手的部分手段,自從參議院選舉落敗後,自民黨內大老如町林信孝(Nobutaka Machimura)便與民主黨對話,甚至暗示可能成立聯合政府。 保守派部落客Hakase no Hitorigoto整理右派人士對這場選舉的看法,並擔心福田的政策立場可能倒退: 另一方面,福田與安倍在國家自衛權問題的態度大不相同,執政黨內勢必因此出現衝突,安倍政府讓自民黨重創,甚至可能因此丟掉政權。 因此對保守派而言,福田是號危險人物,可能讓日本放棄小泉與安倍的立場,轉而向左傾斜。另一名部落客天木直人則對日本政壇未來發展感到興奮: 我向來對日本政治感到厭煩,但此刻也忍不住對接下來的衝突對立感到興奮,福田康夫將對上民主黨總裁小澤一郎(Ozawa Ichiro),這將是場沒有人民參與的爭鬥,但勝者將對民眾生活產生莫大影響。 在野黨「社民黨」的眾議員保坂展人(Nobuto Hosaka)表示,許多人並不熱衷於福田康夫的選舉結果,尤其他也出身政治世家,父親也是前首相: 福田內閣明天就將正式成立,沒有帶來任何驚喜,又是自民黨內各派系在分配職位,大家早就預見這個結果,我們也早已看過這種內閣,這究竟是「自民黨再生」?還是「尚未崩壞的自民黨內閣」?而且福田是前首相之子,完全反映出日本政壇的繼承傳統,連政治職位都在家族傳承,前首相安倍晉三是前首相岸信介(Kishi Nobusuke)之孫,與福田競爭的麻生太郎是前首相吉田茂(Yoshida Shigeru)之孫,如此看來,此次選舉根本是「前首相之子」與「前首相之孫」的戰爭。 原文作者:Jens Wilkinson

24 九月 2007

瓜地馬拉:對原住民的觀感

多數瓜地馬拉民眾或多或少都有原住民血統,只有少部份源於其他種族,也因此聯合國於9月13日發表「原住民權宣言」一事,與瓜地馬拉息息相關,不過國內部落客比較關切對「原住民」的觀感及種族主義。 「多元文化民主」[ES]部落格刊出由Lucia Escobar撰寫的文章,其中指出: 雖然想寫什麼文章是人身自由,但人們的言與行之間常有巨大鴻溝,我非常樂見聯合國發表原住民權宣言。究竟得花多少時間,才能讓各 國了解原住民並非發展遲緩或野蠻人,只是與主流文化不同?究竟得要多久,人們才懂得尊重個別差異?究竟得要多少年,眾人才能理解原住民在過去數百年對司 法、科學、藝術、生態、精神與醫藥的貢獻?眾人何時才能明白,原住民已累積上千年的智慧? 尤其在最近的總統大選中,唯一的原住民候選人曼朱(Rigoberta Menchú)得票名列第七,讓瓜地馬拉許多部落格持續討論種族主義與原住民權議題,Carpe Diem在文章「Preguntas que hay que hacer」[ES]內指出: 曼朱出生於基切省(Quiché)的Uspantán,當地共9655張選票中,只有268張投給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這算是種族主義嗎? 但是某些部落客認為,光是有原住民候選人出現便具正面意義,Jorge Cabrera在他的部落格[ES]論及選舉結果: 結果或許令人難過,但我認為有原住民候選人便是好事,多年來許多人藉著曼朱的低沉嗓音發聲,也有人以批判、謠言與玩笑表達對於原住民的觀感,人們也透過選舉更大聲表達意見,…各位在網路上可以看到許多類似言論。 對於曼朱得票低落,有些人怪罪種族因素,有些人則歸咎於性別問題及競選不力,不過部分人士認為,在選舉時,各種族的人似乎必須投票給同樣血統背景的人,這種想法是否也算是種族主義呢? 「瓜地馬拉歷史」[ES]部落格的作者表示: 瓜地馬拉國內確實存在種族主義與對原住民的種族歧視,但各種族之間並未爆發衝突,原住民也未歧視非原住民,種族歧視在瓜國是種意識型態現象,與經濟力量強弱的分野與衝突相符。 在隔閡落差明顯的社會裡,部落格便常會論及種族主義與社會階級等話題,例如Antología del Desengaño部落格的文章「階層狀的瓜地馬拉」[ES]指出: 瓜地馬拉仍是個充滿階級意識的社會,有各種不符現實的刻板印象與奇異偏見,人們明顯必須符合某個模型,才算是這個國家的一份子,類似心態讓民眾認為身上有刺青者即為罪犯,或是金髮者較聰明等。 相對於投票意向充滿地域意識、或是言論充滿種族意識,最近瓜國民眾卻因某件事情而團結一心,人們此次投票的對象不是為了選總統,而是為了選出「拉美偶像」節目第一名。...

非洲民眾的環保意識

人們可能既是「Top Gear」節目忠實觀眾,又熱愛酷炫跑車,也愛護環境嗎?今年10月12日預計會有什麼部落格活動?捐獻至非洲的電腦流向哪裡?本週數名非洲部落客試圖回答這些不常見的問題。 以上圖片來自南非的Greencars.za.net網站,Carl Nienaber自稱為「車狂」,時常利用自己的部落格,關注對環境衝擊最小的車種,他在自我介紹頁面上有詳盡說明,也包括他的觀察: 南非關注車壇動態的媒體仍不脫「以石油為本」的思維,認為速度和性能才是汽車最重要的元素,當提到對環保有益的汽車科技時,都隱 含著排拒的態度,要不然就只強調新科技能為消費者省下多少錢,在他們眼中,環保科技等於剝奪汽車的樂趣,以燃油效能為例,這些媒體注重的並非環保功能,而 著眼於節省成本。 Carl Nienaber還有一篇文章提到南非將於2008年9月舉行太陽能車挑戰賽,令他引頸盼望,並認為此事「將能提升南非社會對替代能源的意識」。 「網路成癮者團體」部落格提醒人們,今年10月12日是「部落格環境行動日」,各位可點擊以下圖片參與活動;全球之聲也期望看到各位當天發表相關文章,故歡迎在回應區留言,我們會在10月12日拜訪各位的部落格,並收集各位當天或任何時刻與環境有關的發言。 「都市幼苗」(Urban Sprout)部落格裡,有篇文章提及「反對核能聯盟」(CANE),請各位一定要瀏覽回應區;其中討論到卵石床反應爐(pebble bed reactors)的安全性,文章中亦指出該聯盟的目標與聲明: 我們必須反對國會獨斷地為全體人民決定核能未來,大家應該聽聽一般民眾的意見,也應尊重我們的憲法人權,尤其是確保環境無核子污染的權力,不容侵犯。 肯亞環境新聞部落格全面檢視當地的科技廢棄物污染問題,認為這是個定時炸彈,而且將會每況愈下,尤其「肯亞正瀕臨資訊科技革命邊緣,手機用戶此刻更超過700萬」,Phil描述目前正急遽惡化的情形: 肯亞國內局勢已屆危機邊緣,首都奈洛比(Nairobi)Eastlands地區的Dandora掩埋場裡,滿是各種廢棄的電子 產品,包括電視機、電腦、冰箱、手機、電池等,都含有劇毒物質,由於這些垃圾產生鉛、鎘、汞等毒素,使周遭居民都面臨罹患癌症、呼吸道疾病與皮膚病等風 險。除了肯亞民眾棄置的垃圾之外,其他開發中國家每個月還以「捐獻」為名義,將數百個裝滿電子產品廢棄物的貨櫃送至肯亞。 Phil也提供超連結,讓讀者能找到更多相關資訊,以及如何能協助解決問題。 「Basawad狩獵記事」部落格的Omar張貼數個短篇節錄與超連結,注意北極熊的悲慘遭遇,他在文末表示: 地球上所有生物都仰賴生存的環境過活,我們人類理應負責照顧環境與棲地,但我們卻以各種方式不斷摧毀它,直至危險一途。 原文作者:Juliana Rotich 校對:FoolFitz

以新混合語書寫部落格

早自全球網路對話出現以來,眾人便不斷論辯,究竟現代資訊科技對全球語言多樣性是好是壞:就益處而言,網路不斷演變以符合區域族群需求,讓人民擁有發展與保護固有語言的平台;就壞處來說,網路加速全球化吞噬世界的速度,讓少數幾種「通用語言」更加快速普及,也讓數千種人口較少的語言被巨大全球融爐所吞沒。 全球部落格圈也突顯語言多樣性的問題,當人們希望向區域以外的民眾散播訊息時,大都傾向於使用英文,但人們是否可能在不放棄母語的前提下, 跨越語言藩籬,與其他民眾溝通呢?有沒有一種語言,可以擺脫複雜的語音、不規則的文化、國際英語的文化意涵?我們能否創造一種語言,讓世界各地人民共用? 這些念頭讓居住於日本的部落客Jens Wilkenson設計新混合語,他也在自己的部落格裡固定教授這種混雜語言,另一名部落客Jack Parsons也參與語言設計。我訪問Jens Wilkenson,和他聊聊新混合語的源起、過去與未來。 最初讓你想要創造新混合語的動機為何?你覺得它與其他人造語言有何不同? 現今幾乎所有人造語言大都以歐洲語言為基礎,我希望創造一種真正揉合多樣文化的語言,我覺得既然希望大家共用一種語言,就該加入世界不同文化特質才公平。 以英語作為國際語言有什麼不好嗎? 全球英語人口確實眾多,但這個現象令人無法接受的原因有二:其一是說其他語言的人們相當不易學會英語,不僅母音太多,還有如「sixths」這種成串子音的單字,連我自己發音都有困難,而且英語的不規則變化與俚俗語也太多。 其二,若以英語為國際語言,以英語為母語的人士便佔盡優勢,就社會現象而言,也好似一種文化優於其他。 所以我們能做些什麼呢?我覺得當人們開始使用新混合語,縱然只是小眾,也能讓民眾意識到,我們不該以英語為母語的部分人士,決定跨語言傳播走向與未來。 新混合語的文法、字彙及形式如何而來? 我從各地的混雜語(pidgin)和克里奧爾語(creole)得到許多啟發,因為這都是不同母語人士試圖溝通而發展出的現象,這也正是國際語言的功能,例如當初阿拉伯貿易商試圖與說班圖語(Bantu)的人們往來,才逐漸發展出斯華西里語(Swahili),馬來語也是由不同語言的貿易商交流而來。我也嘗試將英文、中文等世界主要語言的元素添入新混合語,例如新加坡式英文(Singlish)也給我許多靈感,因為那就是混雜英文、中文與馬來文而形成的語法樣貌。 你目前以新混合語書寫部落格的感想如何? 我是為了練習使用新混合語,所以才以此書寫部落格,雖然新混合語已可使用,不過仍有許多部分有待修正,我希望和會說其他語言的人們合作。 你覺得新混合語的下一步是什麼? 此刻我正努力搜尋有興趣實驗的人,並希望聽取他們的改善建議,我真心希望與通曉非歐洲語言的人們合作,以避免產生偏見。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對:FoolFitz

科威特:恐同者的言論

科威特部落客Frankom寫下[Ar]一篇極具措辭強烈的文章,內容表明他對國內同性戀者的態度,以及他覺得該如何處置同志。 他指出: 在我開始今天要談的事情之前,…我會向各位證明,我就是個種族主義者,沒錯,就是個極端的種族主義者,我不是要談黑人或白 人,也不是要聊印度人或是埃及村民,這都不是我今天要討論的歧視,我要談的這群人現在已集結成社團,還獲得大國支持,他們真的有權力與義務!他們竟都跟我 們一樣有權生活在這世界上!但他們並非奇怪的物種,因為人類只有兩種,沒有第三種,我不想破壞國家與鄰國或友國的關係,也不想談有些國家態度從反對轉為支 持,所以今天我只明確討論在科威特發生的情況。 我們昨天去餐廳吃晚飯,在那個小餐廳接待我們的,是個來自東亞國家的服務生,這個同性戀和我們平常在其他餐廳或購物中心看到的東亞人士不同,他對我 們毫不禮貌!東亞人現在似乎正入侵科威特,許多大公司也依賴他們做行銷和業務工作,是因為他們薪資低嗎?但我們必須重新思考,因為他們人數愈來愈多,似乎 無論在餐廳、咖啡館、休閒中心、購物商場、超市裡,甚至是家庭幫傭,都會看見來自東亞國家的人。 無論在Hawalli或Salemiya地區,在家中或妓院裡私釀酒品的人數愈來愈多!也有愈來愈多人向科威特年輕人販賣毒品!幫派份子也與日 俱增,…因為國內同性戀增加,許多年輕人都找他們解決性需求,因為他們要價比較低,情況愈來愈危險,因為其中有些人是愛滋病帶原者,而且許多人都待在科威 特,因為我國並未要求篩檢。我當然不只針對那些同志愛滋病患,還有其他同性戀來自於科威特、阿拉伯國家或不知名的國家,他們企圖瓦解我國社會,該如何解決 這一切? Frankom提出的「解決之道」,包括將國內同性戀趕至其他容許同志的國家、把同性戀送進警察學校或軍隊或其他,各位也可以看看他這篇文章的回應區,就知道他的第三項解決之道為何。署名「我不是同性戀」的回應則對Frankom言論不滿: 你聽來非常無知,我不是同性戀,但你竟把同性戀當成疾病對待,人們並非計畫成為同志,他們經歷各種遭遇後才變成同志,我的老天! 至於你提到菲律賓人的部分,如果我們把他們都趕走,誰要來做這些工作?科威特人嗎?我很懷疑,人們充滿仇恨與無知,願他們獲得指引並痊癒。 另一位部落客Judy Abbott則表示: 我的天啊,你們真是怪物…有些人就是荷爾蒙出了問題,情感上也有問題,…有些人努力希望別成為同性戀,但結果孤立無援。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校對:FoolFitz

22 九月 2007

日本:前首相有替身?

部落客Kikko提到謠言指出[Ja],現在躺在醫院的前首相安倍晉三並非他本人,是替身假扮而成,而真正的安倍此刻正在蒙古的溫泉區放鬆享受,不過她也由此如玩笑的謠言延伸認為,相較於富有的名人如安倍及前橫綱相撲選手朝青龍,能夠輕易前往蒙古散心或調劑,包括Kikko等多數日本民眾根本無法負擔旅費。

巴西:獨裁黯夜之光

數個南美洲國家在20世紀都曾歷經軍事獨裁時期,例如巴拉圭(1954年至1989年)、烏拉圭(1973年至1985年)、智利(1973年至1990年)、阿根廷(1966年至1973年、1976年至1983年)、巴西(1964年至1985年)等,其中巴西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當時的加害者從未遭到審判,因為政府在1979年通過特赦法,赦免軍方將領與民間人士以獨裁為名的所有罪行。 不過巴西最近首度發表有關當時犯行的官方報告,其中細述綁架、強暴、虐待、處決、秘密埋屍等,此份500頁的長篇報告名為《記憶與真實之權》,由國家政治死亡暨失蹤委員會著手調查,前後共費時11年,「人權觀察」組織讚揚巴西向前跨出一大步。 雖然軍方並未提供任何文獻記錄,巴西政府仍預計於2008年時,將1964年至1985年獨裁時期的秘密情報文件解密,公布於國家資料庫中。《記憶與真實之權》葡萄牙文版全文已可免費下載。 巴西總統魯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在軍事獨裁時代曾入獄一個月,他與新任國防部長喬賓(Nelson Jobim)日前一同出席報告發表活動,對於杯葛此項活動的軍方人士,喬賓明確表示:「沒有人能挑戰這份報告的真實性,若有任何質疑,報告內都能找到解答」,各地部落客也附議他的看法。 1980年魯拉率領罷工照片,由Estevam Cesar所攝。 軍方幾天後有了反應,在9月1日發表公開聲明,提醒若調查軍事獨裁時代的政治謀殺事件,便已違反特赦法,也將讓國家「退步」,外界也隨後做出回應,obomcombate[pt]張貼一封軍方將領駁斥國防部長喬賓的信件: 本人在憲法所賦予的權力下,反對公布相關檔案與記錄,因我了解此舉背離政府制定特赦法的基礎,將會「使國家和平與和諧倒退」。 巴西部落格圈則反應兩極,顯示20年的獨裁時代傷痕仍未癒合,Celso Lungaretti[pt]曾與20名官方記錄理應已死亡或失蹤的人士會面,他認為軍方的反應令人無法接受: 這顯示軍方對於揭露歷史真相感到侷促不安,…這份聲明等於打擊政府權威,不僅質疑國防部長,更讓人懷疑政府究竟是否無力撫平軍事獨裁時代的傷痕,畢竟面對歷史事實,不同的人仍有相異詮釋。 記者Carlos Motta[pt]指出,喬賓此刻面臨困境,他能否重振威信? 此次喬賓必須展現過去少見的態度,例如勇氣,如果他不回應軍方反對公布報告的聲浪,放縱軍方拒絕公布獨裁時代的可怕罪行,喬賓將會成為另一個傀儡部長,完全失去指揮權或威信。 1980年警方與罷工群眾,由Estevam Cesar所攝。 Alexandre Lucas[pt]則懷疑,這二十多年的民主究竟有無改變任何事: 很遺憾,自1964年4月1日軍事政變以來,巴西軍方的心態毫無改變,當年軍事推翻合法民選總統、關閉國會、解散內閣、殺害異議份子、藏匿屍體,今日心態亦復如是。 署名Antonio的海軍少校在Alerta...

19 九月 2007

馬達加斯加:馬拉加西語和翻譯計畫

serasera.org 網站上張貼一首馬拉加西語重要樂團Mahaleo的歌曲[mg]: “Aoka aho, Mba ho tompon-tsafidy, Mba tsy havela hihidy, Ty vavako miteny” rahafahafahana, Mahaleo. (Mg) 「讓我擁有選擇自由,別讓口中之語被迫靜默。」 --《自由》/ Mahaleo 如歌詞所言,馬拉加西語擁有悠久的口語表達傳統,在重要家族或社交場合內,總會以馬拉加西語發表演說,但由於經濟壓力的影響,讓英語及法語等強勢語 言愈來愈普及,讓馬拉加西語成為馬達加斯加認同便是重要關鍵,社會學家也很憂心,年輕人對馬拉加西語的興趣與學習愈來愈低,馬拉加西語作家Michèle Rakotoson指出[fr]: 我們與所謂的「第二世代」會不會出現斷層?他們更熱衷於網路、派對和運動,他們雖然尊敬馬拉加西語是種「祖先的語言」,但親子之間並不會以這種語言交談。 今日馬拉加西語人口為1700萬,就人口數在全球排名第55名,仍是全球前69大語言之一,保護與推廣弱勢語言的重點不在於人口數,而是在於其後所背負的歷史,對於種族多元的馬達加斯加而言,馬拉加西語是團結的主要象徵,亦展現人口與文化的多元特色,這項語言源於馬來-玻里尼西亞語系,也受到班圖語、斯華西里語、阿拉伯語、法語及英語的影響。...

馬達加斯加:人人都想離開

馬達加斯加一家假造的人力銀行公司最近面臨官司纏身,這間名為「全球入口顧問」的公司由國際顧問人士Steve Turmel主持,此人很可能將遭遣送出境,該公司先前表示,要為美洲巴哈馬群島上的「西棕櫚紡織服飾公司」招募數千名員工,應徵的馬國民眾必須符合以下 幾點條件:注射B型肝炎與黃熱病疫苗、持有有效護照、繳交約93美元的手續費,對於許多人每日生活金額不到一美元而言,這已是很大一筆錢。 消息發布後,超過3000名馬達加斯加民眾前往應徵,他們把家裡的收音機、電視、稻田等全都賣掉以籌措手續費,有些人因此負債,有些人辭 去原有工作,這間人力銀行的臨時辦公室就設在一間學校校舍中,現在卻已人去樓空,經馬國政府聯繫後,巴哈馬政府表示該國並無「西棕櫚紡織服飾公司」,「全 球入口顧問」也不知有Steve Turmel這位員工,但許多應徵者仍盼望九月中能出國。 Harinjaka連結至《馬達加斯加論壇報》網站,呼籲民眾注意此事。 Jentilisa懷疑,這是否已應驗馬達加斯加民眾容易受騙,整天想著到海外就能過較好生活,就算情況一片混沌也不疑有他。 先前許多不敢提出意見的人,現在才紛紛質疑,當鄰近的美洲國家都有無數失業勞工,為什麼巴哈馬的企業得千里迢迢到馬達加斯加來聘雇員工? 儘管後來事實一步步揭露,還是有人表示寧願到外國過苦日子,因為國內的生活已令人無法忍受。 有些人在想,如果外國與國內生活景況一樣糟糕,你會選擇待在何處?有些人認為馬達加斯加人在國內歷經太多苦日子,所以千方百計想離開,而且我們的教材總把外國描述為天堂,讓很多人就算不會說外語也想出國。 原文作者:Mialy Andriamananjara 校對:FoolFitz